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学到老
收起左侧

[文学园地] 文摘选登:“读成勇士”[天天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9 09: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5-2-19 09:31 编辑

    请别穷了心
    时间:2015-02-19 01:38来源:《作文与考试》 作者:范泽木


    我前排的屋子里搬来了一位拾荒者。他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留着长发,戴一副破旧的黑框眼镜,穿着破烂不堪的牛仔裤,颇有摇滚艺术家的感觉。

    他蹬一辆三轮车,走街串巷,一边甩着头发,一边吆喝:“收废品喽,收废品喽。”他的吆喝声不似其他人的那般呆板,显得抑扬顿挫。

    有天晚上,我突然听到前排屋子里传来吉他声,顿时心生纳闷。我在这里住了五六年,从未听人弹过吉他。我循声而去,声音的源头果然是他的房间。

    我不禁肃然起敬,此后每次遇到他都会打招呼。他是个健谈的人,我们很快相熟起来。有一天,他请我去家里做客,绕过瓶瓶罐罐,我来到他的住处。

    让我意外,他的房间全然不是我想象中的肮脏模样,电脑、音箱、录音架一应俱全,与其说房间不如说是音乐工作室。这些设备看上去陈旧不堪,他告诉我,有些是低价买来的二手货,还有一些是由废品改装而成的。

    他从小就喜欢唱歌,还想过高中毕业后去音乐学校学习,但没想到初中还没毕业,双亲就撒手人寰了。

    他的收入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一天能挣两三百元,差的时候只能解决吃饭问题。即便收入不好时,他也会在夜晚的房间里自弹自唱,有时还会把自己唱的录下来,一遍遍放给自己听。

    我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他的设备,他已自顾自地弹着吉他唱起歌来。唱了几句后,他说:“不清楚为什么,每当唱歌我就觉得身体很轻,感觉像要飞起来。很多人都说,我的生活过成这样了,还唱什么歌。可我觉得生活可以穷困,但心不能穷。”

    他说的最后几个字如同珍珠落进我的心盘。

    我阿姨是一位计件缝纫工,整天与缝纫机打交道,生活琐碎而忙碌。我见过她的许多同事,无一不是步履匆匆地奔波在家与厂房之间,下班了急着回家做饭,饭后又急着赶去上班。还有许多人为了多干点活,带着饭盒去厂里蒸饭。

    我阿姨从不这样,她总是从容地回家烧饭、做菜,慢慢地享用午餐。即使生活再琐碎、忙碌,她也不忘伺弄家里的吊兰。她给吊兰浇水、施肥、松土,像个辛勤又细心的园丁。阳光强烈的时候,她把吊兰挪到阴凉处;冬天,她又千方百计让吊兰晒太阳。

    在她的打理下,吊兰长得骄人可爱,成为家里的一道亮丽风景,许多人对此赞不绝口。这是她的得意之作。我问她,你工作这么忙怎么有闲情伺候吊兰?她说:“整天像陀螺一样转有什么意思,人总得干点自己喜欢的事。”

    她文化程度不高,说不出高深而富有哲理的话。但我知道,伺弄吊兰时,是她内心最富裕的时刻。

    我们的心容易被生活绑架,从而慢慢变得疲惫。但生活再困顿、再琐碎,我们也不能穷了心。无论身处何境,都请记得给心灵一段富足的时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19 14: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5-2-19 09:13
    请别穷了心
    时间:2015-02-19 01:38来源:《作文与考试》 作者:范泽木

    分享美文。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20 08: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口相声走穴美国


    首次上台遭冷遇

    一个冬天的晚上,在萨莫维尔的一个叫汉纳的体育酒吧里,我第一次真正上台表演单口相声。那天晚上,酒吧的电视机里放着体育节目,有些人在玩台球,在不远处还有人在打保龄球。大部分顾客都是到那儿去看电视、玩保龄球或者喝酒的。酒吧的一个角落放了一只麦克风,这就算是我的舞台。
    那天晚上我在台上大概讲了5分钟。我讲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笑,有几个从单口相声成人学习班里来的同学坐在台下就微微笑了一下。全场大概也只有那么七八个人偶尔听一耳朵。等我演出结束以后,有个人走过来对我说:“我觉得你可能很有意思,但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天晚上我讲的笑话里,只有一个后来还能用上。这个笑话是:我决定留在美国,是因为在中国我不能做我擅长做的事——散发异域风情。
    即使这个笑话那天晚上也没有人觉得好笑。
    令人灰心丧气吗?是的。我灰心丧气了吗?没有。原因很简单,刚开始搞单口相声的人都做得非常不好。和我一起参加学习班的人也没有一个做得好的。有一次,一个比我早一年涉足单口相声的美国人还问我:“你是怎么写笑话的?”

    喜剧是场马拉松

    刚开始做单口相声时,我很难找到上台的机会。有时候尽管不能上台,我也会去一些俱乐部见一见他们的老板或其他相声演员。我给俱乐部的老板打过很多电话,波士顿比较大的几个相声俱乐部,我都打过电话,像喜剧联络站、喜剧演播室等等。有些俱乐部的老板对喜剧演员的态度非常粗暴,乔伊就是一个以对相声演员粗暴闻名的人。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电话接通以后,他非常简短地说了一句:“一小时以后再打过来。”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一小时以后,我又给他打电话,他对我吼道:“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你是一个闹钟吗?”然后又把电话挂掉了。几个星期以后,他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同意我在他的俱乐部演出。

    有些相声俱乐部需要看简历,所以我就给不同的俱乐部发了很多自己的履历和照片。“喜剧储藏室”是一个开在地下室的相声俱乐部。这个俱乐部以前是某个银行储存金条的地方。直到现在,那里相声演员的舞台和观众席,还是被一道非常重的铁门分开的。

    在喜剧储藏室俱乐部,有时会有一些新秀的演出,但每个新手必须得带两名顾客来才能上台演出。当时我在波士顿人生地不熟,所以大雪天里我就站在俱乐部的门口问路过的人:“你想看喜剧演出吗?”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我就又问:“你进去以后能不能就说是来看我演出的?”有些人同意了。只要有两个人同意帮忙,我当天晚上就可以上台表演。还有一些俱乐部就是比较彻底的公开麦克,比如峭普斯俱乐部,在这里,只要签了名,你就可以上台表演,但那儿几乎没有什么观众,基本上就是上台给其他的相声演员讲笑话。

    有些相声俱乐部在一些比较危险的街区,比如埃普拉尔德岛俱乐部,是在多切斯特,每次我在那儿表演都会看见至少一辆警车闪着紧急灯开过来。有一次一个喜剧演员从俱乐部出来以后,发现有几个人正想把他的车推倒。另外一次有两个喜剧演员在俱乐部外面吸烟,一个人冲过来掏出枪想抢他们的钱,其中一个喜剧演员跟抢劫的人说:“你就朝我开枪吧,我今年已经36岁了,我已经活够了。”那个拿枪的人真就走了。

    后来,事情逐渐有了好转,因为吉姆·戴维斯,一个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在蜥蜴酒吧开了一个相声俱乐部,他的相声俱乐部吸引了很多智商比较高的喜剧演员。每个周一的晚上,我们都有一场演出。

    第一次成功的喜悦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到蜥蜴俱乐部的情景,我当时没有上台的机会,只是想到那儿去看一下演出,认识一下俱乐部的老板戴维斯先生。

    那天晚上安迪·欧费斯在上面表演,他演着演着突然开始脱衣服,最后他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观众看见他穿着一条老年人穿的内裤,最后他把内裤也脱了下来,里面到处都是婴儿的爽身粉。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年以后,安迪创立了自己的裸体相声秀,他还把这种裸体相声秀带到美国其他很多城市,在他的裸体相声秀里,相声演员必须要裸体表演,我从来没有上过他的秀,也没有看过他的秀,因为我还是喜欢穿着衣服表演的相声演员。

    有了初步的表演经验以后,我一直努力争取在不同的相声俱乐部表演的机会。没事的时候,我就在一个褐色的小笔记本上写点东西。我总是把这个小笔记本放在口袋里,有什么想法就记下来,对着一面镜子或者一个录像机练习。即使练习过,在每次表演之前我也非常紧张,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把这种紧张的情绪压制下去,然后尽量把当天晚上想讲的笑话记下来。

    蜥蜴俱乐部每个星期一都有一个相声表演比赛。在那天晚上表演的单口相声演员必须表演一分钟的新段子。赢家获得的奖励就是一张可以在楼上餐厅使用的20美元餐券。尽管这个奖励不是很大,但这个比赛让表演更有意思。有一天晚上我还真赢了。到现在我依然清楚地记得我赢了以后非常高兴,开车回家时天上下着非常大的雪,雪花就像是在空中横着飞一样,我边开车边享受这种兴奋感,感慨着美国真是个奇妙的国家,像我这样的移民也能够得到其他人的欣赏。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20 11: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5-2-20 08:33
    单口相声走穴美国

    欣赏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21 10: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珍惜每一次当众出丑的机会
    时间:2015-02-20 19:42来源:网络 作者:窦文涛


    我是属于那种表达感情有障碍的人,可能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在台上格外放得开。我有时在上台前,觉得心里挺没谱的,就会对我身边的人说:“夸夸我。”鲁豫等一些人就在我身边大喊:“你盖世无双,你是最好的,最棒的。”哎,还真有用……

    我从小害羞,小学5年都是一口石家庄口音。在北方的孩子堆里,谁一说普通话,大家就会觉得你很做作。小学毕业考到另外一个中学的第一天才开始说普通话。小学时,我不但一口石家庄话,而且还结巴,有时我哥冷不丁地就给我一个耳光,他们说这能治我的口吃。

    我是属于那种表达感情有障碍的人,可能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在台上格外放得开,我有时候在上台之前,觉得心里挺没谱的,就会对我身边的人说:“夸夸我。”鲁豫等一些人就在我身边大喊:“你盖世无双,你是最好的,最棒的。”哎,还真有用,于是,我就觉得能够镇定,能够兴奋。你们去注意美国的拳击比赛,比赛之前召开新闻发布会,那些拳王会对记者说:“我要把他像臭虫一样碾死。”他是没有修养吗?没礼貌吗?不是,这是一种心理调节的技术,是让自己兴奋起来。

    有一次我跟主持人讲课时说:“你们当中哪怕有人再内向、再拙于言谈,肯定也会有那么一次跟人聊天的时候神采飞扬,所有的人都被你吸引,只要有一次就能证明你是有口才的,你不需要去培养这样的能力,你需要的是如何调动你的这种能力,在需要的时候把它发挥出来。”

    人要珍惜每一次当众出丑的机会。初中的时候,老师让我参加演讲比赛。我写了演讲稿,还倒背如流,我让家人说出任何一个自然段的头一个字,我就能刷刷把下面的给背出来。上台的时候,底下黑压压的一片,我背了第一段,就想第二段开头的字,背完了第二段,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冲着全校师生沉默了足有一分钟,吓得尿裤子了,全校师生就目睹着我跑出校门。后来,我回学校听见旁边女生的笑声就觉得都是在笑我。

    老师对我说:“虽然你没有演讲完,但是你朗读的那两段挺好的。你不要紧张,能背下来肯定能得一个名次,我推荐你去区里参加比赛。”我这次答应得比上次痛快,好像觉得无所谓了,结果背下来得了一个名次。从此之后我就有点变化了,反正已经丢脸了,还有什么畏惧呢?卸下这个负担后,我觉得自己还行,也能经常在各种场合露露脸。

    中国人传统上都比较内向,大家一起听你说话的机会很难得,要珍惜每一次当众说话、当众表演的机会,就让自己积累挫折、积累出丑的经验,这样才能放下自我。这次出丑了,你们笑话我,我就不要脸了一分,下次又出丑了,我就不要脸二分,等我全不要脸了,我就进入了自由王国,无我的状态。所谓的“自我”就是脸面、自尊心、虚荣心诸如此类的东西构成的,当这些东西全被摧毁的时候,你突然发现你就获得了一切。你今天在10个人面前出了一个很小的丑,明天这就能帮你在10万人面前挣回一个很大的面子。

    你看我的形象,驼背直不起腰来,所以,跟女主持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显得我矮,导演就拿了一个垫子在我的屁股底下,可女主持人不高兴了,人家本来就长得挺高的,凭什么他要垫一个呢?去趟厕所回来发现,嘿,她也垫了一个,垫就垫吧,导演后来觉得怎么你垫了还比人家矮呢,再给垫一下,到最后我发现自己都跟站着差不多了,因为已经垫了好几个了。我要越想这些事,我就越完蛋,越想你的手该放在哪儿,你越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其实,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忘记自我的时候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21 18: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5-2-21 10:07
    珍惜每一次当众出丑的机会
    时间:2015-02-20 19:42来源:网络 作者:窦文涛

    这些读物很有价值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23 11: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 天
      海 子

      秋天红色的膝盖

      跪在地上

      小花死在回家的路上

      泪水打湿

      鸽子的后脑勺

      一位少年去摘苹果树上的灯

      植物没有眼睛

      挂着冬天的身份牌

      一条干涸的河

      是动物的最后情感

      一位少年去摘苹果树上的灯

      我的眼睛

      黑玻璃,白玻璃

      证明不了什么

      秋天一定在努力地忘记着

      嘴唇吹灭很少的云朵

      一位少年去摘苹果树上的灯

      (若 子摘自作家出版社《海子诗全集》一书)

    礼 物
      切斯瓦夫·米沃什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个并不使人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看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木又寸摘自豆瓣网)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23 12: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duzh201501.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23 14: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读物,赞一个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08: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讲话
    作者:莫言 来源:读者杂志


      接到入伍通知书后,村里一个复员兵便登门来教导我:“到了部队,第一件事就是给新兵连首长写一份决心书,这对你的分配至关重要。如果你写得好,新兵训练结束后,就有可能让你去当文书或是给首长去当警卫员,而这两个职务是天生的干部苗子。”他还传授给我很多宝贵经验,高级的有如何取得首长的好感,低级的有怎样抢吃热汤面。

      我遵循他的教导,到新兵连的第二天,就写了一份决心书交给班长,让他帮我交给连首长。班长是个老兵,狐疑地看看我,问:“你家里有人当过兵吧?”我说没有。他摇摇头,好像不相信我的话。

      我那份决心书开头就写“要在党支部的英明领导下反击右倾翻案风”,其实啥是“右倾翻案风”我一点也不知道。后来写入团申请书也是这样写,填入党志愿书就填上“紧跟英明领袖华主席,坚持‘两个凡是’”。这些东西现在还在我的档案袋里吧?但天地早就大变了模样。

      也许真是那份决心书起了作用,团里举行大会欢迎新战友,要选一个新兵代表讲话,这事儿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我兴奋得一宿没睡着,大睁着两眼梦想自己的光明前途:大概是由文书而至指导员,穿上了4个兜的军装,回家探亲挽着袖子,手腕子上套着手表,上海牌的,全钢防震,19钻。

      讲话稿写好后,新兵连的指导员帮我改了一遍,让我下去念熟了,别上了台结巴。这件事让一起入伍的老乡很嫉妒,说什么的都有。我心里憋着劲儿,想来个一鸣惊人,来个亲者快仇者痛。

      欢迎大会那天晚上,几百个新兵和几百个老兵坐满了团部礼堂,边角上还镶着一些家属和小孩子。因为会后还有文艺演出。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礼堂,看着舞台上那猩红的天鹅绒大幕,还有那些华灯,心里激动得紧。老兵和新兵拉着歌,此起彼伏,声震屋顶。那情绪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我想当兵真好,当兵实在是太好了呀!看到那些精神焕发的小军官,我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大幕终于拉开了。一个老军官上台讲了几句开幕词,就请曹副团长讲话。曹副团长上来坐下,对着包着红布的麦克风念讲稿。那稿子的内容跟我写的差不多。曹副团长讲完了,我们使劲鼓掌。下面指导员讲话。指导员也是坐在麦克风前念讲稿,稿子的内容也跟我写的差不多。指导员讲完了,我们使劲鼓掌。指导员下去后,那个主持会议的老军官说:“下边请新兵代表讲话。”

      在一片掌声里,我不知怎么样地上了台。我头晕,心跳,快要死了似的。谁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但这是光荣,是前途,是4个兜的军装,是上海牌手表,全钢防震,19钻。

      我一屁股坐在那把曹副团长、新兵连指导员坐过的椅子上。那是一把红色人造革面的钢架折叠椅,我稀里糊涂地就坐上了。我望了一眼台下那一片眼睛就低头念稿子。我感到嘴唇不好使唤,喉咙发紧,发出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念了几句,便放了胆,嘴唇活泼了,嗓子松弛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春雷一样在礼堂里滚动。刚刚找到感觉,还没过瘾,稿子就念完了。我站起来,立正,给台下人敬礼。然后转身,立正,给台后那些坐成一排的首长敬礼。然后又转身,找到台阶,在众目睽暌下,回到座位上坐下。我刚落座,就被班长狠狠地踩了一脚。我听到班长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混蛋,彻底完了!”

      我当时就蒙了。文艺演出开始,团文艺宣传队那些女兵五花八门的脸我一概看不清了。

      带着沉重的思想负担回到宿舍,我问:“班长,怎么回事?”

      班长骂道:“混蛋,那椅子,你也配坐?那是首长坐的!你一个新兵蛋子,不站着讲话,竟敢像首长一样坐着讲,太不像话了!你稀稀了(新兵连流行语),等着明年回家吃地瓜去吧。”

      我一夜未睡,满脑子胡思乱想,真是连自杀的心都有。

      我请教班长,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班长说:“印象太坏了,没什么戏了。”

      我的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我一个老中农的儿子,千辛万苦才当上兵,原本想在部队好好干,提成军官,为父母争气,与地瓜“离婚”,谁知道这样就稀稀了。有苦不能言,心中车轮转,转了半天,转出了个主意。我给新兵连党支部写了一份沉痛的检查,检讨我坐了不该坐的椅子的错误。检查写好后,我买了一包烟送给班长,求他把我的检查上交给连首长。班长不看烟,看着我,说:“要说起来,新兵嘛……行,我帮你递上去,咱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2-11 05:38 , Processed in 0.10442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