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花楼百子
收起左侧

渐行渐远的武汉老行当(系列)

  [复制链接]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8 05:29:09

以前的板龙是竖倒的,头在下尾在上,龙头是立体的,有一次 一位同学用过早钱转糖,转了二次压线,第三次在众同学们板龙、板龙的怒吼声中,小铁丝停在转盘角上的V线内,是花篮,但可以换成板龙。那时的人厚道些,一条板龙老板做了好久,也引来不少大人小伢碰运气,结果最多也只是八砣。板龙做好了,大家簇着高举板龙的同学串街走巷高谈阔论,心里挂记板龙快点溶化,其实糖化不了,只是颠颠簸簸中开始瓦解,众位龙的传人最终如愿分到一份圣餐。当然,板龙持有者也陆续收到半个和糖饼子、半片粑粑、半个面窝、单条油棵和一小截铅笔。而且板龙的话题将近维持了一个学期。布满牙印的板龙棒棒则被同学自豪地插在他家吊楼的木柱缝上,小学毕业时去他家还看见过。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8 05:44:11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7-2-9 10:19
七、炸米泡 以前,快过年了,有些人家都要去炸米泡,常常会在居民区的大街小巷看到炸 ...

描述得好生动:有人贪便宜,量米时多抓几把,反正是一锅。不过抓多了往往被退出来,还被警告:"炸不熟算你的"!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8 06:37:53
2013年回武汉,竟在姑嫂树发现一家穿绷子的小店,询问中知三四百元就可修满铺的绷子床,好想将老家的旧绷子修一下,那怕睡几晚过个瘾也好。最终老板没时间上门告吹。说实话,睡在Simmons席梦思上,还是没睡在绷子床上的那种感觉。今生恐怕无望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4
  • 签到天数: 127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8 09: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有武汉儿歌唱到“一摸光,二摸彩,三摸四摸打起来,张打铁,李打铁,·······花,什么花,弹棉花,弹到全身白花花。”结束,这中间涉及好几个行当。有哪些呢?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9 04:50:38
        一摸光,二摸財,三摸四摸打起來。張打鐵,李打鐵,打把剪子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去包茶葉。茶也香酒也香,十個雞蛋甩過江。江這邊放大炮,江那邊放小炮,張家姑娘坐花轎。姑娘姑娘你莫哭,還有三天到你的屋,姑娘姑娘你莫笑,還有三天到你的廟,廟裏有對鵝,一飛飛到楊家河,楊家河的伢們多,吃我飯砸我的鍋,提倒胯子甩上坡,甩甩鐵龍拐,鐵鐵包老爺,包包紅大葫椒,紅紅趙子龍,照照照花轎,花花彈棉花,彈到夜晚喊姆媽,姆媽姆媽不打門,花兒凍得篩篩神,花兒買糖七,不給老娘吃,老娘殺雞吃,不給花兒吃,花兒在地下撿骨頭吃。
       𠒇時太頑皮,老娘親將家法懸掛在大門上,足不得越院子門,有段時間天天與家姐玩"一摸光,二摸財",故依稀記得𠒇歌內容,左思右想也悟不出花樓百子先生所需,不知此謠是否與先生所指𠒇歌相悖, 望指教。并翹首靜待花樓百子先生新續。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4
  • 签到天数: 127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11: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记得好全啊!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4
  • 签到天数: 127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6: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三阳里在一次讲座中提到,十个鸡蛋打过江,说的是没有现钱过江,可以鸡蛋代替。江那边放大炮,江这边放小炮,说的是中午报时间。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4
  • 签到天数: 127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22: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磨剪铲刀

      
      以前看现代京剧《红灯记》,有位地下党的接头人就是磨刀人,左右警惕地观察着,不时叫喊:“磨剪子咧镪菜刀!”在武汉,也可看到磨刀人的身影,不过,他们喊的是“磨——剪——铲刀咧!”不知道有些大人为什么骂小伢,跑的那么快,铲刀?
      
      磨刀师傅的行头大体都一样,你看,他们肩扛一条长凳,一头固定两块磨刀石,一块用于粗磨,一块用于细磨,凳腿上还绑着个水铁罐。凳子的另一头则绑着坐垫,还挂了一个篮子或一只箱子,里面装一些简单的工具,如钢铲子,锤子、小铁砧、钢锉、水刷、水布等。
      
      磨刀师傅肩扛的这条板凳,在小伢们猜的谜语中就有“骑着它不走,走着不能骑。”比喻非常形象。这“骑着”就是磨刀师傅干活时骑在凳子上,那自然是不走的了;干完活磨刀师傅扛起凳子走路,是人走,又怎么能骑着呢?
      
      到了快要过年时,磨刀人的叫卖声不时在小巷子里传来,家家户户要剁肉圆子,要砍排骨煨汤,正是用刀之时。若是家里菜刀钝了,砍或切不动了,那不急死个人。所以,那个时候,磨刀人的生意特别俏。
      
      磨刀师傅一般是些年过半百的爹爹,外表显得苍老,胡子拉沙,皱纹巴巴,但挺精神,喊叫声很有穿透力,走路有劲干活也有力气。当接过要磨得刀剪,就扎上皮围裙跨在凳子上,劈腿呈骑马状。磨刀人讲究看刀口,钢是软还是硬,硬的要在炉子上退火,软的就直接端起铲刀对着刀刃铲。铲刀是一根尺把长的铁杆,两头有横扶手,铁杆中间伸出一把优质的钢刀,用它铲刀的双刃,白色的铁屑直往下掉,菜刀被铲得雪亮。铲完后,先在粗磨刀石上磨,一边磨一边往刀上浇水,磨了一会儿,师傅停下来,用手指在刀刃上轻轻刮一下,然后眯着眼看看刀锋。接着又磨起来,磨得差不多了,又把刀放在细磨石再磨,就好像艺术家对艺术品最后的打磨。这样,一把钝刀在师傅手里三下五去二,磨好了。再看那磨好的刀,刀口是一条直线,刀口上面有一条黑线。
      
      有人瞅机会顺便拿来剪子要磨,师傅仍然不慌不忙。其实,磨剪子要比磨刀的技术要难一点。为什么呢?剪子是两片,磨时剪刀口与磨刀石的角度,剪刀中轴的松紧,都有相当的关系。磨好的剪子两片合在一起,刀尖对齐,必须松紧适度,太紧手难以打开两边,太松了手上感觉松垮垮,吃不住力,取一块破布当场试一试,好不好直接就可看出。主人欢喜拿着磨好的菜刀剪子回家,磨刀师傅或者接下一个活,或者收起钱,站起身,又扛起条凳,吆喝着“磨剪——铲刀”,走向另一条巷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2 13: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手艺都在逐渐消失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4
  • 签到天数: 127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5: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家装顾问”关注本帖。对于渐行渐远的老行当只能用文字和图片保留下来,给后代人以珍贵的回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8-24 00:12 , Processed in 0.075307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