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周宗成
收起左侧

[红学研究] 周宗成揭秘红楼梦(340章连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07: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352 亲兄弟亲妹妹——称雄的芹买卖

二十八回写宝玉遇黛玉葬花,埋怨黛玉对自己不理不睬,说出了“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妹妹”、“我也和你似的独出”、“有冤无处诉”这样木头木脑的话,引出红楼读者的无限猜测:元春不是宝玉的亲姐姐吗,怎么是“独出”?他有什么冤屈要诉?原来这里既有实话,也有黑话。实话是:元春是皇后竺香玉的影子,是曹雪芹的丫鬟,是顶替别人进宫的,她不是贾府的大小姐。贾宝玉祭奠晴雯的《芙蓉女儿誄》实际上是曹雪芹祭奠竺香玉的《伏雍玉儿泪》——刺杀了雍正的香玉在流泪。誄文写道:“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其先之乡籍姓氏,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祖籍父母都不可考,更不要说兄弟姐妹了。所以宝玉说 “我也和你似的独出”——宝玉没有元春这个亲姐姐,竺香玉也是孤身一人。说是黑话,“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妹妹”谐音“我又没个称雄的芹买卖”——曹雪芹那样大的阳物。这是宝玉说的,宝玉谐音“抱儿”、“宝儿”,乾隆是抱进宫的汉儿,又是宝亲王。《肉蒲团》中有用狗肾加长男子阳物的故事情节,曹雪芹用类似情节在红楼梦二牍中写了一个乾隆割太监阳物加长己私的故事,并通过凤姐的口用“卯正二刻”谐音“牡生二刻”——男子的阳物上有两个刻刻——两个冠状沟,暗喻乾隆用太监阳物加长己私,以弥补自己阳物短小的缺憾。这里曹雪芹揶揄乾隆羡慕曹雪芹阳物伟岸:我又没有一个像曹雪芹那样可以称雄、长大的阳物。黛玉又叫“颦儿”——嫔儿,暗示嫔妃,宝玉与黛玉对话暗示乾隆与妃子的对话。曹雪芹写乾隆性无能的目的是要骂乾隆不作为,说他身为汉人,作了清廷皇帝不愿归汉。看第二十八回:
这里宝玉(抱儿:乾隆,暗示有乾隆故事;包日:暗喻乾隆割太监阳物加长己私)悲恸了一回(扑通了一回:乾隆用加长的阳物行房不可能顺畅,只能是瞎扑通), 忽然抬头不见了黛玉(代入;戴入:戴着假阳物行房),便知(并鸡:两个阳物合在一起;鞭子:阳物)黛玉(戴入;戴物)看见他躲开(脱开——乾隆戴上的阉人鸡鸡掉了)了,自己(鸡鸡)也觉无味, 抖抖土(头)起来,下山寻归旧路,往怡红院来。可巧看见林黛玉在前头走,连忙赶上去,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后撂开手(以后再不用手扶了)”。”林黛玉回头看见是宝玉, 待要不理他,听他说“只说一句话(指戳一曲花——因为阳痿,所以请求“指戳”)从此撂开手(以后再不用手了)”,这话里有文章,少不得站住(小不得站住——不举)说道:“有一句话,请说来(有一句话请说来——要一鸡娃进穴来。曹雪芹搞笑:黛玉又叫“颦儿”——嫔儿,暗示嫔妃,说嫔妃害怕乾隆用假阳物折磨,所以说要是只用一个鸡娃,不用加长的,愿意跟你行房:进穴来。)”宝玉笑道:“两句话(两鸡娃:两个阳物),说(戳)了你听不听(听不听——疼不疼:绑扎的阳物对妃子是折磨)?”黛玉听说,回头就走(嫔妃不愿接受乾隆的折磨)。 宝玉在身后面叹道:“既有今日(茎儿;鸡儿),何必当初(短蹙。这是乾隆对自己阳物短小的感慨)!”林黛玉听见这话,由不得站住(又不得站住——不举),回头(伪头,废头:不是自己的阳物或短小无用,故称)道:“ 当初(短蹙)怎么样? 今日(茎儿;鸡儿)怎么样?”宝玉叹道(叹屌:怨阳物太小):“(乙本此处有“噯”,谐音“二”,暗喻乾隆割太监阳物加长己私)当初姑娘(“姑娘”——箍两:两个阳物箍在一起)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凭我姓艾的——乾隆的口气:我姓艾的——艾新觉罗:清皇姓氏;“爱”又谐音“二”,后面一连几个“二”:两个阳物),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暗指后宫生活)。丫头们(下头牡)想不到的(嚐不到底:阳物到达不了最深处),我怕姑娘(箍两)生气,我替丫头们(下头牡)想到了。我心里想着:姊妹们(这买卖——男私;女私)从小儿长大, 亲(噙)也罢,热(入)也罢,和气到了儿,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芯:女私)大(戏说女人下身大), 不把我放在眼睛里(乙本无“睛”字,提醒应作“眼”——“女子私处”解),倒把(屌包)外四路的(外私弄的)什么宝姐姐(包鸡鸡)凤姐姐(缝鸡鸡)的放在心坎儿上,倒把(屌包)我三日不理(无力)四日不见的(四日不见底:阳物短小,不能达到深处)。 我又没个亲兄弟(称雄的)亲姊妹(芹之牡:曹雪芹的阳物。乙本为“亲妹妹”——芹买卖:曹雪芹的买卖。买卖:阳物的俚称;此处为曹雪芹用乾隆口气羡慕他曹雪芹阳物伟岸:我又没有一个像曹雪芹那样可以称雄、长大的阳物)。----虽然有两个(两个牡),你难道(历那屌)不知道是和我隔母(裹牡:两个包裹在一起;或:割牡——割的太监的阳物)的?我也和你(和你——弘历)似的独出(短蹙),只怕(JB)同我的心(芯:代指私处;姓:乾隆姓“艾新”,谐音“二茎”,故所以说一样)一样。谁知我是白操了这个心(姓:用乾隆的姓氏暗骂乾隆;心——芯),弄的有冤无处诉(弄的夜晚扶住作:绑扎加长的阳物行房时需要扶住)!”说着,不觉(包着;扶着)滴(抵)下眼泪(里)来(抵下眼里来:行房)。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6 17: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周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6-25 21:10 , Processed in 0.057287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