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学到老
收起左侧

[文学园地] 文摘选登:“读成勇士”[天天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8-19 07: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锁匠和小偷
    作者:王鼎钧 来源:读者
      有一个锁匠,设计了一种防盗锁,功能良好,家家必备,于是他发了大财。

      发财后的锁匠(他现在不是锁匠了)知识增长,见闻丰富。他知道单靠好锁不能消灭盗贼,也知道有许多小偷误入歧途、悔之晚矣,就拿出钱来成立一家培训机构,收容悔改的小偷,教给他们谋生立业的技能,使他们能够重新做人。

      小偷有开锁、毁锁的特长,他们知道每一种锁的弱点在哪里。这个制锁致富的人,采纳偷儿们(他们现在不是偷儿了)的意见,设计新锁来加强防盗的功能。锁的销路更好,财源滚滚,赚的钱也更多。

      这时,锁匠(他现在是亿万富翁了)年纪已大,识见更高。他知道单是鼓励小偷悔改还不够,就捐出一半家产成立基金会,从正本清源着手,支持社会风气的改善和道德教育的加强。他的声望变得高极了。

      有人替他忧虑:盗贼愈少,锁的销路愈差,岂不影响他的财源?倘若有一天,社会上偷抢行为绝迹,家家夜不闭户,他的制锁工业岂不要崩潰?不会,完全不会。到那时,仍会有人甘居下流,人们仍然要小心保管自己的财物,小偷不会绝迹,甚至也不会出现显著的减少。制锁家努力减少盗窃人口的结果只会使他的威望升高,他仍然是富翁,而且是伟大的富翁。

      有些人自己沉沦的结果就是把别人垫高,这几乎是命中注定的。

      (司志政摘自山东文艺出版社《风雨阴晴》一书,123RF供图)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1: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
    作者:[瑞士]罗伯特·瓦尔泽 陈郁忠 译    来源:《外国文艺》2011第5期
      读书有益,也能怡情。我一读起书来,就觉得自己是个内心平静、和蔼可亲的人,也就不再去做蠢事了。

      可以说,勤读书者就是一群内心喜悦的人。既不需要打扰别人,也不会给他人带来痛楚,他们便可以获得一种高尚、深刻而又持久的享受。这难道还不够出色么?正是这话啊!读书之人绝不会心生邪念。一段引人入胜、与人消遣的文字让人暂且忘却了我们人类的卑劣,忘却了我们喜欢无事生非,搅得彼此都不得安宁。

      这话自然是让人难过,但又有谁能反驳呢?书本确实让我们不再注重行之有效、为之有益的行动,可总的说来读书也的确称得上大有裨益。因为让汲汲于名利的心稍稍安宁,让一味想有所作为而无所顾忌的冲动微微缓和,这无论如何都是有必要的。一定程度上,书也是一把枷锁,谁也不能白白赏玩一篇引人的美文。一本书让人陶醉,将人置于股掌之中,挣脱不了它的魔力。它影响我们,让我们甘愿在它的掌控中煎熬。因为这种煎熬是行善。把时光用在对身边亲近的人说三道四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可如果一个人身陷书中不能自已,就不会有这样的时间了。毫无用处的闲谈永远都是大错。若有某某手里拿着报纸,读起来便不知倦怠,缘此他便几乎近于良民;若更有某某读报时,不嗔、不矜、不骂,缘此读报便成了十足的恩赐,这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了。一个读书之人总是衣着整洁、和蔼可亲、令人尊敬、高尚正派。我还是经常听见有人在谈论不良读物,譬如恶名昭着的恐怖小说之流。这些东西我们不得作深入探讨,但是我还是要说:再低俗的书也要比一种从不碰书的无所谓的态度要好得多。低俗的作品早已不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危险,而所谓的真正好书也绝不像大家自以为地那么安全。精神的东西从来都不像吃块巧克力或者享用一份苹果蛋糕那样什么害处也没有。读书之人就得彻底懂得,如何将书与生活永远明确地区分开来。这些低俗作品或者恐怖小说的情节自然是永远在匈牙利展开,我记得,在上学时我就拿着这么一本厚厚的、装帧精美的书蹑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株梨树下,躲到树后,为的就是自己在勤奋阅读、贪婪享受的时候不被父亲逮住,不然后果就是一顿让人不快的惩罚。这本书的名字十分神秘,叫“山多尔”。里边对读书与生活的看法,让我联想到一个小故事,或许可以在这里讲一下:

      一位俊俏的少妇喜读凯勒的作品。有谁不尊敬凯勒呢?作家的声誉有如磐石,我这里所述不会威胁到它。这位俊俏的少妇读完了一篇美文,看到了人与世界和谐惬意的景象,可是又觉得自己在生活面前是多么地压抑。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简朴的生活是那么地没有光彩。就是读了这篇文章,她变得讲究起来。她在凯勒书中看到的,也多么想在平日的生活中看到,但生活永远是生活,读书永远是读书,过去现在都是这样。生活是一回事,读书是另一回事。这位凯勒的女读者扫兴失望,闷闷不乐,垂头丧气。她对生活愤懑不平,只是因为生活并不像书里写的那样。幸好她不久就觉悟到,也许生活固然在某些方面确实很糟,可对它发怒,没有意义,一点意义也没有。“为人要谦恭,不要要求过高,以上帝的名义,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位凯勒的忠实女读者的内心对她说。她清醒地认识到,在这个正如上面所说的那样处处都有点糟糕的枯燥的世界里,发自内心地要求朴素与知足是多么重要。一想到这些,她马上就露出了幸福与喜悦的表情。她要笑她自己,笑她自己一味地迷恋凯勒。之后她便心满意足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05: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爱日记
    作者:尼亚·温 来源:英国塞伦图书公司《七月的蓝色天空》
      1998年夏

      夏末,我和亚利克斯的孩子就会来到这个世界。医生说,一切正常。我妈妈说,新生命的降临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怀孕后期,我的感觉并不好。医生说这很正常,丈夫也把我的不适归咎于炎热的天气。

      我们常常会谈论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也许,他会有蓝色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还会有金色的头发;也许,她会有褐色的眼睛、黑色的卷发。在我们的想象中,他或者她一定会像电视广告中的宝贝一样可爱。为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我们还精心布置了婴儿房。

      1998年8月

      如果让我选择留住一种心情,我一定会选择儿子降生时的心情。那一刻,我感觉天堂就在我心中。

      乔·亚历山大8月29日下午1点零7分出生,比预产期提前了两周,体重6磅10盎司(约3.01千克)。这个粉嫩的小宝贝,看起来非常健康。根据阿普加新生儿评测(检测新生儿心率、呼吸和基本身体灵活性),他的各项指标也都不错。乔的头发是黑色的,眼睛是蓝色的,比我们想象的要漂亮很多。

      我们在第一时间拨打了所有家人和朋友的电话,和他们分享快乐。夏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室内,护士笑容满面地进进出出,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完美。

      不过,对我来说,这却是从天堂到地狱的旅程。前一刻,我还在天堂;后一刻,我就来到了地狱。

      下午3点16分,乔皮肤健康的光泽慢慢消失,肤色开始变暗。护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乔被送到重症监护病房。儿子被推走的那一瞬间,我的生命好像也随之而去。

      我们的耳边是医生不断说出的专业术语,还有各种仪器发出的声音。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我们爱他。

      玻璃墙那边,有许多健康的宝宝,我能看见那些妈妈脸上难以抑制的幸福笑容。

      乔仍然处在重症监护之中,医生说他体内的糖分正在异常代谢,而且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

      亚利克斯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他说乔一定会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我想我们的心从来没有如此靠近过。

      我清楚地看见亚利克斯离开病房,钻进车里后,开始号啕大哭。

      1998年9月

      我应该高兴,因为我们正在回家的路上。医生告诉我们,一切都好,乔的身体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害。亚利克斯说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就会好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可是我总觉得乔的哭声不太对劲。

      为了迎接乔,亚利克斯制作了一盘录像带。这一天录像的标题是“9月14日,离开医院,回家了”。

      我们到家的时候,邻居们都在家门口迎接我们。他们说:“就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轮流抱着乔,等到他被转了一圈,重新回到我的怀抱中后,录影才结束。每个人都在笑,大家开心地聊天,还打开香槟庆祝。我怀抱着乔,在镜头前笑着。

      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乔没有办法入睡,总是在哭闹,还不停地在我怀里弓起背部,喂他变得越来越困难。可是,医生还是说不用担心。卫生寻访员的解释是,我的孩子是一个“忧郁的孩子”,所以比较爱哭闹。

      1998年11月

      我记得,我第一次带乔到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曾说过,乔看起来很健康,喂养也很得当。

      可是今天我带乔到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已经不太肯定了。他们说,乔的成长状态不太符合他的年龄,他们决定为乔做一次全身检查。

      我没有告诉亚利克斯,我根本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他很爱乔,乔的照片就在他的钱包里,他会给每个朋友看乔的照片。

      医生把我和乔留在医院。我轻轻拍着他,看着他的眼睛不安地睁开,闭上。医生开始用药物改善乔的状况,可是,乔的情况变得更糟,他开始抽搐,尖叫。他的头发开始脱落,对周围的一切也很少有反应。

      医生说,他不确定乔现在是不是能看到我们,护士也说乔吞咽的样子、不停弓起背的怪异举动,还有他睁开眼睛的方式,看起来都不太对劲。

      在几天的时间里,医生为乔做了多项测试。一项项测试结果把我们的心一点点打成碎片。我站在那里,看着乔。他那么漂亮,怎么可能不正常?

      1999年1月

      我们的世界倒塌了。1月的这个星期三下午,乔被确诊为重度脑性麻痹。

      神经科的医生指着乔的X光片告诉我们,乔的大脑受损,已经严重影响到大脑的功能,属于重度残疾。

      她告诉我们,乔永远看不到任何东西,永远学不会走路、说话或者我们能想到的任何事情。以现在的技术来说,重度脑性麻痹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希望。

      我们抱着乔回到候诊室,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等着拿药。然后,我们收拾好东西,抱着他回到车里。在车上,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坐在我们之间的乔大部分时间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我们不知道他的想法,他也不知道我们的,我们对彼此一无所知。

      那段日子,我们不想接任何电话。这是属于我们和乔的私人空间,我们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搅。我们坐在婴儿房里,周围全是玩具,可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乔的注意。我和亚利克斯的目光鲜有交流,痛苦的感觉是那样真切。我们孤独而无助,大部分时间只是紧紧抱着对方,在对方的怀抱里寻求安慰。每天晚上,我们轮流照顾乔。乔小小的身体常常因为肌肉痉挛而抽成一团。

      一天晚上,亚利克斯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动不动地坐了一整夜。第二天,他对我说:“这就像死刑。”

      然后,他重重地摔上了门。

      是的,这就像死刑判决。我想一死了之。

      理疗师说:“乔对一切没有感觉,这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

      语言矫正专家说:“你们必须接受乔永远不能开口说话的事实。”

      眼科专家说:“你们必须接受乔永远看不见的事实。”

      可是不管怎样,当务之急是乔的治疗。我们抱着他到处求医问药,希望他不再像这样沉睡。

      根据医生的建议,我把维生素混到给乔喝的牛奶里面。我给他活动身体,给他配药。下午,怀抱着他睡觉的时候,我能够闻到他身体发出的怪味。他的一头黑发也已经全部变白。

      亚利克斯在乔出生前给我买了一个记事本,本子的封面上印有一个银色的摇篮。本来,这应该是乔出生后的大事记。可是,乔出生后,上面记录的只是关于康复理疗以及中医推拿技术的细节。

      乔的脖子没有力量支撑起头,大脑也无法指挥肌肉的运动方向,所以,他的头总是没有方向地晃动。我们轻轻摸着他的头,希望他的大脑最终能够接收到我们的信息。

      今天,我带着他到马路对面的教堂。路上,我第一次看到乔的表情有了细微变化,看起来他好像喜欢风吹到脸上的感觉。

      1999年秋

      夏去秋来,乔长成了漂亮的小男孩。

      每天,我都会带他出去。他依偎在我的胸前,看起来,我们和其他出来散步的母子没什么不同。

      乔的失明和失聪让我感受到了以前从未感受到的新景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周遭的一切都会给我全新的感受。

      客厅里的茶几不再干净整洁,一本关于脑性麻痹的书、一个用来给乔口腔内部按摩的橡胶小牙刷总是放在那里。除此之外,还有一根艳粉色的长羽毛,那是我用来诱导他松开紧握的拳头的道具。

      亚利克斯说,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空间做任何和乔无关的事情了。乔出生前,他习惯把脚放在茶几上,但是现在,那里没有他的位置了。

      神经科的医生不愿意减少乔的药量,虽然我告诉她,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乔不吃那些药会更好。医生说我的情绪太低落了,她说,或许我们应该再要一个孩子。但是我不想,我只想要乔,我想了解我的乔。

      我没有遵守医生的建议,开始自主减少乔的药量。医生说我一定是疯了。

      出生18个月后

      尽管神经科的医生说那张小纸片上的内容并不意味着太多东西,但是对我们来说,那意味着太多太多。

      纸片上说,乔的脑电图没有显示癫痫的迹象,也就是说,乔的脑波是正常的。

      现在已经到了春天,乔真的没有必要再吃那些药了。我能看到,我相信,乔也能感觉到。

      今天,我和乔躺在地板上。我看到乔的左胳膊慢慢向前挪动,想摸放在那里的玩具。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主动触摸。

      乔能自主控制肌肉的运动了!这对我们是一个意想不到的鼓舞。

      我们决定把婴儿房布置成一间光感应室,试图用灯泡刺激乔的感觉。

      在改造后的婴儿房中,我按照医生的建议有规律地开关一个240瓦的灯泡。

      “看这盏灯,乔!”我说。

      我多希望他能看到哪怕一点点光线。

      起居室是乔的治疗房,婴儿房是光感应室,我们的卧室也堆放着为乔治病的各种设备。晚上,乔睡在我们之间。

      亚利克斯抱怨说他的时间都给了乔。为了照顾乔,他不得不放弃报社摄影师的工作,成了自由职业者。他说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生活。

      2000年秋

      我和乔像是密不可分的一个人。我的胳膊是他的,眼睛也是他的,我把全世界都给了他。他离不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他。

      我沮丧的时候,总是会到他那里寻求安慰。只要能摸到他,抱住他,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亚利克斯说我为自己和乔织了一个外人无法进入的茧,他说我已经忘记了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我和亚利克斯的关系不再融洽,他说我的世界里只有乔,他觉得他应该离开了。

      乔是我现在全部的人生,我的爱全部给了他,我不能把他从我的思想中赶走。

      亚利克斯说,我们两个应该单独待些日子,只有我们两个。可是,太迟了,婚姻一旦出现裂痕,就难以弥合。

      也许,在内心深处,我并不想分手。也许,现在根本不是分手的时候。可是,我知道我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我不是一直坐在厨房,如果我不是正帮着乔活动手,我一定会错过这个重要时刻。

      如果手机的铃声不是他最喜爱的旋律,如果我回电话的时候,没有往他的方向看,我一定会第二次错过这个重要时刻。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所以,我亲眼看见乔正举着小拳头轻轻敲击。

      本来那会是普通的一天,但是,在普通的日子里,总会有不普通的事情发生。几乎是偶然之间,我为我们的交流找到了突破点。

      “敲一次代表‘是’。”我一边说,一边把他的手举起来,在桌上敲击了一次。

      “敲两次,代表‘不’。”

      “你想喝点什么吗?”

      “不!”

      “想让我抱你吗?”

      “不!”

      “想听音乐吗?”

      “是!”

      “你知道我爱你吗?”

      “是。”

      我们开始交谈了,乔和我。我敢肯定,他明白我说的一切。

      我开始用一个新记事本记日记,日记的名字叫“复活”。

      我和乔跨越了隔阂,他重生了,我也是。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21 17:03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8-30 22: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18-8-29 05:09
    母爱日记
    作者:尼亚·温 来源:英国塞伦图书公司《七月的蓝色天空》
      1998年夏

    感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05: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梦》和《金瓶梅》的吃货指南
    作者:刘晓蕾 来源:读者
      贾母两宴大观园,刘姥姥吃了一口茄鲞,一脸不相信:“别哄我了,茄子跑出这个味儿来了……”再细嚼,“虽有一点茄子香,只是还不像是茄子。告诉我是个什么法子弄的,我也弄着吃去。”

      凤姐说:“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刨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听得刘姥姥直喊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它!”

      问题来了,按王熙凤的食谱真能做出茄鲞吗?亲口尝过北京红楼宴中茄鲞的邓云乡先生说,那根本不是《红楼梦》里的食物,倒像“宫保鸡丁烧茄子”。

      曹公笔下的美食,不是吃食,而是美学。就如大观园,即使依样重建,也未必就是大观园。

      宝玉挨了打,想喝“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王熙凤说:“口味不算高贵,只是太磨牙了。”做这道汤要用模子,一尺多长、一寸见方的银模子,刻着豆子大小的菊花、梅花、莲蓬、菱角,三四十样,十分精巧。荷叶莲蓬汤走的是“高端文艺小清新路线”,关注的不是吃什么,而是怎么吃。

      这很贵族。

      贵族就是连黛玉都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因母亲说过“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是一桌子人吃饭,旁边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一声咳嗽不闻,寂然饭毕。

      讲究到极致,就是话也不好好说,吃也不好好吃,茄子也没了茄子味。

      没有富贵生活经验的人,写不出这种格调。不信,去读后四十回,续作者没贡献出一道像样的菜。病中的黛玉,吃的是“火肉白菜汤”“江米粥”和麻油醋拌的“五香大头菜”。可怜的黛玉,还说味道不错。一碗汤配一碗粥加小咸菜,也违背常识啊,这是根本不懂生活。

      同样是没富贵过,兰陵笑笑生就不一样。

      他对生活有无穷的热爱与好奇。他兴致勃勃地写吃,写喝,写西门庆的酒席、潘金莲们的小食。他笔下的饮食男女,热气腾腾、活色生香。

      潘金莲让人买了一坛金华酒、一个猪头和四个蹄子,叫来旺媳妇宋蕙莲去烧。宋把猪头剃刷干净,用一大碗油酱、茴香、大料拌好,扣定,只用一根柴火,不到两个小时,烧得皮脱肉化,配上姜蒜碟,用大冰盘盛好,端过来。有这一手绝活,宋蕙莲会活在很多人心里。

      除了“宋蕙莲牌”猪头肉,西门家常吃的是嘎饭、烧鸭子、鲜鱼、雏鸽,无非是鸡鸭鱼肉,浓浓的市井气。“潘金莲激打孙雪娥”一回,西门庆早点要吃“荷花饼”,名字听着很文艺,却只是一种北方常见的白面烙饼。

      这就对了,西门庆配烙饼,宝玉才吃荷叶莲蓬汤。

      当然,富人也有富人的烦恼。

      贾母请刘姥姥喝茶吃点心,有藕粉桂糖糕、松瓤鹅油卷,还有一寸大小的螃蟹馅饺子,贾母皱眉:“这油腻腻的,谁吃这个!”

      看来,生活总是在别处。所以,晴雯要柳嫂子做“面筋炒芦蒿”吃;探春和宝钗商议要吃“油盐炒枸杞芽”;刘姥姥第二次来贾府,好吃好喝临走还带了一车东西,但平儿叮嘱她:“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趣味,妥妥的城里人向往农家乐。

      从这里看,《红楼梦》里的饮食习惯,偏南方。西门庆家呢?一般是烙饼、春饼和面条,明显的北方人。有人說兰陵笑笑生是江浙一带人士,我是不信的。

      关于吃的最欢乐、最有诗意的场景,该是螃蟹宴了。湘云做东,螃蟹和酒却是宝钗提供的。宴席摆在藕香榭。吃完螃蟹,便是诗会。这一次,黛玉的三首菊花诗都夺了魁,宝玉欣喜万分,作诗助兴:“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黛玉高兴,和了一首。谁知宝钗的兴致也来了,也要咏螃蟹,诗作却一反平日的温柔敦厚,众人纷纷说她讽刺世人太毒辣。

      螃蟹宴上全是气氛、格调和文化,是诗意生活的极致。可惜,盛宴必散,到头一梦,终究万境归空。而她们,并不知道命运会有多残酷。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2: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最容易迷失的地方是人群
    作者:廖之坤 来源:读者
      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人是很麻烦的。”这是一句大实话。

      水,最容易消失在水中;人,最容易消失在人群里。一滴水清晰可见,但是,当它融入水中,你还能找到那滴水在哪里吗?同样,你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有自我的人,如果迫切希望被别人接纳,渴望合群,常常也会磨掉自己的棱角,隐藏自己的个性,屏蔽自己内心的声音。马克·吐温说:“跟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我所暴露给世人的只是修剪过的、洒过香水的、精心美容过的公开意见,而把我私底下的意见谨慎小心地、聪明地遮盖了起来。”因为,只有当你变得与人群中的其他人没有多大区别的时候,这个群体才会接纳你。

      人们总是喜欢接纳与自己相同的人,排斥与自己不同的人。人们渴望被什么样的人群接纳,就容易变成什么样的人。需要警惕的是,渴望被人群接纳的心理常常会让我们削尖脑袋,扭曲自己的个性,甚至做出违心的事情。最后,我们虽然被人群接纳了,但自我却消失了。

      一个人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这是一个“人”。很多人聚集在一个社交场合,推杯换盏,彬彬有礼地交谈,这就是“人群”。这之间有什么不同呢?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走在乡间小路上的人,他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和目光,不用考虑自己的姿态和着装。他会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而在社交场合交谈的人,特别关心别人对他的看法,很在乎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他会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按照别人喜欢的方式行动。

      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装扮得很像样的人,在像样的地方出现,看见同类,也被看见,这就是社交。”人需要社交,但不需要把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变成社交。如果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乎每个人的感受和想法,在乎每个人的议论和评价,那么,我们就会失去自我的空间,忽视自己的感受,泯灭自己的思想,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06: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堂是一辆公共汽车
    作者:[西班牙]胡安·何塞·米利亚斯斯(胡真才 译)    来源:《小小说选刊》2010年第21期
      他一生都在市中心的一家五金店工作,早上八点半到汽车站坐第一班车,不足十分钟即可到达。

      她一生都在一家杂货店工作,却是在他乘车的第二站上车,还比他提前一站下车。他们下班的时间不同,因为他们从来没在下午遇到过。

      他们从来没有搭过话。车上如果有了空位子,他们总是坐在能互相看见的座位上。如果车上坐满了人,他们总是站立在车的后部,一面眺望着街景,一面享受着互相靠近的感觉。

      他们同在八月份休假,因为到了九月初的那几天,他们总是用比平常更急切的目光看着对方。他通常显得黑一些,而她却肌肤雪白。两人从不互相询问对方的情况: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孩子,生活是否幸福。

      那些年来,他们俩互相传送了大量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信息。比如说她习惯于在提包里装一本小说,时常拿出来阅读,或者假装阅读。他把这理解为心理暗示。做为回应,他每天都买一份报纸,总是把报纸翻到国际版,似乎想向她表明,自己是一个通晓和关心国际问题的人。如果某次她因故爽了这未约之约,他便感到兴味索然,把买来的报纸看也不看就随手扔在一个座位上。

      有一段时间,她生病了。他为此消瘦了好几斤,而且也不注意个人卫生了,以至于引起五金店老板的注意——做为一个与顾客打交道的人,必须每天修面刮胡须。

      当她终于回来之后,两人如同起死回生一般:她因为做了一次生死攸关的肠道手术,无法抱怨这失约之痛:而他也经历了一场忧心如焚的相思病。不过,见面几天之后,他们俩都恢复了原先的体重,并且开始像先前一样修饰打扮。

      就在那段时间,他升任五金店主管。他立即买了一个笔记本。于是,每天他尽可能坐在离她最近的位置,打开笔记本,用圆珠笔在上面勾勾画画,显出他有许多事情要做。此外,他还打起了领带,这迫使一向衣着整齐的她更加注意衣服上的装饰物了。那时候,他们都不年轻了,但她开始带起了大耳坠。此举撩得他欲火中烧。这种激情,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稍减,反而由于沉默和相互间的缺乏了解而与日俱增。

      他们就这样度过了春夏秋冬。下雨的时候,风雨击打着公共汽车的玻璃窗,模糊了窗外的街景。于是,他们便把公共汽车想象成他俩的家。他在想象中把公共汽车划分为厨房、卧室和卫生间。他憧憬着这样一种幸福生活:他们居住在公共汽车上,汽车在城里不停地绕着圈子行驶,雨水和迷雾则保护着他们不被车外的人看见。这里没有圣诞节,没有夏天没有圣周。天一直下着雨,他们俩永远在车上旅行,既不说话,也互不了解,只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他们就这样对望着,变老。岁数越大,爱得越深;爱的越深,越无法互相接近。

      有一天,别人告诉他,他该退休了,他却置之不理。然而,人家已经为他办好了各项手续,并请求他不要再来五金店了。一段时间之内,他仍按往常的时间出来坐公共汽车,一直到他无法向老婆解释这种奇怪的出行为止。

      终于在几个月后,她也退休了。公共汽车已经不再是她的家了。

      分离,使他们两人都变得无精打采。他在退休三年之后死了,而她在他死后几个月也死了。恰巧他们被埋在相邻的两个墓穴之中。在哪里,他们一定会感觉到挨得很近,他们梦想着天堂是一辆没有停靠站的公共汽车。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08: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只有一个胃
    作者:马晓伟    来源:《作文素材》2010年2月红版
      每年的6月24日,“股神”巴菲特都要吃上一顿天价午餐。此顿午餐的报价为数百万美元!这一胀爆眼球的盛事,理所当然地会被众媒体争相报道。而在餐会结束的一个月后,将会评出一篇最佳报道。届时,巴菲特本人将亲自为获胜者颁奖。

      这天,“史密斯与沃伦斯基”牛排馆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全球记者蜂拥云集,都扛着长枪短炮,严阵以待。不一会儿,传说中的“股神”来了。私人直升机平稳降落下来,巴菲特在保镖的保护下,大步地走入了餐厅。

      菜肴一一呈上来了,果真是一场美味绝伦的盛宴:天上飞的,土里钻的,树上跳的,地上跑的……可谓应有尽有。三个小时后,巴菲特吃得已是大汗淋漓。他起身离席,餐会宣布结束。接下来,关于天价午餐的新闻满天飞。但都写得千篇一律,无非是渲染餐厅是多么的美轮美奂,菜品是怎样的烹龙炮凤,用餐主人是如何的奢侈华贵……

      可想而知,它们都落选了。脱颖而出的却是篇不足两百字的小报道。作者名叫艾格伊,供职于曼哈顿市的一家地方小报。他只字未提巴菲特,而是把话筒对准了一名流浪汉。评奖结果公布后,这引起了一片很大的呼声。有人说它离题千里,有人说评审暗藏猫腻,甚至还有人说老巴在放他们鸽子。而对于外界的争议,巴菲特毫不理会。相反,他对艾格伊则是大加赞赏。艾格伊的报道难道藏着什么玄机?为了求个明白,人们不得不将之一读再读:

      “史密斯与沃伦斯基”牛排馆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实在挤不进去了。正准备打退堂鼓,忽然看到一名流浪汉,他衣衫褴褛,却怡然自得。此时,他正在餐馆外的垃圾桶里翻捡食物。突然他一阵狂欢,显然,他发现 “战利品”了!大快朵颐之后,他抚着鼓囊囊的肚子,打着饱嗝,自言自语地嘟囔着:“过期的三明治和沙拉酱,也照样能把肚子填饱。”

      巴菲特说,是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他。接下来,他把一只纯金奖杯颁给了艾格伊。回家途中,艾格伊发现奖杯底下有这么一些字:对于一个人来说,生理需求是非常容易满足的。而永远都填不满的,则是无边的贪欲。其实,人生在世,所需无多。因为,你所拥有的仅仅只有一只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2-14 12:44 , Processed in 0.161383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