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81|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小说《第一站》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8 23:32:46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站
  
  文  李桃先
  
  1.第一站
  
  当我长成大女孩,离开家乡第一次外出做工,是在深圳莲塘的金东制衣公司,公司靠近仙湖植物公园,是我们天门人创办的,公司前身是天门市“东方红服装厂”。金东全班人马都是天门市本地人,由此带动了本市打工潮流。
  
  在家乡把有缝纫手艺的女孩叫作“做衣服的”,在深圳叫作“制衣女工”,家乡人说的“服装厂”,深圳叫作“制衣公司”,女孩子们不管叫作什么名字,在深圳都可喊作“靓妹”“美女”“女士”,而男子无论年岁几何,统称“先生” 。
  
  金东是集体流水作业,各组工人平均分配工资。我有一个远亲表哥和表嫂都在车间管理质量,表嫂是表哥的堂嫂,以前我没见过他们。我在这新环境还是有些吃生。
  
  第一天上班,表哥过来查看质量,小声对我说:这批丝绸衬衣要做一个半月 ,别人做的工序你都有机会学一学,用心把手艺练好,女孩子要有一技之长。表哥亲自给我示范教我做衬衣领子,上领子,开袖衩,他做出的半成品棱是棱,角是角,线路表里如一,平平展展处显得精致。我第一次知道,制衣是有高手的!
  
  表嫂个性强势,说话带哨子(粗野话),看得出大家都让着她,她若和我说事,温情款款,就像变了一个人。她还悄悄和我说:张玉娥人长得不算好看,说话也不机灵,她做衣服又快又好。她老公从家里寻过来陪她打工,老总专门指派人给他们隔建了夫妻房。女人有过硬的手艺,人也硬气。
  
  食堂饭菜是纯家乡味,菜由师傅给我们打,饭和汤自己盛。表嫂对我说:“这米饭很好吃,在这儿把饭吃剩倒掉是一件很羞丑的事,你吃多少就盛多少。”
  
  在寝室我睡上铺,对面上铺女孩叫陈望珠,初中毕业学了手艺后来深圳已有两年多。她蚊帐里挂着一件红蓝相间的泳衣。她告诉我她会游泳,去大梅沙海边玩过 ,她舅舅托了关系,叫她明年九月份回家去念书。
  
  由于老总病故,金东解散,原班人马又在八卦岭成立新公司。表哥表嫂各自租下房屋,做个体服装加工批发。表哥说:“财富在向我招手呢!我转到莲塘的佳联制衣厂打工”。
  
  2.莲塘的舞步
  
  佳联是年初开工的小厂,六十多个工人。在厂里我认识了家乡人李姐和周晓荣还有刘美萍。厂里正做一批棉织绣花衬衣,表哥教我的手艺全部都能用上。
  
  五一节放假,节日前一天晚上车间里举办晚会。工人们在车间前面围成大半个圈坐着,一个音箱搁在一张桌子上,播放的歌曲是《让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刘总讲话了:“我祝大家节日愉快!佳联是新厂,从年初开工到现在发展稳定,今后大家齐心合力,团结一致把佳联办得更好!再祝大家节日愉快!”
  
  王总接过话筒递给四川男工李建岭,李建岭唱了《恋曲1990》,又唱了一首《对你爱不完》,车间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我坐在最前面观看,很开心。开始跳舞了,他们左左右右摇动手臂,前前后后移动脚步,王总和十来个工友们在一起跳舞,刘总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美萍时不时朝我们扬起脸笑一笑,我看着美萍轻巧欢快舞动脚步,觉得神奇又有趣。
  
  这时,曲子停了,王总走到我面前,很有风度地做出邀请姿势,我站起身,把手插在牛仔裤荷包里说:“我不会跳舞。”王总依然保持邀请的姿势说:“来,向前走一步,我教你,容易学会!”
  
  李姐和晓荣在背后轻轻推我,好似叫我去跳舞,我心里确实还没有这个想法。我双手插在荷包里,摇了摇头。
  
  “好!那你就坐下来看吧。”王总说。
  
  舞曲响起,王总和工友们又跳起舞,我认得这种舞叫探戈,他们伸着手臂跳过来,好像会撞着我们,其实又没有。
  
  小小晚会在自由愉快的氛围中结束。走出车间时发觉王总走在我旁边,他对我说“你做的衬衣领子和袖衩很漂亮。劳动,歌唱和运动都很重要。总有一天你会感到后悔,后悔没有接受我的邀请,你以后提着灯笼也找不到像我们这么好的领导。”
  
  “你和刘总对工人好,我们都知道。”我这样说。
  
  3.打给编缉部的电话
  
  一天早晨,我正在梳头,旁边寢室阿兰过来了,她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一本书走到我面前。
  
  阿兰对我说:“这书是你的?”
  
  我说:“是我的,我还没看完。”
  
  “啪”阿兰把书扔地上,她说“这书上尽是瞎编。三个家庭六个人情感纠缠不清,六个人都睡了别人的床。看了都后悔!我就不信六个人中就没有一个人管得住自己。”
  
  阿兰走了,我觉得她有点过分。拾起书,这是一本我喜欢的杂志,周晓荣拿走后工友们在传看。
  
  中午一边吃饭一边看书,我知道阿兰为什么不满意。我翻动书页,找到了编辑部电话号码。
  
  在厂楼下小卖店,我拨打编辑部电话:
  
  “喂,是《****》编缉部吗?”
  
  “是的,你好!”一个女的热情的声音。
  
  我说:“你们编的小说《**情》过头了。”
  
  “我听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事。”那人说。
  
  “就是对谈情说爱,睡觉,描写得太仔细。”
  
  “哦,我明白了,我懂了,我向你保证,我们改!”
  
  我又买了新一期杂志,果真没有过头的谈情说爱。我把书主动给阿兰看。
  
  过了两天,新书端正地放在我枕头边,书上还放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18 推荐!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1-25 05:50 , Processed in 0.058556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