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我的家在宗关(1942-1975)(1)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0: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286
    现在回忆起来,我的父母在紧邻宗关街老堤的郭家巷口建这栋两层楼板壁房,原来是打算一楼做生意,二楼住家,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直到解放后,这个愿望都未实现。
    随着新房框架的落成,继续要筹措铺搭二楼楼板的资金一时还跟不上来,就简单地铺上层薄薄木板芦席挡灰,全家就先搬了进来。
    每到冬天,板壁房针尖大的缝、斗大的风,室内几乎与室外没有多大区别,很冷很冷。
    后来,用报纸糊窗缝门缝才好一点。
    不过,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家每天都睡得很早,早点上床梧进被窝免得在外面受冻,而且成了习惯。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7: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家隔壁是一栋两层楼的砖瓦房,房主住楼下叫谢长寿,后面房子出租,二楼住的是他每天装神弄鬼的母亲。
    这位谢太婆经常在家里做法事,用所谓佛水为人消灾袪病。
    解放初期,曾开展过处理“一贯道”的活动,我们街坊邻居才晓得谢太婆也属于一贯道。她的法事活动才消停下来。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7: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街坊邻居们说,谢太婆有两个儿子,除谢长寿外,还有个儿子是挖煤的,因煤矿出事死了。
    自从打击一贯道后,过了不几年,谢太婆就死了。谢家人都改住楼上,楼下就租给了两户人家。
    上世纪七十年代,不知什么原因,谢长寿家把房子卖了。以后,再也不知道他们家搬哪里去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7: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对门是一栋砖瓦平房,房主过去是挑码头的,已经去逝。家里有一位朱太婆当家,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因做矿工,被炸断一条腿。大概因为脾气暴燥,媳妇跑了,留下一个稍比我大点的姑娘。小儿子也在码头上做事,解放后成为装卸一站工人。结婚后生了两个姑娘一个儿子。
    因为门对门,我母亲与朱太婆关系很好。我也经常在朱家玩。平时有什么好吃的,两家都会互相送一碗。
    但朱太婆爱骂人,跟同住在郭家巷隔我家两户的我叫花脸大伯(母)一样,骂起人来满巷子都听得到。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23: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的记忆中,宗关街范围街坊邻里之间,一般都还是比较文明礼性和友善的。郭家巷除这两位我喊她们都是叫伯伯的太婆外,基本上没有吵街骂巷的。
    特别是我的父母,我从来没有听到两位老人开口带渣子的,更没有见过他们与人吵架。也许是受他们的言传身教,我这一生也基本没有骂过人,小时甚至没有打过架!
    汉口街头的小伢们似乎在人们印象中,没有一个小时候不调皮打架的。我也调皮过,但从来没有与其他小伢打过架。
    当然,我也想过,可能我一小就处在小大人的环境中,侄儿侄女多,周边跟着我玩的小伢多的缘故,无形中没有发生争斗扯皮的气氛。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10: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品行是与他的教养分不开的。我的父亲兄弟四人还有一个妹妹,虽然家庭不是大富大贵,且祖母只顾自己打牌不大管家事,但他们兄弟姊妹之间,除老四被惯,有些叛逆外,基本上还是亲密无间、互相关照的。几个娌之间以礼相待,互相尊重。每逢当挑水工的大伯,年关前家家用水量大,一个人挑不过来,几弟兄都会放下自己家的事去帮忙,年卅也忙到快转钟才完。
    在我的记忆中,从没有听到他们兄弟之间或与街坊邻里之间,有过争吵或者出口伤人的印象。
    我的母亲,更不用说,她虽然没有进过学堂,但毕竟出生在大家庭,到烟厂当童工,并非强迫,而是她自愿与周边姊妹一起去做工的,希望用自己的劳动换来女性地位的改善,也见过世面,接受过近代工业企业文化的洗礼。老人家一生讲干净,讲礼性到堂,讲亲戚之间的血统传承,经常用先辈遗训朱伯卢治家格言教育后代子孙。
    小时候并不觉得这些无形影响,现在回忆起来,倒越来越要感谢他们给我们留下比物质还要宝贵的精神遗产。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11: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母亲日常在家说的口头禅: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我父亲在我小时候讲得最多的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欲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2: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从小一再听到的父母亲的这类口头禅,让我们兄妹学会了:会吃饭,能吃苦,愿吃亏!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0: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我第一次会端碗吃饭开始,父母就教导我们爱惜粮食,不允许我们洒一粒饭、吃完饭后碗里不允许存留剩饭剩菜。
        走亲戚,更要我们讲规距,不得只顾自己,专选好的吃,吃相难看,是被人瞧不起的。
       现在物质条件好了,但这种吃饭的规距,让我至今仍保持着,未有一丁点改变。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90 天

    连续签到: 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6 20: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吃苦,上世纪四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都各自有着一段吃苦的生活经历。毕竟大多数老百姓靠工资或者自食其力吃饭,因此,吃苦很正常也就很平常,根本不当着一回事。
    为了筹集学费钱,我暑假期间曾经到远郊贩过瓜。先找父母要两元钱,再与其他小伙伴做伴去田头买瓜。贩回后,再挑到申新纱厂大门外马路边、铁桥下或桥宫附近张公堤上,向来来往往谈恋爱的青年人或带小伢看完电影的大人提供。两元钱也买不了多少瓜,多了我也挑不动。卖得好不到两三天就能卖完,主要看买瓜的人是否舍得。有一次,在纱厂门口马路边,有位男青年很爽快,女的舍不得,他就说钱是用的水是流的,让女的心安理得吃他买的瓜。当时他们交谈中的这句话,至今仍留在我的印象中。
    卖完瓜回家后,我还得意地说给家里人听。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21 16:59 , Processed in 0.12601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