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珞珈布衣
收起左侧

汉江入长江口变更地质解释的大胆猜想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7 11: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代三国时期汉水从龟山北麓入江,除了通过江北却月城、鲁山城的方位加以确定外,还可以从三国时期东吴孙权在江南所筑夏口城的对应方位得到佐证。
历史上夏口的地名在武汉三镇周转了一圈,先是指夏水入沔水(汉水)汇流在现今龟山北麓的入江口,继被孙权移作江南黄鹄山东北的军事城堡名字,称为夏口城。一千多年后,到清末民初时期,夏口又从江南返回到江北,被用作汉口地方建制名称,先后呼为夏口厅、夏口县。这里我们着重考察东吴孙权夏口城的得名。
《水经注·江水》称:“黄鹄山东北对夏口城,魏黄初二年[1]孙权所筑也。依山傍江,开势明远,凭墉藉阻,高观枕流,上则游目流川,下则激浪崎岖,实舟人之所艰也。对岸则入沔津,故城以夏口为名,亦沙羡县治也。”[2]南朝刘宋孝建元年新设郢州,大臣何尚之曰:“夏口在荆江之中,正对沔口,通接雍梁,实为津要。”[3]于是将郢州治所设在了夏口城。清代汉阳学人杨律撰《夏口考》一文,称:“汉口一水异名。嶓冢有二源,东流为汉,至大别入江为汉口,此本名也。西源为沔,迳葭萌关入汉,故又为沔口。华容县有夏水,首出于江,尾入于沔。夏水与沔水同至大别入江,故又为夏口,此夏口之所由名也。夏口、沔口,总是汉口。已上三说具载《禹贡》蔡注。······再考《一统志》:‘吴主孙权在武昌府城西黄鹄山筑夏口城,因对汉口,故取对岸名夏口。’唐章怀太子注《后汉》,亦谓夏口戍。故唐史皆称鄂州为夏口。李白《游郎官湖序》云:‘尚书郎张谓出使夏口。’刘长卿诗《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皆谓鄂州。盖夏口本即汉口,自孙权取对岸名夏口,而汉口遂不复称夏口矣。如谓夏口非汉口,则所谓‘黄鹄山正对’何说也?经史子集在在可据,人所以纷纷聚讼者,或不知夏水与汉沔同入江也。”[4]民国《夏口县志》卷一《山川》所附《夏水考》一文,亦称“汉水或称沔,或称夏,故其入江之口或曰汉口,或曰沔口,或曰夏口。迨孙权筑城于黄鹄山北,名曰夏口,则夏口之称移至江南矣。”[5]


[1] 应为魏黄初四年,吴黄武二年。

[2] 陈桥驿《水经注校证》,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805页,其中魏黄初二年,杨守敬、熊会贞《水经注疏》作黄初四年;《南齐书·州郡志》记载略同。

[3] 《宋书》卷66,列传26《何尚之传》;又见顾祖禹《读史方與纪要》,贺次君、施和金点校,中华书局出版,第3508页;陈诗《湖北旧闻录》上册,湖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

[4]《民国夏口县志校注》,武汉出版社2010年版,第590——591页;又见胡凤丹《大别山志》,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42——43页;《湖北文征》第七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535536页。

[5] 《民国夏口县志校注》上册卷一《山川》,武汉出版社2010年版,第21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7 11: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师发起讨论,互相交流看法,有益于问题深入研究,这也是我上网多年第一次把史学论文贴在网上交流。但网上讨论问题,大多是为了消遣娱乐,请向老师切记不宜过于劳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7 12: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段时间没来,一口气读完这个帖子,为"珞珈布衣"的思路眼界点赞。为江南三月、广济老古董诸位网友丰厚的学识积淀点赞。感觉这是人文少有的专业求索与知识普及的精华好帖。期待深入继续。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7 21: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6-8-17 22:04 编辑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6 21:15
老校友的帖细读数遍,感受颇多:
    第一次品尝到历史研究时的愉悦。文献记载“汉水由阳逻入长江”, ...


   
    细读种石堂主先生2014年4月22日披露的上世纪40年代《武汉三镇市街实测详图》,发现我昨日说的汉水在晴川桥的两处折弯不是60°,而是整整90°。

90度(局部).JPG

    由此可见,汉水入江时受到雄起的汉口、坚挺的龟山和汹涌的长江三者合力挤兑,真够憋屈。致使龙王庙地段,河面狭窄,岸陡水急,船多倾覆,素以险要著称。


点评

向教授,此图为1930年出版的。  发表于 2016-8-18 16:07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7 22: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7 21:50
细读种石堂主先生2014年4月22日披露的上世纪40年代《武汉三镇市街实测详图》,发现我昨日说的 ...

向教授毕竟是真正的地质地貌学家。看问题,尤其是看自然现象,迥出于我等自然科盲之上。三者合力挤兑,造成汉水入江,两个九十度转折。妙,高。尤其是汉口一力,以前有汉网看图高人曾经看出清中叶,汉江快入江处,汉水中有洲,后来,靠北的河道,被淤填,晚清地图上还有汉江北河道的痕迹。吁,汉网网友中诚可谓藏龙卧虎。我后来根据这位网友的思路,去查找史料,居然就找到了一则史料,讲汉江北河道淤塞后,主泓道不断向南侵蚀,造成汉江南岸不断崩塌。1879年,当地的商号还发起捐款,准备修濬汉江河道,可惜无人主事,不了了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7 23: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济老古董 发表于 2016-8-17 22:51
向教授毕竟是真正的地质地貌学家。看问题,尤其是看自然现象,迥出于我等自然科盲之上。三者合力挤兑,造 ...

张老师晚上好!
    我不是地质地貌学家或者其它的家。文革前考进武大读的是物理系,粉碎“四人帮”又进华中工学院无线电一系学习,再到武汉测绘学院读GPS研究生。退休前参加十余年的国家防震减灾科研项目,因工作需要,才自学了一点地质方面的知识。学得杂,无专攻,真正喜爱的还是经典力学。现在又爱看点文史方面的通俗读物,充实生活,准确的称谓是一位普通的高校退休教师。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8 06: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7 21:50
细读种石堂主先生2014年4月22日披露的上世纪40年代《武汉三镇市街实测详图》,发现我昨日说的 ...

    汉水入江时的两个90°折弯,是汉口、龟山和长江三者合力造就的。
    其中第一个折弯(下面南部那个)是靠自己沉淀的南望嘴形成的,它的作用是通过90°流向的改变,极大消耗汉水的动能。
    形成第二个折弯的拐点在汉口端,同样也是通过自己沉淀的柔性河滩(因为集家嘴不具备刚性的地质条件)90°改变汉水流向的。和南望嘴相比较,集家嘴不易保留泥沙,但大面积小坡度平缓的河滩足以保障集家嘴自身免受伤害。
    流动的水是矢量,只有力才能改变运动矢量的方向,这就要做功,耗费能量。汉江长驱1577千米,主要由势能转变的动能,经过最后一公里的两次折转能量损耗,和长江相遇时平和多了,这就是今天汉水入江的状态。没有两次折转,两江直接碰撞,必是激起千层浪的另一番景象,且这种景象在汉水入江历史上一定发生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8 08: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济老古董 于 2016-8-18 08:55 编辑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7 23:39
张老师晚上好!
    我不是地质地貌学家或者其它的家。文革前考进武大读的是物理系,粉碎“四人帮”又进 ...


向教授早上好。
宇宙间,只有一种力量,就是力。这是我从向教授讲汉水入江口河道变化的理论中,悟出的,不知这么说对不对。
中国古代人,兴修水利、治水是有一套的。很多自称是颂毛者,根本不读马列的书(毛本人也读得少),马克思所讲的东方亚细亚社会形态,其中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国家集权,集中资源,用于治水兴利。
所以,大规模兴修水利,是中国古代早已有之的了。
古人治水时,能者善用水本身的力量,所谓束水攻沙,就是利用水本身的动能和力量,冲刷河床,使河道水道畅通。
著名的哲学家老子也说过,水至柔而能克万物。据说,地球地表高山峡谷,就是由两种力量合力构成,一是地窍运动,一是水的切割。
扯远了。班门弄斧。
种石堂主A回汉后,我会与他一聚,届时请向教授参加。我来尽地主之谊。
我对从事自然科学的人,由衷敬佩。
再颂暑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8 1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从战争攻守形势看六朝汉水入江口
六朝时期,汉水依旧在鲁山与却月城之间东流入江。东晋安帝元兴三年春,东晋大臣刘裕派刘毅、刘道规、何无忌沿长江西上,消灭盘踞江陵的桓玄余党桓振。刘毅等进军到夏口时,桓振部将镇东将军冯该戍夏口东岸,扬武将军孟山图据鲁山城,辅国将军桓仙客守汉水北岸偃月垒(亦称却月城),水陆应援。为了控制汉口,打通西上进军路线,刘毅攻打鲁山城,刘道规攻打偃月垒,何无忌遏中流策应,终于攻陷鲁山城和偃月垒,生擒桓仙客及孟山图。冯该败退石城。从战场布局可以看出,当时汉水应在鲁山城北与却月城南流入长江。再看南朝齐梁之际发生在武汉的另一场重大战事。据《梁书》卷一 《本纪第一·武帝上》,齐永元三年(公元501年)二月 时任齐雍州刺史兼征东将军的萧衍自襄阳起兵东下建业,东昏侯萧宝卷使郢州刺史张冲守郢州城,又使房僧寄守鲁山,以阻止萧衍军队前行。萧衍命王茂先与曹景宗为前军夺取郢州城,初战失利,各将领商议准备并军围攻郢州城,分兵以袭西阳、武昌。萧衍称:“汉口不阔一里,箭道交至,房僧寄以重兵固守,为郢城人掎角。若悉众前进,贼必绝我军后,一朝为阻,则悔无所及。今欲遣王、曹诸军济江,与荆州军相会,以逼贼垒。吾自后围鲁山,以通沔、汉,郧城、竟陵间粟,方舟而下;江陵、湘中之兵,连旗继至。粮食既足,士众稍多,围守两城,不攻自拔,天下之事,卧取之耳。”诸将皆曰“善”。萧衍于是命王茂先、曹景宗帅众驻扎郢州城郊外,大败出军迎战的郢州刺史张冲,自己亲自带兵围困敌方把守的鲁山。三月,张冲死,由骠骑将军薛元嗣等接替守城。荆州遣冠军将军邓元起、军主王世兴、田安等数千人,与萧衍军队会合于夏首(即夏口)。萧衍命水军主将张惠绍、朱思远等游遏长江中,隔绝郢、鲁二城信使,实施久困之计。六月,朝廷遣卫尉席阐文劳军,传达尚书令萧颖胄等人的意见,谓萧衍曰:“今顿兵两岸,不并军围郢,定西阳、武昌,取江州,此机已失;莫若请救于魏,与北连和,犹为上策。”萧衍谓阐文曰:“汉口路通荆、雍,控引秦、梁,粮运资储,听此气息,所以兵压汉口,连络数州。今若并军围城,又分兵前进,鲁山必阻沔路,所谓扼喉。若粮运不通,自然离散,何谓持久?”萧衍不为所动,继续坚持围困战术。7月,萧衍乘涨水之机,派兵突袭位于今汉口东北的加湖,鲁山城、郢州城相视夺气,先后归降。从萧衍上述军事形势分析中可以窥知,汉口为萧衍志在必得的军事战略要道,就在鲁山北麓,为了掌控汉口,他在战后又“鞭驱十万人,版筑飞尘埃,”筑汉口城以守鲁山。[1]假若当时汉水在鲁山西南、武昌鲇鱼口对岸入江,离鲁山已远,在鲁山筑城,第一无法起到扼守汉口,保障汉沔运道畅通的目的,第二也不宜称为汉口城了。


[1]据记载,萧衍曾先后两次在汉口筑城,后世一称梁城,一称萧公城。明朝嘉靖《汉阳府志。方域志》:“梁废城在大别山下。《方舆记》云:‘梁武帝筑城于此。’按《南史》: ‘武帝自襄阳趋建业,邓元起屯大军于夏口,筑汉口城以守鲁山。’今大别山横顶城,即其旧基。萧公废城在郡城北五里。《图经》云:‘梁武帝初起兵,尝筑北城于汉口。武帝姓萧,其时未即位,人以萧公呼之。二城皆武帝城,一为起兵初筑,一为后筑。’”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76记载略同。明朝嘉靖《汉阳府志·方域志》与明朝万历《汉阳府志·艺文志》分别载赵弼诗《梁武废城》 及《汉口》各一首, 其一:“孤城遗址汉江干,武帝兴师立将坛。千载英雄零落尽,蒹葭风冷不胜寒。”其二:“茫茫汉水入江流,两岸芦花泊钓舟。梁武旧城无处觅,寒烟衰柏不胜愁。”《太平寰宇记》:“却月城与梁城相对。”已知梁城在鲁山(大别山)北坡,却月城应在汉水北岸。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8 13: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6-8-18 17:16 编辑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8 06:24
汉水入江时的两个90°折弯,是汉口、龟山和长江三者合力造就的。
    其中第一个折弯(下面南部那个 ...


    细心读者追问,汉水入江时最后一公里的两次90°折转的能量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问得好!一部分被南望嘴和集家嘴柔性河滩吸收,大部分提高汉江水的自身温度,转变成热能了。和家庭中的电搅拌器工作时,容器内被搅拌果汁有热感一样,旋转刀片的机械能转变为热能了,能量是守恒的。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24 17:14 , Processed in 0.1278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