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中山大道…我的人生"长河”(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20 23:08:07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理州非遗文化博物馆藏品丰富,古建筑保存完好。
    mmexport1518780198623.jpg

    点评

    问候安好。  发表于 2018-4-1 04:25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22: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上午,我与家人一起到汉阳扁担山上坟祭祖。看着墓碑上父母的遗照,我不禁又回忆起父母生前的身影和养育之情。
    慎终追远,清明祭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一。清明节和其它中华传统文化,都是中华民族在长期共同生活和生产中积淀形成的精神财富,是凝聚民族认同的“共同记忆”,也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共同生活、共同发展的根脉和灵魂。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泱泱中华,历史悠久,文明博大。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中创造和延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
    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年清明前后几天,都会同家人上坟祭祖。只是那时,只有扁担山就是汉口市民死后的归宿地,乱葬冈而巳。久而久之,我儿时曾祭拜过的祖父祖母的墓地,早已找不到了。而今,换了人间,不仅清明节放假,而且再也用不着用整天时间劳神费力,乘地铁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上坟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0: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8-4-4 00:41 编辑

            清明祭
    每逢清明祭双亲,
    无尽哀思到如今;
    感恩父母亲教诲,
    俯仰无愧过一生。

              2018年3月31日于扁担山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00: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8-4-4 12:01 编辑

    我的父亲,1980年因中风病逝于宗关家中,时年70岁。当时亲友帮我们找到扁担山管理处,特意让我们将父亲的骨灰盒安葬在高高的南山头半山腰,那里正好面向着一片大湖。父亲走后,母亲独守空屋,在宗关生活饮食起居都成问题,为彻底消除后顾之忧,母亲同意把宗关的房子卖掉,跟我在四唯路宿舍的小家住在一起。但1992年母亲又因我们大意,突然深夜胃大出血不治,逝世于四唯小路邮局宿舍。时年80岁。这样,经我们兄妹三人商量,让父母亲合葬于南山头墓区。
    到了1999年初,由于扁担山管理处整治墓区环境,统一改造规范安排,南山头墓区全部迁移。经我们与管理处协调,才重新安排到现在的墓区位置。购买这块墓地花了4388元,立碑290元,刻字花了232元。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00: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目前包括扁担山共有18家合法的公墓区,其规模、等级和管理,跟当年的乱葬岗式的扁担山,真是无法想象。但随之而来是,墓地的售价也让不少普通老百姓难以承受。所以,现在又推动墙葬、树葬、水葬和草地葬等方式,甚至免费提供市民选择。
    昨天随武汉辛亥首义研究会到黄陂长乐园祭拜共和先驱、悼念辛亥先烈。我私下询问了一位工作人员,据她答复该墓区有墓碑的起价就是3万6千9百元。连想十多年前的扁担山的墓地价格,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23: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那个时候起,扁担山公墓都采用统一制作的黑色大理石墓碑,以满足墓主亲属的要求。墓碑正面分别出现了纯文字或除文字还有墓主人登记像等样式。我则要求工匠采用我父母的生活照,分别制作瓷版嵌在碑顶。两张生活照都是七十年代初,我回到宗关家里为已过花甲之年的俩老分别拍摄的。
    我父亲那时已退休在家,每天除了喜欢听收音机,还会看我带回家的报纸。那天,趁着他老人家戴着眼镜,脸上微笑,正坐在堂屋面向大门的太师椅上,两手拿着报纸看时,我就抢拍了下来。照片上还可看到老人身旁的八仙桌,背后的香案(津)上中间供着毛主席像,边上放着三个热水瓶,中堂是世界人民热爱毛主席大幅宣传画。热水瓶斜上方的挂历。
    我母亲的这张,则是坐在临时贴有毛主席去安源宣传画的大门外照的。照片上,老人心情也很好,她坐在籐椅上,两手扶着椅背,稍稍扬起头来,微笑着望着远方。(现在看来,似乎有摆拍的意味了。
    照片上,两位老人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些。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1: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站在父母的墓碑前,我总是禁不住悲从中来。
    面对着瓷版上父母的生活照,仿佛父母的身影、父母对子孙后代的慈爱、他们遭受的苦难、付出的辛劳,往事历历如在眼前。
    1992年4月28日,当全家把老母亲后事处理完毕后,我曾写了一篇"母亲的遗物":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的一切都是母亲含辛茹苦所赐予的。但是她老人家虽然儿孙满堂,高寿八十有余,生前却并未享受到她老人家理应得到的福祉,也未完全得到儿孙们理应给予的孝顺和关心。---"
    "无论是解放前逃难躲避兵荒马乱度日艰难,债主坐在家里逼债;冰天雪地中河堤上下,接应父亲采买运回的鱼和菜;深更半夜还在剥豆米、做醃菜到菜场卖;还是三年自然灾害,粮食困难,到张公堤外或面粉厂码头,检洒下的麦子,节省口粮给几个孙子孙女吃;抚养了一代又一代子孙---“
    ”当她老人家辞世之前,还不愿拖累我们,留下存折和现金---“
    我甚至建议:”所有遗物分发各房后代子孙,虽然破旧,但可作缅怀,以不忘根本,不忘她老人家的大恩大德!“
    岁月流逝,但刻骨铭心的思念永远、永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0: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是我父亲逝世38周年,也是我母亲逝世26周年。
    假如,假如他们还在世的话,应该分别是108岁和106岁了……
    因此,年年清明,思念难忍。
    写写停停,无法再续。
    对不起大家,好多天没有更新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1: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父母,重发此文。
    我的家在宗关

                                                      我的家原来在汉口硚口上5里的宗关街郭家巷。

      据查:宗关得名,与汉口的商贸兴隆有关。 建关之初,由于汉水(襄河)流域尤其是江汉平原地区历来是富庶之地,武汉地处水陆要冲,加之当时铁路未通,行货多走水路,走汉水载货下来的船只,多在宗关一带停靠,完税、交易。有交易就有收益,有收益就有吸引力,围绕一个“钱”字,宗关一带就多了里巷,多了商家、茶馆、饭店以及戏园、民舍、药店乃至青楼风月场所之类,也是“朝宗”的意思罢,于是,人气就愈益的发旺了,由单纯的税关而成为热闹的码头集镇。

      京汉铁路通车后,宗关作为“关”,虽然日渐颓圮,但周边陆续建起博学书院以及既济水厂,申新纱厂,福新面粉厂,泰安纱厂,勝新面粉厂等工厂,並分别在河边建起码头。作为一个码头渡口和人烟麇集的居民区,上世纪2、30年代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

      1942年阴历8月27日,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武汉时期,我出生在宗关街萧家巷一间租住的民房内。早在我和妹妹小时候,母亲就多次哭诉过全家逃难时的惨景,特别是日本人抓走我父亲时,她怀着胎中的我四处求人告保,才把我父亲从日军牢房里放了出来的往事,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在我小时候,宗关还很繁华热闹。直到了1954年,因特大洪水灾害,为加固汉江堤防,政府动员靠堤两边的房屋主人,在防汛大军协助下,按规划拆迁到张公堤旁的新合村。街上商繁华景像顿失,宗关才慢慢走向衰落。加上1957年10月(长江大桥通車第二天下午),一场因旁边紧邻的武汉汽车配件厂车间炉火火星外溢,引燃厂旁的小巷板房,导致几条巷子的房屋尽毁。从此老宗关的元气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1958年下半年,正是大办钢铁时期,本来就没钱交学费的我,索兴就离开四中高一年级的同学们,直接报名参加了武汉市邮电局工作。第一次离开父母亲,走出了宗关街。

      1971年10月1日,我在宗关家中前房结婚,次年添了一女。夫妻俩每天跑月票,只到1975年,我的单位才分了一间小房,搬到了离我爱人单位武汉市卫生防疫站对面,即市中心一元路附近的海寿街邮电局宿舍。5年后又搬到不远处的四唯小路邮局宿舍。只有节假日,才会回宗关看望父母。

      后来,我的老父亲因中风不治逝世,因老母一人独守几间空屋,生活起居完全失衡。加上生活条件所限,才不得巳卖掉郭家巷老屋,永远离开了宗关,离开了己改名为东方二巷的郭家巷。
           沧海桑田,宗关的升级版,是时代的进步,是大武汉的缩影。
           只有亲身经过这些翻天复地的变化的人,才会由衷地感谢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谢没有战乱的和平时代。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回顾过往,已是74岁的我,仍然难忘:

      我的家在宗关,在宗关街郭家巷。

      2016年4月20日于东湖之畔
    附我与网友的互动留言:
    修滴面目全非
    宗关的确变化非常大,有些是天灾,有的却是人为。
    现在宗关街的范围很大,轻轨、地铁都经宗关,建筑高大上,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武汉人民生活提高的见证。
    但宗关作为武汉现代工业基地之一,作为中国劳工历史上重要发源地之一,作为中共领导下的工人运动重要基础之一。却对这方面的研究和保护远远不够。
    而且,几乎把这些民族工业的建筑,大部份拆光了建一路烟厂是英美烟厂,我母亲就是在这个厂做童工。解放后是武汉抗菌素厂。再后来破产拆了做房地产。整个厂房车间用的几人抱的美国运来的红松,全被江浙有心人运走。
    老宗关街实际上不长,但沿河两岸商店不少。
    水厂过去没有围墙,只有铁丝网。还有护厂河渠。我小时候上学必须沿该厂旁的小马路(即水厂二路)去学校。
    江汉二桥下桥后,在宗关轻轨地铁站上向北看,整个地区的变化令人震憾。
    解放初,张公堤下有不少地方还是田地,此图右边是十七中学,当时是二女中。旁边的市五十七小学是我的母校,以后改名水厂路小学,小学后也是田地,后来才建起新合村小学。
    沧海桑田,宗关的升级版,是时代的进步,是大武汉的缩影。
    只有亲身经过这些翻天复地的变化的人,才会由衷地感谢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谢没有战乱的和平时代。
    我1948年报名进入五十七小学一年级,只读了半学期就因学费可以免交,改入过天主堂小学读了一年,再转回57小继续读到55年毕业。
    您说的水厂旁的建一路上的工农兵中学是后来建的。我的大侄女和三侄女都曾在该校读完初中。
    宗关街有多个码头,也有专门用于过渡的小划子。如到河对面的黑山或去汉阳走亲戚,或到归元寺敬香,都可以乘小划子过河。
    每年清明节,也需先坐小划子到对岸,然后再步行到扁担山上扫墓。
    几天前我经过宗关特地看了看烟厂巷。烟厂巷还在还可以清晰地看到烟厂巷1 3 5三个门牌号码。5号过去是融侨锦江住宅区。退转来往左边的一个小巷子走。记忆中应该是德源村,门牌上居然还是烟厂巷。记忆中,那里有烟厂巷、德源村、水厂上街和水厂路中学。
    在没有解放大道前,桥宫门前的小张公堤沿水厂到博学中学向后联到大张公堤。我小时候每天就走这堤到堤北边的五十七小学即后来的水厂路小学。
    之后,上武汉四中读初中,也是走这个堤到学校。靠解放大道这边的四中大门是五十年代后期才修建打开的。
    宗关地区工厂多,从玉带门到阮家台开明油厂好象是有铁路的。
    融侨锦江新城房地产占地几乎将原邹家墩建一路及抗菌素厂整个都包进去了。仅存的烟厂巷半边,只留下一点点遗迹。
    1954年大水,武汉市政府为确保沿河大堤安全度汛,不得巳拆掉堤两旁的楼房。以后,宗关又因为1957年大火,烧毁了几条巷子的房子,给宗关街几乎毁灭性打击。关于这次大火,遍查报纸,我都没有找到官方的报道。但从报上发布的大风气象预报,再加上我同学的回忆,这次大火的惨状,就一目了然了。
    过了水厂一路和烟厂巷,也就是现在的二桥,往罗家墩方向走有栋四明公所。沿河大道两边人烟稀少,基本上就是乡里景观了。
    解放后,虽然沿河两岸有些商店和住房,崔家墩有东风纸厂,但还是明显比宗关一带差很多。
    郭先生好文章!不仅是乡愁,而且是武汉的发展和变迁的见证,期待继续写下去。
    宗关这片土地上,有我市乃至湖北的许多第一,如水厂、如博学中学、如申福新、如江汉铁桥、如硚口工人文化宫,大革命时期,这里还是武汉工人运动的摇蓝,刘少奇、项英、李立三等领导人都在宗关留下足迹。

    今年我就七五岁了,人生已进入倒计时,不仿将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一生的耕耘,无论成也好败也好,苦也好累也好,爱也好恨也罢,都尽可能多地倒述在大家面前。
    因为越是接近死亡,我越是对人间爱的深沉。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9
  • 签到天数: 204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14: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30日晚上的湖北经视的经视直播,播出了《骗局又出新套路!上百名老人重金购买邮票投资被骗几百万!
    在这个节目中,有记者采访我的几个镜头。
    由于我家的闭路电视收不到到湖北经视台的节目。还是晚饭时,我的亲姪孙媳妇在家族发微信群中告诉的:小爷爷上经视直播了。
    当时(4月24日上午11.00在武商广场大楼前),我是应邀向一批受骗高价购买所谓珍邮(实际都是新邮,如邓小平110年,中华孝道、一帶一路、中国梦、建军90周年等热门邮票小版票、钱币(实际是不能在国内使用的乌克兰连体币)等,少则几千数万,多则几十万养命养老钱。人数多达近百人,金额近300余万元。商家人去楼空,投诉被推来推去,老人只有求助于媒体。
    经视找到邮局宣传部门,他们推荐我与这些老人见面。因为涉及商家、文交所和邮票发行管理,讲话稍有不慎,不仅得罪人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推了几次。
    但将心比心,所以我反复劝这些老人,邮票都是真票,但是允诺升值回购是骗局。除通过法律手段外,千万不要偏激气出病来。也指出他们自身有不足,怎么不请教他人,甚至连买卖文书也没有。上当也不能完全怪社会怨天怨人。
    有位白发老妇是公交x场退休的,今年不到70岁,也是知青,但老伴走了,儿子儿媳在外地,经不起天天电话洗脑,多次买中华孝道、邓小平110年等小版票,指望回购赚钱。现在有苦难言,我怕她抑郁症,再三叮嘱她保重。
    自湖北经视开播以来,我已陆续数十次接受或协助、配合过他(她)们的采访或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7-21 19:21 , Processed in 0.075009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