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老调重弹
收起左侧

散落在中山大道的记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11 23:52:17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芳斋交电大楼(现手机市场的隔壁有公共厕所。武汉电影院旁有公共厕所。往硚口方向居仁门公共汽车站前有公共厕所。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12 06:10:0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比沿江大道,解放大道,建设大道,发展大道而言 ,中山大道和京汉大道上的公共厕所还是比较多一点。

    点评

    现在沿江大道的江滩,高级厕所(卫生保持很不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拉肚子都不怕。  发表于 2017-1-14 20:35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1: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化作春泥 发表于 2017-1-11 15:09
    童年的回忆是那么弥足珍贵,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把散落的事情像珍珠一样串起来,美丽芬芳。

    谢谢关注!大家一起来回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1: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5033550 发表于 2017-1-11 17:42
    我在乡下长大。儿时随母亲到过中山大道,只记得一个碎片:当年满春路往西,利济路往东的中山道某个地方当时 ...

    新华电影院是皮沙发,电影开演前小伢们坐在上面屁股上下板。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1: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电真空 发表于 2017-1-11 21:22
    我说个不那么雅的,中山大道上面厕所很难找。除了水塔消防队旁边那个以外,其他的好像都在旁边腰子角小巷子 ...

    确实是的,中山大道上厕所太少。
    原来在中山大道三民路与清芬路口有一厕所,拆了,六渡桥桥西大楼占了它的地盘,没有重建。
    东来顺文书巷里面有公共厕所。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1: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里 发表于 2017-1-12 06:10
    相比沿江大道,解放大道,建设大道,发展大道而言 ,中山大道和京汉大道上的公共厕所还是比较多一点。

    好在现在商场里有厕所。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3: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门
    汉口人把六渡桥百货公司门市部,简称为六门。
    我下放麻城时,湾子里贫协组长篾匠周师傅是农民中来过汉口的3个人中的一个,另两位是参军来过汉口。
    “你们住哪里,是不是汉口六渡桥”,他问我们,我们说是的,他说六渡桥百货公司好大,很自豪地说他进去过。
    他的兄弟在武昌昙华林棋盘街,他托我带他儿子与我一道来汉口。
    我那时不知道武昌还有个棋盘街,两人坐船过江,从粮道街一路问过去,才找到山坡上的棋盘街。
    六渡桥那时比江汉路的名声大,乡里人都知道,没有到六渡桥、没有进六渡桥百货公司,
    在乡里人眼里,那就是等同于没有去过汉口,失去吹牛的资格。
    那时,像我这样的学生伢,进六门,也只是“挂眼科”——只看不买。
    我逛六门,还特别喜欢看六门的橱窗,里面的广告总是很新颖,陈列的商品,买不起,看,不花钱。
    还有一个原因,是母亲在前进街办事处工作时一个要好的同事,从街里调到六门搞美工,
    她的名字叫郑斗龙(音),我们喊她郑阿姨。
    郑阿姨蛮漂亮,高挑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熨烫的卷发,一看就是知识女性的形象。
    汉商的老总麻建雄出了一本关于武汉市商业橱窗广告的书,这本书中就有郑阿姨,
    麻建雄听说我家还保存有母亲与郑阿姨及同事的照片,很高兴,要我传给他。
    我读初中时的同学,都是住在六渡桥江汉路一带,我仔细想了一下有四位同学家是住在中山大道的街面上:
    陶同学住在国光服装厂楼上,六门往下走两个门面有一个巷子口,
    从这个巷子口上楼梯到他家,国光服装厂如今换了招牌还是卖服装:
    陶同学的父亲是裁缝,能说英语与外国人交流一点问题也没有,
    但不会写,也不认识英语,只会口语,是在租界裁缝铺学徒时学的。
    陶同学小学毕业时到雅光照相馆照登记照,照完登记照摄影师要他把手举起来,行少先队礼,又照了一张,
    雅光照相馆把照片放大后还填彩,白衬衫、红领巾,稚气的脸上挂着笑容,挂在进门左边的橱窗里。
    后来,他的哥哥知道后,到雅光去要了一张4寸的照片。
    不独有偶,右边橱窗里有一小女孩“摊一字”、另一小姑娘站着张开双手,摆“破势”照,
    站着的是我们班的杨同学,“摊一字”的是她妹妹。
    国光服装厂隔壁是福庆和餐馆,谢同学住在福庆和后面的楼上,我们喊他福庆和的小老板;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50年代公私合营时股东中确实有一姓谢的,可能是他的父亲;
    1964年,新疆文工团来汉演出,他在前进四路的楚剧院听了“边疆处处赛江南”后,脑子一热,初中没有读完,
    与另一位高同学跑到新疆去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中山大道楚剧院售票处(现在是一网吧)隔壁,是我们班陈同学的家,前面是她父亲开的工艺店,她家住后面,
    她的父亲是很有一点名气的雕刻大师陈波涛。
    60年代她家对面的武汉市工艺大楼,一楼半处橱窗里是一幅大型的木雕长江大桥,
    天上有飞机,桥上面有汽车、电车与行人,桥中有冒着烟子行驶的火车,江上有轮船与帆船,立体的雕塑。
    她家的小橱窗了,摆着微雕,一颗米大的象牙雕成公共汽车,里面有司机、乘客计27人,
    微雕的前面摆着放大镜,供路人欣赏。
    记得《光明日报》等报纸报道过。
    还有一个刘同学,住肇源里的过街楼,肇源里现在换了名字叫水塔里。
    母亲的一位同事也住在肇源里,她的女儿与我姐姐是一中的同学,两人两次中考,很悲催,都没有录取,后来都进了街办小厂。
    我姐姐曾从家里偷偷地拿户口去街里报名去新疆,小舅听说后,急匆匆赶到我家,
    要我与兄弟阻止姐姐去新疆。哪晓得,不用我们阻止,没批准!
    刘同学身体不好,没有下农村,二十几岁就去世了,是班上同学中第二个去极乐世界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3: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调重弹 于 2017-2-12 16:16 编辑

    psb (1).jpg
    六门没有变成温州城时就是这个形象,可惜,这次没有整旧如旧
    psb.jpg
    夜花园,在远东饭店的楼顶,这张照片应该是在远东饭店(六门)塔楼上拍的。
    照片放大后能看到福庆和的招牌。
    对面积庆里(原同善里)甲子大旅馆(1926年武汉电话薄 甲子大旅馆 同善里西7号)

    1948年的报纸广告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3
  • 签到天数: 180 天

    连续签到: 1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1-13 03: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出生很晚,在汉网论坛里俨然晚辈。虽然离开武汉已经多年,但是中山大道记忆碎片也有些。应该是一些平民化的视角,又或是作为一名理工科从事者的视角。这些记忆形成于1990年代初,结束于2000年代末。

    一.中山大道从南京路到三民路,中间好像一棵树都没有。刚有盲道的时候很多人好奇,闭了眼睛在上面踩来踩去。我很奇怪为什么不能体会出盲道的奥秘,后来才想到盲人多半不穿旅游鞋,穿千层底布鞋,鞋底厚了,感觉自然减弱。

    二.保华街的儿童图书馆,楼梯转角一股厕所味。要借书得先拿一块白色木板,为的是害怕小孩把书直接从书架往下抠,把书脊弄坏,弄个木板把书往外抽(其实那些书早已又破又烂,书页侧边极尽黄黑之色)。借书期限一个月,想延期,一天一角钱。图书馆前面几棵又粗又壮的梧桐树。后身是红砖清水墙的金城里。金城里靠保华街一侧有汉口火车站市内售票处。金城里后面有个加油站(2002年前后关闭,可能是汉口闹市最后一个加油站)。


    三.中山大道一元路口,从胜利街一路向北接来的长途电话线,在这路口斜着跨过中山大道,沿一元路西折,再沿中山大道北上一直通往江岸车站,路北路南作为转角杆,由两根木电线杆并列,中间用两根木料钉成X形补强,高度约有5、6层楼。下面正好又是早年2路电车调头的回转线(好像也作为2路电车短途线使用过),场面非常壮观宏大(在当时幼小的我的眼里)。现在应该已经消失了。电车专用电线杆是水泥制方形的,表面比较粗糙,露着大粒打碎的石子。为了与其他电力系统的区别还是制造工艺原因?说不清。木电线杆没有直接埋在地下,而是左右各一根水泥桩打入地下,木杆用粗铁丝缠绕在两根水泥桩之间夹牢,底部距离路面有一拳到两拳的高度,可能是为了防止木杆埋在泥里日久受潮腐烂。

    四.姨奶奶的家。位置在清芬路派出所楼上,上楼是木楼梯,某些梯级烂出了洞,垫着木板。地板是木地板,老鼠啃出了洞,就钉一块铁皮补上,日子久了,人踩来踩去,铁皮磨得光亮。房子墙皮稍微沾一下,身上就一层白灰。漏雨受潮多年的墙皮显示出各种奇怪的花纹和图样。从窗户往下看就是清芬路嘈杂的人流。还有人推着小车,上面是一个玻璃柜子,卖削了皮切开成几丫的菠萝、哈密瓜、荸荠,在人群里面挤来挤去,好像热天里也卖西瓜。清芬路在中山大道路口一个商店卖汽水(也可能是果汁,记不清了,颜色橙色),装在一个大透明塑料罐里面,从下面一个管子喷出来,像喷泉一样,再从罐子四壁流下,周而复始。我始终没明白这种汽水为什么要这么“循环”。家母不让我喝,不卫生,她这么说。

    五.周末跟父母在江汉路玩,之后在佳丽广场门口等7路车回家。车一来,人挤得不行。千万嘱咐家父,车票不要丢了,给我玩。于是攒了一大堆车票。五毛、一块、一块二。7路车有几个女司机,开车比男司机还猛。但是好像是4路车最早用女司机,还是怎么回事,记不太清了,报纸上把4路车女司机大加表彰一番,从此以后女司机广泛献身于武汉公交事业。佳丽广场往西,民生路和中山大道夹着的一块地,荒废多年。外面竖立着很高大的白油漆的铁架子广告牌遮丑。

    六.上文说到中山大道某一段没有树,三民路往上、黄石路往下,还是有树的,只是不多,树都是梧桐树,长辈说是法国梧桐。春天爱掉毛,引起妇女儿童鼻子过敏,沾到身上发痒,领导一声令下,嫁接。三民路往上一段的梧桐树,割掉粗大树冠,嫁接细小枝条。于是产生非常奇异的景象,一个粗大的树干,上半截什么都没有,只长几根小树枝。好像因此还把梧桐树给折腾死了不少。黄石路往下的大树未经折腾,因此只要有树的地方仍然树荫浓密。到现在我才明白这种绒毛亦有适当免除措施,即趁它未成熟之前修剪树枝。合理剪枝反而能促进树木生长,也能长出较理想的树型,树荫较大。

    七.到新华电影院看电影。小时候跟父母去看“泰坦尼克号”,家母害怕成人镜头教坏小孩,男女主角亲嘴和画画时把我眼睛蒙上,那时候视力颇好未戴眼镜。上小学后跟家母、表姐一起又去看“珍珠港”,当时眼睛已经近视,看不清楚,家母还嘱咐表姐,不准我看亲嘴镜头,我很愤怒,就是睁着眼也看不清。


    八.江汉路胜利街路口的麦当劳是汉口第一家。跟小舅、表姐去吃,得意忘形,可乐泼了一裤子。正好又是冬天,棉裤难洗。后果可想而知。


    九.1路电车从铜人像转出来之后,和2路电车各走各的电车线路,很长一段路程没有合并(不像2路电车和3路电车,在长江委到三阳路中间一段是共用一条线路)。利济北路上有一些电车线遗迹,长者说那是过去的5路电车遗物。有一次在老万成门口附近看到电车线支架上一颗绝缘子脱落,下个星期去看修好了。2路电车车型更新很晚,2003年还用前挡风玻璃分成左右两块那种的扬子江牌土产车。


    十.去泰宁街玩。跟着家父去泰宁街旧货市场。周六或是周日。坐7路汽车在保华街下车。沿南京路走到头就到了。那时老京汉铁路刚拆除,路基仍存在,很高,是个高高的土堆子。推土机就这么喷着黑烟推来推去,为了修筑新路。土堆子下面摆旧货摊。各种旧书、旧茶杯、脸盆、脚盆、红袖章、锅铲、茶壶上的胶木扭扭、毛和林挥手的瓷盘子、机械手表,只要能想到的旧货,都混在一起,摆在彩条布上。那时候刚能识字,从断壁残垣上的门牌得知此处是所谓“京汉街”。也有卖所谓“卫星电视接收器”和“节电器”乃至“节水器”的,不明真相群众趋之若鹜,家父则嗤之以鼻。泰宁街旧货市场后来转移到一个荒地上,到处扯的棚子,后来这片荒地也盖了高楼,旧货市场更再转移,终于不成气候。


    十一.刚买了数码相机(约2003年),全家跑到江汉路天桥上面拍照留念。家父后来与我讲,后面是无线电商店总店,童年时期圣地。放在酱油碟子里面贴着标价签的零件即圣物。光过眼瘾挂眼科就能使人满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国营无线电商店倒闭,一中个体电子市场兴起。天桥上很多卖小动物的,小狗小猫小白兔小鸡娃。与帅哥约会的美女们往往母性大发,格外怜爱这些小动物,常常纡尊降贵附身逗弄,如果恰好穿了领口比较低的衣服,桥下围观的闲人可饱眼福(这一点未经验证,道听途说)。天桥下边是一些闲人,拿着牌子,收购外汇券、国库券、外币,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黑市。


    十二.在江汉路新华书店读书,被服务员训斥,认为把书弄脏了卖不掉。大哭。家母得悉,怒斥服务员,带我去吃四季美汤包。只是那天读的是什么书,实在记不清了。说来也怪,家母把我放在书店,之后去逛街,心神不宁,返回书店,恰好发现我被服务员训斥。是否母子之间有某种特殊的心灵感应?不过我至今想告诉那个服务员,不管你信不信,我读书之前习惯是先洗手。


    十三.跟表姐在民众乐园小商铺里面挤来挤去买小饰品。挑与自己名字里面一个字相同的手机链子,来电闪。姐姐带我吃肯德基,好高兴啊。工艺美术大楼的天桥下面,有个烧烤店生意很兴旺,总是排长队。后来隔壁开了一个“掉渣儿烧饼”,当时武汉非常流行这一食品。民众乐园有个“鬼屋”,我跟表姐进去,我很害怕,表姐同我讲,她来过多次,无甚可怕,胆子也炼大了。后来我与表哥再去,这次我充当表姐的地位,表哥变成我。出了鬼屋,两眼含泪,恨不得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天桥对面,前进四路往里走几步,有一个旧家电市场,家父经常带我到这里为朋友挑选电视机,有的坏电视,买回去一番折腾,居然能修好。工艺美术大楼在某段特殊历史时期成为武斗战场,二舅爷爷的大儿子在这附近一处单位的大铁门上趴着观战,不料被攻击一方发现,将他作为战术目标,意欲打击。慌忙之间跳下,牙齿磕在地面方形水表井盖上,断门牙二。躲进周围住家,逃得性命。

    十四.江汉路邮局。左边是邮政营业,下午五点就下班。右边是报刊杂志和集邮业务,晚上仍开张。在这里陪同家父买过《集邮》、《无线电》、《科学画报》、《无线电与电视》等杂志,加上《电子报》,后来也买过《**春秋》(为尊者讳!)、《译林》。还买过一个集邮册。2007年左右,右边隔成一大间和一小间,小间继续卖书刊杂志,集邮是不办了,大间办美容美发——洗剪吹,生意红不红火,不得而知。

    十五.猪巷和轰炸。这应该算作是我奶奶的回忆。奶奶小时候住在猪巷。楼下是煤店,一家人住二楼。有年过年,穿新衣服下楼,跌到煤堆里,把新衣服弄脏。夏天在楼顶乘凉,有时候可以看见流星。54年大水,汉口内涝,农民行船卖菜,谈妥价钱之后,住户在2楼上用绳子系一个篮子,装了钱,放下去,再把一篮子菜提上来。姨奶奶那时候上高中,在堤上给抗洪勇士洗衣服。44年或是45年,日本投降前夕,武汉受到轰炸。当时老爹爹正好带奶奶跟舅爷爷在中山大道上走。听到炸弹爆炸声,老爹爹急忙带小孩入防空洞躲避。路人躲避不及者,即被机枪射死。结束后出洞,舅爷爷怪而问:这些人怎么都在马路上睡着了。那时他好像才一岁多,也许不到两岁。后来全家搬到清芬路居住。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麦壳儿 + 18 感谢分享!好记忆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9-3 10:51
  • 签到天数: 75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13 11: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的记忆,珍贵的图片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18 03:45 , Processed in 0.19298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