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33|回复: 25
收起左侧

痊愈出院后的冯天瑜先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6 06: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7-6-26 11:42 编辑

痊愈出院后的冯天瑜先生

向虎雏

    前年9月24日,《冯氏藏墨•翰墨丹青》首发式在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隆重举行,一时间,名流云集,群贤毕至。展品分书法、绘画、信札和钱币四个板块,主要为武汉大学冯天瑜教授的父亲、著名史学家、收藏家冯永轩老先生上世纪20—60年代集藏的唐人写经、明代山水及大量清代、民国文士政要书画、尺牍。该展属于家庭性质的收藏展,为此,天瑜老师付出了大量劳动和心血,终于没有等到闭馆就送进了医院,直到今年4月才出院,整整在医院治疗了一年半。
    冯老师文静儒雅,为人低调,住院期间谢绝人们探望,我也和大家一样,很久没见到他了,十分挂念。上月下旬,余品绶老师告知,冯老师已经出院回家了。遂与天瑜老师联系,表达思念之情,很快收到冯老师的回音。冯老师说,他出院月余,饮食、睡眠恢复正常,但四肢乏力。还说,他已搬新家,欢迎前去他家小坐。
    长期住院刚回家的病人接待访客是项费神费力的工程;而想看望冯老师的人,仅我知晓的就特多;并且还真的有事要和冯老师面对面的讨论研究。5月30日端午佳节,于是偕余品绶、王汗吾、刘建林、万学工诸友一行5人如约造访,冯老师还请来他的侄子冯晓松作陪。

辛亥革命2--冯讲故事.JPG

    冯老师新居位于武大家属区,毗邻八一路的小块坡地上。这是一栋刚落成的建筑面积大,建筑质量高的“人才公寓”,拥有独立院落,闹中取静。冯老师说,这套房是没有产权的,但只要不调离武汉大学,可以终身使用。引人注目的是,这座小院,设有24小时车辆进出门禁起落杆管理。能够入住此楼,当然是学术成就斐然和学术地位的象征。
    生活区设安保管理,在武大校史上只有李达校长配置过。1966年春,珞珈山风起云涌。王任重题词“将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注】当时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词还没产生);张体学在四区饭厅誓言:这次不把武汉大学的问题搞清楚,就跳长江大桥!跟着就揪出了李达、朱劭天、何定华“武大三家村”,这时我们才知道李达家配有编制内的“李校长警卫室”,难怪入校半年多,还没见过校长一面。朱劭天在武大无住房,他已调到广州工作,当时揪回珞珈山,关在“半山麓”,人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省委工作组怕出事,找了个姓“黄”的老工人日夜监管,朱劭天一天24小时吃喝拉撒睡都要作书面记录上报,后来这位老工人被斥为“工贼”。 何定华的家就在校工会路旁,与他人共用一栋二层小楼。运动高潮时,出于同样缘由,物理系很多学生都参加过对何定华的夜间室外监护。要求何家通宵不得熄灯,我半夜值班透过窗户看见何定华下楼在客厅里抽烟,就放心,不会出事了。
    上述一段,并非闲话,旨在通过时隔半个世纪仅就生活居住区安保管理的比对,歌颂如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科学春天和太平盛世。


辛亥革命3--冯家门前.JPG

辛亥革命4--书房.JPG

    辛亥百年,有幸结识冯天瑜、余品绶两位学长。此前,我们在同一所学校教书,却从未走动交往。品绶老师和我是大学物理系的系友,天瑜老师和我更是武昌实验中学的校友,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们是君子之交,相敬如宾,远离功利,友谊纯真;我们仨还都是40后,才70来岁,并不衰老。
    那天,余老师是拄着手杖抱病先到冯家楼下的,我还要等汗吾老师,就劝他按门铃先上去歇息。品绶老师此时一席话语感人至深:“还是等大家到齐了,一起上去,免得冯老师两次起身开门。他刚出院,身子虚着的。”
    作别告辞时,余老师郑重要求与冯老师合影,显然是经过缜密思考提出来的。建林是国家一级摄影师,职业本能驱动大脑高速运转,立马构图成稿,胸有成竹。只见他快捷选定最佳取景角度,举起相机,按下快门,创作如下这幅主题鲜明,历史厚重,福寿安康,情深意长、神形俱佳的二人合影上乘作品。品绶老师很高兴,天瑜老师也会高兴的。


辛亥革命5--余.JPG

    真的有事要和冯老师面对面的讨论研究,是指武昌城内花堤矿局街的“冯氏老宅”。去年昌庆旭老师组织人实地踏看过,并在网上发了文章。武汉市方志专家王汗吾老师读后,认为这座老宅有保留价值。今年5月15日王老师在网上呼吁“请网友抓紧推荐申报第十一批(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为保护武汉历史文化再立新功 ”。我问,“冯氏老宅” 申报需要什么材料和手续?王老师答,如有房产证表明“老宅”是冯家的财产最有说服力。冯老师回话,确有《房产证》,已叫其侄子送来。是日,冯晓松作陪的任务之一,就是送《房产证》。

辛亥革命6--王汗吾.JPG

    冯老师自幼在矿局街生活了几十年,在这里长大成人。历史离不开现实,现实永远是历史确定的终端(而历史另外那个起始端,却具有不确定性);历史学家从来就关注现实,某种意义上,往往比文学家更为透彻深刻。从一纸《房产证》到“冯氏老宅”,第一次聆听历史学家冯天瑜先生拉家常,讲故事,引人入胜,充满哲理。他绘声绘色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市井图,既闻这条小巷邻里间恩怨情仇的磨刀霍霍声;又见“文革”中使人厌恶,洗了不睡“红城公社”老太婆的背影。
    “冯氏老宅”内含着一位中共早期女共产党人鲜为人知的史事。冯永轩老先生(1897—1979) 湖北红安人氏,出身自耕农家庭。1923年入读国立武昌师范大学(武汉大学前身),师从文字学家黄侃。1925年,清华国学研究院(全称“清华研究院国学门”)创办,冯老先生考取为一期生,受业国学家梁启超、王国维,语言学家赵元任等大师。冯老先生曾远赴新疆乌鲁木齐,任新疆师范校长。日寇侵占武汉前夕,乡居数年,教过私塾,继在湖北省第二高中执教,曾任该校校长。1942—1945年,应聘任安徽学院(安徽大学前身)历史系教授。老先生终身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在家乡享有极高声望。与董必武同时期的红安籍女共产党员倪季丹十分敬重他的道德文章。倪女士在武昌花堤矿局街有栋祖传老屋,1945年抗战胜利,冯老先生携妻挈子举家返回武汉,居无定所,倪女士见状,将这栋老屋借给冯家使用,老先生按月坚持付给租金。后来倪女士去了上海,且一去不复返,从此音信全无。天瑜老师仔细查阅中共党史,仅有倪季丹的名字,未发现更多资料,每当念及这位老共产党人,嘘唏不已。这就是“冯氏老宅”的来历,应该保护起来,以慰革命前辈倪季丹。


辛亥革命7--向.JPG

    4年前,天瑜老师为我祖父写了幅字 —— 辛亥志士  抗日英雄,并用了5枚印章。他在书房指着祖父名字旁的“清泉石上流”印对我说:“此印是向岩老先生革命一生的写照”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我非常感激天瑜老师的有心之举。字写了两张,一张收藏在红楼,另一张捐赠给汉川市博物馆。今年我将在祖父墓地树尊6.8米高的纪念碑,碑文就是天瑜老师题的这八个大字,还有“冯天瑜”和“清泉石上流”两方印。这次造访先就和冯老师说好了,是来取更加清晰的印图。文人就是文人,大家就是大家。天瑜老师的石章整整一盒子,琳琅满目,他要我自己找。祖父纪念碑我是自己设计,自费建造,这应该是我这个“辛三代”作孝子贤孙的最后一项工作吧。

辛亥革命网用的 纪念碑南面图(最新)紫红.JPG

    “清泉石上流”出自唐代诗人王维的古诗《山居秋暝》的第四句,全诗如下: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贾平凹认为王维实在是唐朝的爱因斯坦,他把山水景物参悟得那么透彻,所谓穷根物理形而上学于他实在是储之心灵,口吐莲花!“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书面意思是:皎皎明月从松隙间洒下清光,清清泉水在山石上淙淙淌流。明月清泉自在怀,是人生基本态度,更是高尚理想情操的一生追求。

    学工驾车,一是用于接送摆渡余老师,二是为冯老师万一要回矿局街“冯氏老宅”作准备。学工助人为乐,阳光灿烂,他总是周到细致地为团队集体服务。这次有备而来,随身带来一本精装《万氏宗谱》,是天瑜老师作的序。
    冯老师建议我祖父纪念碑上使用他的新“冯天瑜”印,这是一方优质石材,篆刻精致,比“清泉石上流”大得多的新印章,我太感谢了,这样纪念碑的效果锦上添花,更上层楼。
    学工喜爱这枚印,雄浑大气,盖在天瑜老师作序的《万氏宗谱》上画龙点睛。冯老师善解人意,满足了学工的请求。建林不失时机地捕获这稍纵即逝的瞬间,定格在他的相机里,皆大欢喜。

辛亥革命8--万学工.JPG

    离开珞珈山,学工驱车,载着汗吾、建林、冯晓松和我走进武昌城内的“冯氏老宅”。步入大门,但见庭院中央一对花瓣形的花坛,靠西墙是一排修竹,东侧一株高高的柿树,引发我的回忆。70年代初,我在军垦农场接受一年半再教育,柿子成熟时,插进细芝麻杆,置入网兜,挂在通风的屋檐下,十天半月见起白霜,就制成柿饼了。劳动之余,取下网兜,吃块柿饼,美味可口,再挂上去,其乐无穷。

2.JPG

    “冯氏老宅”主体建筑保存完好,当年是相当讲究的,即使用现在的标准评价也不落后。花园、石库门、门楣窗檐,精雕细琢 …… 一应俱全,可见倪季丹家境的富足。倪季丹是属于富家小姐,为了理想和梦想,抛家舍业,参加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这类自觉的革命者。不能只留有“倪季丹”三个字的名字,要抢救倪季丹的史料。
    方方在新作《软埋》后记中写到:“湖北省文史馆邀我去重庆考察古镇。一路上,我看到了不少无主庄园……” 房屋是要住人的,依靠人气养着,才有生命。一代女共产党人倪季丹上海之行,音信杳无,但她留下的这栋老屋幸由冯老先生父子使用,而未沦落到“无主老宅”的田地。冯老先生育有5子,人丁兴旺,儿女声、读书声、欢笑声搅得满屋朝气蓬勃,蒸蒸日上。反过来,也只有这种具有红色文化底蕴的宅院,才能滋润培养出著名历史学家、冯老先生最小的儿子——冯天瑜。
    方志专家王汗吾老师说,天津市“优秀历史建筑”是4位数,而武汉只有3位数,比天津低一个数量级。“冯氏老宅”能够保存下来,是不幸中的万幸,要妥善保护。近日,被列为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的上海巨鹿路888号被违法拆除,按照《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规定,责令违法行为人在10个月内恢复建筑原状,处以该优秀历史建筑重置价5倍的罚款,计人民币3050万元。
    “冯氏老宅”偏安一隅,应不在城市大改造红线之内,企盼申报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成功。


辛亥革命1--湖北大学.JPG

    6月19日下午,湖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所邀请冯天瑜老所长做学术报告,其历届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100余人,聆听了老师所作《张之洞与湖北新政》报告。标志着经过长达一年半住治疗院的冯天瑜先生可以正常工作了,我们都为他高兴。冯老师是有名的 “工作狂”,他在日本研学访问期间,每天是图书馆进得最早,离得最晚的。所以回国前最后一次使用图书馆时,全馆工作人员和读者不约而同站起来目送他的离去,表达对这位中国学者的敬意。
    同为40后,我劝天瑜老师保重身体,工作一定要量力而行,适可而止。来日方长,我们才70来岁,并未老矣!

110527uzn0wuwsbmsj9vms.jpg

鸣谢:本文未署名的图片均为国家一级摄影师刘建林拍摄提供













评分

参与人数 2汉网币 +40 收起 理由
学到老 + 20 感谢分享
林深数树 + 20 强帖留名!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56 天

    连续签到: 31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6-26 11:33:35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氏老宅应该保护,但不知老宅还有没有冯氏家人,上月和几位网友还去看了看,老宅基本没变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20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6 13: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冯氏老宅”位于武昌花堤矿局街 冯氏老宅武昌花堤矿局街刘建林摄 (1).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6 13: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氏老宅武昌花堤矿局街刘建林摄 (2).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20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02
  • 签到天数: 531 天

    连续签到: 2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6-26 15: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6-27 00: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教授,端午节前一天,昌老师带我们一行去过冯家老宅。
    向老师的孝心令人感动!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06: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7-6-27 11:27 编辑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7-6-27 00:13
    向教授,端午节前一天,昌老师带我们一行去过冯家老宅。
    向老师的孝心令人感动!
    武汉大学仨——1.JPG


    武汉大学仨——2.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20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7 08: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昌 于 2017-6-28 11:53 编辑

    拜读向老师大作,意犹未尽,谨补充一则冯氏遗事,据湖北大学童恩翼教授回忆:
      文革期间,冯天瑜的父母屡受街道居委会的迫害之累,母亲张秀宜(省图退休干部)还被弄瞎了一只眼睛,父亲冯永轩系武汉师范学院(今湖北大学)退休教授,冯老的藏书被其所在居委会逼着“卖给了”解放桥头的一间废品收购站。理由是,珍宝岛事件后,苏修要侵略中国,仗打起来后,这种“老右派”不能留在武汉,要遣往农村安插,一屋子的“封资修”毒草,现在就必须处理掉,到时候好轻装走人。冯家兄弟与父母商量,这事得告诉省图,遂找到孙式礼同志,说明情况,省馆若想要这批书,就赶快办好证明到废品店去弄走,迟则进造纸厂矣!
      孙式礼闻之,不敢自作主张,急禀军代表。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正紧,军代表勉强同意派一个人去一天,最终派童恩翼去了。第二天一大早,童找到了这个面积不到10平米的小废品店,有一老者坐店,他拿出证明信亮明身份和来意,老者曰:“这些书是居委会督着运来的,一共3千来斤,按废纸价8分一斤收购。居委会交待过不能卖与其他任何人,只能送造纸厂。既然公家单位要,有证明信,可以拖走,但要16分钱一斤,进了门番个番,这是规矩。”童当即允诺,立刻打开麻袋挑书,总共20余麻袋书,老者在一旁紧紧盯着,良久终于开口:“那个老头子(指冯永轩)来看了两回,直说这些书不能毁呀!还说有一种书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手的,毁了太可惜了!”原来老者是怕童把大价钱的书挑走了。“冯氏是学者藏书,有其体系与重点,清代校刊本居多,也有少量明版本,还有些是涵芬楼编印的古籍,建国前的清华大学学刊也不少。总体质量较高,从读书治学的价值取向看,都是些有用之书。”冯天瑜教授大家都知道是当代著名学者,而他父亲冯永轩也是学者,是清华国学研究院毕业生,恐怕了解的人并不多。
        到了下午,孙式礼也摸去了,童向孙汇报了情况,建议延工二三天,再仔细挑一遍,或是干脆将这批收全买下,拖回馆里再说。立即遭到孙老的训斥。因为孙老也是冒着挨批的风险来管这“闲事”的,刚一“解放”,就收旧书,这要担多大的风险。倘若上纲上线,岂非“死不改悔”!天色向晚,小店要关门了,童还想尽量多挑几本书,孙老当机立断立马回馆,两人趁着暮霭拖了一板车书回到馆里。这次最大的收获是有一包散叶,内有杨守敬写在红纸上的墨宝,大约有七八上十张;有杨守敬与人争田产的文字材料;还有段祺瑞致杨守敬的函件(包括信封),都未装裱成册,用一张纸包裹着。这大概就是冯老所言花大价钱才买到手的东西了,童专门找了张牛皮纸将其包好,用毛笔有上面注明其来历、内容及价值,置于线装书库。几十年过去了,“不知已装池好纳入善本书库保存否?至今仍以为念。因思文物典籍本无常主,能在文革中逃过被造纸厂的碎纸机呑啮厄运,终归省图收藏,也算是不错的归宿。”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7 08: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向老师大作,意犹未尽,想补充一则冯氏遗事,都弄好了,点发送键,结果要“审查”。静候审查。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20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7-17 15:34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6-27 16: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冯老。也祝福楼主。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7-22 02:56 , Processed in 1.515237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