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02|回复: 1
收起左侧

转帖 血战台儿庄之30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6-18 13: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腾讯军事的一篇文章,基本反映了30军当年与日军作战的情况,也有瑕疵与疏漏,

    比如守台儿庄的184(不是186团)团长王震受伤后,是副师长康法如进城指挥,康法如受伤后,上校师附王冠五进城代理团长。

    第二集团军在台儿庄地区的部署:是以30军31师在台儿庄正面迎敌,184团(一个团)守台儿庄城,余在城外;30军30师在左翼;42军27师在右翼;42军独44旅作为集团军的预备队。110师师长张轸曾在会战期间,短暂归30军指挥。这个大的部署作者没有交代。


    "传我的命令,当兵的打光了,军官们填进去,大家都填完了,老子就来填!"这是曾任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在徐州会战期间,向所属第30军第31师师长池峰城下达"死守台儿庄"强硬命令的时候所说的话。台儿庄战役闻名中外,正是在第30军不计伤亡、顽强死守的情况下,为友军合围日军并予重创,创造有利条件,开创了抗战全面爆发以来正面战场上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第30军凭此入列"名军",当之无愧。

    叛军的转变

    第30军与第59军源自一脉,都属冯玉祥的西北军。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后,这些部队全都成了南京国民政府眼中的叛军。反蒋联军战败后,这些部队为了谋求生路,开始想起一切可用的办法。比如张自忠领导的部队,他们拒绝南京方面的收编,退入山西寻求自保,事后在不得已的情况被迫接受张学良东北边防军的改编。

    和张自忠所部不同的是,第30军的前身——第2方面军第2师、第11师在吉鸿昌的率领下主动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的改编,吉被任命为第22路军总指挥,第11师改编为第30师,第2师改编为第31师。

    第22路军成立后并不太平。该路军只有两个师,但为照顾资历高的军官,又在路军下面增设了一个军的番号,这就是第30军,军长由第31师师长张印湘兼任。在这个团体中,吉鸿昌、张印湘,以及时任第30师88旅旅长的彭振山各有想法,可说是完全不同的三个派系。

    内部不团结,就容易被外来势力各个击破。部队成立仅一年,吉鸿昌就被外调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失去了兵权。吉鸿昌一走,"三国演义"转成"两方恶斗",先是张印湘于1933年被军政部以"鼓动旧部、违抗命令"为由撤职逮捕,接着成为第30军继任军长的彭振山也在1934年被军政部以"违抗上命"为由撤职关押(两人都在1935年被枪决)。第22路军番号撤消,第30军因此成为无主"游魂",部队内部军心涣散,动荡不安。就在这个时候,西北军老将、时任第26路军总指挥的孙连仲接纳了第30军。

    孙连仲(1893.2.2-1990.8.14),河北雄县人,字仿鲁。他出身富农,读过高小,又跟父亲经过商,这使他在1914年加入西北军的前身——第16混成旅当兵后,很快就就被提拔为炮兵正目(班长)。一年后,孙连仲参加军内考试,他因流利地背诵出"五十二条精神训条",得到了冯玉祥的刮目相看,并提拔他当排长。能得到冯玉祥的青睐,孙连仲自然在军中如鱼得水,他不仅在十年中当上了卫队旅旅长,还位列冯氏"十三太保"之一,其身份地位,在西北军众多军官中非同小可。




    第30军的真正缔造者孙连仲

    中原大战失败后,孙连仲收容四个师的部队接受南京国民政府改编,成为第26路军总指挥。但孙连仲没有想到第26路军成立不久之后,主力部队就被参谋长赵博生等人带去参加红军了。第26路军因此实力大损,濒临于被撤消番号的危险境地。

    就在此时,第22路军的瓦解使孙连仲找到维持所部的希望,他当即致电军政部,表示愿意收容整顿第30军。军政部正为第30军的烂摊子感到棘手,既然有人愿意出面接受,也就顺水推舟地批准了。就这样,孙连仲以第26路军总指挥兼第30军军长的名义,开始了对第30军的改造。

    西北军是一个大团体,下面自然有不少小派系,比如孙连仲和吉鸿昌就不是一路人。为了改造第30军,使这支部队改姓"孙",孙连仲就必须从自己仅存的一个师--第27师里抽调可靠干部接管第30军。为了顺利入驻,还必须拉拢一些第30军的老人。

    孙连仲首先看中了第30师旅长张金照。张与孙的连襟冯安邦是至交,于是由冯出面,得到张的支持。接着,又通过老部下池峰城与第31师旅长乜子彬和康法如的交情,将乜、康两人也拉了过来。有了三名旅长和若干团长的支持,孙连仲开始正式改造部队。他先是自兼第30师师长,从张金照旅抽调干部担任另外两个旅的军事主官,随后主动辞去师长兼职,提拔张金照担任师长,另调池峰城接任第31师师长。最后再通过军政部颁布整理师规定的机会,缩编各师建制,裁汰大量30军旧部人员,成功将第30军掌握在自己手中。

    华北御敌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就在平津守军第29军奋战抗击日本侵略军时,第30军接到了开赴保定备战的命令。第26路军总指挥孙连仲为了集中精力指挥全军,于8月25日辞去第30军军长兼职,保举第42军副军长田镇南继任军长。

    田镇南(1889.12.26-1974.12.2),河南项城人,字柱峰。他出生于军人世家,父亲田作霖官至冯玉祥西北军的中将执法处长。田镇南从小跟随父亲征战四方,使其军事阅历不断得到加强。他在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第2期步兵科毕业后,先后担任过教官、部队长、参谋官,在军中有文武全才之名。

    田镇南与孙连仲是在1925年相识的。当时还是师长的孙连仲正与直系军阀李景林部作战,而田镇南则以绥远督统署参谋处长的身份被督统李鸣钟派到孙部协助出谋划策。孙连仲当上军长后,就将田镇南调到自己麾下,成为一名十分信任的幕僚长。

    第26路军成立时,部队在维持建制、军饷补给等方面都存在困难。田镇南跟随孙连仲奔走南京、北平等地,一方面取得蒋介石和张学良的信任,一方面结交两地权贵以及眷属,以期得到他们的支持,将第26路军维持下去。之后又是田镇南积极协助孙连仲收编第30军,因为他对该部十分熟悉,这使他成为第30军继任军长的合适人选。




    在孙连仲之后就任第30军军长的田镇南

    1937年8月,第30军奉命在涿州以南布防。田镇南接到命令后,以第30师担负房山防务,第31师担负明顶山防务。8月5日,日军对第30军阵地发起进攻。守军第31师初次与占据火力优势的日军交锋,完全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好在师长池峰城带着督战队亲自到前线压阵,总算是在阵地上坚持了两天连夜,但部队因损失过重而撤往涿州休整。守备房山的第30师伤亡同样重大,当第31师撤退后,孙连仲为免该师被日军包围,便命田镇南将第30师也撤回涿州,集中第30军全部力量来固守城池。

    田镇南考虑到第30师损失要比第31师要大,所以决定将该师调到位于涿州附近的赤土村休整,由第31师独力承担涿州城的防守任务。对此,池峰城表示顾虑重重,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接受任务,并召集所部旅、团长开会商讨城防部署事宜。

    当池峰城对与会军官下达坚守涿州的命令时,所部高级军官却纷纷表示反对,尤其是第92旅旅长刘德恒反对最激烈。刘德恒为了给第31师留下种子,竟然在日军进攻涿州之前擅自率领部队撤出涿州。导致池峰城只能以第91旅孤军奋战,涿州仅仅守了一天就告沦陷。

    第30军本就是杂牌军,此次涿州作战竟然发生了一名旅长擅自带领部队逃跑的事情,让孙连仲、田镇南以及池峰城都很没面子,第30军全军官兵都以此为耻。事后,孙连仲下令逮捕刘德恒,并决定报请军法执行总监部批准枪决刘氏以肃军纪(事后池峰城念及旧情,将刘救了下来)。第31师也因第92旅的不名誉行为,而取消该旅番号,将该旅改称为第93旅。

    9月29日,第30军在石家庄整补时又接到新的命令。这是新任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下达的,要第30军连夜出发,进入山西参战。田镇南接到命令后,连新兵都来不及接收,就带着残破之师火速出发。




    作战中的第30军士兵

    第30军本来奉命参与太原城防,但因日军第20师团直攻娘子关,为保忻口友军侧翼安全,第30军又火速开赴娘子关,并于10月16日投入到对旧关的反攻战斗中。第31师为了洗刷耻辱,作战最为勇猛,全师官兵经过三天激战,成功突入关内,并与日军第77联队展开巷战。眼看旧关即将收复,不想日军第二天增兵救援,而第31师此时却缺乏后援,池峰城考虑再三,只得咬牙下令退守娘子关。10月26日,经过连番作战始终没有得到补充的第30军终于奉命撤出战场,开赴灵石以南的仁义镇整补。两个月后又被调到河南信阳、罗山整补。

    第30军从1937年8月参战以来,连续作战三个月,此时全军就只剩下1800余人。对于一支随时有可能被吞并的杂牌军来说,保存部队的种子是第一要务。此次对日作战,第30军连番恶战却能侥幸"生还",全军官兵都为此感到庆幸。

    经过两个多月的补充,第30军所属两个师都恢复到6000余人,其中部分为河北、河南的地方保安团充编,但多数还是以新兵为主,战斗力没有完全恢复。当时包括田镇南在内的大部分官兵都不会想到,第30军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奉命参加了闻名中外的台儿庄保卫战,并在这次战役中以惨重的损失缔造了该军的辉煌历史。

    血战台儿庄

    日军攻占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之后,将下一个目标指向徐州。对日军的企图,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于1937年12月底制定了以"第3集团军坚守济南,争取时间使战区主力部队集结于兖州地区,准备对日军展开全线反攻。如兖州反攻失利,亦可利用在徐州地区构筑的防御工事以抗击日军"的作战方针。未料负责黄河沿线防务的第3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将接连放弃济南、泰安、济宁等重要城市,致使日军长驱之入,山东大部沦陷,李宗仁先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无形间流产。日军第5、第10两个师团由精锐分别编组坂本支队(以第5师团21旅团为基干)和濑谷支队(以第10师团33旅团为基干),分向临沂、滕县方向进击。

    根据李宗仁的最新部署,台儿庄地区的守备任务交由第30军承担。军长田镇南受领任务,以第31师为主力进驻台儿庄,第30师则暂时驻防徐州附近的茅村机动使用。




    孙连仲(中)与第30军军长田镇南(左)视察战场

    3月21日,第31师抵达台儿庄后奉命临时配属给汤恩伯的第20军团。根据汤恩伯的计划,第20军团准备对日军濑谷支队发起正面进攻,汤命第31师先行出击吸引日军主力,自率第52军和第85军在侧翼发起进攻,试图将日军一举击溃。遗憾的是,由于连降大雨,第52军军和第85军都没有按时抵达攻击发起地,致使池峰城的第31师在发起进攻后陷入孤军作战的危险境地。在日军的不断反击下,池峰城被迫命令部队退守到台儿庄内。

    台儿庄位于徐州东北约50公里,这个鲁南小镇因铁路、公路、水陆的便利而成为进军徐州的门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成为中日两国军队所关注的战事焦点。

    在抗战初期,中国军队往往需要调动一个师来对付日军一个步兵大队。换言之,如果要对抗日军一个步兵联队,起码需要一个三师制的甲种军,或两个两师制的乙种军。而要对付日军一个支队级别的部队,就需要更多的军级单位加入了。而在台儿庄,中国军队只有一个不满员的师来承担防守任务,这就是第31师。而日军则是以一个支队级别的部队来承担进攻任务。两相一比较,日军全然没有将池峰城和他指挥的第31师放在眼里,他们甚至认为只需经过两、三天的战斗,就能继续南下与友军会攻徐州了。

    3月24日,第31师位于台儿庄外围的河防阵地改由友军第27师接替,师主力全部集中到城内。25日,日军濑谷支队派出"台儿庄派遣队"向台儿庄发起猛烈进攻,这支部队很快就占领了城墙的东北角,并有一小股部队突入城内。

    池峰城见状,立即命令第186团团长王震组织反击,王震集中全团轻重机枪向日军猛烈扫射,随后以步兵冲锋,在经过激烈的巷战后成功将突入的日军压迫于城内大庙附近。王震在后续进攻中负伤后,池峰城又马上命令师部上校附员王冠五前往接替指挥。在这一系列的作战中,第31师竟然破天荒的俘虏了五名日军士兵。




    第30军官兵驰援前线

    此后第31师各部纷纷向城外出击。第181、第185、第186三个团先后取得突破,日军进攻部队逐步败退。但随着日军援兵的陆续抵达,池峰城为确保台儿庄,命令第181、第185团占领既占阵地采取守势,命第186团迅速回撤城内,加强城防守备,第182团则集中在北站,做预备队使用。

    上午10时许,日军发起新的进攻。首当其冲的第185团损失惨重,团长王郁彬亲赴一线督战,虽两处负伤仍坚持指挥。由于日军有战车掩护,而31师缺乏反战车经验和装备,最终第185团不支后撤,外围阵地随即失守,第31师所属各部皆被迫退回城内据守。

    在前四天的作战中,第31师伤亡2800余人。池峰城为便于今后作战,将全师整编为七个战斗营。此外,田镇南已率第30师抵达台儿庄以西的顿庄闸,开始向占领刘家湖、三里庄的日军发起进攻。而日军方面也在逐次增兵,是以31师虽然得到增援,但形势仍不容乐观。

    3月28日,日军第63联队主力再次向台儿庄发起猛攻,并一举突入城内。而第31师此时已经连勤杂人员也全部组织起来参战。双方逐屋争夺,阵地形成犬牙交错状。军长田镇南亲自前往第30师,督促师长张金照率部向日军侧后方发起攻击。一天后,在临沂作战受阻的日军坂本支队主力奉命停止进攻,绕道驰援台儿庄。

    30日凌晨,日军集中第10、第63两个联队的主力向台儿庄发起最后一次进攻,第31师的伤亡更加惨重。池峰城手中已经无兵补充前线,他只得通过时断时续的电话向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请求批准突围。对于池峰城的请求,孙连仲拒绝了,他要求第31师发扬在娘子关作战的表现,要像敢于和日军第77联队硬拼一样,与第63联队作最后一战。最后,孙连仲对池峰城大声喊道:"传我的命令,当兵的打光了,军官们填进去,大家都填完了,老子就来填!"。池峰城见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就不再请求突围,他挂掉电话,重新整理已经灰尘遍身的军服,带着师部参谋人员投入到这"最后一战"中。




    巷战中的第30军士兵

    第31师打到这个地步,军长田镇南也是心急如焚,他一面命令第31师副师长康法如率领未入城作战的第31师余部入城增援,一面命令第30师立即组织敢死队分批入城。得到增援的第31师残部随即又在城西地区与日军发生激战。在敢死队的浴血奋战下,终于又一次将日军击退了。

    31日上午,在城内已经消耗殆尽的第31师残余官兵终于盼来了友军第20军团对日军发起全线反攻的消息。那些残余官兵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他们并没有时间休息,因为军长田镇南决定乘势发起反攻。田镇南命令临时归他指挥的第27师向攻城日军发起反攻,第30师乘机向三里庄发起进攻,第31师则在第27师发起进攻时配合出击。战至4月5日,困在台儿庄外围地区的日军残部在得到从临沂赶来的坂本支队增援下逃出台儿庄,而仍在城内与第31师作战的日军则纷纷就歼。

    4月7日,城内日军全部肃清,第30军成功守住台儿庄,并在友军全力支援下创造了自抗战全面爆发以来的第一次大捷。此战第30军伤亡10000余人,而日军亦伤亡达7000余人。战后,军事委员会为了嘉奖在这次战役中作出贡献的部队,授予第30军军长田镇南、第30师师长张金照和第31师师长池峰城等高级将领青天白日勋章。台儿庄一战,第30军第二次大伤元气,其中第31师的战斗兵在战后甚至不满千人。尽管如此,第30军又在没有得到完整补充的情况下,奉命投入到武汉会战中。




    台儿庄战役负伤官兵合影

    坚持抗战

    1938年8月,只有10000余人的第30军奉命开抵武汉外围的大别山麻城、黄陂地区参战。当时日军第13师团进逼商城,军长田镇南又接到新命令急开该地,配合退守沙窝的第71军阻击日军。

    为了互相配合联合抗击日军,田镇南决定与第71军军长宋希濂合署办公,他命令第30师立即开赴沙窝至马鞍山一线构筑防御工事,第31师入驻麻城。由于时间仓促,就在第30师还在构筑防御工事时,日军第13师团的先头部队已向该师阵地发起进攻。同一时间,在麻城地区的31师也与日军发生激战。

    好在日军的主攻方向在71军正面,第30军阵地压力相对较轻。9月8日,孙连仲拟乘日军以两个师团主力猛攻富金山时发起一次反击,他给第30军的任务是在11日以池峰城的31师向叶家集发起进攻,张金照的30师则向郭滩、新集子发起进攻。




    第31师的机关枪阵地

    9月11日,第30军在日军猛攻富金山与800高地时突然发起侧攻,但日军反应迅速,马上抽调第16师团一部沿叶商公路进攻段家集的第31师侧背。田镇南在得到第31师的报告后分析利弊,在商请孙连仲的同意下命令所部退守方家集至赵家棚一线,同时奉命出击的第42军也随之后撤。

    但是,第30军仓促退到方家集时还没能部署完毕,日军第16师团一部已经在17辆战车的掩护下继续发起进攻。双方随即展开激战,配置在最前线的第182团拼死抵抗,该团有一个营在仅剩18人的情况下终于顶住了日军的进攻。如此日夜作战,战至15日,第31师仅有的6000余人又折损三分之一。池峰城见所部战斗兵大部损失,被迫下令放弃方家集。

    此后第30军在商城外围的十里铺、小界岭等地配合第71军作战,至武汉沦陷时仍牢牢的牵制住日军第13师团和第16师团。21日,损失惨重的第30军终于接到撤出战斗的命令,开赴枣阳整补。




    前线作战负伤徒步前往野战医院的第30军伤兵

    1939年3月,第30军迎来了抗战全面爆发以后的第三任军长——池峰城。

    池峰城(1903.12.8-1955.3.16),河北景县人,字镇峨。他出生农民,因家境贫寒而辍学投军,成为冯玉祥麾下的一名学兵。池峰城识字,加上在部队时术科成绩优秀,而被挑选进冯玉祥的卫队。有一次冯玉祥在检阅卫队时,被池峰城嘹亮的嗓音所吸引,当即赐号"镇峨"于他。池峰城就靠着这次机遇,开始走上军官的道路。

    池峰城不擅词令,但做事却认真负责,并能取得良好成绩,在经过十年的历练后,行伍出身的他成功当上少将旅长,并成为孙连仲的左膀右臂。在第26路军主力被参谋长赵博生带走参加红军时,池峰城仍然追随孙连仲收容余部积极整训,并兼任第26路军干部训练所副所长一职,为部队培养出一批基层骨干。是以第30军的基层军官中,有不少都是他的学生。

    台儿庄一战,使池峰城成为全国军民心目中的大英雄。曾在第30军担任秘书的暴春霆回忆:"池峰城到重庆开军事会议。到电影院看《台儿庄大捷》的影片,放映完时,影院的经理向观众大喊:'电影中的神将池峰城,现在就在这里看电影,我们想听他讲话吧?'一时影院内掌声如雷……他讲完话后,许多青年男女学生拿着日记本,有的拿着纪念册,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嚷着请他签字、题词留念"。正是由于池峰城的个人魅力,使他成为继田镇南之后的担任第30军军长的理想人选。




    在台儿庄战役立下大功的池峰城

    池峰城接任军长时,第30军得到了扩充,尤其是第27师的加入,使该军由乙种军升格为甲种军。第27师是第26路军的老底子,地位远非第30师和第31师可比。加上第27师又是全国三十个调整师之一,师长黄樵松能征擅战,得此部队助力,第30军的战斗力又更上了一个级别。

    池峰城指挥的第30军从1939年开始主要担负河防任务。在同年5月的随枣会战中,第30军南下唐河,阻击进犯南阳的日军,并成功设伏歼灭日军一部,受到战区司令长官部的通令嘉奖。

    冬季攻势开始后,池峰城命他亲手带出来的第31师向盘踞平昌关的日军发起进攻。第31师新任师长乜子彬亲率一团发起猛攻,成功突入平昌关,并歼灭日军百余人。紧接着,第27师又在第31师的掩护下突入信阳,焚毁日军仓库,给日军的辎重造成重大损失。战役结束后,第30军又长期在豫鄂两省边境与日军相持。

    1940年5月枣宜会战爆发,池峰城率部先后在豫南、襄西战场与日军作战,有利配合友军完成作战任务。在次年1月的豫南会战中,第30军被作为预备队使用,池峰城虽屡次请战,但是终究没能参加战斗。

    1943年5月鄂西会战结束后,第30军由河南新郑调到湖北接替第18军石牌要塞的防务,与占据宜昌的日军相峙。




    驻守城门的第30军机枪掩体

    位于宜昌西岸的制高点翠福山,是日军的核心炮兵阵地之一,该地日军不断对中国军队的前进阵地实施炮击,或摧毁前沿阵地,或掩护步兵渡河发起偷袭。如此种种,促使已经担任第6战区司令长官的孙连仲决定将这个日军炮兵阵地彻底端掉。池峰城受领任务后立即召集所属师长商议具体攻击计划,经过研究决定,这次歼灭日军炮兵阵地的任务由第31师师长乜子彬负责指挥,参战部队计有第27师80团和第31师92团、93团。

    1944年9月,乜子彬指挥三个团兵分三路,其中第80团团长张天胜指挥所部沿江岸发起进攻,第92团团长张紫宸指挥所部从正面突击,第93团团长禹功魁指挥所部向右翼迂回。

    战斗打响前,孙连仲先是命令战区炮兵集中主力的70多门山、野炮以对日军位于翠福山的观察所、炮兵阵地发起猛烈轰炸,随后三个步兵团向日军炮兵阵地发起进攻。在炮兵火力掩护下,各部队接连攻占日军1、2、3号炮兵阵地。但当第92团向纵深4号炮兵阵地进攻时,遭到日军几个交叉火力据点的扫射,致使该团损失惨重,被迫停止进攻。

    池峰城原以为这次进攻在炮兵的火力掩护下可以顺利结束,但没想到在4号阵地前受阻。他意识到,如果不能迅速将这个炮兵阵地消灭,等日军援兵一到,己部反而会有被包围全歼的危险。想到这里,为了保证有生力量继续抗战,池峰城忍痛命令出击部队放弃进攻,全部撤回原防。这次战斗虽然没能完全摧毁日军炮兵阵地,但也重创了日军炮兵。在之后三个月里,中国军队的前进阵地难得享受到了"太平"。

    尾声

    1944年11月,池峰城因考入陆军大学深造而保荐副军长鲁崇义(1898.9.20-1994.1.15,山东德州人,字宜轩)接任军长,但孙连仲却希望能让素有战功的第31师师长乜子彬来当军长。时任军政部部长的陈诚经过考虑,最终批准由参谋出身的鲁崇义继任军长。这使孙连仲与池峰城之间产生了一些小小的不愉快,以致池峰城在陆大毕业后没有担任孙连仲嫡系部队第2集团军的副总司令,而是被派到冯治安的第33集团军当副总司令。




    接替池峰城出任第30军军长的鲁崇义

    半年后,在台儿庄立下赫赫战功的第31师又被军政部明令裁撤,这对第30军官兵,尤其是第31师官兵来说都是一个十分沉重的打击。他们联名向军政部请求收回成命,但却回天乏力,第31师仍然在1945年6月被裁撤后了。第31师结束后,所属官兵分别编入第27师和第30师,军政部则另调中央军嫡系部队第67师编入第30军序列。

    军政部的这一系列做法,很明显是想削弱孙连仲对第30军的控制,最终达到改造并吞并第30军的目的。对此,孙连仲、池峰城以及新上任的军长鲁崇义又紧紧抱成一团,重归与好。然而,第30军只是暂时躲过了被吞并的命运。一年后,第30军被调到西北战场,成为胡宗南的"嘴上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第30军于同月27日接到新命令,在一天后进驻宜昌着手准备接受日军步兵第97旅团投降事宜。至此,第30军的抗战使命宣告结束。

    从1946年开始,第30军长期在西北和华北战场与解放军作战,于1949年12月在成都起义。(文/胡博)

    附录

    第30军历任军长抗战履历

    田镇南(1889-1974)

    河南项城人,字柱峰。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第二期步兵科、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三期毕业。

    1931年9月时任第26路军中将总参议。

    1933年8月24日调任第42军中将副军长。

    1937年8月25日调升第30军中将军长。

    1939年2月17日升任第2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

    1940年1月兼任豫南游击总指挥。

    1943年10月改兼豫南挺进军总指挥(至抗战胜利)。

    池峰城(1903-1955)

    河北景县人,字镇峨。陆军第十六混成旅学兵大队步兵科、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教班第三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一期毕业。

    1931年9月时任第27师第80旅第4团上校团长。

    1932年1月改任第27师第80旅第159团上校团长。11月13日升任第79旅少将旅长。

    1933年8月8日升任第27师少将副师长。

    1934年12月21日调升第31师中将师长。

    1939年2月17日升任第30军中将军长。

    1944年11月9日调升第33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至抗战胜利)。

    鲁崇义(1898-1994)

    山东德州人,字宜轩。陆军第十六混成旅模范连第二期、陆军检阅使署军事教导团、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毕业。

    1931年9月时任第26路军参谋处少将处长。

    1933年7月调任第42军少将参谋长。

    1939年4月11日调升第30军少将副军长。

    1941年10月兼任阜颖师管区司令。

    1944年11月9日升任第30军中将军长(至抗战胜利)。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军事《讲武堂》栏目独家稿件,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9 14: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退出ilas系统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21 16:48 , Processed in 0.1425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