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01|回复: 6
收起左侧

8月15日日本投降日 武汉晚报城市声色专版刊登汉网网友提供的图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5-27 16:19
  • 签到天数: 79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8-16 07: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查看清晰大图

    001.jpg



    日本画册中出现8个中国女兵
    战地之花绽放在寂寞无人处

        今天是8月15日,这一天,是日本投降日。1945年这一天,日本天皇裕仁广播“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为了这一天,千千万万的中华儿女献出了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而我们,却并不能完全记住他们的名字和事迹。我们要做的是,一点一点寻找线索和证据,一点一点还原细节,一点一点接近真相。这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先烈的献祭。
        就让我们从一次不成功的寻访开始,寻找“抗战那些人”。


        6位抗战女护士身归何处
        不久前,在硚口崇仁路集邮市场,荆楚邮学会组织的一次藏品交流会上,我偶见一本日本画册上,有一张6位抗战女兵被俘的照片。经打听,8月6日,终于见到了画册的持有人袁厚翔。
        这本画册,名为《1亿人的昭和史·日本战史》(日中战争2,每日新闻社,出版于1979年)。6位女兵的照片下方有日文说明,大意是:昭和14年3月(1939),中支那派遣军湖北战线高野部队抓获的中国从军看护妇(女医护人员)。
        图片显示,她们所处的地方是一处山间冈地。她们都很年轻,神情淡定,全部都是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身着四个兜的军装。因为没有军帽,也没有军徽和胸牌,今天的人们已没法判断她们到底属于哪一支中国军队。但从她们身着四个兜、相对干净整洁的军装,以及个别人打着背手的习惯动作,显示她们的军中身份不低。
        结合“湖北战线”和“1939年3月”这两个细节,多方请教专家和查找资料,可以证实这个时间节点正好处于武汉会战之后的南昌会战、随枣会战之间。
        南昌会战的主战场不在湖北,随枣会战的时间是1939年4月下旬至5月中旬,由此基本可以推断:她们的被俘时间,可能是随枣会战之前的一场小型揭幕战;被俘地点,可能在武汉以西、随州和枣阳以东的山地。
        日军进攻部队为第3、6、13、16师团和骑兵第2、4旅团,其部队一般以主官的姓氏为代号,但其旅团、联队(日军称为连队)编制中没有查到“高野部队”,那么,说明“高野部队”是大队以下级别的部队,也侧证了捕获她们的这场战斗规模并不大。
        江汉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武汉抗战研究中心研究员邓正兵也多方查找,目前暂时没有在中日双方的战史中查到这次战斗,也没有哪个单独的个人回忆录中有所记载。
        著名的抗战文物收藏家樊建川,引用这张图片,并在他的博客中写道:“1939年4月,国军一座野战医院的护士们不忍离开自己的重伤员,被日军高野部队突击,伤病员悉数被杀害,这6位女护士被带离,落入兽军魔爪,她们的命运确实令人揪心。”
        这样的揪心,是有道理的。日军第3、6、13、16师团都是参与过南京大屠杀的部队,他们对于俘虏的处置手段相对简单,大多是直接屠杀。我想寻找更多线索,哪怕只有一点点的进展也能离真相更进一步。遗憾的是,这是一场没有记录下来的战斗,这是一群“被遗忘的英雄”。如果不是日军的从军记者拍下这张照片,我们甚至没有机会知道:中国还有这样一群为民族献身的无名女兵,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2位女便衣队员留下名姓
        画册中,还有2位中国女军人。有一张图片上的日文说明是:昭和13年4月(1938),在中支战线被俘的抗日女战士成本华(24岁)。画面正中是一位身着便衣、腰系“中国童子军”腰带的被俘抗日女战士,她的身后有一排板凳,坐着四个不同表情的鬼子兵,而她头发虽然略显散乱,但双手很大气地交叉护胸,神态上好像并不畏惧即将到来的死亡,她微微带笑,笑中又充满对侵略者的蔑视。这张图片,差不多成为一种精神标志!
        另一张图片,则是一位25岁的抗日便衣队女队长魏文全,站在牢房前,被敌人强行拍照。她的胸前有一个“5”号布片,显示她的俘虏身份和被囚编号;她的眼睛深沉,又透出刚毅,冷冷地盯着给她拍照的日军。
        邓正兵在日文版的《日本战史·日中战争2》中查到,抓捕她的日军步兵55连队,属于18师团,又称久留米师团,也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7个师团之一。
        成本华和魏文全的姓名,是由日军拍照时所留,她们是中国抗战女兵的代表,她们用行动证明了对这个民族的爱!

    http://whwb.cjn.cn/html/2014-08/15/content_5356876.htm

    数字报PDF文件下载
    001.pdf (397.87 KB, 下载次数: 236)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8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8 编辑大图,专题推荐。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5-27 16:19
  • 签到天数: 79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4-8-16 07: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002.jpg

    破铜烂纸中“打捞”历史


        九年前,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我曾寻访了武汉会战的大部分战场遗迹和一些抗战老兵。如今,这些老兵更少,相关的遗迹更淡,很多的历史细节都在消褪乃至不能恢复。而面对当前的形势,我们需要打捞和铭记的,恰恰越来越多。
        这样的缺口,如何填补?好在,我们武汉还有一批执着的人,他们倾尽个人力量,收藏、整理这些越来越少的抗战藏品,孜孜不倦地挖掘、追踪抗战史实。是他们,这些可贵的收藏爱好者,在用一件件破破烂烂的藏品,来“打捞”某一个历史小事件,还原一个个原本不知名的小人物,让他们活得有尊严,死得有价值。


        “最早”女飞行员
        知名藏家“刀郎”许一兵,收藏了一批抗战文物。他的藏品中,有一本美国的《生活》杂志,在1938年第10期介绍了武汉会战。其中一幅“不死”的图片,深深地吸收了我。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武汉街头,手举写有“不死”字样的三角小旗,神情坚定。这让人一下子看到光明,看到了希望。
        新中国建立后,我国空军先后培养了九批女飞行员,我曾有幸深入空军某部,采访过第三至第七批女飞行员。但我没有想到,在“刀郎”这里,竟能一睹抗战时期国军女飞行员的画报。她们同样年轻,同样英姿飒爽。
        更意外的是,秋瑾的女儿王桂芬(秋灿芝 ),是中国最早的女飞行员之一。


        “号外”实物证实日伪大打“宣传战”
        邓正兵说,作为日本喉舌之一的《朝日新闻》,非常重视“号外”的发行,一有重大战事进展就发行“号外”。武汉沦陷时《朝日新闻》发出的“号外”起了重大作用。
        这样的表述,偏重于定性。而8月6日,对“武汉沦陷史”专题收藏颇有研究的民间藏家葛亮,向记者首次公布一份与武汉沦陷密切相关的“汉口陷落与党政权”的传单,主要内容是对国民党政权“息战、劝降”。这就从一个侧面丰富了日伪是如何大打“宣传战”的内容。


        一批战俘身陷黄陂横店
        袁厚翔,是武汉公交系统一个退休职工。他的父亲与姑姑曾在1949年解放汉口的过程,屡次传递重要情况,是我党在汉口“城工部”成员。这样的家世,让他对武汉的历史,尤其是抗战历史有了浓厚兴趣。
        他收藏的一份《日本战历》(1965年)上面有多幅涉及武汉沦陷的图片。其中一张,是日军攻占汉口市区之前,在黄陂横店一带俘获一批国军俘虏的画面。而横店一带,历来就是汉口的重要外围障碍和军事驻地。之前我们的历史书上认为,国军在武汉外围的最后防御战中基本没有抵抗,那么,这么多俘虏又从何而来,难道全是逃兵、散兵?
        随着陆续从日本流入更多资料,逐渐证明:在汉口的岱家山(日文中称为戴家山),那里原有一座武汉市区最为壮观的三层、椭圆形碉堡——蓬字守望台,虽然在三环线的建设中被砸掉,但在日军的战史中,还是记载了:“戴家山敌人的阵地沿着石头的堤坝修筑了许多混凝土碉堡,中间的甚至有三层楼高”,以及“敌人从对岸的碉堡阵地发射出猛烈的机关枪”,从而造成日军2死2伤。伤亡数量不大,但在大部队全部撤出之后,说明还是有战士在作最后的抵抗。我们一直查不到“岱家山的最后一位战士”到底是谁,但至少,他是中国军队的一员,他尽到了军人的责任。
        所以,一张这样的图片,就能为一小段历史“纠偏”。而对于抗战历史,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实事求是。


    http://whwb.cjn.cn/html/2014-08/15/content_5356966.htm



    002.pdf (909.02 KB, 下载次数: 233)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5-27 16:19
  • 签到天数: 79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4-8-16 07: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缺失
    http://whwb.cjn.cn/html/2014-08/15/content_5356879.htm

    003.pdf (841.2 KB, 下载次数: 227)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5-27 16:19
  • 签到天数: 79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4-8-16 07: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004.jpg

    日本“笔部队”笔下的武汉会战

        “一个新闻社,包下3架飞机,专门用于把前线的胶卷运回上海或日本本土”。对于武汉会战,江汉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武汉抗战研究中心研究员邓正兵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日本当时派出一支特殊的部队——“笔部队”,利用当时最为先进的新闻报道手段,全方位立体式报道武汉会战,鼓吹军国主义。


        3架飞机运送胶卷
        1938年6月至10月的武汉会战,在日方称为“武汉攻略”。
        邓正兵介绍,当时,日本新闻界大概有二千人参加“武汉攻略”的报道,而《朝日新闻》堪称人数最多、阵容最强大。
        根据《朝日新闻社史·大正昭和战前编》(朝日新闻社1991年出版),“武汉攻略”一打响,朝日新闻社立刻派出了近四百名记者、摄影师、电影班、航空部员、无线电技师、传书鸽子班、设营班、后勤联络员等,采用当时最先进的无线电通讯机械和技术,展开了在当时堪称“全媒体”立体式报道。
        值得强调的是,战争一起,《朝日新闻》就将当时最先进的航空技术用于战争报道。单是这一家新闻单位,就有“白鹭”、“汐风”和“海风”号三架飞机,把前线记者拍下的胶卷送回后方。


        女作家“第一个进入武汉”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一支鹅毛笔能抵三千毛瑟枪。1938年8月13日,应日本内阁情报部之邀请,日本作家菊池宽、久米正雄、佐藤春夫、林芙美子等22人组成“笔部队”(也即军方宣传队),观察采访“武汉攻略”。作家们将他们的战争报道登载在各个报刊杂志上,为他们所谓的“战果”鼓与吹,这些文字从另一面也暴露了日寇的残暴罪行。
        而日本女作家林芙美子和《朝日新闻》的扬子江北岸从军记者团一起行动,她的《江北作战》的记事用无线电发回日本国内,在报刊上连载。她的《北岸部队从军记》曾刊登在了日本陆军省报道部1941年编的《大陆战史》上。
        “战场上的情景……令人难忘。我经过一个村落时,看见一支部队捉住了抗战的支那兵,听到了这样的对话。‘我真想用火烧死他!’‘混蛋!日本男人的做法是一刀砍了他!要不就一枪结果了他!’于是,被俘虏的中国兵就在堂堂的一刀之下,毫无痛苦地一下子结果了性命。”这是她在随笔《战线》中留下的文字。
        她还是武汉会战后第一个进入武汉的日本记者。1938年10月29日的《大阪朝日新闻》登载了她身穿军装、戴着记者袖章的大半身照片(如图),标题是“最先进入武汉。笔部队的女丈夫”。
        就是这个女人也发出贪婪的呓语——“ 真想把武汉的长满棉花的大平原据为日本所有! ”
        链接:
        林芙美子(1903年-1951年)日本著名女作家、小说家、诗人,代表作《浮云》及《放浪记》。1932年赴欧洲旅行,归途经上海时曾拜见过鲁迅。战争期间曾3次前往中国和东南亚采访。


    http://whwb.cjn.cn/html/2014-08/15/content_5356878.htm



    004.pdf (403.76 KB, 下载次数: 217)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8-16 18: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57
  • 签到天数: 1679 天

    连续签到: 1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4-8-17 23: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8-18 09: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6-27 00:51 , Processed in 0.097542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