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64|回复: 10
收起左侧

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向曹禺大师献礼。大型原创历史话剧《苏轼》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8-10 23: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家在汉水边 于 2017-8-10 23:21 编辑

    话剧《苏 轼》文学剧本
         故事发生在公元1079年,即宋神宗元丰二年。地点:御史台 ,也就是大宋的中纪委。由于御史台遍植柏树,有很多乌鸦栖息于此,故又称乌台。主要人物:苏轼,(字子瞻) 时年四十二岁,身高1米80,长脸修眉,三缕清须。他的妹妹曾经跟她开玩笑,说他“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流不到腮边”。他自制一顶高筒帽子,戴在头上,一下子流行开来,称子瞻帽。
    主要人物还有:王闰之, 苏轼夫人,三十一岁,是苏轼前妻的表妹,温婉贤淑,勤俭持家。苏迈:苏轼的长子,二十岁,是前妻王弗所生。
        宋神宗赵顼(xu),三十一岁。曹太后,是太皇太后,宋神宗的祖母。吴允,左相(首相)。蔡确,右相(副相)。章惇(dun),参知政事,也是宰相一级的官员(次相)
        王安石,(字介甫),熙宁年间推行变法的领袖人物。他所领导的改革史称王安石变法,赞成变法的官员称新党。司马光,(字君实)。宋朝名仕,反对新法的代表人物,旧党领袖,退出政坛后潜心编篡《资治通鉴》。
        李定 ,御史中丞 。乌台诗案的主要策划操纵制造者,就是苏轼所不齿的新进小人,他欲置苏轼于死地而后快。
        还有在各场中出现的人物,届时再行列出。
    就是在这乌台,发生了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起文字狱,这起冤案的主人就是苏轼。
    图片
    序幕
    幕启。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天幕上呈现的是湖北黄冈东坡赤壁公园的风景,鸟瞰,盘旋,苏东坡的塑像由远及近清晰可见。在欢快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歌声背景下我们听到一个小女孩与爷爷的对话: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女  孩:爷爷,今天春游你带我到那里去玩呀?
    爷  爷:今天带你到黄冈赤壁去玩,我们到那里去认识一个人。
    女  孩:认识谁呀?
    爷  爷:他的名字叫苏轼,大家都叫他苏东坡,九百多年以前,他就住在这里。
    女  孩:他是谁呀?他很棒吗?
    爷  爷:他呀,是我国北宋时期的大文学家,大诗人,大书法家和大画家。一个追求自由 ,平等,博爱,人权的思想家。他还是一个深受到老百姓爱戴的好官。
    女  孩:他是我们黄冈人吗? 他怎么会住在这里呢?
    爷  爷:他是四川眉州人,是在当湖州太守时遭人陷害,被皇帝贬到我们黄州来的。
    女  孩:又是一个好人遭坏人陷害的故事吗?
    爷  爷: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好人坏人的故事,它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文字狱!
           (天幕渐暗)
    爷  爷:那是在公元1079年,也就是宋神宗元丰二年。由于苏轼对王安石变法的某些主张
            和用人不满,屡上奏章表示反对意见,为避免冲突,苏轼请求出京外放,在杭州
            密州徐州任职以后转赴湖州任知州,然后按惯例写了一封谢恩的折子《湖州谢上
            表》,就是这封折子,给他带来了一场弥天大祸。
           (定点光收)
    (灯光渐起。东京殿堂之上)
            宋神宗正面高高在座,大臣面向皇上,在下分列两旁。
    李宜之:国学监博士李宜之有本要奏。
    宋神宗:卿有何事要奏?
    李宜之:臣闻苏轼蒙圣上恩典外放知湖州,不知感恩,反在《湖州谢上表》中非议新法,诽
            谤君父,实属大逆不道,理应依法严惩。
    宋神宗: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就要严惩?
    李宜之:苏轼在《湖州谢上表》中写道:”风俗阜安,在东南号为无事;山水清远,本朝廷
            所以优闲。”他自称在东南无事可做,抱怨朝廷没有对他委以重任。还有“知其愚
            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收养小民,”这就是嘲讽朝廷百官都
            是无能之辈,指责皇上用人不当。
    何正臣: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有本要奏。
    宋神宗:有本奏来。
    何正臣:本朝一有水旱之灾,盗贼之变,苏轼必定归咎新法,冷嘲热讽,不但不与朝廷分
            忧, 反而幸灾乐祸。
    舒  亶:监察御史里行舒亶(dan)有本要奏。
    宋神宗:奏来。
    舒  亶:苏轼在杭州出版了一本诗集《苏子瞻钱塘全册》,其中诗歌处处讽刺新法,侮辱
            朝廷和当今圣上。
    宋神宗:说。
    舒  亶:臣试举四例:其一,苏轼诗云:“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这是攻击青
            苗法,导致百姓贫苦不堪;其二:苏轼诗云:“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这是嘲讽皇上提倡百官学习法律而不读圣贤书,使得天下官员都成刻薄之人;其三:苏轼诗云:“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这是讽刺皇上召示天下兴修水利,还不如叫龙王直接把盐碱地变成良田。其四: 苏轼诗云:------
    宋神宗:够了!够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李   定:臣以为,苏轼持才傲物,桀骜不驯。以诗文诽谤朝廷,蛊惑人心,唆使百姓不服
             皇上教化。圣上宽厚仁德,多次庇护于他,但苏轼不知悔改,反而在谢表中大放
             厥词,如再不严惩,朝野之间妄议新法之风会甚嚣尘上,忠良士气不能得以振
             奋,对此仵逆之徒,不杀不足以正朝纲。
    宋神宗:二位首辅意下如何?
    蔡  确:如果诸位监察御史所言当真,理应严惩,当杀无赦!
    吴  允:臣以为,不管有罪无罪,不可轻言杀戮。大宋祖上早有先制:”不得杀士大夫与
            上书言事之人“,望圣上三思。
    宋神宗:就这样吧,苏轼谤汕朝政一案送交御史台勘察奏闻,然后再议。
           (收光)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18 推荐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3: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家在汉水边 于 2017-8-10 23:24 编辑

    本文在黄冈文坛发表,深受网友欢迎,点击超过3000.现在我省戏剧之乡潜江文坛转发,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喜欢。(未完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3: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幕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七月二十八日。湖州府衙苏轼家里。
            本场出场的人物还有:
            皇甫遵: 御史台钦差
            祖无颇: 湖州府通判
            朝 云: 王夫人的侍女
            御史台军士等人
           (音效  急促的马蹄声和马的嘶鸣)
           (画外音)
    爷   爷:就这样,抓捕苏轼的行动开始了。在通往湖州的大道上,有两匹快马在飞奔,一
             个是苏轼的弟弟苏辙派来报信的人,一个是朝廷派来拘捕苏轼的钦差皇甫遵。
    (湖州府衙内庭)
    舞台上有一盆炭火,苏迈正在翻找文稿,夫人王闰之和朝云围在火盆边,把诗稿和书信投进火盆中烧毁,整个屋子里一片愁云惨雾。

    苏  轼:多么好的诗稿啊,还有那些信件,都是我的心血我的感情!为了避免对朋友们的伤
            害,赶紧把它们都烧了吧。迈儿,再仔细找找,尤其是王诜(shen)王巩,司马光,范镇,还有你叔叔子由,还有我的恩师张方平 欧阳修大人,与他们的诗词唱和往来书信,通通都找出来烧掉吧!
            (湖州府通判祖大人上)
    祖通判:见过苏大人,急召下官有何吩咐?
    苏  轼:今有我兄弟子由星夜派人送来急信,说御史中丞李定上书皇上,弹劾我妄自尊大,
            愚弄朝廷,非议新法毁谤国事。天颜动怒,御史台前来拘捕我的钦差已经上路,不
            日即将到达。
    祖通判:子由兄又不在京城,消息从何而来,此信当真吗?
    苏  轼:是当今驸马王诜听到此信,就近告诉子由,托他转告与我,岂能有假。
    祖通判:事既如此,苏大人作何打算?
    苏  轼:监察御史上奏的罪名,其中任何一条都是死罪啊!上天留我时日已经不多,我想请
            通判大人暂代我主持湖州政务,让我戴罪之身在家暂避一时,以求片刻心静。
    祖通判:大人不必太过担忧,堂上公务我一定代为处置,还望大人多多保重才好!
    幕后声:“报——御史台钦差皇甫遵大人已到湖州府大堂,传苏轼听旨!”
    苏   轼:(有些慌乱)迈儿,快快收拾!
    苏   迈:这真是说到就到。
             (众人将火盆抬下。)
    苏  轼:夫人,赶快帮我更衣。准备接旨。
    王闰之:官人不是身着官服,还要更何衣呀?
    苏   轼:(一时不知所措)哦!通判大人,你看我戴罪之身,穿这朝廷命服接旨怕不合适?
    祖通判:大人现在仍是朝廷命官,名正言顺的湖州知州。虽有御史弹劾,但圣上还未夺其
            官,当然应是穿官服接旨。
    苏  轼:言之有理,家人回避,你我上堂接旨。
    (暗转  湖州府衙大堂)
    祖通判:有请御史台钦差皇甫遵大人。
           (皇甫遵上)
    苏  轼:见过钦差大人!
    祖通判:(同声)见过钦差大人!
            (皇甫遵抬手一挥,一言不发,围着苏轼转了一圈,空气顿时凝固。)
    苏  轼:轼自为官以来,多有冒犯朝廷,今天想必是赐我一死。死本不可推辞,但求大人允
            我与家人诀别,再随大人赴京领罪。
    皇甫遵:(冷冷一笑)赐死?那倒不至于!你就是誉满天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宋第一才
            子苏轼苏大人?
    苏  轼:不敢,下官便是。
    皇甫遵:你可知罪?
    祖通判:钦差大人可有皇上诏命?
    皇甫尊:你是何人?敢问皇差!
    祖通判:下官湖州府通判祖无颇。
    皇甫尊:既是通判,与苏轼一起接旨吧!
            (苏轼  祖通判跪下)
            皇上口谕:“着苏轼进京对狱,考核是非。沿途不得枷锁下狱。钦此!”
    苏  轼:臣接旨谢恩!(起立)
    皇甫遵:另有免职公文在此,苏轼即日起押送京城。
            (苏轼接过公文)
             苏大人,虽是皇恩浩荡,但案情重大,你快快收拾,即刻启程与我一起进京吧!
    苏   轼:是。
    皇甫遵:来人!将苏轼家中一切有关案件的书信文稿统统查抄带回御史台。
    众军士:是!
           (皇甫遵拂袖而下)
    苏  轼:你!
           (苏轼欲阻拦,瘫坐地下,定点光  渐收)

           (府衙内庭,查抄之后,一片狼籍。)
             苏轼坐于庭中,家人哭声一片。

    王闰之:顷刻之间祸从天降,这将如何是好?
    苏  迈:听圣上之言,只不过是进京问责,辨明是非,不会有杀身之祸吧!
    苏  轼:起来,起来,不要哭了。都是我平时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得罪小人,冒犯圣上,
            才招来如此大祸。但是圣上对轼还有怜悯之心,拘押途中不以锁链加身,不以囚犯
            下狱。但是到了京城御史台那李定手里,恐怕就凶多吉少哇!
    苏  迈:父亲,孩儿陪你一同进京,共赴生死。
    苏  轼:士可杀不可侮!你看这一片狼藉,斯文扫地,此番进京,必然受尽羞辱。我也想一
            死了之!可是,就这样负气而死,必然坐实他们强加于我的罪名,我死无憾,却羞
            辱苏氏家门,连累亲朋好友。我如撒手一走,怎对得起冒死通风的驸马王诜,怎对
            得起连夜报信的兄弟子由。
    王闰之:官人切不可鲁莽行动,奴家决心陪你进京,同生死共进退,生同一家,死共一穴!
    苏  轼:(为安慰夫人,强作镇定。)夫人,不至如此,说不定我会平安无事全身归来的
            呢?
    王闰之:得罪了圣上,哪还会有这等好事?
    苏  轼:你可知我大宋前朝有个隐士杨朴的故事? 话说那宋真宗要在民间寻访大儒,有人推荐杨朴,宋真宗就召他进京为官,可是杨朴归隐乡里不肯入京,宋真宗只好派人把他强行抓来。宋真宗问他:“听说你很会做诗?”杨朴说:“确实不会!”“那你启程来京之时,有没有朋友写诗送你?”宋真宗又问。杨朴答:“没有,只有我的妻子写了一首绝句送我。”宋真宗说念来听听。杨朴于是念道:
                       更休落魄贪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
                       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
            宋真宗听完哈哈大笑,就把杨朴放回去了!
            (王闰之破涕为笑)
    王闰之:但愿官人也能遇此明君,逢凶化吉。
    苏  轼:那夫人也要送一首诗给我啊!
    (幕后声:传犯官苏轼立即起程。)
    苏  轼:好,我要走了,都振作精神,进京的路还长着呢!
    苏  迈:进京以后,我会去三省六部多方打听,极力营救父亲。
           (将苏迈拉过一边  定点光)
    苏  轼:迈儿,此去前途莫测。我和你现在约定,平常之时,你去狱中探望父亲,只需送些
            粗茶淡饭有肉有菜即可,如果有重大不测,就送烹鱼一条,我好早作准备。切记,
            切记!
           (收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幕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八月二十日 。御史台。天幕上松柏遮天,鸦声起伏,给
    人一种压迫感。苏轼被关进一间单人牢房里,他将在这里度过他一生中难忘的130天。
          在本场出场的人物还有:
          程夫人:苏轼的母亲
          刘微之:苏轼小时候的老师(由老爷爷扮演)
          童年苏轼:(由小女孩扮演)
          狱  卒:文献记载此人名叫梁成
                   
              (单人牢房,舞台右边有简单的桌椅床铺。狱卒带苏轼上)

    狱  卒:苏大人,这边请!
    苏  轼:犯官有罪在身,不可再称大人。
    狱  卒:没事!苏大人诗词书画誉满天下,为官又是爱民如子,京城三岁小儿都知道你的
            大名,尊一声苏大人决不为过。
    苏  轼:这是何处?
    狱  卒:敢问苏大人祖上可有丹书铁卷?
    苏  轼:苏轼祖上都是耕读传家,并无丹书铁卷。
    狱  卒:这里是御史台大牢中的VIP房,入住之人如有祖上传下的丹书铁卷,就是天大的罪
    名也可免死,如没有那个东西,只怕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啦!
    苏  轼:啊!(怅然)多谢指点。
            (幕后声:御史中丞大人有令,传犯官苏轼上堂!)
    狱  卒:要过堂啦,保重!
            (切光)
            (堂威:带犯官苏轼上堂!呵-------)
            (舞台中后表演光区。御史台大堂,御史中丞李定高高在座)
    李  定:阶下囚徒,何方人氏?姓什名谁?
    苏  轼:在下姓苏名轼字子瞻,四川眉州人氏。
    李  定:哈哈!你苏轼也有今天,落到我的手中!你以那些诗文影射朝政,攻击新法,诽谤
    君父,惹得朝野震怒,如今拘到御史台,看我如何来收拾你?
    苏  轼:御史大人为官不公啊!想当年你母亲去世不报丁忧,不孝之举禽兽不如,被我参了一本,从此怀恨在心,公报私仇,没想到你在这里等着我了!
    李  定:大胆苏轼,还敢嘴硬。你以诗文乱政,欺君之罪招是不招?
    苏  轼:心怀坦荡,无罪可招。
    李  定:好,我让你这孝子再报一次丁忧,与你母亲见面去吧!来人,大刑伺候!
            (切光)
             (传来锁链抖动声,皮鞭声,惨叫声)
            (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苏轼面对李定的淫威而威武不屈,是什么在支撑他有如此力量?是他的妈妈从小对他的教育。现在我们就穿越到大宋时期,与苏轼一起度过他童年的一天吧!
    女  孩:那我现在就是小苏轼了,让我也去见一见苏轼的妈妈。
            (切光)

           (左台灯光表演区。苏轼家书院,茂林修竹,鸟语花香)
            (爷爷扮演苏轼的老师刘微之,小女孩扮演童年的苏轼)
    刘微之:老夫昨天在河边观鹭鸶捕鱼,渔夫竹竿一挥,鹭鸶腾飞而去,逐浪叼鱼。忽然一
            阵寒风吹来,天上飘起了雪花。触景生情,得佳句《鹭鸶》一首,小子瞻,你来
            吟唱一番。(递给小苏轼诗稿)
    小苏轼:(吟唱,摇头晃脑)
            鹭鸟窥遥浪,寒风掠岸沙。渔人忽惊起,雪片逐风斜。(xia)
            (念完思考片刻)
            好诗,好诗!先生,这么美丽的雪花被风刮跑了,变得无影无踪,多可惜啊!我
            看不如把最后这一句改一下,你看如何?(提笔就改,递回给老师)
    刘微之:(接过一念)
            鹭鸟窥遥浪,寒风掠岸沙。渔人忽惊起,雪片落蒹葭。雪片落蒹葭。蒹葭,兼葭苍苍,白露为霜,好!纷纷的雪花落在芦苇丛中,霎时间白茫茫一片,美景不可多得,人才更是不可多得。你小小年纪,竟敢改老师的诗句,而且改得如此精妙,程夫人,看来你这公子的老师我是当不了啦!
    程夫人:子瞻天资聪慧,偶有惊人之语,但先生也不要太过夸奖,以免他持才骄傲。
    小苏轼:妈妈,妈妈。马上就要过年了,你看我写了一副对联,贴在书院门上,以表孩儿心
            意。
    程夫人:我来看看。(看过递给刘微之先生)
            先生你看,我刚才说的话马上就应验了。
    刘微之:(接过一看)“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哈哈!有志气有豪情!老夫饱读诗书
            三十年,也不敢出此狂言。
    程夫人:解铃还需系铃人,刚才先生还在夸他,现在看先生怎么办了?
    刘微之:子瞻,我这里有祖上留下的一册孤本,相传记载了上古黄帝时期仓颉造字的过程。此乃我家的传家宝,你想不想看一看?
    小苏轼:想看!要看!快给我看看!
    刘微之:(取出一本书给他)你仔细看看,念给我听听!
            (小苏轼接过一看,顿时傻眼)
    小苏轼:这,这,这,这本书上的字怎么我一个都不认识!
    刘微之:你不是说“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吗?怎么这就不认识了?
    程夫人:那你这幅对联还要贴上去吗?
    小苏轼:(沉思片刻)妈妈,我懂了!(将对联改写,举起给妈妈和老师看。大家一起念)
            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大家都笑了)
    程夫人:我儿这就对了!
           (小苏轼兴高采烈的把对联贴上去)
    程夫人:先生,我一直想亲自为子瞻上一堂课,请先生助我了此心愿。
    刘微之:夫人请讲!
    程夫人:我是想给轼儿讲一讲《汉书 范滂传》中的故事。
    刘微之:范滂(pang)是东汉时期的一位名臣。从小就为人正直,品行高洁,忠诚孝顺,受到百姓的敬爱,朝廷的重用。
    程夫人:当时冀州地区频发饥荒,盗贼纷起,官员腐败。朝廷派范滂为清诏史去巡行查办。
            范滂慷慨激昂走马赴任,立志扫清天下污秽。
    刘微之:等他到了冀州境内,太守、县令知道自己贪污受贿,罪行深重,听说范滂来了,都自动辞官离去,落荒而逃 。
    程夫人:后来皇上要召开三公会议,部署反腐败工作,要大家检举揭发贪官污吏。
    刘微之:范滂满怀忠心一身正气,一口气参奏弹劾二十多个刺史和享有两千石俸禄的权贵。
    程夫人: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受到群臣的攻击,把范滂和他所用之人污蔑为“范党”。
    刘微之:建宁二年,朝廷大肆诛杀钩党之人。下诏书紧急缉捕范滂等人。手捧诏书的钦差,
            把自己关在驿舍中,伏床哭泣。县令也走出官衙,丢下官印,拉着范滂要和他一起
            逃走。
    程夫人:可是范滂没有逃走,他要到大牢去投案自首。他对大家说:“我死了灾祸就可以平
            息了,怎么敢因为我的罪名连累你们,又使得我的老母流亡他乡呢!”
    刘微之:范母前来和滂诀别,范滂告诉母亲:“我跟随先父去黄泉了,以后只有由弟弟来孝
            敬您了,我为大义而死是死得其所。只是希望母亲大人割舍这一生的恩情,不要再
            增添悲伤了。”
    程夫人:他的母亲说:“你现在能够与李膺、杜密齐名,死也无遗憾了!已经有了好名声,
            还想要长寿,二者可以兼得吗?”
    刘微之:范滂跪在母亲脚下,泣不成声拜了又拜,感谢母亲的教诲。
    程夫人:最后,他的母亲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要是教育你做坏事吧,坏事是肯定不能做的。我要是教育你做好事吧,可是做好事又落得如此下场。那我不是做了一件坏事
            吗?这是我不愿意做的事啊!
    刘微之:范滂死去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
           (小苏轼也感动得泣不成声,他拉着妈妈的手)
    小苏轼:妈妈,如果我要做一个范滂这样的人,您会同意吗?
    程夫人:儿啊!你可以做范滂,难道我就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吗?
           (小苏轼与程夫人相拥而立,切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每天一幕。敬请期待。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幕
    御史台  牢房之中   偶尔传来乌鸦三两声
             受刑以后的苏轼无比憔悴。
    苏  轼:李定啊李定,为了置我于死地,搜遍我的诗词文章,查遍我的亲朋好友,连累无
            数师长学生,硬是掘地三尺,断章取义。如果不招他就严刑拷打。看来他不达目
            的是不会罢休的,正如牢头梁成所说,这御史台的大牢恐怕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啦!
           (狱卒拿一食盒上)
    狱  卒:苏大人,吃饭了。
    苏  轼:又是我儿苏迈送饭来了?
    狱  卒:今日是苏公子托他的朋友代为送饭,他自己出外借贷去了。
    苏  轼:唉!怎么落到如此地步,连送一餐粗茶淡饭的钱都没有了。
    狱  卒:苏公子的这位朋友真是仗义之人,他知道苏公子囊中羞涩,没有钱做好吃的孝敬
            您,今天特地烹了一条大鲤鱼送来,给你改善伙食。
    苏  轼:你说什么?他送来什么?
    狱  卒:一条香喷喷的黄河大鲤鱼。
            (音效  犹如一声晴天霹雳,乌鸦惊飞乱叫  苏轼一阵昏眩)
    狱  卒:苏大人,你怎么啦?
    苏  轼:今日吃了这条鱼,恐怕明天就是我的死期了!
    狱  卒:此话怎讲?
    苏  轼:你有所不知,我进此大狱之前,与我迈儿有一约定:平时探监只送粗茶淡饭,如
            果有重大不测,则送烹鱼一条。看来是到时候了,迈儿不忍见我,借口回避,请朋
            友代劳,报告我如此凶信。
    狱  卒:哦!原来这条鱼是个暗号。
    苏  轼:送了这条鱼来,说明李定一定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啊!
    狱  卒:苏大人快别这样想,据传杭州密州百姓都在做解厄道场烧香祈福,求老天保佑苏大人平安无事呢!
    苏  轼:梁成,有酒吗?
            (收光)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苏轼在乌台的这些日子,受尽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凌辱和折磨。今天终于看到这条要命的鱼送来了,反而如释重负。他思念那些受她牵连的亲朋好友,他想起当年他兄弟二人双双考中进士时,他的父亲写的那首诗:“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那时他是多么的幸福和豪迈。”现在父亲母亲都已去世,那亲如手足的兄弟子由,你现在还好吗?
    女  孩:他的弟弟冒死跟他通风报信,他临死时还记挂着他的弟弟,真是兄弟情深啊!
    爷  爷:你听过这首歌吗?
    女  孩:听过,这不是王菲唱的吗?
            (音乐起:王菲演唱的《明月几时有》。天幕上圆月当空,楼阁剪影,树影婆娑。
             我们可以清晰的听到歌词,苏轼举杯起舞)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长向别时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爷  爷:很多人都以为这首歌是描写对情人的思念,其实这是苏轼在密州任知州时的一个中秋夜,思念他的弟弟苏辙写的一首歌词。今天面临与弟弟的生死离别,他有什么
            要交代的吗?
            (定点光收)
    苏  轼:烹鱼吃尽,美酒已干,还有一事相托!
    狱  卒:苏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苏  轼:快拿纸笔与我,我要写下最后的肺腑之言,一吐为快!
            (狱卒在桌上铺上纸笔  苏轼提笔疾书  边写边吟)
            (音乐起: 略带凄凉,离别的伤感)
            《狱中寄弟子由》
                 (其一)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

                   ( 其二)
                  柏台霜气夜凄凄,风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何处,桐乡知葬浙江西。

    狱  卒:苏大人做起诗来出口成章,写起字来龙飞凤舞。可惜我大字不识,不知所云。
    苏  轼:梁成大哥,这是我临终前写下的两首绝命诗,拜托你带出大牢,送与我弟苏辙,苏轼黄泉之下感你恩德,死也瞑目。
    狱  卒:苏大人不必过于悲伤,这烹鱼报信还不知是真是假。你给兄弟的家书,我设法帮
            你送到就是。
    苏  轼:那就多谢了!请受我一拜!(拱手谢拜)
           (收光)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狱卒和爷爷)
    狱  卒:老先生您帮我看看,这苏大人的书信上是写的什么?这信是送得还是送不得?
    爷  爷:(接过诗稿)这是苏轼写的两首绝命诗。这第一首是写给弟弟子由的,他说:身
            逢盛世却因为自己的愚昧而丧命,算是提前偿还了前世的孽债。今后全家十来口人
            就要拖累你来抚养了!我虽一死无所谓,青山处处埋忠骨,只是当年与弟弟相约夜
            雨对床的盟誓再也无法实现,此后再到夜雨潇潇之时,子由你只能独自伤心了。但
            愿我们世世代代都做兄弟,把未了的因缘付诸来生!
                 这第二首是写给妻儿的 : 月光西沉,凛冽的霜气使乌台更加阴风惨惨,檐角上的琅珰在风中叮当作响。梦中那颗向往自由的心依然像鹿一样的奔向远山,可是现实中的自己却命在旦夕,好像一只面临着滚汤烈火的鸡。眼前浮现出孩子们的身
            影,他们个个额角丰盈,面相非凡,我真是太爱他们了。可怜老妻与自己同甘共苦
            十多年,身后只能让她独受贫苦了。在我死后,希望能把我埋葬在浙江西边,来补
            偿生前对杭州湖州百姓的深深的眷恋!
    狱  卒:这诗是写得太感人了,可这到底是送得送不得?
    爷  爷:于公来讲,你不可与囚禁之人传送只言片纸,于私来讲,你受了苏大人一拜,受
            人之托忠人之事。这送得送不得,你看着办吧!
           (切光)
                苏轼交代完后事,倒头便睡。此时牢房又进来一人。此人是宋神宗宫中内侍,是皇帝派他来探听苏轼的虚实的。
    苏  轼:梁成,你还没有去歇息啊?
    内  侍:我是新来的犯官。今夜与苏大人同居一室。
    苏  轼:哦,也是。我马上就要走了,这间牢房就腾出来该你一个人住了。睡吧,睡吧!
           (苏轼即刻入睡,鼾声)
             内侍起身观察苏轼,见他熟睡,欣然点头。
           (收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家在汉水边 于 2017-8-13 11:45 编辑

    第四幕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这一夜苏轼睡得很香,他做了一个梦,二十年宦海沉浮的景象一一呈现在眼前,
            他把自己卷入变法的新旧党争做了一个梳理,他要向世人有一个交代。于是,在梦
            中,他与王安石 司马光之间发生了一场有趣的对话。
            (收光)
            (定点光根据人物的表演,轮番亮起。梦中的苏轼在舞台上飘然游走)
                
    苏  轼:想我苏轼正当壮年,就因言获罪,明天就要命赴黄泉。这一切的恩恩怨怨都源于
           王安石的熙宁变法和司马光的极力反对。王安石变法是为了富国强兵,司马光反对也是为了国泰民安,本意都是好的,只是政见不同,而我苏轼却夹在中间成了牺牲品。这两位冤家对头啊,你们现在都在哪里? 其实这一对宿命的对手是一对至交好友,想当年他们都是名冠京华的青年才俊,都在包拯包大人为首的群牧司担任判官。为了欢迎两位才子的到来,包拯开了一个迎新酒会。
           有请王大人司马大人入座!
    王安石:请!
    司马光:请!
    苏  轼:群牧司衙门内牡丹盛开,和风阵阵,气氛和谐。包拯从来就不喝酒,因为今天是主人,破例先喝一杯,然后劝大家尽兴干杯!
            诸位大人干杯!
    王安石:下官不会饮酒,恕不从命!
    司马光:下官不喜饮酒,恕不从命!
    苏  轼:那包大人从来就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即便是劝酒也是八面威风。
            嗯!-----
    司马光:呃,谢大人!下官干此一杯。(干杯)
    苏  轼:司马光示意王安石也喝了,但王安石无动于衷。
    司马光:以包公之威,也不能勉强介甫喝酒,可见介甫秉性不屈啊!
    苏  轼:就是这个王安石,大家都叫他“拗相公”。如今这乌台之祸,就是因为那一首诗得
            罪了“拗相公”吗?
            那还是十年以前我在京当馆阁学士之时,有一天到介甫的书房去找他,在他的书桌
            上看到一首只写得两句尚未写完的诗——“明月枝头叫,黄狗卧花心。”我好生奇
            怪,觉得明月怎能在枝头叫呢?黄狗又怎么会在花心上卧呢?以为不妥。于是提笔
            就改,将诗句改为“明月当空照,黄狗卧花荫。”
    王安石:苏轼和我都是老相国欧阳修的同门进士,老师对他的诗文赞赏有嘉,说如今有了苏
            轼,三十年以后就再没有人会提起我的名字了。 不过这苏轼也是太年轻,缺少历
            练,竟然轻易修改老夫的诗句。
    苏  轼:后来我才知道有一种昆虫叫黄狗虫,有一种鸟叫明月鸟。还是我的阅历不够心气
            太高,错改了相公的诗句。可是你就是为此记恨于我,让我受此牢狱之灾吗?
    王安石:你看我是如此心胸狭窄的龌龊小人吗?我只不过是性情执拗而已。办事不喜拖拉,
            推行新法雷厉风行。你反对新法,我只是把你外放出京并未加害与你。在你身陷囹
            圄之时,我还上书皇上为你请求赦免,我实在是敬重你这个大宋的第一才子啊!
    苏  轼:是啊!恩师欧阳修曾这样夸赞王安石:“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两百年。老去自怜心尙在,后来谁与子争先。”在恩师看来,你的诗可以与李白比肩,你的文章可与韩愈齐名。你是一个刚正不阿的正人君子。只是变法太过激进,用人不淑,好心办了坏事。
    王安石:可是你苏轼多次上书数说均输法青苗法免役法种种不是,还以诗文嬉笑怒骂,在我
            推行新法之时,怎能容你此番胡闹!
    苏  轼:胡闹的是那些欺上瞒下,不顾社风民情,强行推行新法,彰显自己政绩,不顾百姓
            死活的新进小人。
    王安石:不管怎样,在这改革的大潮中,你已经成为了绊脚石,历史已经把你归到旧党一边
            去了!
    苏  轼:是吗?我是旧党吗?是有人说我苏轼苏辙两兄弟,这两个从四川眉山出来的进士,
            总是上书批评新政,把我们称之为“蜀党”。可是我们就是十恶不赦要赶尽杀绝的
            旧党吗?不,我不要含怨死去!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元丰八年,高太后垂帘听政,把当年被新党赶走闲居洛阳的宰相司马光又请回来了。历史上称作元佑更化。
    司马光:感谢王安石把我排挤出朝廷,让我有闲空专心致志编写《资治通鉴》。一部史书
            可以知兴亡明得失。十五年的时间啊!我在历史的长河中遨游,阅尽人间沧海桑
    田。现在是我把胸中的学问和治国方略,贡献给百姓的时候了。
    苏  轼:百姓听说司马相公归来,万人空巷,都想一睹他的风采。路人爬在树上和沿街的
            屋顶上,把人家屋顶上的瓦都踩破了。
    司马光:我一上任,即上书皇上,广开言路,召回老臣,废除新法。
    苏  轼:苏轼也拨开乌云重见天日,在短短的十七个月里从一个偏远小镇的犯官一路升迁到三品大员,官居翰林学士知制诰,提升了六个品级十二个官阶,与宰相司马光的官阶只有一步之遥。
    司马光:自元佑拜相以来,我夜以继日,操劳公务。为的是尽快废除新法,还老百姓一个安
            居乐业的生活。
    苏  轼:司马相公过渡操劳日见消瘦。大臣都说:”当初诸葛孔明只要是军中处罚超过20
            大板以上的事情,都要亲自处理,于是积劳成疾染上大病。如今司马公要引以为戒爱惜身体啊!“
    司马光:生死自有天命。新法一日不废。我死不瞑目。
    苏  轼:可是新法已经实行十年,很多老百姓已经习惯,对于新法的废除要仔细甄别,不
            可不分利弊一律废除,操之过急又会引发新的社会动荡,甚至发生叛乱。
    司马光:我废除新法是顺应天意民心,天若庇护我大宋,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苏  轼:想当年司马公劝说韩魏公刺义勇的事,韩魏公不听劝告,你非常生气。如今你当
            了宰相,为何就听不进我的一句进言呢?莫非你已经忘记了当年的事情了吗?
    司马光:我意已绝,苏大人怎么老是替新法开脱说情呢?
    苏  轼:你,你,你这个司马牛!你以前说王安石独断专行不听他人意见,你现在权柄在握,比他做的更彻底更绝情!
    王安石:历史已经把你归到旧党一边去了!
    司马光:你怎么老是替新法说情呢?
    王安石:旧党!你是旧党!
    司马光:新法!你替新法说情!
    王安石:旧党!你是旧党!
    司马光:新法!你替新法说情!
    苏  轼: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再争斗啦,为了大宋的百姓,让他们过几天安心的日子吧,
            不要再新旧党争了!
    (切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幕
    东京大殿 早朝

    宋神宗:苏轼一案至今已经一月有余,现在查得怎么样了?
    李  定:启奏圣上,在臣等仔细搜集证据,再三堪问之下,苏轼已经对于以诗词文章非议新
            法,嘲讽朝廷的罪行供认不讳。只是对诽谤君父一条拒不认罪。
    宋神宗:既然如此,按律苏轼该当何罪?
    李  定:臣已审结:苏轼并无真才实学,只是偶得虚名,因为朝廷没有给他高位因而不满,
            进而讥讽朝政反对新法。皇上对他宽容已久,望他改过自新,但他拒不从命以荒谬
            浅薄之诗流毒全国,罪有不容。应予明正典刑,以振奋忠良之心,重塑民风正气。
    宋神宗:依你之见,那就是要杀头啊?
    吴  充:吾皇万万不可!
    宋神宗:爱卿有话当讲。
    吴  充:陛下认为魏武帝曹操这个人怎么样?
    宋神宗:此人何足道哉!
    吴  充:陛下一直是以尧舜为自己效仿的榜样,对于像魏武帝那样的人是不屑一顾的。可是魏武帝虽然被世人批评为忌贤妒才,却还能容忍祢衡。如今陛下怎么就容不下一
            个苏轼呢?
    宋神宗: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御史台分清是非曲直,勘察奏闻。
    蔡  确:臣以为,苏轼诽谤君父是罪证确凿的。
    宋神宗:奏来听听。
    蔡  确:早在熙宁五年,就有江南巡抚沈括揭发苏轼在《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一诗中这样写
            道:“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这里明明是抱怨皇上您这真龙天子不
            赏识他,只有地下的蛰龙才是他的知音,这明摆着苏轼有不臣之心想要谋逆啊!
    宋神宗:文人写诗,多用比兴,苏轼已经说了这是写王复家中门前的两颗桧树,与朕有何干
            系?
    蔡  确:苏轼以写树为表,以蛰龙比兴,其实内心是有谋反之意的?
    章  惇:丞相此话差矣!自古以来并不仅是君王才称龙,三国蜀相诸葛亮也称卧龙。苏轼
            内心有谋反之意你是怎么知道的?欲加之罪也不能这样不择手段吧?
    蔡  确:呃,我是听舒亶说的。
    章  惇:舒亶的唾沫也可以吃吗?
    宋神宗:众卿不必争吵,朕自有公道。还有什么新的意见吗?
    吴  充:闲居金陵的新法首相王安石也上书朝廷,奏称值此此太平盛世,不可杀士大夫和
            上书言事之人。
    宋神宗:朕知道了,众卿退朝吧!
            (收光)
    (舞台右表演光区,东京皇城内宫,曹太后斜依在太妃椅上)
    内  侍:启禀太皇太后,皇上下朝来看望您来啦!
    曹太后:让他进来。
    宋神宗:孩儿参见太皇太后!(施礼)
    曹太后:好了,快来我身边坐坐!
    宋神宗:近日朝政繁忙没来看望祖母,祖母一向身体可好?
    曹太后:我这身子已是久病顽疾日见衰弱,恐怕是时日不多了。
    宋神宗:祖母安心养病,孩儿准备大赦天下,为太皇太后祈福。
    曹太后:要为我祈福,不必大赦天下,只需赦免一人即可。
    宋神宗:你要我赦免哪一个人?
    曹太后:还是在那嘉佑二年,你爷爷仁宗皇帝早朝归来,满脸春风喜形于色,他兴奋的对我
            说:”今天殿试,我又为子孙选了两个宰相之才”。你知道他说的是谁吗?“
    宋神宗:孩儿曾听祖母说过,就是苏轼苏辙兄弟。
    曹太后:既然知道,我就不必多说,为了大宋千年基业,你即刻赦免苏轼,留作大用,我
            也就放心了。(说完猛烈咳嗽)
    宋神宗:内侍,快拿水来!
            (内侍伺候)
    宋神宗:昨日要你去御史台探听苏轼虚实,结果怎样?
    内  侍:启禀万岁,那苏轼一夜酣睡如泥,鼻息如雷,不像心怀鬼胎之人。
    宋神宗:我知道苏轼于心无愧,不是谋反之人。
    内  侍:我还听御史台牢头梁成所说,昨日苏轼在狱中写了一封家书,是两首诗,我把它
            带回来了。
    宋神宗:快拿来看看。
            (音乐起画外音 伴随着苏轼那浑厚的嗓音,略带伤感充满柔情的吟诵《狱中寄弟子由》二首)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宋神宗被苏轼的那两首绝命诗彻底的感动了。他终于下了决心,赦免苏轼。元丰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宋神宗的最后裁决下达了。御史台处死苏轼的阴谋没有得逞。但是受此案牵连的亲朋好友以及朝廷高官就有85人
            之多,乌台诗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切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场
           (幕后声)
            苏轼听旨:敕:责授苏轼检校水部员外郞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署公
            事。即日起出京赴任。----
            (苏轼,苏迈,王闰之,朝云欢呼而出)
    苏  轼:一百三十天啦!天天都是乌鸦的叫声送我入眠,又是乌鸦的叫声唤我起床。今天终
            于走出乌台,重见天日了!
    王闰之:这一百三十天的牢狱之灾都是那些诗文引起,官人这次死里逃生,看你以后还做不
            做诗?
    苏  轼:“好诗冲口谁能择?“我是有诗就要写,有话就要说。习惯难改,本性难移,不
            吐不快!你们看,今天早上我接旨以后,已经写了两首诗了。
            (从怀中掏出一张诗笺,苏迈接过一看)
    苏  迈:“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中不斗少年鸡。”
             哎呀,父亲大人啦,你这首诗要是被乌台的那些御史大人看到,你这前脚刚刚跨
             出的大牢,后脚接着又要进去了!
    苏  轼:呸!呸!看我这该死的脑筋,子由兄弟一再要我三缄其口少说话少写诗,更不要
            讽刺朝廷,我这不争气的嘴,该掌嘴掌嘴!哈哈!哈哈!
            (切光)

            第六幕

            本场出场的还有:
            陈 慥:字季常,苏轼的好朋友,在四年里来黄州看过他七次。
            王 巩:字定国,苏轼的好朋友。受苏轼牵连,被贬岭南。
            朝  云:此时朝云已是苏轼的侍妾。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公元1080年,也就是宋神宗元丰三年的春节,苏轼在苏迈的陪同下离开京城,二
            月初一来到我们黄州,就在这个地方,苏轼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农夫生活。
    女  孩:苏轼不还是一个官员吗?怎么成了一个农夫呢?
    爷  爷:黄州团练副使就相当于县武装部副部长,而且是挂名的,没有实权。工资少得可
            怜,根本不够养家糊口。开始他们住在长江边的一个驿站叫《临皋亭》的地方,后
            来又在城东山坡上开了一片荒地,自己种菜种粮。还盖了几间草房,苏轼把这里取
            名叫《雪堂》,从此苏轼就自称“东坡居士”。苏东坡这个名字应该是从这时候才
            开始的。让我们一起去看看苏东坡在黄州的农夫生活吧!
            (收光)

            天幕上的景色变成九百多年前的样子。水天一色的长江,偶有白帆漂过。江边山上
    有一座驿亭《临皋亭》,山上树有山楂,花有海棠。坡上有茶树,坡下有稻田,草屋周
    围有溪水小桥,一片田园风光。苏轼已经脱下了文人的长袍,摘去了文人的方巾,身穿
    短褂,一幅农夫的打扮。爷爷和小女孩穿越到宋朝,成了苏东坡的邻居。
            草屋《雪堂》内景,墙上有苏轼自己画的黄州赤壁山水雪景。苏轼在收拾农具,夫人和朝云在纺织缝补。

    王闰之:官人,来到黄州一年有余,家中日常开支入不敷出,如今奴家的几个私房积蓄也
            补贴殆尽,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苏  轼:娘子不必担心,”去年东坡拾瓦砾,自种黄桑三百尺。今年刈草盖雪堂,日炙风
            吹面如墨。“
    王  弗:跟你谈论家中生活琐事,你也吟诗作赋。
    苏  轼:这诗吟得不对吗?你看,去年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地方住,在驿站《临皋亭》回
            车院暂且栖身,衣食无着。后来我自己动手在这城东荒坡开出良田十亩,遍种蔬菜
            粮食,待到收获时节,全家口粮无忧。今年我又盖上这草屋五间,落成之时,漫天
            大雪,我给它美其名曰《雪堂》,现在不但我们自己有地方住了,就是来个三朋四
            友也能留宿。这一切的收获,付出的只是我的皮肤被风吹日晒变得更黑更健康了!
    王闰之:口粮是有了,但日常开支还是要银钱的。你那几文俸禄,每每用不到月底就已用尽,那剩下的日子怎么办?
    苏  轼:娘子别急,我有办法。你去把我画叉取来。
           (苏轼在桌上分另钱,王闰之取来画叉)
            我这带罪犯官月例只有4500文,要用足一月30天,每天只能花费150文铜钱,
    我已划分停当,这一串是150文,共有30串。我把他挂在屋梁上,每天只能用画叉取下一串用作花销。
    王闰之:要是今天这150文不够用怎么办?
    苏  轼:那你就早早睡觉,明天一大早再拿画叉取钱。
    王闰之:那要是今天用不完呢?
    苏  轼:这里有一个小竹筒,你把剩余零钱放进去,留作有朋友来了买酒待客。
    王闰之:没想到官人进士及第,满腹诗书,尽然会如此当家理财,这是哪本书上教给你的?
    苏  轼:这个省钱的方法是我在杭州时老朋友贾耘老告诉我的,书中哪有这些知识?
    王闰之:还有哪些好方法,赶快都拿出来,也好度过目前难关。
            (小女孩和爷爷先后上场)
    女  孩:苏伯伯,苏伯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打的井今天已经出水了,我打了一碗来给
            你尝尝,好甜的,我们再也不用跑那么远到江边去挑水啦!
    苏  轼:好,好,好。让我尝尝。这水不但能喝,还可以浇菜浇花,你看我托人从四川老家带来的菜籽,喝饱了水也都发芽了!
    爷  爷:东坡居士,今天我家的山羊跑到你的麦田里去了,特来告诉你一声。
    苏  轼:老丈深知农夫辛苦,怎好让山羊糟蹋庄稼?
    爷  爷:哈哈!这你就有所不知。这麦苗初生之后不能任其生长,要让山羊践踏啃食,开
            春才能茁壮成长,秋天才会麦粒满仓啊!
    苏  轼:哦!你这是在帮我了!有你们这些好邻居好朋友,我是饿不死的了!
    女  孩:苏伯伯,都说你是大诗人,你教我念诗好吗?
    苏  轼:那你想念什么诗呢?
    女  孩:就念这儿的诗。
    苏  轼:好,就念这儿的诗?好!
            朝嬉黄泥之白云兮,暮宿雪堂之青烟。喜鱼鸟之莫余惊兮,幸樵苏之我嫚。
            初被酒以行个兮,忽而仗而醉偃。草为茵而块为枕兮,穆华堂之清晏。
    王闰之:官人,你又在吟诵些什么?
    苏  轼:从我们刚来黄州时居住的《临皋亭》边的回车院,到这里盖的新房《雪堂》,尽
            是黄泥大坂之路。天晴时平坦,下雨时泥泞,上坡时艰难,下坡时顺畅。每天来往
            于两地,忽一日顿悟,人生不也如这东面高坡,有上有下,有起有落,有顺有逆。
            这首诗就是写的大难不死的东坡居士在这黄泥坂的幸福生活,叫《黄泥坂词》。
    女  孩:苏伯伯你给我讲讲这首诗吧。
    苏  轼:早晨在黄泥坂上与白云嬉戏,夜晚归宿于青烟缭绕的雪堂茅庐。最高兴的是鱼
            鸟不因我嬉戏而受惊啊,荣幸结交一位对我不拘礼节的打柴人。
           开始就被美酒所陶醉边行走边歌唱啊,一下子丢下手杖就醉而仰卧。青草作褥子而
           土块作枕头啊,肃静美丽的雪堂清净明朗。                                            
            (大家齐声叫好,一派欢乐气氛。陈慥王巩上,众人见有客人来,就回避了)
    陈   慥:这里好热闹啊,你们在说什么呢?
    苏   轼:季常兄来了,快进来坐!
    陈   慥: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王  巩:东坡居士,我从岭南北归,特地来看你来啦!
    苏  轼:啊!是定国兄远道而来,你可受苦了!
    王  巩:你在黄州过得可好?
    苏  轼:自从我来到黄州,就将自己藏在山林之中,驾一叶扁舟穿一双草鞋,和樵夫渔父混迹一处,被醉汉们推来骂去。没有人认识我犯官苏轼,再也没有文字之祸。
    陈  慥:苏大人看惯了苏杭的山水,密徐的楼台,来到这穷乡僻壤的黄州,过这农夫生活,可习惯么?
    苏  轼:我住在《临臯亭》上,每当酒足饭饱以后,斜靠在一把竹椅上,悠悠的白云在我的左侧环绕,缓缓的清江在我的右侧流淌。放眼望去,仿佛一道道大门为我打开,一座座山峦扑入我的房间。此时我有所思又无所思,就这样接受大自然给我的馈赠,实在是惭愧!惭愧!
    王 巩:看来在东坡居士的眼中,黄州风景如画山水如诗。你的诗兴不改当年啊!
    苏 轼:王大人就是因为我的诗文牵连获罪,害得你远走西南,受尽辛苦,我是真心有愧呀!
    王 巩:谪居岭南三年有余,幸有柔奴相伴,苦中有甜。
    苏 轼:我这黄州虽苦,岭南风土怕更是不好?
    王  巩:我家柔奴有句名言“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苏  轼:“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说得太好了,苏轼又有词曰:“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
    陈 慥:你又在为他的夫人写词,你为我写的“忽闻河东狮子吼,柱仗落地心茫然”那两句诗,害得我背上流传千古惧内的名声!
           (众人大笑)
    苏  轼:有佛祖保佑,如今都化险为夷,我们又欢聚一堂,促膝谈心了!明天还有我四川同乡道人杨世昌要来,我们一起到赤壁江边去,乘一叶小舟,饱览我苏东坡黄州山水胜景如何?
             (收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9 16:12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幕

             天幕上是黄冈东坡赤壁的长江夜景。
             在本场出场的人物还有:
             徐君猷:黄州郡守。
             杨道人:名世昌,苏轼的同乡,朋友。

             远远看到苏东坡的剪影,行吟江边。

    苏 轼: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仗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来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去,江海寄余生。
              (舞台前表演光区 徐郡守上)
    徐郡守:今天有人来报,东坡居士昨夜与友人痛饮于江边,且歌且吟。酒后写了一首《临江仙》,说什么“小舟从此去,江海寄余生”。然后把衣冠弃于江边,乘一小舟长啸而去。这苏轼是朝廷钦点犯官,他要是逃跑或者有个三长两短,我是如何交代?赶快到东坡雪堂去看看!
            (灯起  雪堂内  苏东坡斜倚一竹躺椅,熟睡)
    徐郡守:苏家有人吗?
    朝 云:我家官人正在睡觉,是何人在此大叫?哦,是徐大人来了,这样呼唤我家官人有何急事?
    徐郡守:东坡居士在家吗?
    朝 云:在呀!
    徐郡守:他在干什么?
    朝 云:他在睡觉啊!
    徐郡守:这日上三杆他还在睡觉?他没有跑?他没有死?
    朝 云:徐郡守怎么这样说话?你与我家官人平日交情不薄,今日怎么胡言乱语?
    徐郡守:是有人说东坡居士昨夜酒后,写下这首《临江仙》就挂冠挈船不知去向,我是担心苏公的安危,一大早就跑来寻他,你看我这满头大汗!
    朝 云:啊,徐大人多虑了,你看我家官人心静如水,鼾声如雷啊!
           (收光)
    (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就这样,在经过乌台诗案和黄州五年的磨练以后,一个崭新的苏轼已经从苦难中蜕变出来。此时此刻的苏轼,不仅能在优美的山水中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还能从苦难的历练中领悟生命的哲理。他变得从容,开阔,亲切,旷达。从此以后,他的诗文
    境界也变得更加宁静隽永,淡泊清新。他的创作也因此升华到一个及其美妙的巅峰。
    女 孩:苏东坡有哪些诗词名篇是在我们黄冈写的呢?
    爷 爷:(手拿一本苏东坡诗集,指给她看)苏轼在黄州的代表作品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和《赤壁怀古》,现在我就带你到黄冈赤壁去体验一下这些诗词的创作过程吧!
            (定点光收)
            (长江黄州赤壁,苏东坡与陈糙,王巩乘一船游览江中。)
            (画外音)
    爷 爷:那是在七月十六仲夏之夜,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东坡与朋友夜游赤壁,饮酒吟诗。不一会,一轮明月从东山升起,徘徊于北斗和牵牛之间。
            (天幕上的景色随着爷爷的朗诵而变换:明月升起,斗转星移。舞台上稍有白雾,东坡与朋友乘坐的小船在薄雾的掩映下平移到舞台中央,船上有矮桌凳,只见他们频频举杯畅饮。)
    苏 轼:白茫茫的雾气横贯江面,清冷冷的水光连着天际。任凭小船在茫无边际的江上漂荡,越过苍茫万顷的江面。只觉得人在天上坐,船在雾中行。飘飘然如遗弃尘世,超然独立。就好像是神仙一样凭空临风,却不知道在哪里停止。
            (他们手拍船舷为节拍,王巩吹箫,东坡唱诗)
    苏 轼: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
            渺渺兮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悲伤的箫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细若游丝,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
    苏 轼:今日我等夜游赤壁,面对江山美景,王兄的箫声为何如此之悲?
    王 巩:就是这赤壁美景,使我触景生情,你还记得在赤壁发生的往事吗?
    苏 轼:当然记得,一千年以前,一场水战在这里爆发,决定了魏蜀吴三国的命运。
    王 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这不是曹孟德的诗么?站在赤壁,向西可以望到夏口,向东可以望到武昌,山河相连,一片苍翠。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围困的地方么?
    陈 糙:是啊!想当年,他攻陷荆州夺取江陵,沿长江顺流而下,战船千里,旌旗蔽空。他踌躅满志,在江边持酒而饮,横槊赋诗,确实是当世的一代枭雄,但今天他又在哪里呢?
    苏  轼:而我们现在却在这江边打鱼砍柴,与鱼虾作伴,与麋鹿为友,驾着这一叶小舟,举
    杯相互敬酒。如同蜉蝣置身于广阔的天地,像沧海一粟那样渺小。
    王 巩:所以我哀叹人的一生是多么的短暂,羡慕长江的无穷无尽。我多么想与仙人一起遨游,与明月相拥而永世长存。但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只好将遗憾化为箫音,寄托在悲凉的秋风之中。
    苏 轼:你可知道这流水与明月?不断流淌的江水其实并没有流逝,时圆时缺的明月最终并没有增减。你若看宇宙中发生的变化,没有一瞬间是不变的;你若看宇宙中的永恒,万物和我们的生命一样无穷无尽。你不必羡慕这滚滚江水,天地之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归属,若不是自己应该拥有的,一分一毫也不能据为己有。只有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送到耳边就听到声音,进入眼帘便绘成形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是造物者恩赐的无尽宝藏,你我可以一起尽情享用。
            (大家听了东坡的一番话,悲情尽消,同声赞许,互相举杯敬酒畅饮)
            (收光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女 孩:(深情的念出《前赤壁赋》最后几句)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籍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写得太好了,既优美又深刻!
    爷 爷:如果说《前赤壁赋》是苏轼对于人生的对白,那么《后赤壁赋》则主要是对苏轼在
    黄州生活中的一幕场景的刻画。通过这一幕,我们才知道,为什么苏轼能在《前赤壁赋》中摆脱有限的生命对他的束缚,从而达到自由的境界。
    (定点光收)
    (画外音)
    爷 爷:三个月后,苏轼又写了一篇《后赤壁赋》,还是一个明月之夜,苏东坡与几个朋友自《雪堂》漫步走向《临皋亭》,路上经过黄泥坂,地有白霜,树无青叶。人影在地,明月在天。
    天幕上的景色与第六幕相同,只是因季节的变化而色彩有所不同。苏轼与朋友都很高兴,伴着欢快的音乐上。
    苏 轼:我这号称东坡居士,朋友竟相来访,可是有客无酒,有酒无菜,月白风清,如何度此良夜方为不虚?
    杨道人:今天傍晚,我在江中撒了一网,拉上来一看,呵,这么大的几条鱼,大嘴巴,细鳞片,就像松江的鲈鱼一样。请嫂夫人把它一煎,这下酒的菜就有了,可是这酒到哪里去弄呢?
    陈 糙:到子瞻兄这里来想喝酒,还是得问嫂夫人啊!
    苏 轼:啊,是该求助于娘子才对!
    王闰之:这个不用你耽心,我家里总是藏有几坛老酒,以备来客不时之需。等我把鱼煎好,你们一起带去饮酒游玩吧!
    苏 轼:真是太好了。谢过娘子!
            (收光  暗转  从江边的山上看到苏东坡的剪影,听到他高声的朗诵,伴以悠扬的音乐)
                长江的流水发出哗哗的声响,陡峭的江岸垂直高耸。山很高,月亮就显得小了,水位低,礁石就露出来了。才隔了多少日子,上次游览的江景山色再也认不出来了!我撩起衣襟上岸,踏着险峻的山岩,拨开纷乱的野草;蹲在虎豹形状的怪石上,拉住虬龙一样的树枝,攀上猛禽做窝的悬崖,下望水神冯夷的深宫。啊——!我大声长啸,草木被我震动,高山与我共鸣,深谷响起回声,长江上风起云涌!此时此刻,一股悲凉袭上心头,大自然的威严使我恐惧而静默 。
            (苏轼的剪影隐去,舞台左台口定点光)
    爷 爷:苏轼觉得这里令人畏惧,不可久留。便回到船上,把船划到江心,任凭他漂到哪里就停到哪里。这时有一只仙鹤横穿江面从东边飞来,翅膀像车轮一样大小,尾上的黑羽如同黑裙,身上的白羽如同洁白的衣衫,它戛然长鸣,掠过苏轼的小船向西飞去。
            (舞台中区灯光起,苏东坡与好友在船上频频举杯。随着爷爷的朗诵,天幕上出现一只黑白相间的仙鹤,起伏盘旋,伴以鹤鸣声,众人仰望,然后飞走。)
            (定点光收中区灯光渐暗,音乐渐停。)
            (爷爷画外音:这一夜,苏轼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道士穿着羽毛编织的衣裳,从临皋亭下向他走来。)
            (杨道人着黑白相间缀以羽毛的道袍,站在临皋亭下,向苏轼拱手问好。)
    杨道人:东坡居士,赤壁的游览快乐吗?
    苏 轼:苏轼这厢有礼!敢问真人尊姓大名?
    杨道人: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苏 轼:啊!我知道了,昨天夜晚,边飞边叫从我身边经过的人,不就是你吗?
    杨道人:哈哈!哈哈!
    苏 轼:哈哈!哈哈!
           (切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8-18 22:19 , Processed in 0.203367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