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学到老
收起左侧

[文学园地] 文摘选登:“读成勇士”[天天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0 19: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福剑:走红背后的坚强后盾
    时间:2012-06-20 01:16来源:《妇女之友》 作者:沈黎明


    父亲一条建议让老毕红透全国

    1996年夏天,与大学同学结婚5年的毕福剑做了父亲,他的女儿娇娇出生了。这年春节,他们一家三口欢欢喜喜地回大连过年。毕福剑的父亲年龄虽然越来越大,但他对儿子节目的关注程度却丝毫没有减弱。毕福剑的家是个和睦的大家庭,兄弟姐妹一大帮,他排行老六,所以从小老父亲就叫他“小六子”。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话题不知不觉地又围着电视栏目说开了。老爷子一边逗着小孙女,一边慢条斯理地评论说:

    “小六子办的那个《人间万象》人气不怎么旺,我觉得主要原因是缺少普通百姓和家庭积极踊跃的直接参与。”毕福剑一听,马上笑眯眯地眨巴着一双小眼睛问:“爸,那你说说,怎么才能把节目办得大家都愿意参与呢?”

    老爷子似乎早做过准备,胸有成竹地说:“让大家自己表演。比如像你们这个岁数的人,有文艺细胞的就不少,许多人都曾做过演员梦,但由于种种原因没实现,你要能让他们自愿走上台表演一段,肯定非常有意思!如果一家三口都能上台表演那就更有意思了。”

    老爷子的一番话,让毕福剑茅塞顿开。毕福剑接受了老父亲的建议,回到北京后,马上和同事们开始筹备。很快,毕福剑等人策划的《梦想剧场》获得台里批准,开始录制。这个节目能不能成功,主持人非常关键。可是一连试了好几个专业主持人都不理想,觉得他们“主持”的味道太浓,与业余演员自然朴素的表演风格不协调。眼看节目送审时间临近,集制片、策划和导演于一身的毕福剑急了,干脆亲自上阵做示范,他原本只是想做出一种感觉来,先送给领导审查,之后再找正式的主持人,没想到领导看了节目后,兴奋地对毕福剑说:“用不着再找,就是你了!”

    《梦想剧场》开播一炮打响,收视率直线上升。观众们喜欢上这个热闹又逗乐的栏目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毕福剑这个“没正形”的主持人。毕福剑的老父亲看了儿子的节目后,连声称赞:“好好,没正形就是有形。”

    随着人气指数的不断上升,2004年下半年毕福剑开始主持央视综艺节目《星光大道》、《快乐驿站》,同时,《梦想剧场》节日版的“七天乐”也形成了品牌,得到全国观众的认可,毕福剑成了名副其实的名人。

    父亲是老毕心中时刻的牵挂

    毕福剑的母亲因病去世多年,这些年身在北京的毕福剑,心里最挂牵的就是老父亲,他平日里对姐弟哥嫂们说得最多的话是“照顾好老爸”,对父亲的关心和惦记之情都融在这一句简单的话语中。

    2004年冬的一个午夜,毕福剑忙完一天的工作刚刚走出央视大门,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毕福剑打开手机,话筒里立即传来二哥急促的声音:“老六,咱爸的胆囊炎突然发作了!”接完电话后毕福剑匆忙奔回家中,收拾了一下东西,清晨就赶到机场,一大早乘当天第一班飞机回到大连。下飞机他直奔医院,当毕福剑满头大汗地跑到医院时,老爷子刚刚做完手术被推出来。毕福剑看着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老父亲,心如刀绞,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在病房里,毕福剑紧紧握着老父亲那双粗糙的大手,难过得说不出一句话。老爷子直到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才苏醒过来。谁知正当大家高兴的时候,老爷子却盯着一脸倦意的毕福剑吃力地说:“你怎么回来了,你现在是大忙人,台里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快回去吧!”听着老父亲关心的话语,毕福剑心里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2005年除夕的前两天,毕福剑回到大连。他亲自到医院接老父亲回家,到了家门口,又亲自背老父亲上楼。大年初一那天,他一大早就来到老父亲的房间,按照中国的老传统,郑重地给老父亲磕头拜年:“爸,鸡年大吉!”随后深情地对老父亲说:“以往过年都是您老给我们准备礼物,今天儿子送给您老一件过年礼物。”说完,把一本崭新的房产证书交到父亲手上。

    原来他为老父亲买下了的一套条件更好的住房,朋友们刚给他办好手续。老爷子抚摸着房产证百感交集,挂满笑容的脸上闪现出激动的泪光。

    老毕台上给父亲磕头

    每年大年三十,只要毕福剑一到家,一大家子人就开始热热闹闹地过年,在姐姐、嫂子、弟媳准备年夜饭的时候,毕福剑和小辈们疯闹,变着法儿逗老爷子高兴。闹累了他会请老父亲看自己主持节目的录像。每当看到老父亲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毕福剑那一双小眼睛就会乐成一条缝。毕福剑说:“我就喜欢大年三十晚上一大家人亲亲热热地围在一起看节目,喜欢家里的味道,喜欢坐在老父亲身边一起等待新年钟声的敲响……”

    毕福剑与老父亲这份浓浓的父子情,很多好友都知道。大连电视台春晚创作了一个小品《回家过年》,讲的是儿女们过春节回家给老人拜年的故事。排练时,晚会导演突然想到了毕福剑和他父亲,觉得如果他们父子能一起出演,一定会给这个小品增彩,于是向毕福剑发出了邀请。

    小品演出时,毕福剑很快进入了角色,动了真感情,演到情真处,他根据剧情的发展,在舞台上给父亲行了磕头大礼,很多老年观众看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演出临近尾声时,毕福剑看着父亲,又想起了朱自清《背影》中一段描写父亲的情景,现场发挥道:“咱东北汉子不愿意说那些客套话,这么多年了,我也没跟父亲说过什么贴心的话,今天就借着这个机会给大连所有的老父亲拜个年!”老毕话音刚落,现场立即掌声雷动。

    人们都说父爱如山,的确,它虽然没有那么细腻,但它的厚重往往会影响子女的一生。毕福剑常说:“是父亲给了我生命,是他老人家在我人生至关重要的时刻给了我支持和教诲,不然我决不会有今天!”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1 12: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上的故事
    作者:尤今 来源:读者杂志
      晚上,我由广东湛江市搭乘火车到广州去,八个多小时的路程,买了四人同室的软卧票。尽管觉得和素昧平生的人同室共寝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然而,别无其他选择,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进入那间极为局促的车厢寝室时,已有一位年过六旬的妇人坐在里面了。浅灰色的高领套头毛衣,极为得体地配以铁灰色的西式套装衣裤;染黑了的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得整整齐齐;方形的细框眼镜,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一股斯文淡定的书卷味儿。

      攀谈之下,知道她是广州一份知性杂志的主编,几天前专程到湛江去约稿,现在,大功告成,启程回家。由于志趣相投,我们谈得十分投缘。就在这时,火车站的扩音器突然响起:

      “请各位注意:软卧的车票还有几张,有意购买的人赶快去买!”

      妇人转头对我说道:

      “真希望这间寝室没有人再进来,图个清静。”

      我一听,便笑了起来,因为我心里也正转着同一个念头。

      然而,不到十分钟,我们的希望便破灭了。

      一位中年妇女拖着一个行李箱,踏着碎步走了进来。

      她身材高大,穿了一套花格子的绒质衣裙;惹人注目的是她的丝袜,橘红色的,使她的两条腿看起来好像是两根活动的胡萝卜。一进寝室,她便以极大的嗓门朝我们友善地打招呼:“嗨,回广州啊?”老编辑微微颔首,目光停驻在她双腿的丝袜上,眸子里原先蕴含的笑意全都没有了,而原本车厢里那一份融洽的气氛,也倏地僵了、冷了。

      中年妇女吃力地把大大的行李箱安顿好,然后身体斜斜地靠在卧铺上,把手上的塑料袋打开,取出里面的多种零食,摊放在窄窄的桌面上,笑着说:“吃,你们吃,不要客气!”霎时,甜的、酸的、咸的、辣的味儿,扭扭捏捏地交缠在一块儿,猥猥琐琐地窜满了整个车厢。老编辑皱起双眉,怏怏地把脸转到另一边去。她见我们没有反应,自顾自地抓起了一大把瓜子,嗑、嗑、嗑,发出一种极为单调而又扰人的声响,还一边嗑,一边把瓜子壳朝下扔,不一会儿,满地都是愣愣地张开了口的瓜子壳。老编辑的脸色更难看了。

      火车开动不久,查票员进来了。依据惯例,她要求每一位乘客出示证件。我交出了国际护照,老编辑交出了身份证。然而,那位中年妇女把自个儿大大的皮包翻遍了,就是找不到证件。查票员要她说出证件的号码,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啊,我记不清啦!”好脾气的查票员并没有坚持,便走了出去。

      我和老编辑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骤然成了我们两人心中长出来的一颗瘤。想起层出不穷的火车偷窃案与抢劫案,又想到我背包里的几千美元,我坐立不安。

      过了约莫一盏茶工夫,老编辑终于憋不住了,她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刚好稽查员就在过道不远处,她毫不客气地向他提出了投诉:

      “我要换房!我房里那个迟来的女人,没带证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现在世道很坏,我不想冒这个险!”

      稽查员说:

      “别的房间都满了呀,换不了。不会有问题的啦,购买火车票时,都要出示证件的,她大约是用了家眷的证件买的票,出了事情,一定追查得到,你放心吧!”

      “出了事,再来追查,不是太迟了吗!”老编辑生气地说。

      “不会出事的,您就请放心吧!”稽查员淡定地回应。

      当时,四周很静,老编辑和稽查员的对话,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地传进我们那间寝室里。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看那妇女的表情,她竟若无其事,好像外面谈论的事情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半夜里,老编辑哮喘病发作,嘶嘶嘶地喘气,好不辛苦。那女人二话不说,从自己的皮包里取出一个喷雾器,要老编辑张开口,帮她喷;接着,又为她搓药油,从自己的热水瓶里倒出热水,喂她喝。忙了老半天,终于把她安顿好,再妥妥帖帖地替她盖好被子,才返回自己的床铺。

      睡在上铺的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既感动,又感慨,啊,有许多时候,真的不可“以貌相人”呀!

      早上,有人敲门,通知我们起身,还有半个小时便到广州了。

      老编辑揉着浮肿的双眸坐起来时,女人立刻对她说道:

      “我昨晚听了新闻,知道北部寒流今天南下,气温降得很低,大约只有七八度,你有哮喘病,最好披上我的大衣再出去。我的家人会开车来接我,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老编辑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的,说:

      “昨晚我对你有些误会,真是对不起!”

      女人微笑着说:

      “没有关系,我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双眼湿润,觉得自己上了人生极好的一课。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11 13: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有分量,欣赏。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2 10: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上的故事
    作者:尤今 来源:读者杂志
      晚上,我由广东湛江市搭乘火车到广州去,八个多小时的路程,买了四人同室的软卧票。尽管觉得和素昧平生的人同室共寝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然而,别无其他选择,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进入那间极为局促的车厢寝室时,已有一位年过六旬的妇人坐在里面了。浅灰色的高领套头毛衣,极为得体地配以铁灰色的西式套装衣裤;染黑了的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得整整齐齐;方形的细框眼镜,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一股斯文淡定的书卷味儿。

      攀谈之下,知道她是广州一份知性杂志的主编,几天前专程到湛江去约稿,现在,大功告成,启程回家。由于志趣相投,我们谈得十分投缘。就在这时,火车站的扩音器突然响起:

      “请各位注意:软卧的车票还有几张,有意购买的人赶快去买!”

      妇人转头对我说道:

      “真希望这间寝室没有人再进来,图个清静。”

      我一听,便笑了起来,因为我心里也正转着同一个念头。

      然而,不到十分钟,我们的希望便破灭了。

      一位中年妇女拖着一个行李箱,踏着碎步走了进来。

      她身材高大,穿了一套花格子的绒质衣裙;惹人注目的是她的丝袜,橘红色的,使她的两条腿看起来好像是两根活动的胡萝卜。一进寝室,她便以极大的嗓门朝我们友善地打招呼:“嗨,回广州啊?”老编辑微微颔首,目光停驻在她双腿的丝袜上,眸子里原先蕴含的笑意全都没有了,而原本车厢里那一份融洽的气氛,也倏地僵了、冷了。

      中年妇女吃力地把大大的行李箱安顿好,然后身体斜斜地靠在卧铺上,把手上的塑料袋打开,取出里面的多种零食,摊放在窄窄的桌面上,笑着说:“吃,你们吃,不要客气!”霎时,甜的、酸的、咸的、辣的味儿,扭扭捏捏地交缠在一块儿,猥猥琐琐地窜满了整个车厢。老编辑皱起双眉,怏怏地把脸转到另一边去。她见我们没有反应,自顾自地抓起了一大把瓜子,嗑、嗑、嗑,发出一种极为单调而又扰人的声响,还一边嗑,一边把瓜子壳朝下扔,不一会儿,满地都是愣愣地张开了口的瓜子壳。老编辑的脸色更难看了。

      火车开动不久,查票员进来了。依据惯例,她要求每一位乘客出示证件。我交出了国际护照,老编辑交出了身份证。然而,那位中年妇女把自个儿大大的皮包翻遍了,就是找不到证件。查票员要她说出证件的号码,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啊,我记不清啦!”好脾气的查票员并没有坚持,便走了出去。

      我和老编辑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骤然成了我们两人心中长出来的一颗瘤。想起层出不穷的火车偷窃案与抢劫案,又想到我背包里的几千美元,我坐立不安。

      过了约莫一盏茶工夫,老编辑终于憋不住了,她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刚好稽查员就在过道不远处,她毫不客气地向他提出了投诉:

      “我要换房!我房里那个迟来的女人,没带证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现在世道很坏,我不想冒这个险!”

      稽查员说:

      “别的房间都满了呀,换不了。不会有问题的啦,购买火车票时,都要出示证件的,她大约是用了家眷的证件买的票,出了事情,一定追查得到,你放心吧!”

      “出了事,再来追查,不是太迟了吗!”老编辑生气地说。

      “不会出事的,您就请放心吧!”稽查员淡定地回应。

      当时,四周很静,老编辑和稽查员的对话,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地传进我们那间寝室里。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看那妇女的表情,她竟若无其事,好像外面谈论的事情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半夜里,老编辑哮喘病发作,嘶嘶嘶地喘气,好不辛苦。那女人二话不说,从自己的皮包里取出一个喷雾器,要老编辑张开口,帮她喷;接着,又为她搓药油,从自己的热水瓶里倒出热水,喂她喝。忙了老半天,终于把她安顿好,再妥妥帖帖地替她盖好被子,才返回自己的床铺。

      睡在上铺的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既感动,又感慨,啊,有许多时候,真的不可“以貌相人”呀!

      早上,有人敲门,通知我们起身,还有半个小时便到广州了。

      老编辑揉着浮肿的双眸坐起来时,女人立刻对她说道:

      “我昨晚听了新闻,知道北部寒流今天南下,气温降得很低,大约只有七八度,你有哮喘病,最好披上我的大衣再出去。我的家人会开车来接我,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老编辑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的,说:

      “昨晚我对你有些误会,真是对不起!”

      女人微笑着说:

      “没有关系,我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双眼湿润,觉得自己上了人生极好的一课。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3 07: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5-2-14 09:30 编辑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
    作者:富康年 来源:读者杂志

      2015年,《读者》34岁了。大家一定会发现,手头的第一期杂志变了样。从创刊时的48页50克书写纸单色印刷,到2003年64页55克书写纸双色印刷,再到2015年72页70克全木浆胶版纸彩色印刷,这是《读者》产品形态的第三次全面升级。我们知道,对于许多忠实读者来说,些许的改变都会带给你们深深的不忍。但是,请相信,高品质的纸张、彩色的设计表达,新的产品形态无疑是为了更好地传承《读者》隽永、淡雅和独特的韵味。俗话说:“烫头三天丑。”新面貌总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好在杂志是连续出版物,我们会根据大家的反馈意见,边走边改,渐臻完美。
      我们身处急剧变化的世界。在时代匆匆的脚步中,心灵空间不觉要被压缩分配给纷呈的选择,怀疑和评判占据了更多的舆论空间,许多美好的事物和感觉便随之疏离。快速革新的技术为阅读带来越来越丰富的形式体验,《读者》也顺应潮流,利用新媒体技术为杂志注入更多新的活力。但在精神的家园中,《读者》更愿成为一座明亮的灯塔,守望、梳理、传播那些容易被遗忘,却值得被沉淀的信念和价值观。希望这座灯塔能提醒所有匆匆的步履:在浮躁的社会中,精神不能盲从,灵魂不能走失,信念要有所坚守。哪怕周围的世界再复杂,我们也要保护好内心的善良和温暖。
      爱因斯坦说:我多么希望世界上有个小岛,上面居住的全是智慧又善良的人们。《读者》也有这样的理想,“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希望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读者朋友和我们携手前行。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4 09: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心吃饭 低调撑船
    时间:2014-07-25 21:48来源:网络 作者:付秀宏
    静心吃饭 低调撑船
    关于婚姻,林语堂曾有过一个非常精辟的比喻:婚姻是饭。有饭,才是踏实的。
    林语堂本是一位牧师的儿子,家境清苦。廖翠凤慕林语堂已久,廖母却有异议,廖翠凤说:“贫穷算不了什么。”这话传到林语堂耳朵里,让他很感动。1919年1月9日,25岁的林语堂与24岁的廖翠凤结婚。结婚当天,林语堂拿过婚书对妻子说:“我把它烧了,婚书只在离婚时有用,我们一定用不到。”烛火点燃了婚书,红红的火苗证明着林语堂要和妻子白头偕老的决心。
    林语堂是经营婚姻的高手。若廖翠凤生气了,他总会保持沉默。倘吵架了,他的绝招是“少说一句,比多说一句好;有一个人不说,那就更好。”他曾撰文告诫青年人:“怎样做个好丈夫?就是太太喜欢的时候,你跟她喜欢;太太生气时,你不要跟她生气。”廖女士最忌讳人说她胖,最喜欢人家赞美她又尖又挺直的鼻子。所以林语堂每逢太太不开心,就去刮她的鼻子,太太会因此高兴地笑起来。
    在林语堂很红时,版税能拿到很高,他在操守上也是绝对纯洁的。林语堂说:“凤啊,你放心,我才不要娶才女为妻,我要的是贤妻良母,你就是。”林语堂曾得意地说:“我把一个老式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林语堂有一句名言:“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看你怎样去欣赏它,又怎样去驾驭它。”林语堂出身寒微,性情至真,才收获了一生的爱情。即便有外在的种种诱惑,他总能守住内心的那份质朴。
    林语堂是性情之人,但他细细把握其中的自由,更多体现了驾驭婚姻的智慧。婚姻中的自由,是人人都享有的,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终生享有的。婚姻中的性情自由,不漂浮,不虚幻,时时散发着人性的本色。
    相比而言,俄国文学泰斗托尔斯泰的晚年婚姻,却因他的性情、思想与妻子对峙——几近决裂。1862年,34岁的托尔斯秦与18岁的索菲娅结婚,一同回到托尔斯泰的庄园生活。索菲娅和廖翠凤一样,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妻子,不仅照顾托尔斯泰的生活,帮助托尔斯泰誊写手稿,还全面照管庄园。托尔斯泰曾在日记中写道:“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我也不例外。我很幸福,索菲娅是我的一个认真而称职的助手,还是一个好妻子。”
    托尔斯泰在索菲娅的照顾下,写出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但托尔斯泰是一个纯真而善良的人,晚年的他常在农田里与农民一起耕种,并想把自己的田地分给农民。他拒绝参加贵族宴会。托尔斯泰的这些做法,遭到妻子索菲娅的强烈反对。因索菲娅一直管理着庄园,托尔斯泰的和谐庄园的梦想没有成为现实。
    性情至真的托尔斯泰出身贵族,他执拗地在庄园外的“田地”开始了行动:从1881年起,托尔斯泰的作品可由任何人免费出版。索菲娅的脾气也上来了:“我和你托尔斯泰是过生活的,不是慈善家。”她强烈反对他这么做。1910年11月10日,82岁高龄的托尔斯泰带着私人医生离家出走,因寒冷发高烧,最终引发肺炎病重。10天后,托尔斯泰病逝。托尔斯泰至死,都不肯见索菲娅一面。
    托尔斯泰是一个好人,索菲娅也不见得坏到哪里去,可就因性情上的“你硬我也硬”的较量,最终成了仇人。在婚姻中,随性地享受性情自由很危险。也许托尔斯泰晚年那颗炽热童心的回归,在世俗之心的天平上有些可笑。别人可以这么看,但索菲娅不能,她该以宽容之心适当包容。索菲娅不但没有这样做,而且她追求物质财富之心不断膨胀,向托尔斯泰的性情之船压上了冷冰冰的巨石。
    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性情相随心气顺遂。婚姻,那是一艘性情相互协调的船。男方性情高涨时,女方就不要使性子;女方性情激越时,男方就应当委婉。在包容与被包容中,爱才会得以永恒。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14: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别了,笨蛋
    时间:2015-02-11 09:14来源:网络 作者layer


    如果转换成人类的语言,这将是一封告别信。

    如今,我俯卧在你准备的“豪宅”里,想起七年前,我从臭气丛生的猫笼里攀上你的衣袂,顺势跳上你瘦瘦的肩头。时常听你跟人说起,你我是如何气味相投,其实我用这样的方法跳过百余人的肩头,只有你把我带回了家,并认定这是我们的缘分,真是愚蠢的人类。

    我今年九岁,用你们人类的年龄计算,已是耄耋之年。最近时常忆起往昔。三岁那年,我交了第一个女朋友,我跟她出去逛了几天,你发现我不在了,慌乱地寻找着我。几天后,我若无其事地带着女朋友回家,你并没有对我们发火,而是拿出来很少给我吃的海洋鱼罐头招待她。说真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感动,我真想上去挠你,真是要面子呀,平时舍不得给我吃,现在又来充大方。愚蠢的人类呀。

    后来的后来,我当了爸爸,女朋友把猫崽子们生到了院子里。你把崽子们移到屋内,却被它们的妈妈叼到院子里,几个回合之后,你放弃了。崽子们渐渐大了,有一天与它们的妈妈一起消失在院子里,你有些伤心,那一刻我也很伤心,其实,它们想让我一起走,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比起它们,我觉得或许你更需要我。

    你变得越来越好,开始有男人追,而我也不像小伙子一般精壮,再后来,我开始便秘,有几次甚至拉在了你的床上,你对男朋友尴尬地笑,我看到你佯装生气,还是第一时间带我去医院。你们人类常说,如果一个人愿意为你花时间,就证明他爱你,所以,我想,你一定是爱上我了,你这愚蠢的人类。

    你们人类常说,我们猫是最势利与精明的动物。或许真的是吧,有时,我很想去找我的家人,可是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家人不就是你吗?于是,我把伸出窗户的爪子又收了回来,然后踱到你的身边,蜷卧在旁。

    今夜,我有一种睡着永不能再醒来的预感。突然又很羡慕你们人类,如果我是一个人,或许会写一封诗意盎然的告别信,然后潇洒地离开。但是我只是一只猫。我只能用我的呼噜声与你告别。我希望还有力气站起来,走到你的旁边,然后挠你一下当作与你这个愚蠢的笨蛋的告别。

    可是,我现在连翻身都难。所以,别了,我的主人。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6 12: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包负担”怎样才能减轻
    时间:2015-02-16 04:53来源:网络 作者:熊丙奇


    发红包,是中国春节的传统之一。然而,如今这却成为不少年轻人的一大负担。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了102名市民。结果显示,超过四成的受访者今年共发出了超过1000元的红包,单个红包里最多放入超过500元的人也占了1/4。而红包的流向主要是家族晚辈。

    “红包负担”,已成每年春节的一个老问题,舆论多有关注,但红包的厚度还是年年增厚,不仅成为年轻人过年的负担,也是很多家庭过年的负担,可以说,带有喜庆和祝福色彩的“红包”已经变味。

    拿孩子的压岁钱来说,其实,10元、20元的红包,其“压岁”的意义一点也不少,可是,现在不论是孩子,还是孩子父母,收到这样的红包,可能会觉得是“羞辱”,恨不得扔进垃圾桶,给出这样的红包,也是要有勇气的。

    给孩子的红包,掺杂了很多人情世故,有的可能是借给红包,给孩子一笔上学的费用,但这会让孩子产生误解,认为就是给自己开销的,也制造孩子和父母的矛盾。有一些孩子就认为红包该归自己,并在同学中对收到多少红包进行攀比,拿到红包后大手大脚,一下子花几千元请同学聚会的不在少数。针对这一问题,还有人士呼吁对孩子进行理财教育,把一年一度的“红包收入”管好、用好。

    有的可能借给孩子红包,拉近长辈间的关系,但一来二往中,这成了很大的人情负担,你给我的孩子多少,我必须也得给(就是因对方没孩子不给,也要记得今后补给),而且给的不能比你给的少,否则就没面子。那些有孩子的家庭,春节期间孩子的红包收入与自己的红包支出估计能打平,苦的是没有孩子的年轻人———自己已经拿不到红包,只有支出,当然,他们也是为过去自己收红包“还债”,以及为未来自己的孩子收红包“预支”。这样代代相传,也就积下了“人情债”。而随着物价上涨,红包也就水涨船高。

    往年所送红包中,还有一类是“腐败红包”,就是借给官员子女红包之机,进行行贿,这类红包的厚度是远非普通红包所能及的。有的贪官的孩子,红包收入高达几万元。当然,今年这种情况似乎有很大的转变。据《北京晚报》报道,中央“反四风”今年影响了一些孩子的红包收入。这几天,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处理了不少“红包纠纷”:孩子因为压岁钱锐减,要求家长给予补偿(《北京晚报》2月2日)。这些孩子主要是官员子女,而他们收红包少,甚至没收到红包,是父母严禁他们收红包,因为收红包要被处分。而有意思的是,孩子对此不买账,认为过去很威风的父母,现在变得很窝囊,收个红包都要被管。

    对这些孩子进行“心理疏导”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借此对他们进行公民教育,告诉他们父母作为国家公职人员,权力不能滥用,不能借权力敛财,那些钱财是不能乱收的,如果收取,则可能成为父母违法犯罪的帮凶。而不能告诉他们现在在“风头”上,父母这样也是“避风头”,要给予理解。

    不独对这些孩子要进行教育,“红包”、压岁钱都需要全面正本清源。一方面,红包和压岁钱,要回到10元、20元这样的象征意义上,不要比拼厚度,重要的是情谊,这才能把大家从“红包负担”、“人情债”中解放出来,如果要资助学生读书,那就正大光明地资助,但这不是给孩子,而是给其监护人——— 在香港,利市就是10元、20元,这没有影响过节氛围,但讨吉利、送祝福的意义一点没有少。另一方面,要给所有孩子健康的财富观和消费观,现在有不少孩子把收红包作为自己“致富”的途径,很多孩子手中的钱基本来自春节的大红包,要让他们知道,这些钱绝大多数其实是父母的钱,只是以红包的形式到了他们手中,他们拥有使用权,可应该珍惜,要用到学习之上,而不是挥霍,在使用时要和父母商量。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不是来自红包,而是靠自己的劳动挣来的钱。年初三,我在肯德基店遇到一朋友正在读中职的孩子在这里打工,她告诉我,春节在家也没事,在这里实习打工感觉很好,她收到的压岁钱都交给了父母,“打工挣来的钱,才是我自己的钱”。

    在国外,一些富豪也很少给孩子零花钱,而是让他们自己打零工挣零花钱,我国很多人认为这在国内没现实可行性,哪有那么多机会给孩子打零工?就是有又有多少父母舍得让孩子去打那些让人看不起的零工?等等。不得不说,这是我国的教育观出了大的偏差,大家于是作茧自缚。很多传统、过时的观念,是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16 14: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5-2-4 21:32
    谢谢林老师支持!
    2、四季歌
    作者:米镇波 来源:读者杂志

    写得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2-16 14: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5-2-5 20:21
    3、正能量小姐
    作者:辉姑娘 来源:读者杂志
      正能量小姐是我的一位朋友。我很喜欢与她聊天。喜欢到什 ...

    几天没看,写了这么多,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2-14 18:09 , Processed in 0.181863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