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广济老古董
收起左侧

忆年之一:喜悦和委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31 22: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三月 发表于 2016-1-31 20:43
中国地域辽阔,各地情况差别性很大,具体到千家万户,各家有各家的一本账。整个历史也是在矛盾斗争中行进的 ...

江南兄的说法极有道理。其实我的帖子近似于文学,事情完全是真实的,但是有些细节没有交待。所以吾兄就会发出感叹:有不少地方过年连一碗面都吃不上,你那儿每人还都有半斤肉和几角钱。
我郑重说明一下,不是“都”,也不是“每”。首先困难户照顾是有名额的,一个小队通常两三户,首先要照顾雇农。其次是贫农,贫农也不是年年都有,是轮流的。
我上大学时,穿的一件棉袄就是之前村里照顾家父的。为此,我们家还与邻居家炒了一架。那一年,一个小队照顾一件棉袄。队里干部定下来,给我家,没有给邻家雇农。他就到处说,是因为公社副书记住队蹲点在我家,我们家特别巴呵他,常常炕鸡蛋给他吃。我气不过,就与他家炒了一架:我家鸡都发瘟死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也不能买鸡蛋,哪里会有鸡蛋给书记吃呢?(当然,这件棉袄给了家父,应该说与公社副书记住在我家是有关连的。)
由此补充可以看出,即便是最真实的口述史,也不能全信。因为口述史往往只是讲一点而不讲背景和全面状况。这,就需要历史学家结合其他各种资料加以考证,口述史方可采用。
李宗仁的回忆录,很多研究武汉会战史者常常采信。但是其中关于胡宗南的部分基本就不可信。李说胡宗南不听命不守信阳,不战而放弃信阳。最近几年看到日方的档案资料,才知道,信阳之战同样很惨烈(有统计数据还有被重炮轰击过的信阳破城图片为证),如果胡不战而退,何来惨烈之说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31 22: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三月 发表于 2016-1-31 20:43
中国地域辽阔,各地情况差别性很大,具体到千家万户,各家有各家的一本账。整个历史也是在矛盾斗争中行进的 ...

江南兄的说法极有道理。其实我的帖子近似于文学,事情完全是真实的,但是有些细节没有交待。所以吾兄就会发出感叹:有不少地方过年连一碗面都吃不上,你那儿每人还都有半斤肉和几角钱。
我郑重说明一下,不是“都”,也不是“每”。首先困难户照顾是有名额的,一个小队通常两三户,首先要照顾雇农。其次是贫农,贫农也不是年年都有,是轮流的。
我上大学时,穿的一件棉袄就是之前村里照顾家父的。为此,我们家还与邻居家炒了一架。那一年,一个小队照顾一件棉袄。队里干部定下来,给我家,没有给邻家雇农。他就到处说,是因为公社副书记住队蹲点在我家,我们家特别巴呵他,常常炕鸡蛋给他吃。我气不过,就与他家炒了一架:我家鸡都发瘟死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也不能买鸡蛋,哪里会有鸡蛋给书记吃呢?(当然,这件棉袄给了家父,应该说与公社副书记住在我家是有关连的。)
由此补充可以看出,即便是最真实的口述史,也不能全信。因为口述史往往只是讲一点而不讲背景和全面状况。这,就需要历史学家结合其他各种资料加以考证,口述史方可采用。
李宗仁的回忆录,很多研究武汉会战史者常常采信。但是其中关于胡宗南的部分基本就不可信。李说胡宗南不听命不守信阳,不战而放弃信阳。最近几年看到日方的档案资料,才知道,信阳之战同样很惨烈(有统计数据还有被重炮轰击过的信阳破城图片为证),如果胡不战而退,何来惨烈之说呢?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1 05:37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1-31 23: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033550 于 2016-1-31 23:34 编辑

    那个时代,很多人的经历是相似的。我家也招待过住队干部。干部来家吃饭,主家是有荣耀感的。饭时,那餐桌会由坐堂处被移到了堂屋中央,干部一定会被请到首席就坐。当然,也有年轻干部不愿坐首席,也不愿坐二席,但坐三席还是少不了。
    这个倒不是为了巴结哦,因为那饭可不是白吃,每餐饭干部都要给四两粮票二毛钱。那个时代,二毛钱在农村不算少的了。我1975年上船做水手时,每月伙食费也就15元,合每天五毛钱。二毛钱一餐的伙食费在农村,那是一定有鸡蛋吃的,几分钱一个嘛。2个鸡蛋打散后,掺进水,放到饭上一蒸,熟后端出来满满一钵子,可吃一家人。在我们湖边村庄,不仅有鸡蛋吃,而且一定还有鱼吃。再说那粮票也是好东西啊,家里没点粮票,遇到亲戚家里有老少过生或生病什么的,需要还人情了,就算有钱没粮票也买不了面条、饼干类的礼品伴手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2-1 12: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济老古董 于 2016-2-1 12:59 编辑
    5033550 发表于 2016-1-31 23:33
    那个时代,很多人的经历是相似的。我家也招待过住队干部。干部来家吃饭,主家是有荣耀感的。饭时,那餐桌会由 ...


    你说得有道理。社员都欢迎驻队干部在家吃饭,有粮票还有伙食费。粮票和现金都是难得之物。问题是,驻队干部官职高了,就讲影响,就要各家各户轮流吃(先定贫、下中农家,中农家亦可,富裕中农家是绝对不能去吃的)。他之所以住我家,也不是我家宽敞,更不是我家饭好吃,是因为家母特爱干净(家母的娘家较富,外婆的娘家豪富。小时候我亲眼所见,都早已与富字不沾边了,但是,叫化子到了家门口,外婆和家母都是一样的行为,饭碗中那怕只有一块红薯,一定要掰半块给乞丐,我那时小,肚子饿,不高兴。不知道这叫做善行,为的是善有善报。)孩子衣服再旧,也决不让有破窟窿,家里再穷,也是要扫得干干净净。公社领导驻我家,就是图一个干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2-1 12: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的生活经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2-1 12: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来也怪,好象驻队干部都不太愿意到雇农家吃饭。一是脏,二呢,收了人家的粮票和现金,还把别人当雇农招待,人家吃了一回,就不去二回了。从前听村里老人讲,所谓雇农,除开家中天灾人祸、背高利贷外,大都是打流的,好吃懒做的。真正被地主富农剥削成雇农的,很少。应了一句古话,非常可怜之人,必有非常可嫌之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2-1 13: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流云@ 发表于 2016-2-1 12:57
    很感人的生活经历

    谢谢抬爱。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1 05:37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2-1 13: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广济老古董 发表于 2016-2-1 12:58
    说来也怪,好象驻队干部都不太愿意到雇农家吃饭。一是脏,二呢,收了人家的粮票和现金,还把别人当雇农招待 ...

    有的家庭在卫生和做饭上的确存在大问题。我们湾子里有一家男女主人都不会煮饭,糊、稀、夹生轮流发生,一直被大家笑谈。干部下乡来了,虽然是轮流派饭,但也只是个大原则,队长在安排时,会特地避开几家不会做饭又特别不整洁的家庭,这个也毕竟关系到荣誉嘛。那几家也有自知之明,从不计较的。地富反坏右家里,那是一定不会派干部饭的,这个是最起码的“阶级觉悟”。呵呵,想一想那个时代与当下比,有些事做的真是不可思义,不知不觉想笑。
    在我们的农村社会里,公道具有普世价值,是大家的共同追求,公道有缺,必起风波。平均不等于公道,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2-1 14: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土改分田地,再通过人民公社收归国有,雇农还是雇农,但地主没有了。按现在的话说,就是一忽悠!还得一“万岁”之名。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2-1 15: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5033550 发表于 2016-2-1 13:40
    有的家庭在卫生和做饭上的确存在大问题。我们湾子里有一家男女主人都不会煮饭,糊、稀、夹生轮流发生,一 ...

    知青下农村也享受过类似派饭的待遇。记得过年后回湾子,每户农家都要请我们吃饭,但地主家是不能请的,虽然住在我们隔壁,我们也带去一点汪玉霞的喜饼和香烟,每家都送。有一家叫“富农子弟”,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算个么成分,他家也是可以请的,富农子弟的子弟与我的关系很好,前年回麻城我还特地到他家拜访。在村头等他的时候,居然有年轻的妇女(这年轻妇女当时还没出生)说,我与这个子弟下放时来往密切,都40年过去了,村民还记得。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1-18 03:41 , Processed in 0.0916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