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16|回复: 11
收起左侧

今天是蔡林记热干面创立70周年纪念日,您知道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10-24 06: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蔡林记热干面创立70周年纪念日,您知道吗?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0:02
  • 签到天数: 92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0-24 09: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帖听说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0:02
  • 签到天数: 92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0-24 09: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帖听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5 10: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武汉人可能都不会确认热干面是蔡家或李家发明的;蔡林记热干面是武汉的热干面中一大老字号、老品牌这个都认同,认的是这个老店。
    而热干面是武汉人历来日常生活、饮食生活方式普遍具有的状态,正如武汉这片地区存在的“宵夜”;都是在武汉人生活中慢慢形成的(剩菜剩饭到第二天那就肯定要坏撒,武汉潮湿、闷热。)。
    半夜吃剩菜剩饭就叫成了“宵夜”,剩面就产生了热干面;国外吃剩菜剩饭就产生了“比萨”(就是懒婆饼撒)。

    点评

    胡说八道,荒谬!  发表于 2015-10-26 20:09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2 天

    连续签到: 9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0-25 16: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jianganyan 发表于 2015-10-25 10:52
    说实话,武汉人可能都不会确认热干面是蔡家或李家发明的;蔡林记热干面是武汉的热干面中一大老字号、老品牌 ...

          此话有理!
         注意到“太湖水大湖水 ”先生一直是用“蔡林记热干面创立70周年”而不是使用“热干面创始70周年”和“纪念热干面70周年”这个涉嫌修正,模糊武汉人文历史的字眼。
        说热干面“创立”70周年,明眼人一看就是要把热干面的创立嫁接到“蔡林记”上,这一点,蔡林记的后代大概也还没有这样发声。相信武汉人绝大多数也是持怀疑的。会怀疑汉网有意改写武汉热干面的历史。那么真相就是请有关熟络蔡家后人的老师请蔡家后人出来讲一讲他们家是怎样创始热干面,以正视听。
        所以,吃了蔡林记的热干面,太湖水大湖水先生还是尊重热干面的历史,不虚妄热干面的真相,难能可贵,可佩!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0-21 16:17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5-10-26 20: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渔樵老叟 发表于 2015-10-25 16:13
    此话有理!
         注意到“太湖水大湖水 ”先生一直是用“蔡林记热干面创立70周年”而不是使用“热 ...

    蔡明玮长女:我想朋友们都喜欢吃热干面,它已是我们武汉人主要的早餐。我先说说热干面,它有很深的根,(我的父亲出生在黃陂蔡家榨,一个榨芝麻油和油面的故乡),它的根就来自黄陂乡土文化;我父亲出道时是卖黄陂油面,后来才卖武汉水切面,因为水切面比油面成本便宜,但是水切面煮熟花的时间比油面要长得多,如果顾客同时来吃面等的时间长了,等不急就走了,于是我父亲就想到一个快速妁吃法,将切面煮到七八成熟淋油存放,这样顾客来了抓一把在沸水中捞几妙钟,立马就可吃,当时我父亲将这快速能到口的面叫把子面,一九三九年的某一天,父亲买香油时发现香油是从芝麻酱中用水代法提取的,偶然想到将芝麻醤用在他卖的面中,吃起来更香,因而将这种面叫麻醤面,于是生意从此火红,抗战胜利后,于一九四九开了蔡林记面馆。今年是蔡林记掛牌七十周年,昨天黄陂区政府组织有关人士到我们的家乡黄陂蔡家榨开了蔡林记七十周年纪念会,也让我们含冤去逝的父亲他老人家可含笑九泉了。热干面这个名字是在蔡林记掛牌一年多以启的事;一九五0年工商登记时问父亲面的名称时,我父亲想到这面是热一下干拌着吃,也就取名叫热干面。由于热干面适应了解放后快节奏生活,一个快歺式的吃法,芝麻醤营养丰富又香而面饱肚又便宜,很快就传遍武汉市,沒想到父亲发明热干面本是只想养家糊口,沒想到他的热干面改变了武汉人的饮食习惯,成了武汉地域饮食文化的代表。我们作为热干面发明人的后代,一定要向世人声明:热干面的创始人是我的父亲蔡明纬,并不是一个子虚乌有的李包偶然将油淋在卖不完的面上而发明的,所以我要把热干面铁的事实告诉世人,告诉朋友们知曉,不然我们对不起为我们辛劳了一辈子的父亲,(至于李包所有的资料已查无此人,这个虚构的人沒有门店,设有可查找的亲人和子女),而且真正发明人的子女我们都还健在。热干面已是武汉饮食文化的代表,历史不能造假,老字号蔡林记是受政府保护的蔡林记,不能在他的脸上抹黑,'蔡林记是蔡林记商贸公司的也是武汉人民的,我们大家都要爰护他,请朋友们帮我转发,谢谢大家!现以此文记念蔡林记诞生七十周年!暮露拜托2015.10.25.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2 天

    连续签到: 9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0-26 21: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桥 发表于 2015-10-26 20:14
    蔡明玮长女:我想朋友们都喜欢吃热干面,它已是我们武汉人主要的早餐。我先说说热干面,它有很深的根,( ...

          谢谢你将蔡明玮长女的话转告与我。
          我家没有任何人涉及热干面这个行业,对于热干面不存在我要争什么。在上世纪的60年代,我们湖北武汉的报纸曾就热干面有过一篇来历的文章,假如我没有记错(这张报纸是我趁夜色在长江电影院报栏上揭下来的,几次搬家丢失了),热干面是不像这几天的说法的。
         这几日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假如在四、五十年前的我们湖北、武汉的报纸胡说了,当时的蔡林记就应该提出异议,因为这关系到一个企业的名声。这是一,其二,我是再也没有时间向纠正集邮界的专家和大师级的集邮家们的“1923年才有江岸支局”和“没有三元里支局”论点那样投入几年的时间,那期间我甚至向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写信反映对武汉档案馆阻扰查档的不满,我们汉网也有人知道。其结果,我用几年的时间不仅查证了真实的邮史,还查出了武汉市志及武汉市好几个区志的错误,结果呢,相信武版一定懂得“结果”。得罪的人就不少了。为一个热干面,我是不是要得罪市民记者版的一大批的版主,超版呢,我以为极其划不来,我不信就是了。
         我觉得,对于文史问题,应该慎之又慎。我在炎帝神农之乡工作了几十年,我的老家据说也是花木兰之乡,当然还有许多,我是深有怀疑的,那里面有许多破绽。比我们老的已经作古或者留世的已经不多,写史或者为史作证就落在我们这些人身上。说不定后人看到的信以为真的就是我们流传的历史。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0-21 16:17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5-10-27 16: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渔樵老叟 发表于 2015-10-26 21:06
    谢谢你将蔡明玮长女的话转告与我。
          我家没有任何人涉及热干面这个行业,对于热干面不存在我 ...

    我充分理解一位老同志的心境,握手!
  • TA的每日心情
    A
    1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2 天

    连续签到: 9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0-28 10: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渔樵老叟 于 2015-10-28 13:12 编辑
    武桥 发表于 2015-10-27 16:29
    我充分理解一位老同志的心境,握手!


    这是我给“老调重弹”版主的回复,也移在这里供师友们参考。

        (老调重弹版主)分析有理,很透彻,为研究热干面的起源打开思路。
         三元里的“ 往日热干面是“勤快”面,如今热干面是“懒汉”面”一文已经含蓄的说出了热干面的起源。大家为什么要含蓄呢?相信我们讨论的各位师友家里都不卖热干面,不应存在含蓄呀?“你懂的”三字可以概括吧!

        有水切面、水碱面。水切面不加碱,水碱面放碱,民国初年是不是这样,我没有经历不知道。在面粉制品里放碱有多长历史,说清楚也清楚,说糊涂也糊涂。
        有许多国家民族吃面包,中国人好像很早是做成馒头,大饼,锅盔等。问题来了,这样的面制食品发不发酵,无论是烤制还是炕制亦还是蒸制,是要吃死面坨子的,还是吃松爽的。吃松爽的,发酵!
        我不懂面制品发酵是不是一定要出现一个现象:酸。对于馒头,发酵后下一点适量的碱,则馒头会又白又泡又爽口,下多了发黄,下少了则有酸尾子。那时还没有“高活性干酵母”吧,即使用伏汁酒发面后留老面再发面,会不会酸?这就不用我们细分析了,有不少人不光做学问,也做家的。
        外国人烤面包是不是很喜欢吃酸面包,我也不知道,这要去问他们的祖宗。
        据说,中国的馒头是诸葛孔明发明的用来日哄鬼,我看《三国演义》这一段是当神话故事看。他先生解决了死面馒头过渡到发面馒头,解决了酸的问题没有?这要去问编神话故事的人。
       再说热干面,问题就清晰多了。据蔡林记传人蔡女士说“我父出道卖黄陂油面,后水切面,因水切面比油面成本便宜,但是水切面煮熟花的时间比油面要得多,如果客同时来吃面等的时间长了,等不急就走了,于是我父就想到一快速吃法,切面煮到七八成熟淋油存放,这样顾一把在沸水中几妙,立就可吃”。
        那么,蔡家先辈卖的是水切面,还是“武汉的水切面”。前面说了,水切面不加碱。

         好,先有水切面!还是“武汉的”。
        怎么吃呢,拌着吃!
        拌着吃的面条中国有多少种,全中国的老百姓有没有在家将面条过水或者用宽水下面捞起来拌着吃?其它的国家和民族有没有拌着吃面条的习惯?
        这里又有一个很“决”人的问题,当时在汉口,是不是只有蔡家先辈一人卖水切面,或者说是他一家的“独门铳”,说得再直白一点,蔡家先辈垄断了大汉口的“水切面”(我只说汉口,不提武昌汉阳,因为他们不吃面,吃面就恶心!对不起武昌汉阳的您家门{:soso_e183:},为了缩小范围,只能这样说)。
        还是说拌着吃,上下五千年,拌着吃面是不是蔡家先辈的发明,在此之前,人类有过拌着吃面的习俗没有。
        拌着吃面是不是就是热干面现在的料,还要加卤水。
        它是慢慢的将各种佐料逐步集合的,还是一夜之间完善的?
        就像“中国人”这个代表我们身份的词是何时出现的,在“中国人”三字出现之前,中国就没有人。中国人的历史只能定为几十百把年?
       无论从何而说,就是按照蔡女士的正式发声而言,热干面都与“70”年挨不上边。
        别的还真就不能再分析了。
        衷心祝愿蔡林记的后辈们做好“蔡林记”,价格味道都要胜出一筹才能做大做强,才能继承祖辈的祖业,创业的艰难,让蔡林记品牌增辉!这才是真板眼!
        假如热干面=蔡林记,以此类推,谁都可以如法炮制:汤圆=五芳斋;豆皮=老通城;鸡汤=小桃园;汤包=四季美;月饼=汪玉霞.....裤子=?武汉人在品牌裤子之前都打“条挎”!连鸡汤都只有几十百把年,武汉没有历史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3 16: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jianganyan 发表于 2015-10-25 10:52
    说实话,武汉人可能都不会确认热干面是蔡家或李家发明的;蔡林记热干面是武汉的热干面中一大老字号、老品牌 ...

    其实不无道理。我个人认为热干面就是加热的凉面,只不过稍有差别。主要就是水切面表面涂油,涂油的目的是防止面条粘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8-23 18:03 , Processed in 0.312691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