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82|回复: 59
收起左侧

那时,我们年轻!(全文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5-29 10: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渔樵老叟 于 2017-6-11 01:00 编辑

                                                                                                 引子

           要仔细的说起来是2013年的时候,几个集邮人聚在一起,喝酒叙谈间,一个朋友突然转身问我:“好”还是“不好”,让我对知青下乡做一评价。
    我说:“这个知青下乡,我认为……”我正要徐徐道来。朋友立马打断我的话:“就是好与不好选择,不能解释!”
    我说:“你要是这样的出题,那我只能说不好……”
           朋友属于小红二代,他的父亲是一个干部,不是中央级或者省部级干部。朋友行为处事很强势,在湖北集邮界也是个著名人物。我笑了笑,了解他。他说:“我说下乡好,好得很。你看我下在江汉平原,我们都是20个月的下乡乡龄吧,我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出过工。我们在农村里偷鸡摸狗,四处玩耍。没有吃的到队里仓库里去舀米,没得菜吃到农民地里去扯。谁也不敢管。到了招工,农民生怕我们不走,鉴定写得好好的,生怕招工的不要,把我们说的不晓得几好!下乡,只要再搞,我就再去!”
           我们大家听了哈哈大笑,又是一个碰杯。其实,我的下乡远不是他说的那样用“好”,或者“不好”简单的评价。中国的农村都是一样的吗,每个知青的经历会是一样的吗?
           一言概之,就是偏颇!



    (一)住牛棚,真正的牛棚   

           1968年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搞了2年多了,这对于我们早已经毕业的初高中生中的绝大部分人来说就是一种煎熬,当然,还有的初高中毕业生很热衷于这个革命。每天搞革命搞的乐呵呵的,整天忙进忙出。我呢,自然还是给做搬运的父母做“脚划子”、换肩,让他(她)们歇歇,主要的是帮母亲。我到底在长江沿线的麻阳街、山海关、五福路直到三阳路一带的码头上把多少煤,黄沙,红砖,西瓜等物质用扁担一担一担的挑上坡(我们叫起坡),我也不清楚。有两回热晕在铁驳子底舱,那些婶娘们慌忙急着的掐人中喂仁丹,扶我到铁驳子的舱面上吹一吹江风透透气。我母亲是家属队的队长,去办业务了,我要替她做活,不能让其她的婶娘们吃亏。所以我母亲处理家属队的业务,都是我接过扁担后才去办理。那是1966年到我下乡,不上学也不分配,在家专门替母亲做搬运。竟也落下一个毛病:怕热。冷不怕。
           到了1968年这一年的冬天,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句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正式拉开了上山下乡的大幕。这是1968年12月22日的人民日报,我们并不晓得。这个时候我和我的同学已经来到湖北省襄阳县农村都大半个月了。其实我不想来农村,我始终认为武汉的工厂在一直招工:在1966年12月至1967年4月我的同学们强行退学,被街道安排在汉阳汽配,长航,邮政局等单位上班,都是正式工,这是武汉的初中生;乡下表哥在1966年12月底进了武汉长江配件厂,就是后来的第二内燃机配件厂,这是农村的农民。当时大家想,文革就要结束,生产要搞,工厂急需要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让所有的初高中毕业生下乡。不去不行!所以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对我们激动不起来——我们已经早就下乡了。
           同学们以为不回乡,不投亲靠友,集体走将来要好些,好什么呢,你党和政府不会把我们丢在农村不管吧?所以,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考虑思路,父母们很多也是这个想法,有没有不是这个想法的父母,我还真不知道——也许真有吧!
          我们基本上就是按学校,按平时同学之间相处得好四、五、六个同学在一个生产队,然后共在一个大队,一个公社。在襄阳县竹条区中号公社基本上是我们武汉市十八中学的学生。当然,还有其他的同学们在太平镇,在东津,龙王,伙牌等地,有时候好几个学校的学生交叉安置在一起,如八中的,实验学校的,三阳路中学的,五福路中学的,好多学校。我和四个同届不同班的女生在中号公社茶庵大队第五生产队——鲁庄生产队。这个大队有七个生产队,其中一队,二队,六队安排了知青,都是男女生混合插队,大家都是男女生同校同届不同班,这也是几个条件比较好的生产队。原来我们十八中的六六届很特别,是四个男生班,四个女生班,二个男女混合班,考虑到女生的安全和生活上的照料,学校在大家自愿结合时要求一定要男女搭配。
           茶庵五队据说一直拒绝接受知识青年甚至公然对抗竹条区、中号公社的领导。闹的最狠的是队长鲁道成,一个满脸大麻子的中年人。后来在区知青安置办严主任的好话央求下,这才接纳了我们五个人。我们在牛首镇的区里等了好久,才等来了茶庵五队来接我们的农民,好大一群,都是和我们相仿的年轻人。他们抢着给我们拿行李。也有一个叫鲁道成(这个队有两个叫鲁道成的)的人抢着提我的小滕箱子,后来他说,没有想到箱子小却很重,怎么那么重,问我里面装的是什么?我给他说是书,什么书我没有讲。牛首镇离我们要去的鲁庄有八里路,虽然就在汉丹公路旁,其中汉丹公路还穿过茶庵六队就是杨岗生产队。
           初到鲁庄,生产队压根就没有给我们准备锅瓢碗勺,就是一间牛棚隔成两间房,一间房是四个女生住,另一间房开大门,用高粱秸秆编的“稿荐(像帘子一样的席子)”隔成两间,前面一大半做堂屋和厨房,门口是个大灶;后面仅有一米5宽,2米2、3长的狭小地方是我的卧房。床都是用土坯做脚,用高粱秸秆“稿荐”做铺板。牛粪味一直伴随着我们在里面住了近一年半的时间,直到我们的知青屋做好才告别牛棚。
           队里安排我们到每个农民家里吃一天饭。每个农民家里都没有什么家具,箱子柜子没有看到,最多就是堂屋里有一个像我们黄陂老家的神龛,我知道供奉祖宗的神龛,看样子他们没有供奉祖宗的迹象。给我的第一个印象:一大半农民家里的饭还是不错的,是米酒和剁馍。
          不同的是,米酒很辣;剁馍比武汉的剁馍要甜。我爱喝米酒,有度数,也爱吃剁馍。四个女生也爱这个饭食。基本上没有菜。要说菜,就是煎豆腐了。好久以后,特别我无意中进入到队里的副业生产才知道,豆腐是生产队里的一项重要的“资本主义”,农民们要吃菜就去赊。不久在一对孤儿姐弟家里吃饭,那女子和我们年纪相仿,弟弟很小才十三四岁,家里像是大水冲了的,年轻人容易交流,特别是女孩子之间,那女子说,农民是只吃两餐,没有自留地,所以自己不能种菜。早上出工干活,在约莫晌午休息时回家拿块昨夜的锅盔充饥。喝点黄酒。过中后才回家做饭。再就是晚饭。一般人家喝黄酒吃锅盔是在农忙双抢,农闲是熬米汤,做面条,熬稀粥。因为要招待我们知青,他们才把饭食搞得好一些,再说生产队要给他们粮食,按我们每月45斤粮折合每餐给农民,所以农民觉得不吃亏。甚至还赚了。
           这姐弟俩说,他们欠了队里很多钱,所以姐姐订了亲也一再推迟婚期,怕出嫁了弟弟更受苦。还说队里很穷,就是这两年才好一点,过去一直吃返销粮,吃红薯。说这个大队一共有七个生产队,一队、二队由于是在汉江旁,条件好所以富一些,再就是杨岗六队,所以前几天都安排了知青,鲁庄一直抵制不要知青进庄,但是区里,公社里一直抓住鲁道成做工作,这才勉强的收留了我们5人。他不要知青的缘由后来我知道了,因为我已经深入到了鲁道成队长的核心外围。又同情,又好笑,又觉得农民的狡诈的可爱可气,哭笑不得。这是后话。
           在鲁庄不长的时间里,年轻的农民们很快就和我们混熟了,有空就在我们住的牛棚里玩。大半年后我才闹清楚,他们是冲着那四个女生来的。这里男人多,光棍多,就是说呼啦啦五六十个青壮劳力蔚为壮观,可惜找不到媳妇。而鲁姓是大姓,全庄六七十户人家只有一户姓郭是土改出身的大队长,二户姓张。其余全姓鲁。
           千万不要误解了,我们真的住的是生产队的牛棚,农民把牛棚稍事清扫后给我们住,至于后来知青办要给知青们盖房子,后面再说,我们这个鲁大麻子队长真不是个寻常的角色。

    点评

    回忆过去,真实呈现,可圈可点。  发表于 2017-6-4 14:43

    评分

    参与人数 4汉网币 +74 收起 理由
    值班专用 + 18 感谢分享!
    麦壳儿 + 18 关注!过来人才知道
    老调重弹 + 20 回望,逝去的岁月。
    兵哥哥 + 18 节日快乐,天天开心!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12-4 19:09
  • 签到天数: 80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6-11 11: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阳里 于 2017-6-11 11:41 编辑

    此帖的结尾,揭开了招工里头的把戏,我们一大哈的知识青年都没有详细的去了解,或者知道内幕的也没有倒出真相。老哥能清楚的记得,还在离开后尽力帮助同伴,到今天能坦露胸怀道出实情,实属不易。钦佩。
    建议,汉网的老知识青年们众筹出版《武汉知识青年之歌》一集,二集,三集.....

    点评

    支持楼主观点: 5.0
    支持楼主观点: 5
      发表于 2017-6-17 19:57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09: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里 发表于 2017-6-11 11:38
    此帖的结尾,揭开了招工里头的把戏,我们一大哈的知识青年都没有详细的去了解,或者知道内幕的也没有倒出真 ...

          袁老师,为了让拙文连贯帖出,我没有及时回复你,望谅。
         《那时,我们年轻》本来是计划去年10月初写出的,由于事情多,也是网友之间有了“误判”,故迟迟没有发出。
           我在《那时,我们年轻》中虽然记录了武汉第一批知青的生活,要是全部照直写出,至少要4、5万字之多,但是我的重点不是知青生活,而是招工。招工到底要不要成份,可以说至今没有见诸报端。我所见所看到的,招工是有阶级成份的,但是阶级成份的掌握很让人摸不着脑,根据各种表象和招工人员的自白及实际操作,阶级成份决定一个知青能不能被招工,招工人员起着相当重要的因素,你要是遇上一个正在要求进步的,一个阶级斗争观念很强烈的人,那么就正如我的哥哥所说。谁都要“历史清白”的知青。
          第二,为什么下在襄阳,十堰的武汉知青大部分回不了武汉,我在《那时,我们年轻》中做了披露。这恐怕是第一次有人解读这个现象:这是襄阳,十堰地区用手段阻止武汉的工厂去招工,要让他们“三线”招了工、招好了,才准许武汉的工厂下去招工。就这样,第一批下乡的六六届六七届的初高中毕业生被大量的留在了襄阳,十堰一带。直到现今,要户口回武汉,只有依靠子女读大学而留在武汉工作定居,才能以投靠子女养老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武汉,我就是这样的回到武汉的。
           那些子女没有读大学,不能凭文凭在武汉落户的,又没有钱在武汉买100平米以上商品房的知青和知青后代,至今还是与武汉户籍无缘。什么叫叶落归根?这其中的痛苦是我们汉网网友许多在武汉没有下过乡、没有做过知青,或者下过乡当即抽到武汉的知青们无法体会的。
          我不喜欢添油加醋,特别是历史,我一贯使用的是白描。对历史,据实记录。
          我很赞成你提出的“汉网的老知识青年们众筹出版《武汉知识青年之歌》一集,二集,三集.....”的建议。用笔墨留下我们年轻时的历史。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0: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渔樵老叟 于 2017-5-29 10:27 编辑


    (二)接受再教育第一课——偷偷的搞资本主义

           茶庵五队据说在四清前后是吃返销粮的,很穷。和三队、四队、七队并列把红薯当饭吃的主。四清后重换了一批队干部,尤其是这个麻子队长,闷着头在鲁庄一手遮天的搞了几年学大寨,结果把一个贫困队搞得成茶庵大队中号公社的有名的富队。就是老牌的富队一队、二队、六队也不能和它比。但是,这个队的男的就是找不到媳妇,出路就到别的地方去做上门女婿,女的呢都嫁到别的地方去,尽管富,别的地方的姑娘却死也不来做媳妇。这也是我不久就体会到了:农活重,太重了!
          我到这个队正是12月,冬天没有多少活,应该是农闲。哪个村庄那个生产队都是很闲省,只有我们队始终处于紧张地农活中。一,改地,麻子队长每天扛着个锹到处溜达,然后就指派大队人马将坡地改水田。到我离开此地时,他已经把坡地和零星的小块地改造完了。坡改水田,靠的是人一锨一锨的挖;一担一担的挑,把坡地改平。麻子队长给我们五个知青办置的扁担就是粗粗的木杠子,而他们农民特别是女人的扁担又薄又有弹性,挑一百斤准断。他们用的铁锨已经磨损的很短了,有的就是像个大汤匙,箩筐也是小小的。这样说吧,我们知青的农具都是新的,厚重的,大的。四个女生才干一会就吃不消了,嚷嚷着要修理修理农具。一百多斤我不在乎,在家里替父母亲做搬运习惯了,就是这扁担太硬。我下乡带了木匠工具,如斧子,刨子等,于是就自个的给自个的扁担修理起来,把它修薄些。农民见我自个操持家伙动刀斧,也觉得惊奇。但是我不给女生们修理扁担,她们就找麻子队长扯,麻子队长只好让队里的木匠给女生们把扁担从木杠子修成轻薄的和农民妇女一样的扁担。箢箕也改小了。
           这个队总有事做,遇上下雨什么的,队长就安排在家里做的事,在仓库里做的事,很少有歇着的时候。没有事做了,就锄麦子,摘棉杆上的才绽开的棉花,当然这是极次的花。距离过年没有几天了,我们都想早早的回家,虽然出来也没有几长的时间,大家特别的想家。按理一个农村冬天农闲有什么放假不放假的,居然也有年前放假,年后上工的时间,这也真是奇葩了。直到有一天鲁队长让我去卖豆腐,这才是我对这个鲁庄,这个麻子队长有了深层次的了解,也才知道什么叫“阳奉阴违”,也才知道什么叫“蒙哄上面学大寨”。
           具体哪一天不记得了,一大早,地上还结着冰。麻子队长安排我和贫协组长一起去卖豆腐。我一向不张事,不与我相干的事,别说问,看都懒看得。让我去卖豆腐,才知道队里牛棚旁有一个豆腐坊,还有两口窑烧青砖青瓦。
           豆腐要过秤,豆腐放在水桶里,一担豆腐六十多斤,再加上泡豆腐的水,差不多百十来斤。我和贫协组长一人一担豆腐,沿着荒野小路走向一个一个的村庄,在竹条区太平区的三不管的地方打晃晃。就是不去集镇,比如朱坡镇,牛首镇等热闹有集会的地方。这让我奇怪不已。
           贫协组长掌秤,我收钱,出门时队长交代了的由我收钱。我就背个黄军用包收钱,豆腐一角八分钱一斤,贫协组长报出斤两,我的钱数就脱口而出,买豆腐的多是老婆婆和媳妇们,听我流利报数说知青们是有文化,好傲啊!殊不知当年背数的平方等比这还难,背熟了就记住了,到了晚年,还能背出一大溜,就是个死记欸背,没有一点含金量。
           中午两担豆腐卖完了,回来把钱交给现金保管(他也是记工员,他的老婆也是当年的老土改,现在是公社的妇联主任,很漂亮)。回牛棚吃饭去,下午出工。
            第二天,我正准备扛着铁锨出工去。贫协组长和队长来了,仍然要我去卖豆腐。我有点不想去,挑着个担子走田埂子走村串户算什么,而且这一片都是我是十八中的和其他学校知青点,这是不好意思。百十来斤的担子重也不重但是一压就是半天也不轻松,不是个舒服活。
           初来价到,也不好不去,只好再去卖豆腐。卖着卖着我就觉得不对劲。开始,我每天回来把豆腐钱交给现金保管,他收了。后来他不收,说就放到我那里。起初我也没有往心里想,放就放两天,就放到我那个小藤箱里,有时一放就是七八天,十来天。箱子里的钱有二三千元之多,现金保管还是不急着把钱收去。非要我坚持上交,他才收,还不开收条,就是说我交多少他收多少从不过问;这就太不合规矩了,我生怕出事。
           有一次卖完豆腐,我和贫协组长坐在汉丹铁路的高坡上,看着脚下的火车呼啸着往襄阳方向开,呼啸着往丹江口十堰方向开,就说到了交钱不收的事。贫协组长沉默了一会说:“你不知道吧,你把我们挑出来的水都卖成了钱!你第一次卖豆腐的钱,比我们出来卖豆腐赚的钱都多。鲁道成当然要你出来收钱了。”
            啊!这一下我就惊呆了。说真话,我在此之前是不摸钱的,也不会用钱。我虽是老大长子,但是经济之类的事都是交给我的大妹妹去做。娘老子总是说我是“苕老大”。卖豆腐就是公家的钱,收多少交多少这是本分,至于水也卖成了钱,这就是你秤秤的了,你报斤两我收钱。贫协组长见我一脸惊愕,又说道:以前我们卖完豆腐,在集上吃碗面,买盒烟。你来了后,不搞这些,我们也不敢讲,这也是钱多了的原因。
           实话实说,这个贫协组长和我不错,他主要做技术活,后来的整秧底子,提篮撒种都把我带在一起。我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过意不去,我呢也没有这方面的世故圆滑。便说道,你去买盒烟吃碗面都可以啊,只是我有钱我又不抽烟,我就算了。这以后,凡是和我一起出来卖豆腐的农民,我就给他一两角钱吃烟,吃碗面。但是我自己绝不沾一分一厘。
             “你们为么斯不讲呢?”
           “我们怕你们是上面派下来搞四清运动的,搞文化大革命的干部。搞运动把我们搞怕了,在你们下来的头两天,我们正在偷偷的做酒,严主任(区安置办)又是逼又是磕头要我们收下你们,鲁道成看顶不下去了,急急忙忙的把酒分了,要大家保守秘密不准对你们讲。”
           “你们怎么怕的那么狠?”我奇怪了。
            贫协组长说:“接受你们的队都是比较富的队,当然怕啊!你们是定量45斤米。我们是按280斤。330斤,370斤分粮的。就是多收了也不能多吃多分。只有私分少卖少交我们才能过好一点。”贫协组长说:以分瘪谷或者长了芽的麦子为由私分粮食是农村的一个公开秘密。虽然公社的妇联主任,茶庵大队的大队长都是鲁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去告发、去检举。   鲁庄和周围村庄有许多鳏夫,寡妇极少,或者没有。贫协组长就是鳏夫,对这个现象,他说,我们饿怕了。刚好一些就来了“四清”,倒了一大批干部。这次鲁道成当队长,口口声声学大寨,也不搞自留地,暗地里只要能搞钱就暗暗地搞。搞到了钱就找由头分。有了实惠,农民都不做声。所以农民不怕农民,就怕上面派人来住队。我总算知道了冰山一角。
           有一回走到了朱坡镇,朱坡镇是个很小的集镇,离我们鲁庄近,但是它属于太平镇管辖。那一天又正好是朱坡逢集。我实在憋不住了,提出要到朱坡集上去卖豆腐。贫协组长慌忙拦住说去不得,去不得。我问为么斯去不得,贫协组长说,我们私自打豆腐卖是犯法的,说这是资本主义,捉到了不得了的。我一听不相信,卖个豆腐犯法?我偏要去!
           贫协组长犟不赢我,我俩就挑着豆腐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在朱坡集上卖起了豆腐,一会豆腐卖完了,我接贫协组长吃了一碗面这当然是我自己的钱。我自己买了一斤类似杂糖的花生糖吃。打这以后,我们有时也去集镇上晃悠晃悠一下,不过没有人管我。麻子队长一看有门,他就时不时的把我推在前头,萝卜白菜葱姜大蒜藕的紧锣密鼓的搞起来了。在牛首、朱坡、团结、袁营还有我们茶庵一带没有人不晓得卖豆腐的知青姓甚名谁。其实,麻子队长当初让我卖豆腐不仅是相信我的为人,初衷就是用知青做挡箭牌搞资本主义的副业。因为副业的活钱来的几快呀!
           知青卖豆腐无人管,我们茶庵二队也搞起来了,也卖豆腐。卖豆腐的知青是我同班的学校团委副书记,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姓郑。由于他又是买烟吃,又是搞其他的事,豆腐没有卖几天就停止了。
           有一回我打摆子,一阵冷一阵热,乖乖,硬是把我搞拆了。凌晨,队长把我喊醒,要到竹条铺集上卖菜。一共四辆大车。我浑身发软,20多里路想想就害怕,一再说不去,队长说不去不行,走不动就拖到去。没有办法,咬紧牙关跟着走,因为我不能坐在白菜萝卜葱姜藕上。到了竹条铺,天才蒙蒙亮,浑身发软,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恨恨的把鲁道成的祖宗八代骂了个好几遍。
           四辆大车,七八杆秤,不同的菜价格,就我一人收钱。心里的那个恨真是难消,累得我呼出去的气多,吸进来的气少。这次出来买菜的有鲁道成(队长)、鲁大有(副队长)现金保管,仓库保管,会计,几乎队干部都出来了,鲁道成说:“谁也不准收钱,只能小吴一个人收钱!”
            那是我刻骨铭心的经历,坚持到菜卖完了,大家到小饭铺打尖休息,我要把鼓鼓囊囊装钱的书包给他们,他们谁也不收。我也懒费得精神,让店家打了两个荷包蛋吃了一碗面,躺在大车上让他们拉回来。话又说转来,钱在我的书包里或者在小藤箱里,还没有发生丢失现象,现在回想,还真是一个奇迹!从1969年的端午节起,四时八节,我们知青也凭着工分分现金,当然我分的钱在知青中最多,第一次虽然只分了四元多钱,也够我在牛首街上的小饭铺召集大伙儿打一次牙祭。我的工分高。这些钱都是搞资本主义搞来的,我,功不可没。(待续)

    储藏室_副本_副本.jpg
    这是我下乡时在兰陵路买的小滕箱子,后来它经常装满生产队的副业现金和给农民建房子用的香烟。它的故事一直到我进工厂被诬陷命案。它就是个我的历史见证。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7-17 15:34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29 11:03:44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主题放在人文版,是很恰当的啦。
    你做的是正确的,我支持你。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29 21: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晓得有冇得荤故事听啊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5-9 13:25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5-29 22: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亲历亲为的故事,读起来亲切可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29 23: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晚了,明天再细看。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19 06:47
  • 签到天数: 30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5-30 05: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7-5-30 05:45 编辑
    渔樵老叟 发表于 2017-5-29 10:20
    (二)接受再教育第一课——偷偷的搞资本主义
           茶庵五队据说在四清前后是吃返销粮的,很穷。和三 ...

    082341osmksnm4a0qjosna.gif 讲自已亲身经历的事真实可信,也是需要勇气和才智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5-30 10: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深数树 发表于 2017-5-29 11:03
    这个主题放在人文版,是很恰当的啦。
    你做的是正确的,我支持你。

    谢谢林版理解,还有很多话就不在这里说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5-30 10: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7-5-29 21:47
    不晓得有冇得荤故事听啊

    有朦胧的也可以说是情愫吧,荤的没有,那时,我们年轻!

    点评

    后来随单位一起下放的荤故事就多了.....,老知青也是人,心里爱,但不敢表白。我哥当兵后我去他队里取行李,也看出端倪了。  发表于 2017-6-6 21:24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3 天

    连续签到: 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5-30 10: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渔樵老叟 于 2017-6-1 23:15 编辑
    vagi6968 发表于 2017-5-29 22:15
    亲历亲为的故事,读起来亲切可信!

    谢谢好朋友点赞,后面还有内容:为什么知青上工地,知青的彷徨,农民的得糙话里的哲理等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8-24 09:00 , Processed in 0.284336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