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珞珈布衣
收起左侧

汉江入长江口变更地质解释的大胆猜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18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8-16 00:11:1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大家耐心等待张笃勤老师把文章发完。(目前仅发表第一部分及注释)这样就可以了解历代先贤的研究成果,也能进一步了解张笃勤老师综合比较研究后所作出的结論。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4-6 16:30
  • 签到天数: 7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8-16 01: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是.武汉建桥.建隧道.地铁.及城建.不会不考虑地质.地貌.那么肯定有权威说法.我-窍不通.好奇问问.象这类高端学问不是画平面地图.只有在专家群中讲也许听得懂.否则一般好奇者只能听什么传什么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05: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6-8-16 12:30 编辑

    汉口和现在汉水入江口成因三要素

    1)西来携带泥沙的汉江水提供源源不竭的泥沙;
    2)南北流向的长江提供顶托力,使泥沙沉淀;
    3)南临龟山等 L 型低矮的基岩构造,提供“铸模”。
  • TA的每日心情
    A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40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8-16 09: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质专家向老师,解释汉口的形成,让人耳目一新!点赞!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10: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春华、王敏武两位王老师:
        您们过奖了!
        我不过是猜想,抛砖引玉,旨在集思广益,让千年公案不再悬而不决。一定要得出我们这代人的初步结论(即使结论有瑕疵甚至当下不可能觉察、判断出的错误,也要拿出来。),以方便后人的继续研究。
        其实,随着三镇地铁的大建设,比起前人,我们是幸运的,对武汉地下世界的认识已经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只要重视和用心,会有所作为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835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8-16 10: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武汉人文需要不断的了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6 14: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午外出办事,回来看到多位师友跟帖讨论。下面继续贴文,和大家一起交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6 15: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三月 于 2016-8-16 15:36 编辑

    二、从《禹贡》大别山方位看汉末以前汉水入江口
    汉水为中国千古名川,名称最早见于中国最古老的历史文献《尚书》。该书《禹贡》篇全文l100多字,首次记述了汉水的流向,其中称:“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过三澨,至于大别,南入于江。” 《禹贡》记载汉水入江水道以大别山为坐标,寻找《禹贡》大别山方位便成为确定汉水入江口的前提。那么,《禹贡》大别山在什么地方?
    古典记事,惜墨如金。三千里汉水,《禹贡》仅用寥寥26个字记述,疏阔不详,给后人留下了悬揣猜想的空间。汉代学者认为《禹贡》大别山在汉末庐江郡安丰县西南。如清末江陵人刘宝森在《黄州大崎山即禹贡大别山说》援引古文献称:“《汉地理志》六安国安丰县下云:禹贡大别山在西南。郑康成云:大别在庐江安丰县西南。《水经·禹贡山水泽地》云:大别山在庐江安丰县西南。京相璠曰:大别汉东山名也,在安丰县南。《春秋土地名》曰:大别,汉东山名也,在安丰县南。”[1]大家知道,汉代庐江郡治所在舒县,即今安徽庐江县西南,后汉建安中搬迁到今安徽潜山县。其所辖安丰县多认为在今天河南固始县东南,清代也有人认为在今安徽霍山县,尽管说法不尽一致,但二者差距不远,都在大别山东北部。据此看来,汉代学者认为《禹贡》大别山在汉末庐江郡安丰县西南,与我们现在所知大别山地理地貌并无抵牾之处。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2/clip_image002.jpg

      汉末以后,随着汉水主泓入江口上移至今汉阳龟山北麓,晋代学者感到汉儒将《禹贡》大别山定在安丰县西南,离汉水河道太过遥远,当时政治军事家兼学者的杜预在注释《春秋左传》时,对大别山的方位提出了质疑及新说,称:“小别、大别皆阙,不知所在。或曰大别在安丰县西南。传曰:‘吴既与楚夹汉,然后楚乃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然则二别近汉之名,无缘反在安丰也。”同时提出春秋时期吴楚之战所经的小别山、大别山在江夏郡境内。[2]这一说法启后来学者在今大别山脉以西寻找《禹贡》大别山的新路径。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尽管在注释沔水即汉水入江口时声称不知大别山位置所在,但在注释长江与汉水汇合点时,却又依据东汉《地说》及《汉书·地理志》记载,认为汉水与长江在衡北翼际山即汉阳鲁山北麓汇合:“江水又东迳鲁山南,古翼际山也。《地说》曰:汉与江合于衡北翼际山旁者也。山上有吴江夏太守陆涣所治城,盖取二水之名。《地理志》曰:夏水过郡入江,故曰江夏也。旧治安陆,汉高帝六年置,吴乃徙此。城中有晋征南将军荆州刺史胡奋碑,又有平南将军王世将刻石,记杜曾事。有刘琦墓及庙也。山左即沔水口矣。”[3]


    [1] 《湖北文征》第十三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55页。     

    [2] 《春秋左传正义》卷54。

    [3]陈桥驿《水经注校证》,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804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6 15: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三月 于 2016-8-16 15:35 编辑

        到唐代中叶,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志》,其中卷二十七汉阳县条则称:“鲁山,一名大别山,在县东北一百步。其山前枕蜀江,北带汉水。”[4]这是历史文献上第一次将汉阳鲁山称为大别山,其中明确无误的指明了当时汉水在大别山(亦称鲁山,今龟山)北,入江口河道与今天大体一致。李吉甫首倡汉阳鲁山为大别山,既符合汉魏六朝以来汉水从汉阳鲁山北麓入江的实际情形,又化解了人们对汉儒将《禹贡》大别山安置在安丰县西南离汉水遥远的疑惑,从而进一步坐实了杜预关于大别山的质疑和猜想,于是一经提出,便得到众多人首肯响应, “故唐宋以来主杜说者多,主郑说者寡也。”[5]

    进入清朝以后,学者们醉心于考订校释古典文献,乾嘉学派又具有崇尚汉儒的倾向,于是他们中有人重新梳理相关文献,发现自唐代之后流行的汉阳鲁山即《禹贡》大别山之说,实际上是违背《禹贡》经文的张冠李戴,其致误根源是“因吉甫之附会;吉甫之附会,成于杜预之致疑。”他们于是纷纷撰文对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中汉阳鲁山为大别山之说加以辩难,连带涉及杜预“二别无缘在安丰”的质疑。如乾隆时代长于舆地研究的著名学者洪亮吉,撰写有《释大别山—篇寄邵编修晋涵》,力挺汉儒《禹贡》大别山在汉末庐江郡安丰县西南之说,罗列十四个方面论据痛驳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以汉阳鲁山充当《禹贡》大别山之误,广征博引,堪称雄辩,引得不少学者喝彩。如清末湖北江陵人刘宝森称赞洪亮吉:“先生之释大别,力攻《元和郡县志》之疏缪,为十四证以疏明之,博辨纵横,允称精当。而其间要语,则谓欲求大别、小别所在,必先求柏举所在。与予论穆然若笙罄之同音。”[6]然而,尽管“洪亮吉设十四证以申班、郑,论者服其详确,而究无解于安丰去汉太远”[7] 这一疑问,因此仍有不少学者坚持李吉甫《元和郡县志》汉阳鲁山为大别山之说。于是,两派学者各树一帜,各驰其说,《禹贡》大别山地望争讼不已,迄无定论。正如近代著名湖北史志学者王葆心所称:“大别所在,聚讼纷纷,余尝剖别言之。则在六朝以前,多主在安丰,即今罗田、麻城、英山、潜山、霍山、霍邱、六安一带;唐以后, 多主在江夏即今武汉。其在说经家主古义者,多主班固、郑康成说,断在安丰;其在历史地理家主今义者,多主杜预说,断在江夏。此大都也。近代诸儒,如王氏鸣盛、焦氏循、洪氏亮吉、孙氏星衍、汪氏士铎、成氏蓉镜、杨氏守敬、姚氏晋圻,则力申班、郑义而遵郦道元《水经注》之旨;他如胡氏渭、蒋氏廷锡、江氏永、李氏惇、邵氏晋涵、罗氏汝怀、易氏本烺,则力申杜义而崇尚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之言。此两义之流别也。”[8]

    在清代以来两派学者之中,还有人别寻蹊径,分别提出《禹贡》大别山指今湖北麻城市龟峰山、团风县大崎山[9]、天门县城东南大别山[10]、湖北襄阳市东津湾附近高地[11]等说法。

    我个人则认为,《禹贡》大别山当是指今天豫皖交界的大别山,包括其余脉鄂东北低山丘陵地带。

    [4]《元和郡县志》,中华书局1983年本,贺次君点校,第648页。

    [5] 胡凤丹《大别山志·自序》,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6]《湖北文征》第十三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58页。

    [7]杨守敬、熊会贞《水经注疏》卷二十八,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

    [8]王葆心《续汉口丛谈》卷二,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50——51页。

    [9]刘宝森《黄州大崎山即禹贡大别山说》,见《湖北文征》第十三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55页。

    [10] 魏源《魏源集》下册,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552页。

    [11]石泉《古代荆楚地理新探》,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381——382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6 15: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论怎么考证,下列两点应该是确定的:
    1,隋炀帝时设汉阳县,此时的汉水主干从汉阳之南入江。
    2,现在的汉水入江口是在明成化年间汉水一次比较大的变动后形成的,


    请问这两点的依据何在,能否列举一下?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1-19 21:02 , Processed in 0.09479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