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5|回复: 4
收起左侧

我想为草根英雄出书立传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5 20: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留言
联系人: 保护信息
联系电话: 保护信息
本帖最后由 童汉芳 于 2017-3-15 20:53 编辑

我想为草根英雄出书立传
       经常早上5点起床,5点30分出门乘坐首趟公交,赶到分布于武汉市各处的长江、汉江、东湖救援基地,采访救援队成员,目睹他们的训练和值守,用相机记录他们的故事,然后回家整理图文并发稿。进入伏天后,我又常常下午去往武昌汉阳门江边,救援队成员在江中值守,我就在岸边用相机值守。经常是晚上8点多才能回到家。——这是2016年夏天,我每天的生活、工作常态。
       我拍的图片和文字稿件同时发表在我的新浪博客、武汉汉网和长江网等比较有影响力的网络上。久而久之,点击、关注量越来越多,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网友也在网上给我留言,其中有一位救援队员的留言让我非常感动,他说:“我们是在水中救人,童老师是在岸上用相机救人”。这些在网络上发表的稿件,也有部分被《长江日报》、《武汉晚报》等媒体采用。无论是网友的留言,还是报刊的采用,都是对我的肯定和褒奖,是对我莫大的支持与鼓励,也让我决心做好长江救援队的专题,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了解并关注夏季游泳安全。
       退休前我在武汉东湖风景区管委会工作,曾先后做过共青团、党务和宣传等方面的工作。1975年,开始迷上相机,1983年参与了《人民日报》新闻函授专业的学习,1986年加入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后,我有了用相机记录生活的习惯。
       武汉是江城,夏天热且长,东湖是武汉的一颗明珠,游泳是武汉人最喜闻乐见的消夏方式。我在东湖拍过夏日欢乐和谐的画面,也目睹过多起野泳溺亡的悲剧。 1984年8月9日,我的第一篇关于夏泳安全的稿件在《长江日报》登载。正因为在东湖拍过获救者心有余悸的照片,也见过阴阳相隔的人间悲剧,所以,2010年退休后,我便有计划地去长江、汉江、东湖蹲守,用相机拍摄人们纳凉、游泳的场景,想以此种方式发现安全隐患,倡导健康、安全的消夏方式。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最终把水情复杂多变、游泳人数多且溺水事故频发的武昌汉阳门码头附近做为长期蹲守点和拍摄的地点。
2012年7月19日至8月20日这一个月,我每天要在江边蹲守近10个小时。刚开始拍摄的那几天,我发现有几个游泳好手每天都会来,一旦有人遇险,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去营救。在岸边,他们也会提醒玩水的人们注意安全,不要游向有急流、暗流、迴流和旋涡的水域。我在观察他们,他们也在观察我。一周后,我们开始有了交谈。原来这是一群冬泳爱好者,常在江边游泳、锻炼。如果遇到险情,他们就会尽最大可能、且不计任何报酬地施以援手。就在我拍摄期间,陆续有游泳爱好者主动加入到他们的救援行动中。
       在此之前,我没有拍水中人物的经验。光圈、快门的掌握尚需要摸索,加上遇险、施救的行动,往往就是一瞬间,行动稍缓便拍不到救人的真实场面。即使这样,我在汉阳门江边蹲守的一个月中,仍然亲眼目睹了他们高效的救援行动,仅仅只有一个月,成功获救的人数达到69人,这其中被我抓拍到惊险的救人场面就有将近30人。
       为了让这些照片和事实说话,我回到家就整理照片、写文字、发博客,持续在长江网、汉网等四个网站发新闻照片和稿件,忙到夜半转钟是常事。不仅如此,我还配合长江日报、武汉晚报、楚天都市报、武汉电视台、长江网等多家媒体赴现场采访,先后有20余幅在网上发的照片被报纸选用。
之后,我又将这一个月的所见所闻所摄,草拟了书面调查报告《政府相关部门对江边游泳安全要引起重视》,提交给了市政府。在当年11月23日召开的为“市民办实事座谈会”上,市长唐良智和与会的相关单位、部门领导听取了我的汇报和4条建议。
      自从与长江救援队队员接触,他们不计报酬的施救行为深深打动了我。通过关注这样一群普通老百姓的善举、义举,通过采访时救援队员的现身说法,包括还原抢救中出现的惊心动魄的瞬间,也让人们更为关注夏季游泳安全。为了扩大这种影响,我决定长期跟踪报道救援队队员,力争在网络和现实中,传递社会正能量。
       自2012年起,每年夏季,我都会跟踪报道他们。今年,我又以汉阳门为重点,两江四岸到处追踪他们的身影。记得在2012年,我跟踪报导救援队不久,曾与《长江日报》的一位记者聊起他们,我对他们的评价是“平民英雄”;2015年,市委宣传部有位副部长评价这个群体时,称其为“草根英雄”。确实,救援队的成员都是普通市民,他们从事着平凡的工作,其中有些队员还要为衣食操心。他们的心中,并不一定人人有英雄的追求,也没有华丽的语言,他们向我描述之所以去救人,只是因为“看到有人遇险,就得去帮一把,去搭个手……不管用什么办法,推也好、托也好、拉也好,把他们送上岸就好”。这个理由竟然如此简单,如此纯朴,却又如此真实的展现了救援队员人格的魅力与精神的高尚。所以,尽管他们身上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和不足,但谁又能够是高大全的完人呢?也许正是他们凭着良心、凭着下意识的本能冲向遇险者,才让他们显得更加可亲,救援的事迹也更加让人信服。
       2014年10月25日晚,64岁的救援队成员陈忠贵在汉口王家巷救人时不幸牺牲。但老陈的离去不仅没有让救援队员们退缩,相反有更多的泳友,被老陈救人的事迹感染,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救援队。
       此时的救援队,已经由最初的以健身为目的游泳、遇到有人遇险就救的冬泳队,转变成为了自觉的、有组织的志愿救援队。2014年11月19日,市委书记阮成发给长江志愿队的公开信发表后,市相关单位顺势而为,正式树起了长江救援队的大旗。事后,我在采访中才知道2010年成立了有200余人参加的民间团体“武汉市水上救援队”,2013年10月由市相关单位易名为“长江救援队”。“长江救援队”得到两江四岸绝大多数冬泳队员的支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有1187名泳友主动加入了“夏日救援”的轮流值守行列,他们在长江、汉江流域划分了22个基地,除轮流安排值守外,还定期进行救援培训,配备部分救援设备和工具……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长江救援队。2015年,“长江救援队”被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志愿者服务联合会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2016年,入选新华社发起并主办的“中国网事•感动2015”年度网络人物。在央视《时代楷模发布厅》录制现场,一名北京观众说:“我还没去过武汉,但即便如此,这个城市也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因为有长江救援志愿队这群可爱的人,他们就如同长江上的守护神一样,让人不用担心和害怕。”
       正因为长江救援志愿队的无私奉献,更多的生命才有了绚烂的将来。武汉水上分局政委罗春川告诉市民:2013年前,武汉两江每年溺水死亡人数一般在80至100人之间;2013年溺亡人数降至40人;2014年再降至24人,2015年有22人。这当中,2014年有名有姓的获救人数有32人,2015年44人。
跟踪报道长江救援队,我得到了许多泳友、网友的支持和点赞。但也听到了一些质疑和不解。是的,一个退休的66岁老人,天天背着相机到处跑,还要自己贴交通费、餐费和相机的更新,到底是为了什么?当又一位朋友问起我这个问题时,我仔细地思量了一番,我是一个于1973年入党的老党员,也是一个1995年加入中国新闻摄影学会1998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的老会员,我希望在退休之后,通过我的专长去发现和反映现实社会中的真善美,我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坚持下来,总会有一些人能够看到我公开发表的图文,能够引发他们内心的思索或者感动,而他们也会把这些感动传递给周围的人,这是一件美好又有意义的事!况且我一不打牌、二不沾烟酒,“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把花在烟酒牌上面的钱和精力去做我喜欢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2016年3月至8月(至今),我陆续采访了市区内22个救援基地,包括180多名救援队队员。对救援队队员的采访,或在他们家里完成,或在江边完成,采访中,我力图全方位、立体式展现出平民英雄的面貌。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收集整理了不少建议,有些直接来自于救援队成员,有些则是我在采访报导过程中思考的结果。比如为救援队员逐步配齐值守房和救生工具,比如及时奖励救人者;又比如,我建议在规模较大的基地建立临时党支部,这样能更好地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目前汉阳鹦鹉洲支队已经率先建立临时党支部。
       当然,我并不赞成因为“全民健身”活动而动辄渡江,一来影响长江正常的航运,二来长江水情复杂,容易发生危险。当然,官方每年一次的渡江节除外,因为渡江节必须封航,且官方也有全局统筹、调动、保卫安全的能力。第三,还有部分特困救援队成员的帮扶问题,比如救援队员童淑华,老伴瘫痪在床7年后去世,他至今与智力低下的儿子住在仅9平米的破旧房中;第四,为救援队队员购买人身意外保险。我曾经看过救援队员签订的生死状,虽然生死状只是他们内部的一份文件资料,也谈不上有多大的法律效应,但看后仍然有种说不出的震颤和心酸。他们怀“人溺己溺”之心,行“拿命搏命”之事,分担着政府的职责,如果政府、企业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份人身意外保险,他们在波涛中与时间赛跑时,也就多了一份保障。
       《中国青年报》和《长江日报》等多家媒体都提到我,称我是最早发现长江救援队,并为他们留下记录最多的人。其实,我非常感恩生命中的这份际遇。因为就算我没有发现报导他们,也会有其他人去发现报导他们。而我在一路报导他们并与之交流互动的过程中,收获颇丰:看多了命悬一线、生与死只是瞬间的急流施救,自会格外珍惜生命、珍惜家人、朋友;而只有真正对生命存有敬畏和感恩之心,才可能生活得更理性、更有意义。
       我更感恩救援队员们不计任何报酬的付出,特别是那些家庭生活还很困难的队员。看到他们,我感觉我们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斤斤计较、去抱怨生活。在报道他们的这几年,也更加激发了我的社会责任感。从退休后,我几乎每年做一个摄影专题,夏泳安全是我关注并耗费精力最多的专题,它最沉重又最让人感动。我分别于2012年8月和11月,就武汉市的夏泳安全和见义勇为向市府提过建议,相关领导对这些建议非常重视。四年间,江、湖边的宣传力度加大了,政府也免费开放了一些游泳场地,并投入了一定数量的求生设备,大多数救援基地配置了值守房或简易凉棚。这些变化让我很欣慰,同时也坚定了我关注救援队及夏泳安全、为平民英雄出书立传的信心!
      这是一群最可爱的人,手臂上纹着青龙的吴桂涛曾是让妈妈头疼的打架少年,如今在江中隐约可见的游龙是涉险者生还的希望;施厚超喜欢带着他家的狗一起来江边,对着夕阳中美得不像话的长江说:“你看,活着才能看到这样的景色,所以碰到遇险者,怎么能不去救呢”;从空军某部转业的赵汉清,身上有着军人特有的睿智和冷静,他不仅擅长的是利用各种救生工具理性救人,而且还常常徒手抢救溺水者;黄海顺、鲁桂香是救援队的夫妻档,鲁桂香的游泳技术不足以在水中施救,所以每每充当大喇叭——大声呼救、奔跑、递救生设备、安抚脱脸者;叶中建那个15块钱买的游泳圈,几年来救的人不低于15人;队长徐利华既是救人的指挥者,也是救人的带头人;兄弟救人的黄开明、黄开越和陈杰......每个参与救人的队员,每次下水都会带上跟屁虫(救生袋),童淑华和一些老队员每天都会来江边;郝振海等队员还投身到今年的抗洪抢险第一线……
      这些可爱的救援队员,从不以救人多少来论英雄,也不认为被救者应该对自己感恩戴德。就像贺国新说:“我们出门在外有困难时也需要人帮”,黄海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张汉平则相信“因果报应”,自己的命是别人搭救的,所以自己救人也是应该的;……朴实的话语,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个体老板吴先金自费10万买了艘冲锋舟,不是为了耍帅装酷,而只是为了更好地配合救援。
       他们在长江边守望着生命,我也希望尽我的微薄之力,在岸边守望、记录他们,让他们的故事被更多人知晓,让志愿精神在长江两岸、在中华大地蓬勃旺盛的生长!
                                            (倪娜整理)2016.8.9.第3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2: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童汉芳 于 2017-3-16 18:55 编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20: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童汉芳(作者简介)
童汉芳,男,1950年9月出生,笔名冬芳,武汉市新洲区人。1971年至2010年在东湖风景区任工人、团支书、团委书记、党支书、政治处副主任、宣传部长。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湖北省暨武汉市摄影家协会、新闻摄影学会理事;擅长新闻摄影和风光摄影。曾获“湖北省先进思想工作者”“武汉市新长征突击手” “武汉市青少年教育先进个人” “武汉市优秀宣传干部” “武汉市优秀外宣工作者” “武汉市优秀小康工作队员”和湖北省新闻摄影学会工作奉献奖和湖北省新闻摄影“金眼奖” 武汉“十佳摄影师”,入编了《中国摄影家辞典》和报告文学集《江城名流》。主办了《“童”眼看东湖》《童眼中的双(多)胞胎》《童眼中的云林街老人》摄影作品展。出版了专题画册《武汉东湖》《童眼中的双(多)胞胎》《童眼中的九辰堂》;荣获湖北省新闻摄影“金眼奖”,入编了《中国摄影家辞典》和大型报告文学集《江城名流》。2010年10月退休以来,致力于公益专题摄影----先后做了《保护武汉名人故居和古建》《童眼中的双(多)胞胎》《童眼中的云林街老人》《童眼中的九辰堂》和《童眼中的长江救援》等专题。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20: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3.21.下午收到邓会长为《童眼中的长江救援》写的序言:“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会色。”。
       远在长江救援队被媒體頻頻曝光之前兩年多,童汉芳同志就专门跟我反映过,說长江边有一个经常在江中救人的群体,时间久,所救人多,这群人不图名,不图利,有的救完人連名都不留就走了。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长江有情花处处,桃李无言一队春。如今,長江救援隊的事蹟已經廣為流傳,成為我們武漢江城的一個驕傲,一份精神財富,一份向習主席交出的優秀答卷。他們游泳健身,心怀善念,助人救人,不图回报。踐行的是社会主义核心價值觀,他們装点着江城魂魄,是一群大写的人。而童汉芳則是這群体中的英雄一员,这位忠诚的党务宣傳工作者,这位优秀的資深攝影艺朮家,用他一顆深沉而挚愛的心,用他的坚定、毅力与操守,把鏡頭始終对准生活,对准生活的创造者,对准這最基层的人民大众,捕捉和記录了這一幕幕难得的瞬間,也把他們变成了永恆。
       让我们想一想吧,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背着沉重的攝影設備,辗转跋涉奔波于长江兩岸,暑往冬來,多少艰辛!僅2012年那个炎熱的夏季,他在汉阳门外就蹲守了一个多月,並形成文字调查报告报給市政府部門。一个人做点好事並不难,难的他這樣一貫和長期堅持。他这样做,不是为了什么名或利,是一个共产党員,一个社会好人的本性使然。去年全市見义勇为好新闻報導評奖,他那麼多难得好作品,自己却沒有报。还是市見义勇为基金會提议为他补报的。
       如今,長江救援队及兩江四岸助人救人的事跡已闻名遐迩,他們的隊伍不断扩大。同时,江边游泳者的生命安全情況也越來越好,遇險难者不断減少。这些喜人变化和成绩的取得,是包含着童汉芳的心血和贡献的。我向童汉芳同志致敬,願童眼中的長江救援队身上体現的这种主人翁意识,這种團结友愛精神能夠發揚光大,創造新的篇章。
      是為序。

                                                                                                     鄧斌

                                                                                    (作者:武汉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副会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3: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9-27 00:10 , Processed in 3.366048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