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珞珈布衣
收起左侧

汉江入长江口变更地质解释的大胆猜想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5 03: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三月 发表于 2016-8-14 11:49
我昨天讲座,因题目所限,未能就汉江入江变迁展开论述,所以向老师及在场听众未能完全了解我在汉江入江口变 ...

请张老师将“汉江入江口变迁”大作的有关内容分节贴出,供大家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89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8-15 09:57:09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汉口汉阳都是连在一起的,汉水入江口的变迁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向教授和孙庆力先生提出的从地质学角度考证汉水入江口,让人耳目一新。如果张教授巳有专门的研究,那就最好不过了。请张教授将这篇论文发表出来,让讨论深入进行,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16: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遵照向老师和郭老师的建议,我试着将我写的考订文章分段贴在这里,以报向老师发帖呼应之雅意。但文中注释很多,能否正确显示,尚不知道。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16: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三月 于 2016-8-15 19:36 编辑

    重理千年学术公案
    ——历代汉水入江口变迁考辨  
    张笃勤
    汉水入江口方位关涉汉阳、汉口乃至武昌城市的起源、得名及三镇格局的形成等,是武汉历史地理及城市历史研究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自西晋杜预以后,一千七百年来,汉水入江口方位伴随《禹贡》大别山地望的争论,莫衷一是,尤其进入清代以来,随着考据学的兴盛和对古典文献整理的深入,不少学者名流相与介入考辨争鸣,遂形成一大学术公案。笔者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开始留意这一问题,二十多年间陆续积累了一点儿零散资料,由于没时间全面系统检阅考订相关历史文献,一直不敢草率撰文申说。今拙作《武汉历史文化散论》付梓在即,不想就此武汉历史重大问题缺而不论,故爬梳历代相关文献,在吸纳前贤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写成此篇考证性文稿,对当前流行说法进行论难辩驳,其观点若能成立,则武汉古代城市历史框架应当改写。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16: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关于汉水入江口的几种代表性看法
    关于汉水入江口观点,综括当代学术界研究,大致可分为四种。第一种观点是由南转北说,认为汉水主泓原从汉阳城南入江,具体在汉阳鹦鹉洲上首,明代成化年间改道龟山北麓入江。此种说法以湖北省文史馆已故馆员潘新藻先生为代表,[1]近年在武汉史志界流传最广;第二种观点将汉水主泓入江口变迁划分为三个时期,即汉末以前从今武汉市新洲区阳逻龙口入江,汉末建安下迄明代从武汉市黄陂区武湖沙口即沙芜口入江,明代至今从龟山北麓入江,以武汉市文史馆已故馆员扬铎先生为代表;[2]第三种观点认为汉水主泓入江口先秦时期在今武汉市黄陂区滠口镇东南,汉魏六朝时期一直在龟山北麓,宋元时期一度分龟山南北两支入江,明代成化年间合并从龟山北麓入江,以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张修桂教授为代表;[3]第四种观点认为汉水主泓两汉时期在今汉阳龟山西南入江,自《水经注》所反映的汉魏六朝时代及唐宋以来改在龟山东北入江,与当今汉水入江口大体一致,这是厦门大学历史系鲁西奇教授的观点。[4]
    晚清民初历史地理学家杨守敬则认为,汉水可根据时代不同划分两种入江水道,古时汉水应从今天武汉市新洲区阳逻南边入江,汉代以后改从鲁山(今龟山)入江。他在《水经注疏》卷二十八所作按语称:“余尝往来光、黄间,见山岭重叠,绵亙数百里,自松子关以南,至黄冈北之大崎山,复高竦入云,迤逦至阳逻,始横障江湄。盖松子至大崎,古只称大别,犹言大分水岭。至春秋时,始判为二别。疑古时汉水自安陆东南趋平衍之地,绝宋河、涢河、澴河,至阳逻南入江,大别即在指顾间。自汉水从安陆南下,遂迳潜江、天门至汉阳鲁山入江,即《汉志》所谓至沙羡南入也。”[5]杨守敬的看法堪称别具只眼。


    [1]潘新藻:《武汉市建制沿革》,湖北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

    [2]扬铎:《武汉沿革考》,中国档案出版社2004年版。

    [3]张修桂:《汉水河口段历史演变及其对长江汉口段的影响》,《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4年第3期。与张氏观点大同小异的有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高级工程师夏鹏章的文章,称在战国时期(前475—前221),汉水多口入江,主要江口为今武汉市黄陂区武湖临近长江的沙口。汉唐时期,汉水下游一支汊和来自江陵的夏水合流,汉水主要河口南移到汉阳龟山之北入江。两宋时期,汉水流至汉阳龟山西麓分为二支,一支从龟山南入江,一支从龟山北入江,南北支流因不同年份水量丰歉不同时有强弱。到了南宋时期,南支流逐渐发展为主流,直到明朝成化(1465—1487)初年,汉水下游裁弯取直,南支流淤塞,从此汉水在龟山北汇入长江。夏氏文章《汉水入江口初探》《长江武汉河段水文漫谈》,分别见《武汉春秋》1983年第3期、《春秋》1986年第3期。

    [4]鲁西奇,潘晟:《汉水中下游河道变迁与堤防》,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5]杨守敬,熊会贞《水经注疏》卷二十八,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张修桂在《汉水河口段历史演变及其对长江汉口段的影响》《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4年第3期)赞赏杨守敬古时汉水自安陆东南趋平衍之地,绝宋河、郧河、澴河汇流的推断,却不赞成其汉水在阳逻南入江的结论,认为汉水应在在武汉市黄陂区滠口东南入江。又光绪《湖北通志·舆地志·山川》大别山条引《长江图说》称:“大别者所以阻逆汉水,使之南入于江也。其脉发于桐柏,桐柏出于中干,故桐柏之干,大势趋于东南,则干之南枝,自条分而渐布西南矣。其第一枝为湖北应山、安陆、云梦等县治。第二枝为孝感、黄陂县治,山脉占地较缩,无碍于汉水之东流也。其正干东南趋者为黄安、麻城、罗田及安徽之英、霍、潜山诸县境,渐迤西南,故其第三枝之由黄、麻发者,山势南行而西,直逼大江北岸之阳逻龙口而后止。阳逻之山俗曰十里长山,而汉水遂为山脉所遏,不能东下,折而南入于江。故经云:‘至于大别,南入于江也。’”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8-15 18: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珞珈布衣 于 2016-8-15 18:03 编辑

        拜读张老师大作,汉水入江口变迁原来是桩千年学术公案,史学界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恕我才疏学浅,把这个研究课题看得过于简单而可能表现出的轻率和不恭。
        借用地质勘查成果和资料,有助于该课题的研究。武汉乃至大半个中国的地壳都是一亿年前的“燕山运动”形成的。对我们的研究而言,从时间尺度把握上,理论上基岩是不变的,能变的只是基岩上的沧海桑田。所以以基岩地质图为平台,演绎汉水入江口变迁的技术路线是可行的。
        地质我也是门外汉,但我愿意通过这样的交流、讨论学到更多知识。
        相信此公案会取得初步共识,并告知近千万武汉市民关于汉水入江口变迁的故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20: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师出马,这内容太丰富多彩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20: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论怎么考证,下列两点应该是确定的:
    1,隋炀帝时设汉阳县,此时的汉水主干从汉阳之南入江。
    2,现在的汉水入江口是在明成化年间汉水一次比较大的变动后形成的,汉口作为商业重镇的地位由此而逐渐产生。
    一般而言,知道这两点也就足够了。古代汉水入江地带是一片湖沼,江水进入湖沼很难判定何处是入江口,到后来湖沼淤积陆地越来越多,江水慢慢地收束,才形成了主干入江口,开始也许是多个,而且是不稳定的,常常会变动。具体的去考证某某时候在哪里,不可能有确切的答案(因为它总在变),也没有太大必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22: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4 11:14
    我已七旬老叟,一辈子生活在武汉,对汉江入长江口的变更本来并不复杂的问题真的没弄懂。坊间说 ...

    出差数日,昨晚方归。今天看到向教授以一个自然科学学者的科学求真态度,所写的极具价值的帖子,读后受益匪浅。
    向教授所言,汉水下游历史上长时间内以扇状入长江,诚哉斯言,至理名言。张笃勤研究员的讲座我没能赶上,没听,不知他怎么讲。
    去年春夏之际,他费时数月写得一长篇论文,其中精彩之处,屡屡呈现。不过,当时我就对他说,南宋时,就有多篇文献明确记载,汉水由阳逻入长江,此非孤证,当重视之。当然,从地貌高程而言,汉江是不能流到今天的阳逻的。所以,张笃勤先生可能没有采用南宋汉水入长江说。但是,我从黄陂老地图上看到,今汉口北处有阳逻村,此处地貌上是符合的,再,1930年汉口地形图,今姑嫂树附近处,有阳逻墩,为地标处。当时不会无缘无故地将此处阳逻墩当作现代地图(有等高线,精确的比例尺)的地标的。
    再,关于汉阳,单就字面理解,是汉水之阳,但是,今天龟山脚下的汉阳,是从别处迁来的(应该是从蔡甸附近的城头山,古名林嶂,恰恰就在汉水之南。后来,搬到大别山脚下,汉阳叫顺口了,就不好改名为汉阴了),所以历史书也并没有错。错在何处呢?清朝个别学者、民国时乃至当今部分学者,片面地理解明人所言的一段关于汉水自然裁弯走直的话,关于此点,张笃勤先生所论应该很全面了,我不能多说,多说就是掠人之美或拾人牙慧了。
    顺便自夸一句,武汉大学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石泉教授,正是在下的业师,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春秋时期楚国东向开疆拓土相关地理地名考》,就是石泉先生指导的(1980年完稿,1982年湖北出版社《楚学论丛》创刊号发表)。正因与向教授同一校,所以行文不拘礼数,请向教授多包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8-15 23: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珞珈布衣 发表于 2016-8-14 16:42
    三阳路中学地质采样标本直观地表述了汉口基岩的基本状况,好图片!
    理论上您关于龟山到阳逻地段都可能是 ...

    盘龙城不可能成为临江的汉口。盘龙城时代为商朝,距今三千五百年。在周朝以后的近三千年间,此处文化断代。
    再,虽然历史上汉江长时期内以扇状入长江,但是,其主洪道多数时间应该还是在大别(龟山)稍北附近不远处。唐宋以降,有数百位诗人或学者还有史书大多记载了“汉口”之地,元代及其之前,汉口应该就只是汉水入江口,并非陆地。何时汉口有土墩子,何时住人,何时大规模住人,这都应该还是未解之谜。(此处所言汉口,不包括东西湖区的部分低矮丘陵,那儿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居住了。)

    点评

    有土墩子,就有湖淌子,就有各种湖汊。汉水涨水时往长江流,长江涨水时往汉水流(托顶、倒灌)。  发表于 2016-8-16 15:04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20 06:51 , Processed in 0.1486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