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15|回复: 19
收起左侧

泼皮懒汉穷骨头,横财到手付东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6-25 14:07
  • 签到天数: 4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12 16: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泼皮懒汉穷骨头,横财到手付东流
      
      《汉口竹枝词》有诗云:“二十里长街八码头”形象地概括了老汉口的繁荣与水运的关系。这“八码头”有七个码头沿汉水依次排列,唯四官殿码头紧临汉水之末,面对长江,得两江舟楫之利,又是汉口到武昌的古津渡口,交通十分便利。道光年间在此建有一座道观,名曰:“四官殿”,里面供奉“天、地、水、火”四神,以祈神灵保佑此地商业繁盛及周边商户民居之安全。
      
      四官殿门前场地及码头内外,是江湖杂耍艺人,肩挑手提小贩,测字算命先生、云游四方郎中……谋生之地。当年的四官殿,可谓店铺如林,商贾如云,三教九流,雅俗杂处,热闹非凡。
      
      话说光绪年间,四官殿来了位“摸骨算命”的老先生,约七十左右,童颜鹤发,步履轻快,虽双目失明,但听力极佳。
      
      这位自称姓周的老先生,按江湖规矩,花些碎银子拜过相邻的店家,经同意后就在卖南北杂货店王苕货的门侧支起一张马扎桌,挑起一竿布招子,布招上书“摸骨论命”四个大字;马扎桌挂一桌帘,上书:“先算命后付钱  算不准可砸摊,  若言中请付银  每次白银一两”。
      
      那王苕货看了,对隔壁鞋铺的老板说:“看来这周先生比我还苕(傻)。这么贵,那个来算命 !”
      
      那光绪年间的一两银子价值几何?我查了下资料——光绪年,上好米一石(180市斤)仅1.2两,以米价換算相当于今天人民币500元以上;当年若是买地,一亩良田价七两银左右;当时朝廷一品官年俸也只有180两;人若有上百两银子就是今日之大款了。这么高的算命价,肯定是鲜有人问津。
      
      一个月没开张,这周先生一点不慌,每天捧一把黝黑发亮的紫砂壶,摇一把尺把长的大折扇,悠然安坐,大有姜太公钓鱼之风范。一日三餐,总是托王苕货家的内老板到广益桥名酒楼买食,找回的零钱分文不要,还要赏跑路钱。
      
      俗话说“生意是守出来的”,果然不出三个月,曾在此摸过骨算过命的外地商人,三三两两地来到周先生摊前,奉上银两,且多数是超过“定价一两”的!这些客商都受到过周先生的点拨或警示,在商海中避禍趋吉发了财。有位湖南老板,请人定制了一幅五尺湘绣挂屏,绣上“活神仙”三字悬挂在摊前。当时,有人作顺口溜唱曰:“四官殿码头长,街上坐个算命郎。摸骨可知前后事,价高可以买石粮。算命当时不收钱,日后应验付银洋。”可见这周先生名声非同一般。
      
      当年,在这附近打扣巷住有一姓董的小商,家境一般。董老板婚后多年无果,俟到中年方得一儿,十分宝贝。取名“金狗”,意为金贵但又如犬狗好养。董氏夫妇对这儿子真是除“天上摘星,海底擒龙”不能满足外,事事皆依着他。金狗在这溺爱中渐渐长得人高马大一身肥肉。然而他出奇懒惰,上学堂不愿早起晚寝,学了六七年仍是诵读不能断句,书写不能成文;做生意不会算账,更不愿坐守店堂;挑水肩疼,提物臂酸……活梗(完全)就是个造粪机。更让董氏夫妇揪心的是,金狗在这闹市之中染了不少市井之气。他成天与一群小混混在汉正街、集家嘴、四官殿等地区找商家小贩的歪(岔),擂(逼)几个小钱买醉取乐。常有人告上门来,老人只好赔钱、赔笑、赔不是。不到几年,硬是把父母活活气死。父母死后,金狗更是放荡不羁,不到三年就卖掉房子,仅留一“偏刷”(紧靠着大房子外墙搭建的小屋)栖身。卖房的钱不到两年又花个精光,但他的恶习却毫无收敛。
      
      这天,金狗带几个泼皮来到四官殿,他们东店柜上抓一把花生、西铺摊前拿一把糖果,招摇过市,商贩们敢怒不敢言。他们围着周先生的算命摊转了一圏,又把周先生上下打量一番,金狗把摊子一拍;“看来你算命蛮准咧,你给我算一算!”
      
      周先生一听金狗的语气便知来者不善,忙笑着起身:“可以,可以,先生可知我的算命价,每次可得一两白银啊!”
      
      “少滴哆(啰嗦),算得是那个事,跑不了你的钱.”
      
      “俗话说‘树从根发,人从心发’,要是跑了我瞎子的钱,是会遭报应的。”
      
      “老东西,你么样这多废话,你倒底会不会算命?”
      
      “好吧,客官你请站好。我这摸骨算命,一不问你生庚八字,二不问你经营何业,仅以你的骨相知晓你的过去,近期吉凶,未来走势……”
      
      “十个算命,九个吹。少废话,你快摸骨吧!”
      
      周先生站在金狗身后,息声屏气,双手按在金狗头上用心一摸,长叹了口气说;“先生,你的命我不算了。请換个人吧!”
      
      这金狗一听就烦了;“老子说吧,你不会算命还到四官殿来混钱!”
      
      周先生满脸赔笑:“你的命不好说,说真的你要骂人砸摊子;说假的你也要砸摊子。所以,这个命我不算了。”
      
      “莫跟老子玩这一套把戏!我这命,今天算也得算,不算也得算!”
      
      王苕貨连忙附在周先生耳边轻轻地说:“先生,你打发几个钱让他们走吧,这帮人不好缠。”
      
      周先生似乎没听到王苕货的劝告,对金狗说:“本人算命从不讲假话,若真话有所得罪,先生你是否可以息怒走人?”
      
      汉口这地方,只要有人争吵,须臾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马上有人起哄:“快算!”“要说真的!”
      
      金狗等人气盛,见周先生一直客客气气以为先生心虚,更是洋洋得意,金狗大声地对周先生说:“你只管说真话,如果应验,保证少不了你一分钱!”又对众人说,“我金狗,大家都认得,穷是穷,但是一两银子我扯债拉债还是付得起的。如果你老先生算不准,我可是要你赔十两银子,你敢答应吗?”
      
      周先生想了想,笑了一声:“先生说话可当真?我先拿十两银子放在王掌柜店中,由他暂且保管,各位乡亲父老作证,一个月之内若不能应验,这十两银子你拿走;若我言中你则付一两银子;若付不起……”
      
      围观的人齐声嚷道:“周先生,爽!”“金狗,快点答应!”
      
      金狗见这是无本之赌,当然分外高兴,高声应答:“今天赌了!要是输了,老子就不在汉口混码头了!”
      
      周先生,再次令金狗站好,双手从头骨开始往下摸。不一会儿,周先生立起身,双手抱拳向金狗一揖:“骨己摸毕,江湖人有江湖之德,待会人散了,我只给你一人说命吧。”
      
      那围观之人哪肯罢休,七嘴八舌起哄:“这搞的是某名堂!”“莫不是不会算命,到四官殿来骗人!”
      
      金狗早也不耐烦,开口骂:“老东西,逗老子玩!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周先生毫不生气,双手抱拳向四周行礼道:“既然各位乡亲有如此要求,在下也只能破一破江湖规矩,如实将这位先生之命说了。若有逆耳之言,但望先生海量……”
      
      不等周先生说完,金狗与众人齐道:“莫啰嗦,快讲吧!”
      
      周先生用手捋了捋胡须,开口道:“先生天庭,尚饱满,可见天资聪慧;——然而百会处有梗陷,从小畏难喜安逸;天成骨(前额)窄而前突、性情怪戾,较辎铢,易招祸;……臂骨、腿骨细长而有节,四肢实为懒骨头……臀骨平而有陷,终生穷困……”
      
      那金狗听得是眉头皱得一分紧于一分,脸色气得红一阵、白一阵。但当着众人,也不好发作。
      
      这周先生是瞎子,看不到金狗的表情,顿了一下,总结道:“综上所述,先生你是一身懒骨,人懒则难招财,财神避懒汉,先生你一生穷命啊!——不过老朽也有解法,有道是迷途知返,未为晚也!”
      
      说罢,周先生端起茶壶,径自摇扇品茗,不再言语了。王苕货大声招呼:“命算完了,各位忙财去吧!”众人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再说这金狗今天在四官殿中惹了这一曲“不是骂,胜似骂”的闹剧,真是叫花子吃冷饭——自讨的,气得躺在破“偏刷”里两天未出门。
      
      第三天,总在一起鬼混的好友六毛叫上门来:“哥,今天全新街搭台买彩票,那可是个发财的机会啊!”
      
      “发财?那老瞎子不是说老子穷一辈子的吗?哪有‘财’给我发?”
      
      “我听那卖彩票的说,一串铜钱买一张彩票,若是中了头奖,可得一千两银子呢!”
      
      “哪有这等好事?再说,老子身上只有几个铜钱,只够买几个烧饼的,哪来一串?”
      
      “钱的事,慢慢想法,你去看一看再说吧!”
      
      受不了六毛再三怂恿,金狗懒懒地爬起,披上破夹袄,趿上布鞋,与六毛一同走出门来。
      
      穿过大夹街,他俩很快到了全新街,只见街口搭了个八尺见方的彩台,上面彩旗招展,几个官局中人,双手呈喇叭状,向四周吆喝:“官府督办,公开、公正……彩票中奖,最高千两白银!”,“数量有限,卖完为止。机会!机会!”
      
      那彩摊前也是人头攒动,有询问的,有购买的,更多是看热闹的。
      
      穷极了的人,多爱做金钱梦。这金狗一看这场面,一听这激动人心的吆喝,马上兴奋起来,对六毛说:“筹钱去,试一试!”
      
      二个都是穷鬼。六毛找他父母擂(逼着要)了五百文,金狗回家翻箱倒柜,找了件父亲当年成色较好的棉袄,呈上當铺过头高的柜台,好说歹说才當了五百文。两人搭伙卖了一张彩票。
      
      那彩票七寸来宽,三寸左右高,上印“筹办湖北签捐彩票”周边还印有龙形图案——这真是官办的彩票,没假!
      
      每张上有十条,印了10个连续的号码,每条上各一个号码。金狗与六毛各选了五条。彩票上还注明开彩日期:*月廿九日,开彩地点则在彩台上高悬着——汉口山陕会馆。
      
      金狗与六毛小心翼翼地将彩票包好,金狗回家,还将其缝在自己的破夹袄的内荷包里,两人各自都做了一个“一夜暴富”的发财梦,只等那廿九的日子到来。

    评分

    参与人数 3汉网币 +36 收起 理由
    柏榴村 + 8 传奇故事,妙笔生花,警醒后人
    秋叶红晴川 + 10 点赞!
    兵哥哥 + 18 支持原创!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6-25 14:07
  • 签到天数: 4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2 16: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口竹枝词》说:“一镇会馆各省通,各邦会馆竞豪雄”讲的是繁华商都汉口的会馆之多,规模之大,建筑之华丽。这山陕会馆又称西关帝庙,西起全新街,东邻药邦大巷,宏伟异常,是汉口二百多家会馆中规模最大的会馆。它中间有一个可容几百人的天井,天井上首还有一个雕梁画栋的大戏台。它不仅是山陕帮的客商“祀神、合乐、义举、公约”之地,也是市民节假日庆典、娱乐之所。
      
      到了廿九日这一天,早早就有无数彩民从三镇汇集于此,戏台下有醒目大字“开彩重地”,戏台前是人山人海,人们穿戴是贵贱有别,口音是南腔北调……大家都翘首以待那令人激动的开彩的时刻到来。
      
      只听鼓响三通,上十个兵丁走上戏台,分列两侧,三个官员也款款上台端坐戏台中央,又上来两个管事的,用话筒向着台下大声喊:“开彩在即,大家安静。今天省府派官员现场监督,兵丁维持,为公开公平起见,台下可推选百姓三人上台,与执事一道共同开彩——”
      
      人群中立马选了三个精明的中年男子,上了戏台。
      
      开彩从末奖开始。
      
      那台下的彩民个个心里诵念着自己彩票上的号码,人人祈祷财神降临。
      
      那金狗与六毛四只眼睛紧盯台上的号牌不敢眨一眨,四只耳朵恨不得竖成驴耳。但是,每次报完,他俩皆长叹一声。
      
      末奖丶二奖报完之后,台上又是鼓声一通,执事的人高声嚷道——“最令人振奋的时刻到了!马上开头奖——头奖仅一个,白银一千两!——”
      
      嘈杂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只见戏台中座一官员起身,双眼监看那开彩的人,一个号码出来了,马上有人举牌从戏台左侧走向右侧,并且口喊着该数字,以示台下彩民。第二个号码出来了,又如此公示一番……一共出了五个号码,由执事大声公布“头奖*****号,恭喜!恭喜!”
      
      这台下的金狗,早把自己的号码背得滚瓜烂熟,听见第一号码时,他头皮一紧:“莫不是我听错了?!”他举目往台上一看,果然是自己彩票上第一个数字!他沉着气——因为要五个数字相符,才是头奖。好不容易,当听到执事报出最后一个号码时,金狗差点喜得跳起来,六毛高兴地捅了一下金狗,“哥——”金狗连忙把手捂住六毛的口,小声说:“莫说,走!”
      
      他俩挤出会馆,脚下生风,回到打扣巷的“偏刷”,金狗不放心,问六毛:“头奖是什么号?”
      
      六毛一口气顺畅说出,金狗小心地拆开缝线,把自己的彩票仔细地端详了一遍,果然这彩票上有一条就印着“*****”五个汉字数字,下面还有洋文(阿拉伯)数字。
      
      金狗忙把彩票又缝进夹袄内荷包里,高兴得“大字”似的往床上一倒:“老子有一千两银子了,有一千两银子了!”
      
      六毛的彩票,一条也没中,心里甚是懊恼,但见金狗这般高兴,也讨好地说:“哥,我怀里还有几十个铜钱,我们出去庆贺庆贺!”
      
      金狗也很大方:“哥,大后天兑了奖,赏你十两!”
      
      二人有说有笑地来到集稼咀码头,这码头边常有一些手挽竹篮卖卤菜,南酒的小贩,这些小贩所售酒菜极为便宜,那些扛码头的,挑脚的苦力常是他们的主顾。金狗与六毛穷,又喜欢喝上二口,当然也少不了光顾。
      
      二人在河边找个平坦地方,席地而坐,唤来一小贩,要了一碟油炸兰花豆,八个鸭头,八个鸭爪,半斤酱猪肝,一斤南酒……金狗看着那汉江上点点的白帆,听着那哗哗如歌的涛声,沐着春末夏初的凉风,心情是难以言状的高兴。
      
      金狗笑着说“狗日的周瞎子刚说老子命穷,我今天就发了财,老子明天就去砸他的摊子!”
      
      “周瞎子,瞎眼、瞎说,我明天陪你去!”
      
      “砸了摊子,放在王苕货那里的十两银子归你,老子有一千两了,那十两我不要了!”
      
      风卷残云,不一会座前酒菜已所剩无几,金狗又唤小贩来加菜加酒,只喝得两人不辨东西南北。
      
      这酒一下肚,人的身上就一阵燥热,当时正值春末夏初,不一会儿,二人头上都冒汗了。两人也把外面的衣服脫了,丟在地上。
      
      “哥,这千两银子你怎么打发呀!”六毛语气极为献媚。
      
      “老子,先买间房子,再给你娶个嫂子,再开个铺子,你当账房先生。不、不,你不会算账……
      
      “算了,你还是当管家,给老子管好那些伙计,账房先生,不让他们偷懒,黑(贪污)老子的钱……”金狗兴奋极了,给自己,也给六毛描绘了一幅亮丽的图画。
      
      太阳西沉,喧闹的码头渐渐安静下来,六毛付了酒钱也该回家了。
      
      金狗东倒西歪地站起身,拎起那油黑油黑的破夹袄,左看右看都不顺眼,六毛也醉醺醺地说:“哥,还穿这破衣烂衫打鬼,该换新的啦!”
      
      “老子明天就换新的了——去你妈的!”
      
      金狗手一扬,把那件破夹袄丢在滚滚东流的波涛中。
      
      湍急的汉水泛着波浪,滚滚向大江流去。那件破夹袄在波浪中一沉一浮、一沉一浮,不一会儿就漂得没个踪影……
      
      一阵晚风吹来,金狗与六毛都打了个寒噤,六毛大声惊叫了一声:“哎呀!……夹袄!夹袄!……彩票!彩票!”
      
      金狗听到这一叫,顿时感到大事不好!刚喝下去的酒也化作一股冷汗从脊背里渗出——酒已完全醒了!
      
      “妈呀!我的彩票!”金狗撕心裂肺地惨叫,那声音在空旷静谧的河滩上,显得十分瘆人。
      
      夕阳照在汉江的水波上,犹如撒下一江跳动的,金色的鳞片,明晃晃的什么也看不见,仅有浮光跃金。
      
      金狗浑身酥软,瘫倒在地上,半天没出一声。他“咚、咚、咚”地用头不断地撞击河滩,硬是把那泥砂滩撞出了一个小坑。那泉水似的伤心泪夺眶而出,金狗哭喊;“我做么事把夹袄丟到河里啊!”
      
      “我做么事把夹袄丟到河里啊!”他哭喊着,一步一步向河里走去……
      
      在六毛和邻近的船夫尽力劝阻下,金狗并没有跳成江。可是从那一天以后,人们再也没有见到金狗,连六毛也不知道金狗的去向。
      
      附:这也是我妈妈讲的一个老故事,不知对今日某些懒汉,妄想一夜暴富,有无警示、教育的作用。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2-12 18: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味。情节平稳后一个转折,戛然而止。寓意深长。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16 20:21
  • 签到天数: 2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12-12 19: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故事结束,然后归结出做人的道理。这是老野马的妈妈的故事的特点。赞!
    汉味老故事,好听。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12 21: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欣赏到老野马老师的“妈妈讲武汉老故事”系列的大作了,这种带着浓浓汉味的故事不仅有很好的文学性,还深蕴着做人的哲理,让人回味,发人深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13 13: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性强,文字有韵味,结构完整,赋有哲理,谢分享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6-25 14:07
  • 签到天数: 4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3: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三阳里,闲看儿童捉柳花,猴子爱桃子,望江斋等老师关注与鼓励.武汉人文历史悠久,蕴藏着许多老故事,让我们一道去挖掘出来,让武汉不但是经济大市,更应是有品味的文化大市.我想这应是我人文武汉网友的一份义务.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03
  • 签到天数: 610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2-13 22: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老野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百听不厌!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10-14 13:19
  • 签到天数: 104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2-14 12: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好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33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12-14 13: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野马先生精彩故事的分享!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1-12 11:46 , Processed in 0.10996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