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2|回复: 10
收起左侧

[楚汉智库] 把“金融中心”设置在上海和深圳,那我们股民们不掉得嗨大那才是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19: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把国民的资金交给上海和深圳这两个稀烂的地方来管理,那全世界的股民不掉得嗨大啊!


    当年,上海、深圳、武汉这三个城市同时竞争中国的两个“金融中心”,结果是上海和深圳胜出,武汉彻底败下阵来。

    当我一听到武汉在竞争“金融中心”的过程中彻底完蛋,我赶紧把我手中的原始股票在1993年一上市之后就全部抛掉,用8万元在青年路买了两套50平方的一室一厅的房子,这两套房子现价值近200万元。因此,从1993年我把武汉企业的原始股票抛掉之后开始,二十多年来我再也没沾过一丝之股票。

    为什么我KSWP这么精明呢?

    我在很我回贴中都说过——我KSWP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小资产阶级出生的,我KSWP之前的祖祖辈辈没有一个是农民和工人,因此我对离不开金钱的城市有很深入的研究和敏感度。

   因为我在城市和农村都呆过,所以我对如何让金钱产生增加值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和调查。因此,我得出的结论是——农民和富二代,是最不懂得勤俭节约和最铺张浪费的两类人。

    在这里,我绝对不是有意贬低农民啊——因为农民完全不懂得金钱对一个没有土地的城里人的重要性。因此,在农民的眼里,可耕种的土地比什么都珍贵,所以农民几乎就把金钱视为粪土。

   举一个例子,绝对真实。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报警——

    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父母和他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但是,他们家在乡下还有几个农民亲戚,这些农民亲戚的生活当时非常艰苦、困难。

    1988年左右,由于我的这个同事家里新买了彩电和录音机,所以他家就想把原来看了十几年的、完好无损的黑白电视机送给乡下的亲戚,同时他父亲还把在文革时期购买的一部他平时非常爱惜的、且完好无损的、听了近二十多年的收音机也给了这个乡下亲戚。当时,他的这个乡下亲戚的全家是兴高采烈的,终于有电视看了、有收音机可以听了。

    结果,第二年春节我的这个好朋友全家再去乡下走访这个穷亲戚时,发现送给他们的那台电视扔在农具堆里已经摔垮了,收音机已经四分五裂连后盖都不知扔到那里去了。

    我的朋友的父亲非常心痛,把那个收音机的、已经摔破后盖找到后把收音机拿了回来,要我帮忙修修,说早上锻炼时听听新闻。结果我一看,那还修个鬼啊,收音机里面全是泥巴和水,而且喇叭都不见了。朋友的父亲这才看到,心痛的说——这部收音机跟了我二十多年啊,从来没有坏过。

    ——大家听明白了我说的这个故事吗?我为什么先不说“如何炒股”,而是先谈农民呢?如果你们不搞明白问题的本质,你在股市上亏了,你还不知道是怎么亏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在“武汉建设”非常痛恨“武昌小农”的原因。接下来,我再继续来谈农民问题。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0: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大家看过前两年在中央台播放的一个扶贫节目吗?

    在中央台的这个扶贫节目中,扶贫人员把从澳大利亚进口的人类最高级种羊免费送给一个贫困村去养殖,说过二年再来高价收购羊毛,这个贫困村就能瞬间脱贫。

    结果,第二年扶贫人员去收购羊毛时,发现去年送给他们的那一、二百多只“种羊”是一个都没有见到。扶贫人员在全村到处寻查了半天,也没见到一只羊子。

    扶贫工作人员最后只得找到村长,问问是怎么回事?

    村长高兴地说——你们上次送来的那批羊子,非常好吃,肉质鲜美,希望你们再多送一点。(文学描写)

    我R!扶贫人员一听,头都是大的——他们把“种羊”全分给村民,宰杀吃了!

    在电视节目中,扶贫人员无奈地对记者说——这是个思想意识问题,而不是送的羊多或羊少的问题。

    因此,小农意识不可怕,就怕小农来规划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0: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7-17 20:25 编辑



第三章   把钱交给上海金融中心去炒股,那就等于我KSWP把钱交给我那个吃喝嫖赌的苕儿子手上是一样的。

   

    我在“武汉建设”和杂谈《上山下乡》等的很多贴子中都说过——上海自一百多年来,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而是一个国际冒险家吃喝玩乐的大乐园。

    把我们人民群众的金钱交给上海这个国际冒险家吃喝玩乐的大乐园手上,那不就等于我KSWP把金钱交给我那个吃喝嫖赌的苕儿子手上是一样的道理吗?——对不对?我说错了冒?大家还记得前几年发生在上海的、轰动全世界的、中国最大的“社保资金”大案吗?你们把金钱交给上海去管理,你们放心吗?

    为什么当年破烂的汉口能瞬间崛起成为仅次于上海的亚洲第二大城市?——因为我们汉口在帝国主义来殖民之前的四百年时间里,我们汉口就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商业大都市。

    什么是奸商?奸商的本意,就是精打细算的意思。因此,我们汉口自开埠五百年来,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当年上海那样的重大经济危机。

    再因此,如果不是小日本对汉口的占领和破坏了八年,当年的汉口绝对就超过上海的规模了。

    恰恰再相反过来——上海人后来最怀念的好时光恰恰与我们汉口正相反,他们居然怀念的是小日本占领时期的那一段所谓“安宁”好时光。

    因此,上海之所以几次出现经济重大危机,就是因为上海的商人从本质上来说根本就不是商人,而是一群封建地主和“商业军阀”。(商业军阀是我KSWP刚才发明的新词,在此申请专利)

    什么是军阀?军阀就是抢占地盘,把社会上的所有好东西抢过来居为已有、且不顾别人之死活。

    因此,我早就看出上海这个城市背后的本来面目,如果把金融中心设置在上海——那好!我KSWP本来就是个笨蛋,如果我再遇上个坏蛋,那我KSWP不掉得嗨大啊!我怕你上海金融中心,我不玩股票了,该行了吧?

    我们武汉真是要好好学学上海,因为武汉太老实了。因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就是武汉留不住人才的根本原因!

    那么,如果把金融中心设置在深圳,那又是个什么人类最悲惨的结局呢?——我将在一下节中为广大股民们解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0: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7-17 20:28 编辑



第四章   我再来向大家解读一下那个令全人类最感恐怖的、那比上海金融中心还要恐怖的、几乎让全中国的股民掉得嗨大的那个金融中心——深圳证券交易所!

    深圳自上下五千年来,它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渔村。

    渔村是个什么概念呢?——渔村啊?渔村比TMD封建时代落后的农村,那还要让全世界的股民们掉得嗨大啊!


    他们深圳渔村上下五千年来,什么时候见到过金钱的?么看农耕时代的农民贫穷,但农民他们多多少少还是见到过金钱的。而渔村的渔民们,自上下五千年来从来就没有参与过商品交换,他们渔村的渔民们都是自己打鱼自己吃,最多就是晒一点干咸鱼而已。因此,把我们人民群众的资金交给一个从没有见过金钱的渔民手上去打理,那不掉得嗨大才怪啊!

    关于渔村与农村之间的逻辑关系问题,我KSWP前几天在“武汉建设”中给出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社会发展历史上最详细的解读——《人类社会历史上最无能、最无用、最落后、没最有价值的村庄——渔村

    关于农民的本质问题,我在前面的章节中都有最科学的解读——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上,他们的“反抗”精神是最强大的,其对社会的破坏力也是最强大的,因为他们可以砸烂一切、且你拦都拦不住。

    有一年,我去武当山开会,在武当山脚下发现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古代废墟遗址。从这个废墟遗址的规模上看,那绝对不亚于北京的紫禁城。我在与为遗址守门的一位老大爷交谈中得知,这是当年农民起义军李自成烧毁的明朝皇帝的宫殿。那真是片甲都不会给你留一点的啊!——这也是李自成彻底失败的根本原因,也是农民自身的本质导致的结果。

    大家再明白了吧?——这就是为什么“恢复高考”之后、国家对农村高考生要比对城市高考生要严格得多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宁可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也不想让农民进城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武汉的“武昌小农”导致我们整个武汉非常落后的根本原因。

    在这里,我绝对没有贬低农民的意思,大家千万不要误解了!因为中国上下五千年来就是一个农耕大国,我们所有人都是从我们祖先的农民家庭中出生过来的,所以我们所有的人多多少少都带有一定的“小农思想”。

    但是,哪怕就是一个苕货、蠢货、笨蛋、傻瓜,他也应该知道“在矮子里面挑长子”吧?

    结果,我们的“金融管理中心”却是反人类社会发展之道路,他们“金融管理中心”居然在矮子里面挑出了一个更矮的矮子——深圳证券交易所!

    大家想想看——让一个连农村都不如的渔村深圳来管理我们广大股民的宝贵资金,你们还想赚钱啊?做梦去吧!他们深圳渔村没有象前面说到的我同事的农村亲戚那样,把你们的钱全都扔到垃圾堆里去,那就算是TMD万幸的了!

    也就是说——我们把金钱交给一个连农民都不如的渔民手上去管理,那我们股民们不在全人类掉得嗨大啊!

    “武昌小农”非常有干劲,这一点不可否认,这也是“武昌小农”敢想敢干的本质。但是,他们“武昌小农”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还是存在着严重问题的。这就是我常常教导网友们的那句名言——小农意识不可怕,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小农;但就怕小农来规划,那我们大家全都要掉得嗨大!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如果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管理人员敢到我们大武汉来,我KSWP绝对敢当面锣对面鼓地挖苦他——你一个小渔村的渔民,你也配来教训我们大江大湖大武汉?)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0: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为什么中华民族一定要把金融中心设置在我们汉口呢?——因为我们汉口自开埠五百年来,全都是精打细算的大奸商。


    因此,如果全世界人民把钱交到我们汉口手上,请全世界人民放心好了——我们汉口绝对不会乱花掉。

    看看我们的汉口?——虽然破破烂烂的,但却能支撑起整个武汉三镇一大片天!

    我们汉口的每一分钱,都能让它产生出增加值,绝对不会乱用在面子工程上浪费掉。——这就是守财奴、吝啬鬼的本性和本质。

    但是,守财奴和吝啬鬼恰恰又正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因为只的我们汉口守财奴和吝啬鬼才能让我们的资金产生增加值。

    而解放初期的所谓大上海,他们最缺少的就是守财奴和吝啬鬼,他们上海南京路上的多半中小瘪三。

    小瘪三的本质是什么?小瘪三就是我们武汉人平时说的那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不思进取、吃喝玩东的“晃晃”。

    大家想想看,你把你最宝贵的金钱,交给一个“晃晃”去打理,其后果、结果是什么?——这还需要请幼儿园的老师来教吗?

    当年我们汉口为什么学谁都学不好?因为我们汉口就是汉口,它是全世界其它城市无法替代的亚洲唯一的一个以商品流通的大都市。

    因此,我们汉口学谁都学不来的,我们汉口有我们汉口的特色。

    当年,有武昌浅见之士要我们汉口去学武昌,真是把人都笑哭了!——连上海我们汉口都瞧不起,我们汉口怎么可能去学新农村武昌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20:26:25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屋里娘老子吃了么药?

怎生了你这样个爆阴儿子哟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7-17 20:44 编辑
哥特有财 发表于 2017-7-17 20:26
你屋里娘老子吃了么药?

怎生了你这样个爆阴儿子哟

第六、难道你在股市上没有亏血本吗?你知道上海证券和深圳证券这二十多年来,白白蒸发掉了我们股民们的多少资金吗?


    上海证券和深圳证券把你们全都卖了,而你们还要帮上海和深圳这两个金融中心说好话?——是的,我见过不少苕货。但象这样的苕货,那我还真的是没见过。

    而你还要让我忍气吞声?除非我比苕货还苕货。

    中国的股民们老实啊!这要是在美国,美国的股民们不把它华尔街夷为平地,那才是怪!

    这就是“武昌小农”的心态!活该被人耻笑为大县城。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20:55:02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个狗屁不通的浆糊脑袋
你去医院查哈子智商,你智商有没有五十啊
六十年前那个晚上,你爹怎么不把那一滩浆糊喷到马桶里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1: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哥特有财 发表于 2017-7-17 20:55
尼玛个狗屁不通的浆糊脑袋
你去医院查哈子智商,你智商有没有五十啊
六十年前那个晚上,你爹怎么不把那一 ...



第七、如果我KSWP是狗屁不通的浆糊脑袋,那就是说——与我KSWP观点相同的所有公知们与我KSWP一样全都是狗屁不通的浆糊脑袋?


你这话我爱听——我早就是想痛骂他们了,因为他们不让我上大学!但是,我不敢开口骂,你帮我骂得好!


是要让他们去医院查哈子智商,他们的智商有没有五十多岁啊?


六、七十年前那个晚上,他们的爹怎么不把那一滩浆糊喷到马桶里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22: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让你当国务院总理的!不然的话太委屈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7-28 00:45 , Processed in 0.196284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