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59|回复: 28
收起左侧

建议市政府规范地名管理启动老地名保护计划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4 16: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建议市政府规范地名管理启动老地名保护计划

胡全志
  
  地名承载着人与环境的关系、城市的历史和文化,蕴含社会的记忆,凝聚无数人的乡愁,是拥有地域文脉的无形地标,也是城市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因此,抢救与保护工作意义重大。早在2006年,南京、济南、太原等城市相继开展地名保护工作,通过海选经典、最美老地名等活动,产生一批保护名录,列入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名单。2014年,民政部出台《地名文化遗产鉴定》行业标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到老地名保护行列。2016年,杭州市首批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向社会进行公示,从240个候选名单中,评审出89个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近20年来,武汉市消失的老地名究竟有多少,目前缺乏官方统计数据,据民间文史人士测算估计不少于1500个。除老地名消失速度过频之外,新更名、命名中也存在诸多肤浅、任性、轻率、反复等弊病,导致地名文化肌理渐现紊乱,众多网民持续多年呼吁政府引起重视。当前,全国正在进行第二次地名普查,建议市政府抓住契机,利用普查成果,加强我市地名规范管理,启动并实施老地名保护计划。
  
  一.我市地名管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1.管理缺乏规划地名消失过快

  
  过去20年来,在城市改造建设中,大批知名度较高或有历史文化价值的老地名零星或成片消失。例如以高公桥为代表的南岸嘴片区、以龙灯堤为代表的月湖片区。还有散落在武汉三镇的诸如武锅、武重、二七等大型老工业基地片区。一个片区里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个老地名被淹灭。花楼街一带的方正里、生成里(南、北)、笃安里、花楼里、双陆里、厚生里(天一阁旧址)、维安里,皮业巷(施洋旧居)、羊台子巷、小董家巷、苗家码头、熊家巷、百子巷(前、后)等等,均已不存。公安片的芦席街、华清街、如寿里;和记黄埔地块的老甫(戏窝子)等知名街道接连不断从地图上抹去。最有代表性的是为纪念抗战名将刘家麒烈士而命名的刘家麒路竟然也在改造中消失。由此表明我市地名管理缺乏系统规划,大批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地名葬送在旧城改造中,鲜有就地保留或重植,地名文化中的有机联系被野蛮割裂,打上历史胎记的老地名被一味摒弃、排斥与轻视。
  
  俯瞰武汉市中心城区的地名分布,新陈交错,仿佛一件质朴原色的衣服上打满了眼花缭乱、光怪陆离的新补丁。
  
  2.命名生命力短更名频繁任性
  
  江大路,原名赵家条路,抗战时期即有此地名,也是武汉唯一一个叫“条”的区域地名。据档案载,武汉会战前,武汉城防曾修建“武”、“鸣”、“济”、“时”四大碉堡,对日租界形成包围之势,其中鸣字碉位于赵家条。1992年正式批准标准地名为赵家条路。因毗邻江汉大学,2004年,有政协委员上书,称赵家条路不妥,加上新武汉人不知“条”为何意,2005年改为江大路。“条”,其实就是地名的意思,类似“村”、“塆”、“店”等聚落地。《康熙字典(辰集中·木部)》:“又鸣条,地名,在河东郡安邑县。”我国南北各地叫“李家条”、“周家条”的比比皆是,如岳阳市临湘市有“杨家条”、长沙市浏阳市有“周家条”、嘉兴市海宁市有“孙家条”等。昔日大路朝天的赵家条路概念越变越小,而今蜷缩在当地一个小角落里不为人知。
  
  长江日报路,原名黄菱路,因长江日报在此路边新建大楼,1994年更名长江日报路。如今,江汉大学早已迁址汉阳,长江日报又择新址重建大楼,这两条以实体单位命名且历史并不太长的路,留下名存实亡的尴尬。这是地名命名中出现的典型短视后果。事实上,江大路、武商路、长江日报路的背后,都存在冠名权的利益瓜葛。
  
  汉阳晴川阁前一条街原名洗马长街,为明代老街,相传是明末崇祯皇帝下旨开辟。得名于禹功矶边上的古迹“洗马洞”。据明嘉靖《汉阳府志》载:“洗马洞在禹功矶上游”。该地名颇具文化内涵,民间流传关公曾在此洗马的故事。几年前被改名为“滨江大道”,去年底,新竖的路牌又改为“晴川大道”。如此改名,不仅频繁,且一次又一次削弱了历史地名的文化魅力。
  
  3.漠视地名文化  长官意志干预
  
  兴业路,原名“潇湘路”,在2004、2005年出版地图上出现过,后因当地政协委员和招商部门强烈反对而改名“兴业路”,理由竟是“潇湘”中的“潇”音与“萧”条的萧音同音。
  
  汉阳顿甲岭,相传南宋名将岳飞驻军汉阳时,曾在此存放兵器盔甲,故称顿甲岭。不知为何又出现一个“邓甲村”。
  
  归元寺门前有条小路,原名翠微横路,早已与翠微路一同形成“翠微”街区,周边有翠微社区、翠微中学、翠微派出所等,而且路名本也文雅上口。2004年,为提高归元寺知名度,按属地命名原则,改名归元寺路。如果这是其更名的严谨理由,那么,建于宋元时期的皇家寺院宝通寺以及道教十方丛林之一的长春观,则更有理由将门前的道路分别以寺名、观名来命名。
  
  据了解,长官意志干预地名命名与轻率更名的现象时有发生,其特点是崇尚“大”,把原来的“街”或“路”改为“大道”。如“黄浦路”改名“黄浦大街”,徐东路改名“徐东大街”,先是“雄楚大街”,又改成“雄楚大道”,反复折腾。东西湖区将新命名不久的“五环大道”再次更名为“临空港大道”。如果武汉有一条长安大街,很有可能会被改为“长安大道”。
  
  东西湖区原是围垦的湖区,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大批来自河南的移民,在这里建起了499平方公里的农垦小镇,当时沿107国道周边的纵横阡陌的地名很有特点:一支沟(芦花路)、二支沟(梨花路)、三支沟,一直到21支沟。从地名上就可感受围垦拓荒者的艰辛,感受到艰苦奋斗的豪情,是地名上的“农垦纪念碑”,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记。
  
  后来,外来的区领导觉得这些“支沟”的名字太土气、没文化,纷纷改名,前9个地名,被“一清路”、“二雅路”、“三秀”、“四明”、“五环”、“六顺”、“七雄”、“八方”直至“九通路”等所谓9个雅词一一取代,雅词毕竟有限,只好在新路的前面冠以“新城十路”。其中“五环”与其他雅词序列并不吻合。
  
  此外,地名重复和混淆不清,也不容忽视,如团结大道——团结路、友谊大道——友谊街、民主路——民主街等。还有“雄楚”与“楚雄”分不清等等不一而足。在区与区交接边界地带,各自为政,多处出现一条路被切割为两个路名的现象。最近有网民反映,同一条大道,一头叫工业大道,一头叫仁和路。还有什么“香江东路”、“香江西路”,特别是“西路”让人容易产生不悦的心理联想。
  
  把有历史、有故事、有传说、有内涵、有渊源、有层次、有序列的地名纷纷反其道而行之,是当前地名命名中值得反思的突出问题。

评分

参与人数 2汉网币 +38 收起 理由
老调重弹 + 20 守住武汉历史文化!
兵哥哥 + 18 是那个事!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6: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影响地名规范管理与保护的主要因素
  
  老地名的快速消失,是全国各地城市改造建设中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后并发症,反映出城市文化软实力与综合经济实力的不同步。当前我市地名管理中出现的诸多纷杂现象,疏理分析,有如下因素:
  
  1.地名管理专业人才严重匮乏
  
  据了解,目前我市地名行政主管部门中,相当熟悉业务和城市历史地理的资深专家仅有1人,承担全市所有地名管理日常工作。由此反映地名管理权威性专业人才面临断层。区级管理机构中,也存在专业人才参差不齐问题。全市从事地名研究的知名专家为数不多,顶尖级专家是有“活地图”之称的徐明庭,现年93岁。较为活跃和颇具实力的有武汉地方志专家邓先海、董玉梅、档案专家宋晓丹等。此外,民间也有若干业余研究人员,熟悉地名历史,并且出版有相关著述,但均不直接从事地名管理工作。
  
  2.武汉地名委员会名存实亡
  
  我市公开公布的最近一轮地名委员会成员调整名单,是2011年3月,距今已有6年,其中大部分成员均已离岗,两名前主要领导人分别被查处落马,新的成员未见公布。2009年组建的地名专家咨询委员会,距今已有8年,未见专家成员变更信息公布。其中某些专家实际上对武汉地情的了解并不深透,只是名气大而已。总之,地名委员会及咨询委员会,其组织机构已经较为弱化或瘫痪,不能发挥积极作用。
  
  3.领导干部对地名文化认识不足
  
  地名规划,应体现当地历史、地理、文化、经济特征。但是,当前地名管理中,城市规划建设部门的决策者,习惯“破旧立新”,以新地名覆盖老地名,以开放性取代地方性,反映出对地名文化的认识不足。有些领导干部也习惯以个人意志和喜好代替民主决策。命名、更名权下放到区政府后,有些被当作地方争“名”的工具,破坏了跨地区地名的完整统一性。对命名不当的地名缺乏果断纠正的勇气。地名信息公开透明度以及服务利用不到位。

  三.保护地名文化遗产的基本对策
  
  1.加强地名管理领导力量  培养充实专业研究人才

  
  地名管理涉及历史,地理、文学等多个学科,关联规划、民政、公安、城管等多个部门,地名文化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长期任务。因此,我市应从长远目标出发,建立健全各级管理机构。
  
  建议加强我市地名委员会领导工作,从市级领导干部中选派一名懂地名并且热爱地名文化建设的领导同志担任主任,分别选派规划、民政部门负责人担任副主任,切实加强地名委员会领导力量。将地名委员会与地名咨询委员会实行合并,履行咨询、审议、监督等职责,减少重复环节,提高办事效率。从相关行政部门领导、高等院校、文史、方志、档案等专家以及民间研究骨干中物色、选聘能干事、干好事的委员,高效指导、投入地名文化建设工作。地名委员会委员任期三年,每三年换届一次,对于专业能力不强,无所作为的人选,坚决不予留任。按照专家特长,可分为规划组、研究组、开发组,有计划开展各类考察、研究活动。
  
  市、区两级地名行政主管部门,要积极做好专业人才培养、充实工作,保证人尽其才,后继有人。
  
  2.启动我市老地名申报文化遗产工作
  
  目前,我市地名主管部门正在积极开展编写新版武汉地名志等地名资料收集整理工作,全市共有地名60000多个,已经取得一定研究成果。建议市政府利用第二次地名普查的研究成果,启动老地名申报文化遗产工作。按照国家标准,对我市历史悠久,具有重要的传承价值;地名语词文化内涵丰富,或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处于濒危状态;地名实体文化内涵丰富,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知名度高,长期稳定,或需要长期保持稳定的地名进行清理、挖掘,申报为市级文化遗产,列入保护名录,实行永久保护。
  
  以区为单位,梳理、遴选一批有历史文化价值和地标价值的地名列入区级保护名录。重点保护以古城建与文化设施命名的地名,如“大东门”、“汉阳门”、“司门口”、“粮道街”、“抚院街”、“都府堤”、“崇文坊”等;与历史名人和烈士相关的地名,如“岳飞街”、“蔡锷路”等;近代历史上有时代标记的地名,如“宗关”、“转车楼”等;有独特地方特色的地名,如“谌家矶”的“谌”,在武汉读“甚”,“硚口”的“硚”,是石旁。
  
  将上述历史文化地名实行打包保护,以记录城市的“童年”和风物。该项工作必须加紧进行,否则又一批老地名将如风卷残云。2017年制定工作计划,开展前期准备工作,2018年立项实施。
  
  3.加强法制建设  规范地名命名
  
  建议根据现实情况,制定《武汉地名管理办法》配套实施细则,或出台相关文件,严格依法管理地名。
  
  武汉市区道路命名历来以长江为轴线,与长江、汉江平行的道路命名为“道”或“街”,与长江、汉江垂直的道路命名为“路”。这一“鱼骨状”体现地理方位识别体系的传统惯例不可随意打破。“街(道)”是“街(道)”,“路”是“路”,不可混淆。
  
  进一步谨防和制止个人、单位、集团以职位、资格、利益强行干扰、施压、绑架地名命名与更名行为。对新命名、更名地名的第一提议人,存留提议人档案记录,如由此造成不利后果,追究责任。
  
  对不规范、不标准的“问题地名”,进行清理,列出清单,制定调整计划,逐一理顺。
  
  4.强化地名规划  推动数据库建设

  
  地名规划应与城市建设规划同步。在规划建设城市道路与商住区时,事先将当地原有地名能保留的尽量保留,不能保留的使用经批准的新地名,在建设项目竣工之时,正式启用新地名。新、改、扩建道路尽可能使用原名或经批准的正式命名,慎用工程命名,避免工程命名代替正式路名或一路多名。
  
  采取专家智慧与市民智慧相结合的地名采集储备方式,建立能彰显文化内涵、人文精神的地名储备库作为地名规划的重要内容,以备需要时即能随时选取,可规范、引导地名命名更名的采词。建立地名数据库的最大优势是可有效防止命名滞后,杜绝出现一条路修建两年后还没有名的窘状。
  
  5.推进地名文化建设创新
  
  建立地名信息平台,传播地名文化。重大地名的命名、更名,积极推行征求公众意见制度,并严格执行公示制度。通过信息平台,扩大群众的知情权和参与度,增强地名管理透明度。
  
  建立、完善地名信息查询系统,构建地名信息服务体系,拓展地名管理与服务的手段,宣传、弘扬先进地名文化。
  
  适时举办地名文化活动。通过举办“历史文化地名”和“最美武汉地名”评选、历史文化地名展览、地名文化讲座(讨论)等活动,吸引热爱地名文化的广大市民积极参与,营造保护历史文化地名、加强地名文化建设的良好氛围,推动地名命名更名的规范管理。
  
  树立地名古迹碑亭。通过对历史古遗迹、古镇(村)、老里巷等重要历史文化地名树碑建亭,以弥补古迹、古名自然消失的缺憾。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四日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53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3-14 16: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新一代 于 2017-3-14 18:08 编辑
    文侠 发表于 2017-3-14 16:11
    二.影响地名规范管理与保护的主要因素
        老地名的快速消失,是全国各地城市改造建设中快速发展所带 ...

    向文侠老师问好,支持文侠老师好建议。
      老师考证细致、建议中肯,向您学习。确实如您所说,我们武汉的老地名消失太可惜了,新地名起得又不像话,实在太乱,很多还重复命名,让人不知所措,亟需规范。
      我觉得,青年路、武胜路、武珞路一线最好不要再出现长江大道这个名字,容易引起混乱,另外,武汉大道这个名字也最好不要在环线、黄浦路、徐东路等一线使用了。这两个名头都太大,况且是在已有路名上又覆盖一层路名,实在不科学。
      未来的长江新城估计起码要修建两条双向十二车道以上主干道,武汉大道和长江大道这两个路名可以到那时再用。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10:59
  • 签到天数: 850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15 07: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人坐地铁到欢乐谷,在仁和路地铁站下来,看到地铁站内外的工业雕塑,搞不懂这地名和工业有何关系。一打听,原来地铁规划和建设时,这条路还叫工业大道,从八大家到欢乐谷,才四公里。地铁建成时就改名了,八大家到友谊大道叫工业大道,欢乐谷到友谊大道叫仁和路。为什么改名?原来这条路分别属于青山区和洪山区,洪山区不愿意管辖区的路名跟着青山名。这一改,地铁站建设的工业雕塑也没意义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3-15 08: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开发商绑架地名,明明有名的地方,因为开发一个楼盘,就叫XX花园、Xx广场,无花无园,也无广场。就是一个住宅小区而已!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3-15 09: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三眼桥,这样的地名,有一定的历史底蕴,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截了,还要改成什么香江东路。而新修的一条路,取名叫什么“香江西路”,这是犯了忌的事。“西路”即死亡之路;红军的西路军坏就坏在这个名字上。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3-15 0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柏榴村 于 2017-3-15 09:22 编辑

    在为新路取名时,应有所忌讳,不要叫什么“西路”,这样的路名,可改为“某某横路”或者是“某某小路”。现在叫“路”的较多,而叫“街”的越来越少。按汉口早期取名习惯,顺江河的叫”街“,与江河成垂线的叫”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9: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新一代 发表于 2017-3-14 16:43
    向文侠老师问好,支持文侠老师好建议。
      老师考证细致、建议中肯,向您学习。确实如您所说,我们武汉 ...

    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也提出尽量避免使用工程用命名,容易造成混乱,搞规划、建设的人自己很清楚,但社会上,外地人就不太清楚。他们简单了,百姓糊涂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9: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咱是哥 发表于 2017-3-15 07:26
    好多人坐地铁到欢乐谷,在仁和路地铁站下来,看到地铁站内外的工业雕塑,搞不懂这地名和工业有何关 ...

    我从多多的帖子里看到这个问题了,而且多多发的不少帖子里都反映了类似问题,我把大家的意见集中一下,写了这个帖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9: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whda 发表于 2017-3-15 08:06
    还有开发商绑架地名,明明有名的地方,因为开发一个楼盘,就叫XX花园、Xx广场,无花无园,也无广场。 ...

    这个问题也是要清理的,楼盘、小区名乱取,大洋怪空,引起中央注意了,迟早是要改的。我们先把地名的事情提出来,推动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7-25 22:40 , Processed in 0.276055 second(s), 1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