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73|回复: 6
收起左侧

[人物介绍] 徐明庭系列之一:有关抗战的文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3-16 15: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5-3-16 21:46 编辑

        3月12日,年近九旬的武汉图书馆徐明庭工作室徐明庭老先生,不顾年迈体弱,亲自来到珞珈山武汉大学,参加了我们(《十人谈收藏大武汉》对话珞珈山:寻访抗战遗址,唤醒历史记忆,让文物活起来)系列活动。这可是徐老给予我们汉网网友天大的面子。事后,徐老对这次活动仍然津津乐道,对汉网网友的关爱也表达了衷心的谢意。
    附:邀请徐老实属幸运之神惠顾。
    徐老年前偶感风寒,一直“躲”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即使我们在他家不远的武汉美术馆,也不敢免强他老人家到下现场。
    羊年带来好心情。徐老近来一直都忙于接待各地媒体采访或准备有关材料。凤凰卫视与武汉电视台合作之前,他就受武汉电视台约请采访过他。因此,前天凤凰卫视经武汉电视台事前沟通后,定在武汉图书馆徐明庭工作室采访徐老。
    真是天缘巧合,恰恰我当时就在图书馆查阅新华日报1938年新升隆号轮事件的系列报道文章。
    感谢徐老一直以来没有把我当外人,相见说不完的话,只到两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我握着徐老明显有力的手,问了他身体状况,一切安好,就将次日武大寻访事告诉他,并建议如果天气好,派车来接他一起去玩一下,不上山,周恩来旧居前有停车坪,车可直接开到现场。
    昨天一大早,太阳高高升起,我心一喜。徐老也很高兴,老天照应,天气暖和,外出无碍了。
    晚上六点多钟,我们开车送徐老到南京路家门口。天色已晚,我就请徐老不要急于回家,顺便到儿童图书馆对面的“厨道”用餐。我俩边喝小酒边谈他从五十年代起,与武大和武大人的交往故事。八点钟,我才请他家人下楼接老人家回家。
    老人是一本大书,他向大家讲的抗战时期的往事,有根有据地细数抗战将军黄琪翔与周恩来当年在武汉作出的贡献,真实感人。希望听了他的讲话的朋友,能够写出来,让更多网友了解当年武汉抗战的真实历史,更好地弘扬伟大的武汉抗战精神!






        从今天开始,我将尽量将徐老所写有关抗战方面的文章和他接受全国各地媒体采访的情况,陆续在文化中国发表。敬请期待。
        先介绍一下这位武汉民间的地方历史专家的简要情况:    徐明庭,黄陂蔡家榨姜徐家湾人。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生馆员。大学文化程度。195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武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市文化局、武汉图书馆工作。1981年提前退休,后被聘为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并担任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武汉市历史学会理事、武汉市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委员、武汉图书馆学会理事等职。主要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汉口竹枝词校注》《黄鹤楼古楹联选注》《武汉风情》等,参与主编《武汉市志·人物志》,并在各种报刊上发表数10篇文章。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5: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有老接受采访内容的报道:
    郭沫若:为抗战奔走呐喊(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27日11:11 汉网
      顾问:毛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市委党史研究室

      鸣谢: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纪念馆记者刘尧
    郭沫若在演讲。记者陈卓 实习生程璜鑫翻拍
    武汉大学内的郭沫若旧居。记者陈卓 实习生程璜鑫摄

      武昌昙华林路14中内的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旧址。记者陈卓 实习生程璜鑫摄

      1941年11月16日,郭沫若50岁生日那天,周恩来在《新华日报》发表文章称:“鲁迅是革命军马前卒,郭沫若就是革命队伍中人。鲁迅是新文化运动的导师,郭沫若便是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鲁迅如果是将没有路的路开辟出来的先锋,郭沫若便是带着大家一道前进的向导。”

      别妻离子回国抗日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在蒋介石的通缉下,郭沫若流亡日本10年。

      1937年,鉴于郭沫若在海内外文化界的重大影响,蒋介石意欲“有所惜重”,遂撤消长达十载的通缉令。同时,挚友郁达夫也在催促郭沫若“速归”。“七七事变”爆发后,郭沫若决意返归祖国。

      在《由日本回来了》一文中,郭沫若描述了他离家时的情景:1937年7月25日清晨四点半,悄然披衣起床,走进书斋,为妻及四儿一女写好留白,决心趁她们尚在熟睡中离去。转身再踱入卧室,揭开蚊帐,在安娜(郭沫若的日籍妻子)额上亲了一吻,作为诀别之礼。然后走下庭园,向园中的花草池鱼一一诀别。走上大道,一步一回首地,望着妻儿们所睡的家。眼泪总是忍耐不住地涌。

      1937年12月,郭沫若经上海、香港辗转来到广州。正准备下南洋为抗日募捐,一封来自当时中国抗战中心武汉的电报改变了他的行程。龚济民、方仁念所著的《郭沫若传》记载,电报是武汉卫戍司令部司令陈诚在1938年元旦那天发来的,上面写着“有要事奉商,望即命驾”。

      郭沫若一时不知陈诚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想:在赴南洋之前,先去武汉会会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邓颖超等老朋友也好。于是回电应允。

      周恩来两请郭沫若“出山”

      到武汉后,陈诚邀请他出任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当时认为,“在国民党支配下做宣传工作,只能是替反动派卖膏药”,不愿就任。

      吴奚如著《郭沫若同志和党的关系》一文记载,为劝说郭沫若“出山”,周恩来推心置腹地同他说:“有你做第三厅厅长,我才可考虑接受他们的副部长,不然那是毫无意义的。”

      在周恩来的劝说下,郭沫若勉强应允出任第三厅厅长。但陈诚只是想拿他充门面,实则是要安插自己的人马。1938年2月6日,陈诚背着周恩来以吃饭为名请来郭沫若,召开第一次部务会议,突然宣布委任复兴社骨干刘健群为三厅副厅长。郭沫若大怒,离席后当晚去了长沙。

      郭沫若一走,三厅筹建工作瘫痪,陈诚只得找周恩来请郭沫若回来。《郭沫若传》记载,2月26日,于立群(郭沫若第三任妻子)抵达长沙,带来了周恩来的亲笔信,上面说,陈诚请他立刻回去,一切问题都可以当面商量。

      在周恩来郭沫若的斗争下,陈诚终于让步,不但撤走了刘健群,还答应了郭沫若的几项条件。

      1938年4月1日,第三厅终于在武昌昙华林(现14中)成立了。郭沫若请阳翰笙、傅抱石、田汉、胡愈之等一大批文艺界知名人士担任要职。大家不计报酬、不计名位,全身心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

      2005年7月14日,记者在悠长狭窄的昙华林路上,找到了三厅旧址。一栋二层红顶小楼背靠凤凰山,掩映在绿阴中,旁边是一块充满现代气息的塑胶操场。一位工作人员说,三厅当年的房子大多已毁,就剩下这一栋,是当年工作人员的寝室,“文革”后改为纪念馆。

      2004年10月,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颁奖大会在武汉举行,北京郭沫若纪念馆馆长、郭沫若之女郭平英来汉参加大会,并寻访了郭沫若故居和三厅旧址。郭平英日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郭老对这里很有感情,(上世纪)60年代曾回到这里看过。”

      “扩大宣传周”点燃抗日激情

      1938年4月7日至13日,三厅举行了抗日扩大宣传周活动。7天里,每天都有一个宣传重点,歌舞、音乐、美术、电影、戏剧等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周恩来宣讲抗战形势,田汉带头呼喊口号,冼星海指挥群众高唱抗日歌曲……一系列活动让军民抗日热情空前高涨,郭沫若忙得不可开交。

      台儿庄大捷,中国军队毙伤日寇万余。消息传来,三镇一片欢腾。《郭沫若与国民政府三厅》一文记载,当晚,武汉三镇举行了有10余万人参加的火炬大游行,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武汉地方史研究专家、今年78岁的徐明庭老人,当时是特三区小学六年级学生。他回忆说:“那天是星期六,我和父亲从江汉关坐船到武昌。从汉阳门到黄鹤楼孔明灯平台上的会场,马路上、几十级台阶上全都挤满了人……”

      “扩大宣传周”的成功引起了国民党方面的不安,毛磊等著的《武汉抗战史要》记载,宣传周最后一天举行几十万人的群众大会时,国民党方面连续拉响假“空袭警报”,企图驱散人群。

      2005年7月14日,记者在“八办”纪念馆看到了郭沫若主持“扩大宣传周”时穿过的一套蓝西装。西装三件套,都是深蓝色细条纹,保存得很好。裤子口袋的白布上,用毛笔写着“白圭”(郭沫若曾用的笔名)二字。

      这套西装曾陪伴郭沫若度过八年烽火岁月,后来被评为国家二级文物。1985年4月,郭沫若之女郭平英将西装赠送给“八办”纪念馆。

      轰轰烈烈的“献金运动”

      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6月12日,安庆失守。武汉岌岌可危。

      郭沫若与周恩来等人商定,在“七七”事变纪念日发动民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实际行动保卫大武汉。

      《抗战时期的郭沫若》一书中说,7月7日上午,活动刚开始,摩肩接踵前来献金的人就把设在三镇的6座献金台围得水泄不通,以致负责登记的48个工作人员后来增加到约200人。

      1938年7月12日的《新华日报》报道,两位断腿的辛亥老兵,拄着木棍爬上台去,献出2元钱,并称他们“年老为残废,再也不能背枪打鬼子,谨献两只大洋,买一粒子弹”。

      “献金运动”取得了巨大成功,《武汉抗战史》记载,在群众的要求下,原定3天的献金期延长到5天,最后总计献金达100万元。用这笔钱购买的军需物资,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前线。

      朱德过汉赠诗郭沫若

      《郭沫若传》记载,1938年8月,日军对武汉的轰炸日益频繁,政治部各厅大部分人员已往衡山和长沙疏散,郭沫若和周恩来也搬离了珞珈山。

      10月21日,广州失陷,武汉的气氛更加紧张。10月22日,朱德赶赴华北前线经过武汉,与周恩来、郭沫若短晤。郭沫若在抗战回忆录《洪波曲》中回忆,10月23日,朱德临别题诗《重逢》赠给他:别后十有一年,大革命失败,东江握别,抗日战酣,又在汉皋重见。……敌深入我腹地,我还须支持华北抗战,并须收复中原;你去支持南天。重逢又别,相见——必期在鸭绿江边。

      武汉沦陷前夕,国民政府各机关及人员均已先后撤往重庆。郭沫若和胡愈之作为三厅最后一批人员,仍坚持在岗位上。

      10月24日上午,他在汉口市区查看撤离武汉时的对敌宣传工作时,看见前几天他拟的标语“武汉是日本侵略者的坟墓”已高挂于水塔之上,横陈在马路中央,字大如斗。他满意地回到寓所,随后为即将转移的《扫荡报》写了一篇社论《武汉永远是我们的》,文中说:“我们的武汉并不是对于佛朗哥的马德里,而是对于拿破仑的莫斯科!”

      【毛磊点评】

      在国共两党的共同努力和在郭沫若的具体组织下,武汉的群众爱国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并迅速影响了全国。抗日救亡

      运动如滚滚长江,一浪高过一浪。

      [档案]

      在汉主要任职: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

      在汉居住地:武昌珞珈山

      在汉主要工作:领导抗日宣传活动

      在汉时间:1938年1月初至1938年10月24日

      [言论]

      我们被逼迫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我们现在提着正义的剑,起来了。我们不仅是为争取我们的生存权,为保卫我们的祖国而抗战,我们并且是为保卫全世界的文化和全人类的福祉而抗战。

      ——摘自郭沫若《我们为什么抗战》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8: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武汉晚报记者采访徐老报道:武汉沦陷期间设立几十所慰安所 妇女大多来自朝鲜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7日 09:34 来源:武汉晚报分享到:[url=][/url][url=][/url][url=][/url][url=][/url][url=][/url][url=]
    0
    [/url]



    今日热点:
    上图:徐明庭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昨天,“七七事变”77周年的前一天,本报记者特地拜访徐明庭先生,听他讲述他的沦陷记忆。
      汉口民谣记录了沦陷历史
      生于1927年的徐明庭先生,是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有武汉“活字典”之称,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等书籍。
      徐明庭先生回忆,当年,设在原大孚银行内(现在的中山大道南京路口武汉图书馆期刊外借处)的汉口宪兵分队,是日军的杀人魔窟,在这里有多种极其残酷的刑讯方法。每当夜深人静时,周围的居民都能听到阵阵惨叫声,有人甚至受不了而跳楼。

      武汉民众用民谣表达了对“大孚宪兵队”的恐惧和仇恨:“一进宪兵队,有去冇得回,就算回来了,也要成残废。”还有:“阎王大门朝西开,胡里麻里抓进来,各种刑罚都用尽,天天都把死人抬,惟愿鸡叫快天亮,惟愿日本鬼子早垮台。”
      武汉沦陷史的研究远远不够
      徐明庭先生对武汉历史文化的研究动态非常熟悉。他说:“对武汉1928到1937年的历史,对武汉沦陷史的研究,还远远不够。”
      他举例说:“比如武汉抗战史,很多只写到了1938年底撤离武汉,似乎从那以后就没什么可写的了,其实不然,‘暗火’一直在武汉燃烧。”
      说到这里,老先生用纯正的武汉话随口又吟出一首民谣:“东洋鬼子矮又矮,侵略中国拐又拐,有朝一日抓到你,把你塞进麻布袋,等到半夜三更后,拖到江边就一甩,甩呀甩,水流长江归大海,甩呀甩,叫你呜呼又哀哉!”
      徐老先生回忆,武汉沦陷期间,三镇设立了大大小小几十所“慰安所”,其中位于积庆里的“慰安所”原址,北京一位学者称之为“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慰安所原址”。由于这里的慰安妇很多来自朝鲜,韩国媒体和学者曾来找过徐老,并且十分关注中国各界对此有什么看法。
      “日本人也出了相关的书籍《武汉兵站》和《汉口慰安所》,可是,慰安所原址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
      老人家清楚地记得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时的情景:1945年8月18日,他的一个表兄来找他,说有“好消息”;当大家得知日本投降后,他父亲立刻说:“搞几个菜,今天要喝酒!”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湾子里一位邻居却涕泪横流,原来他想起了在黄陂王家河“石丘惨案”中被害的女儿女婿。
      抚今追昔,徐老不胜感慨:“到明年,就是抗战胜利70周年了,希望到那时,能出现一批新的研究成果!”
      记者张胜林 李煦
      编者按
      在“七七事变”暨中国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之际,本报派出记者,通过拜访专家、实地探访、查找资料等方式,再现当年武汉沦陷后那惨痛的日子,揭露日寇的侵略行径。
      本报此举,旨在尊重和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和严肃性,捍卫人类的尊严和良知。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历史悲剧不允许重演。
    (编辑:廖咏琴)

    关键词:武汉 沦陷 慰安所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8: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5-3-16 18:35 编辑

    转发长江日报记者报道:汉口慰安所旧址保护现状堪忧 曾被列入拆迁范围2014-6-17 摘要: 长江日报讯(记者蒋太旭 通讯员刘黎军)近日,联合国已受理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文本,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申报南京市级文保单位的消息经媒体披露后,引起武汉专家、学者关注。昨日,市政府文史研究馆多位馆员呼吁: ...


    长江日报讯(记者蒋太旭 通讯员刘黎军)近日,联合国已受理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文本,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申报南京市级文保单位的消息经媒体披露后,引起武汉专家、学者关注。昨日,市政府文史研究馆多位馆员呼吁:汉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旧址应尽快启动申报文物保护工作。
    汉口积庆里为一处具有近90年历史的近代城市“联排式”住宅区,面临中山大道,与南洋大楼相邻,由1条主巷道和8条横巷交错而成,面积约为13000平方米。1938年武汉沦陷后至日军投降,日军曾在这里设置慰安所长达7年之久。
    据悉,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已经申报市级文保单位。该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通过媒体表示,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先定为南京市级文保单位之后,将继续申报为“省保”、“国保”。武汉市文史馆馆长吴胜家表示,汉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比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规模更大,代表性和意义同样重大,武汉应加快对之进行文物保护单位的申报。
    昨日,湖北大学教授田子渝、“武汉活字典”徐明庭、抗战史专家章绍嗣及武汉文史专家郑自来、周斌等市文史馆员也通过本报再次呼吁:尽快将汉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旧址纳入文物保护,保护和利用好“铁证”,让世人永远铭记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在武汉犯下的反人类罪行。
    目前,该旧址的基本格局得以保留,但由于年代久远,旧址保护现状堪忧。5年前,此处旧址曾列入拆迁范围,后经专家呼吁及文物部门努力得以保留。2010年,文史馆相关专家提出将旧址申报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纳入整体保护和利用,但此事至今无下文。今年2月,市文史馆组织专家再次调研旧址,针对其破败现状,呼吁尽快对之进行抢救性保护。
    早前报道:武汉曾最多有60多处慰安所 慰安所遗址深藏闹市
    长江商报2009年04月27日讯(长江商报记者 望隽 实习生 段利军)电影《南京!南京!》热映,“慰安妇”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在汉口最繁华的江汉路附近,藏有一处保存较为完整的日军慰安所旧址。
    在今年的武汉市政协会议上,该市政协委员、市文史研究馆馆长吴胜家正式提交提案,呼吁将这处旧址尽快整体纳入保护规划,并筹建慰安所旧址纪念馆和“日军慰安妇历史博物馆”,警示后人不忘国耻。
    走访:部分居民曾听说历史
    这处遗址位于汉口民众乐园后的积庆里,现为民居集中的老式里弄,迄今有85年历史。昨日上午,记者前往走访,看到这条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老里弄内四纵四横,基本保留了旧时风貌。
    77岁的韩昌镒已在积庆里住了半个多世纪。他说,40多年前听老人讲,日军曾在积庆里建慰安所。日本人撤走后,当时汉口一些银行职员搬来住,这里就成了民居。
    61岁的蔺国政说,他也听老人讲过这里是慰安所旧址。上世纪60年代,积庆里部分房子维修,他曾看到一家房后挖出很粗的光缆,“应该是日军留下的。”他说,近年来还不时有来自南京、日本、韩国的客人来积庆里寻访。
    记者看到,积庆里至今还保留有旧时厚重而斑驳的木门,门楣上方有三角形装饰图案、老式百叶窗……走进两层楼的楼房,是每层4米多高的空间,17级木制台阶依稀是当年的模样。该楼靠近中山大道的部分,已被改造成文书巷小吃街及民众坊购物街。
    呼吁:尽快筹建旧址纪念馆
    吴胜家说,有确凿的史料可证实积庆里曾开设日军慰安所,这些证据包括台北“国史馆”发现的日本战时档案以及当年负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的日军军官所写的回忆录,“真实性不容置疑。”
    资料显示,日军侵华时,积庆里有朝鲜经营的慰安所9间,日本经营的慰安所11间,共有日本、朝鲜慰安妇约280名。
    “像积庆里这样集中保存完好的慰安所遗址,现在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今年,吴胜家已向武汉市政协提交提案,呼吁政府将积庆里整体纳入保护规划,并尽快筹建慰安所旧址纪念馆和“日军慰安妇历史博物馆”,警示后人不忘国耻。
    吴胜家说,这些建筑群无声地控诉着日军在二战中对人类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今天如果在开发的名义下让积庆里消失,历史的记忆就会在我们手中断裂,我们将无颜面对后人。”
    ◇新闻背景
    1938年10月25日—27日,日本侵略军相继侵占了汉口、武昌和汉阳,并陆续在积庆里、大华饭店、生成里、联保里、斗级营与粮道街等地方设立了“慰安所”,分别集中了大量的中国籍、朝鲜籍、日本籍的慰安妇。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汉口积庆里。积庆里本来得名于“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一古语,但因日军的侵略和占领,这里在长达7年的历史时期中,是亚洲各国妇女的地狱。
    ◇历史
    武汉最多时有60多处慰安所
    积庆里一片设施较完善、慰安妇最集中
    据吴胜家介绍,根据台北“国史馆”发现的日本战时档案,1938年12月10日的《第二军华中武汉地区状况概要》记载,武汉慰安所开设于当年11月25日。到1939年,武汉地区有记录的慰安所有20处,最多时达60多处,而积庆里是武汉地区慰安所中设施较完善、慰安妇最集中的一处。
    “但不要以为当时的积庆里就是花街柳巷。”吴胜家说,作为当时日军的内部服务机构之一,慰安所在内部机构、服务对象上都有严格要求,不仅设有医院等完善的配套设施,在服务军种上也有一定限制。
    长江商报记者 望隽
    ◇现状
    多已成危房,积庆里现状堪忧
    在积庆里,韩昌镒等老居民介绍说,现在这里大部分房子已被政府划为危房,但至今仍有500户1000多位居民住在这里,其中不少是附近做生意的租户。
    韩爹爹所住的积庆里69号,屋内光线昏暗,部分墙壁砖面已因严重风化而裸露。老人说,原来一楼的天花板都是木制的,因腐朽穿透,二楼住户走动时,在楼下可以看到楼上的脚。后来房管部门把老地板拆掉,用水泥加固,才可以继续居住。
    “房子这么老了,有一天会不会被拆掉?”韩爹爹说,除了少数老人对历史还略有记忆外,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对积庆里的过去一无所知,“希望这里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目前这里既非文化保护单位,也不是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状况堪忧。”吴胜家指出,积庆里不仅是慰安所旧址,还是具有典型武汉现代民居特色的建筑群,经历了近代武汉的沧桑,留存了武汉抗战、武汉解放战争时期的记忆,与汉剧的发展也有着密切关系,“保护这条里弄,也是保护近代汉口的一段历史。”
    (长江日报)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8: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三联生活周刊文章:
    1938年2月14日:武汉政治舞台上的周恩来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6月17日 07:38:2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武汉的“文艺复兴”
        1938年2月14日,周恩来亲自邀请老舍,希望他出面将流亡到武汉的文化界人士团结起来,成立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
        1937年11月,在山东齐鲁大学任教的老舍别妻离子,从济南只身流亡到武汉。他曾说过:“我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共产党。谁真正的抗战,我就跟着谁走。我就是一个抗战派。”
        那时的武汉聚集了来自全国的文化名流,有胡风、萧军、萧红、沈从文、丰子恺、郁达夫,赵丹、金山、舒绣文、冼星海、崔嵬等,他们因上海的沦陷而流亡至此。他们的到来使武汉也成了全国的文化中心。
        老舍接受了周恩来的提议和邀请。经过老舍和阳翰笙等的筹备,一个月后,“文协”开幕大会召开。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邵力子为总主席,周恩来、蔡元培、罗曼·罗兰和史沫特莱等13人被推为名誉主席团成员。
        在“保卫大武汉”的紧张空气中,此刻的文协成立大会上,却出现了难得的热烈与和谐场面。被推举为文协理事的冯玉祥还兴致勃勃地上台表演文艺节目。“轮到他表演时,他趋向台前,轻拂着一块手绢,大唱泰山民歌《柴夫的儿子》,博得满堂喝彩声。”于志恭回忆。会后,冯玉祥在普海春大饭店设宴招待与会的全体文艺界人士,五六百位文艺界人士欢聚一堂,谈着团结抗战的话语,那种团结向上的热烈气氛,即便是十年后冯玉祥在异国他乡回忆起来,仍留恋不已:“在武汉这一个地方,最好的现象是大家都想团结一致,共同抗战。如同汉口成立的抗敌文协,是舒舍予(老舍)他们领导的。我听说,这些拿笔杆子的文人,平时都是你挑剔我,我批评你,谁和谁都不易在一起;这一次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失地,雪我们全民族的耻辱,他们成立了抗敌文协,大家全团结起来了,把自己互相指责的精神,集中起来对准敌人进攻!”
        “今天到会场后最大的感动,是看见全国的文艺作家们,在全民族面前,空前地团结起来。这种伟大的团结,不仅仅是在最近,即在中国历史上,在全世界上,如此团结,也是少有的。”周恩来发表了一番热烈的演讲。
        5月中旬,周恩来被邀请到文协参加第二次理事会。老舍后来在会务报告中对这次会议有一次生动的描写:
        轮到周恩来先生说话了,他非常高兴能与这么些文人坐在一处吃饭,不,不只是为吃饭而高兴,而是为大家能够这么亲密,这么协力同心地在一块儿工作。他说,必须设法给“文协”弄些款子,使大家能多写些文章,使会务有更大发展。最后(他眼中含着眼泪)他说他要失陪了,“因为老父亲今晚10时到汉口!(大家鼓掌)暴敌使我们受了损失,遭了不幸,暴敌也使我的老父亲被迫南来。生死离合,全出于暴敌的侵略,生死离合,都增强了我们的团结!告辞了!”(掌声送他下楼)
        极富感染力的周恩来让这些文艺工作者充满了敬佩之情。后来,不少作家和文艺工作者都选择了共产党,为了吸收革命青年,在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也帮助延安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招生,据“八办”提供的材料,“仅以1938年5月至8月的记载”,这一数字已达880人之多。“1938年8、9月武汉形势吃紧后,党组织加紧动员大批工人、学生和其他人去延安,常常是以集体的形式,二三十人,五六十人乃至百余人,大批大批地出发奔赴延安。”周恩来的个人魅力,应该在其中扮演不小作用。
        在周恩来卓有成效的工作下,大敌压境之前的武汉出现了短暂的文化兴盛现象,以致郭沫若一度认为抗战的武汉时期可谓中国的一个“文艺复兴期”。
      周恩来组建的“名流内阁”
        这一天,郭沫若仍在长沙静静等候着周恩来来自武汉的最终决定。
        1938年1月,携着在上海结识不久的于立群,46岁的郭沫若来到武汉。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后,流亡日本近十年的郭沫若“别妇抛雏”,秘密潜回中国,并在上海结识了小他二十几岁、艺名黎明健的左翼女演员于立群,上海沦陷后,郭沫若与何香凝、邹韬奋等先到了广州,后又辗转至武汉。
        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下设四个厅,初到武汉的文化名人郭沫若成为蒋介石期望的主管宣传的第三厅厅长的人选。对于这一提议,郭沫若起初并不愿接受,认为到第三厅是帮蒋介石的忙,后索性离开武汉到长沙“躲避”。据《周恩来传》介绍,三天后,周恩来亲自打电话给郭做工作,郭沫若终于同意,“但希望能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公开地、痛痛快快地工作”。周恩来又劝他以非党人士身份,忍住内心的“寂寞”为好,郭沫若最终以“文化人士”的身份出任第三厅厅长。
        1938年4月1日,政治部第三厅在武昌昙华林成立。67年之后——2005年5月21日,记者在武汉采访时,重新踏访了第三厅的旧址。位于武昌的昙华林路是条悠长而略显逼仄的小路,几经打听,我们才找到隐于这条窄街上的武汉市第14中学。
        在一片绿色当中的一座二层的红顶小楼,静静地立于充满现代感的塑胶场地的另一端。“它见证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历史,也见证了文化名流聚集于此、团结抗战的历史。”蒋校长一边带我们登上这座已有些斑驳的小楼,一边向我们介绍。蒋校长说,解放后,这座二层小楼曾被当作学校的教工宿舍,直到“文革”后这个革命旧址重新被重视,老师们搬出来,小楼单辟成纪念室。
        其实,这里最初是政治部本部的工作地址,郭沫若后来在《洪波曲》中写道,因为要经过一条很窄而长的背街才能到达,那条背街只能够勉强通过一部汽车,“大员们嫌交通不便,不久便乔迁了”,所以第三厅得以“独占”于此。包括阳翰笙、傅抱石、田汉、徐悲鸿、史东山、光未然、冼星海等著名文化人分别担任各项工作,可谓人才济济。
        “那是星期天的早上,我和父亲从江汉关坐船到了武昌。黄鹤楼一带从马路一直到几百级的台阶上,全都挤满了人。”1927年出生的徐明庭老人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年参加抗战扩大宣传周活动的情景,那时11岁的徐明庭还是特三区小学六年级的学生。
        这个活动是由第三厅组织发起的。作为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实际上也将大部分精力倾注到三厅的工作当中。
        对普通武汉人来说,周恩来、郭沫若都不是陌生的名字。“那时武汉的报纸经常宣传他们”。致开幕词的郭沫若充分发挥了他富于激情、感情充沛的诗人特长;郭沫若之后是周恩来的讲话,“周恩来分析抗战形势,从东北、华北到华中,每个地方他都非常熟悉,讲起来也头头是道,下面的听众非常专心地听他的讲话。”最后一项是冼星海指挥大家合唱《义勇军进行曲》、《松花江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那时这些歌在武汉非常流行,学校老师也教我们唱抗日歌曲”,“国难当头,大家好像通过这种形式把胸中对侵略者的愤恨都表达出来”。
        数十万群众从黄鹤楼出发,沿武昌主要街道开始游行。队伍最前面是孙中山遗像,然后是国共抗日将领的画像,许多人举着用纸扎成的坦克或飞机形状的彩灯,没有彩灯的人则手举着火把。游行队伍经过的街道,旁边的群众鼓掌或与其一起大合唱,也不时有人举着火把加入。
        “我和父亲跟着队伍走,一直到阅马场附近。汉阳门江边上停了很多船,合唱队全部上了船,冼星海在船上指挥大家继续唱,船在江上游行,岸上的人也在配合跟着合唱。”沉浸在往事回忆中的徐明庭老人,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着那个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火炬、彩灯绵延不断,歌声从这船传到那船直上云霄,我们都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疲倦。”
        这个活动也是周恩来以共产党员身份参加军委员宣传工作打响的第一炮。当外界为周恩来的风采倾倒时,身边的工作人员童小鹏却见证了他的辛劳。因为政治部设立在武昌,周恩来住在汉口,“他每天上午9时前就要过江赶到武昌政治部上班,或进行统战活动,晚上又要过江回汉口来,处理许多急于处理的事情”。因此,处理中共内部事务的会,经常不得不在半夜召开,有时到凌晨才能结束。
        “董老(董必武)年纪较大,会开得太晚他常常要在躺椅上打个盹后再起来继续开会。”童小鹏当时任周恩来的秘书兼机要科长,白天忙完整理记录、传阅电报这些杂事已经很累了,“所以一到晚上开会做记录就常常打瞌睡”,有时第二天起来整理头天晚上写的会议记录,自己都认不得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17 19: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珍贵史料,谢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19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21: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鹏程徐东 发表于 2015-3-17 19:50
    珍贵史料,谢谢分享。

    谢谢鹏程徐东李老关注。
    正如有网友说的:幸哉,武汉有个徐明庭。
    我们这次寻访,也得亏有徐老把我们带到77年前。
    徐明庭老先生现身珞珈山,并向大家回忆当年抗战期间的往事,他的亲身经历,真切感人。所以才有全国各地的媒体来找他老人家采访。
    所以,我要说:
    幸哉!汉网网友当面听到徐老回忆武汉抗战时经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3-19 05:35 , Processed in 0.254132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