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互动] 国旺“望”天下,天下入我眼(长帖,随时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7: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望)天下开篇啦 敬请围观

        童老师的“‘童’眼看武汉”非常好,很有创意,我深受启发,大力支持,赞一个!为此,我也步童老师之后尘,贻笑大方地推出“国旺(望)天下”,期冀各位老师、大虾们在围观的同时提出中肯宝贵意见。

        同时,希望诸位提供新闻线索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7: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望)天下”002——又到清明祭祖时

                                                    又到清明祭祖时
        “清明时节雨纷纷,浩浩荡荡来上坟,莫道绵绵祭祀路,缅怀凭吊是故人”,一年一度的扫墓祭祖也渐入佳境——今天,44日清明节(今天天气很给力,清明时节没有雨)。
        在我们这片古老的经纬度上,祭祀作为亘古不变的民族传统沿袭了数千年,祭祖不仅是对长眠于九泉下亲人的缅怀,更是生者对天国里亲人情愫表达的最质朴最真挚的方式。
        每当“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时节,就像一首歌儿里唱的那样:不论你在哪了,无论你官多大,都要来到故人的墓前,寄托自己的哀思。
        天南地北、海内海外,莫不如此,凭吊也展示得淋漓尽致:一捧潮湿的泥土、一束洁白的鲜花、一扎黄色的纸钱、一根透明的蜡烛、一支扫墓的大军、一片虔诚的真情……
        墓区显然是庄严肃穆且景致宜人的,流连忘返纵横交错的墓穴,须臾间让人觉得,这里才是无与伦比的洁净之地。没有尊卑、没有贫贱、为官者不会趾高气扬、草根们不会低三下四、没有你嫉我妒、没有权力之争、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人世间一切丑陋的东西……所有的亡灵在这里和睦相处,这里绝对是最最和谐的世界。
        多让人感慨啊,人生短暂,所有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皆为身外之物,有道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8: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望)天下003——写给天国里的妈妈

                                                     写给天国里的妈妈
    【备注:这是我2009年5月13日在妈妈去世40周年时写的一篇文章的部分,今天2013年4月4日,清明时节,特借汉网市民记者平台之“国旺(望)天下”公开,权当纪念。】
    亲爱的妈妈:您好!
        阴晴圆缺中,40个寒暑过去了。在这漫长的40个冬去春来的日日夜夜,您的儿子是如此刻骨铭心地牵挂着您,您的儿子是如此撕心裂肺地惦记着您,您的儿子是如此魂牵梦萦地思念着您!
    妈妈:
        您知道吗,每当夜阑人静、我独自流连在情感的湖畔;每当星移斗转、我孤身徜徉在思绪的小路,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您。想到您,您的音容笑貌就会定格在我的眼帘;想到您,您朴实无华的教诲就会镌刻在我脑海;想到您,我就会难以抑制激动而悲怆的泪水!
        多少次,我努力追忆着从196684日至1969513这不到3年的朝夕相处——其实与妈妈真正在一起的日子还不足200天!
        多少次,我贪婪地点击这母爱的鼠标,去搜寻岁月硬盘里那弥足珍贵的文档: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次您往我的嘴里塞进一粒水果糖、并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这也成了我永久的记忆;自然,这些也都永远储存进了我情感的数据库……
           40年了,时光飞逝岁月荏苒,日月如梭之间,2009513日也即将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这一天注定是不能忘却的。是啊,在妈妈去世40周年之际,情感的湖面再次掀起激动的狂澜;而我那点点滴滴的思绪无疑都是为妈妈绽放的眷念的浪花……

        儿时的往事,就像那放飞的风筝,时间越长风筝就会愈来愈小、图象就会越来越模糊;然而,拽在记忆手中的线绳总能透过岁月的空间,把它清晰地拉回到你现时的眼帘。
        说实在的,我情感的世界不是铜墙铁壁,我也似乎不太懂得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每当提到妈妈这两个神圣的字眼时,我都会难以抑制地潸然泪下……

        然而,1969513日凌晨,当妈妈躺在爸爸的怀里,因心肌梗塞而猝然长逝的刹那,我竟然没有悲伤,甚至连一滴眼泪也没有!妈妈是谁?母爱又意味着什么?我实在没有“感性认识”。
           9岁以前,我是在与妈妈相隔千里的江苏省无锡市夏家边度过的。1966726日我告别了把我抚养大的无锡的祖母,于84 日(星期四)回到了武汉妈妈的身边。记得那天上午9点左右,我在二伯母、黑皮哥的护送下,从他们家乘车到古琴台,然后步行到汉阳车站一街233号的父母家里。  
        “爸爸、妈妈”,见到从未认识的他们,我不由自主地用普通话叫了在家等候的爸爸妈妈,跨进了从我出生至今9年不曾迈进的大门。爸爸似乎毫无表情,妈妈却异常高兴。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她就是妈妈!妈妈的个子不高,圆圆的脸白白净净的,齐耳的短发;与其说妈妈有些富态,倒不如说那是疾病导致的虚胖。当她用慈祥和亲切的目光打量着我的时候,我竟然感到妈妈是如此地陌生。不过,妈妈在为我“接风”时下的肉丝面,却是那样的香!我大口大口地吃着,津津有味地吃着,以至这碗肉丝面的香甜一直伴随着我,成了记忆储藏室里屈指可数、弥足珍贵的记忆!

        回到家的前几天,妈妈几乎领着我左邻右舍地串门,逢人便叫着我的乳名向别人炫耀:这是我的二儿子,叫“晓啰”,刚从上海回来。自然,人家也回以几句恭维的客套话。然而,这种特殊的待遇眨眼间就烟飞灰灭。三天后,妈妈像变了个人似地把我和大哥叫到身边,给我们兄弟俩安排各自的任务:除抬水、买煤为两个人合作外,我的具体工作是每天要打扫堂前屋后的垃圾;分配给我的任务是:每天的碗由我洗,另外还有砍柴、生炉子、择菜、洗菜;擦洗家具以及自己学会洗衣服等等。当时,不懂事的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其实这既是妈妈为了减轻自己繁重家务事的负担,更是从小培养我们兄弟养成热爱劳动习惯的特殊的方式!
        诚然,面对妈妈的吩咐,我不敢说一个不字。就这样,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由被动地做家务,到慢慢地习以为常。这做家务的习惯就这样伴随着我的一生。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其时,妈妈已经离开了我们有两年的时间------每天下午放学后,我都要及时地赶回家中生炉子做饭,而不能像其他的同学在学校好好地玩它一阵,以至班主任老师也常常讥讽我是“家庭妇男”!
        从无锡回到武汉两个月后,由于爸爸生病住院无人照料,加上“文革停课闹革命”,我暂住在二伯母家。后来便跟着“姨妈”(据说我出生后,因妈妈没有奶水,而吃过“姨妈”的奶;据此家人皆称之为“姨妈”)一起拉板车,那年我还不满10岁。30年后的19967月,武汉的《长江日报》对我这一年半的“板车岁月”给予了回顾。
    所以我和妈妈真正朝夕相处的日子累计起来也不过两百天!直到今天,我都在贪婪地回忆着和妈妈那些寥寥无几的美好而难忘的瞬间。
        那年深秋,妈妈去医院照料爸爸了;而我则感冒发烧,独自在床上昏昏沉沉地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突然,妈妈从医院回到家里,刚进屋就来到我的床前,她用手拭了拭我的额头:“不烫了,好,不烫了。”她显得放心了许多地说。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见她亲切而慈祥地望着我,并从兜里拿出一粒水果糖塞进我的嘴里。还不满九岁的我惟一一次撒娇地笑了;就在这时,妈妈俯下身用她那滋润的嘴唇亲了我一下。我感到从没有过的温暖、从没有过的开心。这在我的记忆里是妈妈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亲吻。现在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会热泪横流、激动不已!
        毕竟,这样的温暖着实是太少了、太少了。即便在那不太多的日子里,我也很少感受到妈妈的爱:一次温馨的微笑,抑或象现在母亲溺爱儿女时那份亲密的举动。呵,不是我无法感受,是妈妈根本就无暇顾及!准确地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患有严重风湿性心脏病的妈妈,由于繁重的家务事,可谓精力疲惫、身心憔悴。试想,一个超过正常人心跳数倍的人,那该是何等的痛苦。实际上,妈妈的心跳常常在每分钟180次、甚至200次以上;而正常人的心跳每分钟仅70---85次左右。
        是啊,妈妈的每一分钟都处于病魔煎熬的折磨中。
           20043月上旬,我的女儿在参加由武汉中心医院武汉心脏病中心举办的广告语征集活动中,有这样一段话:“‘你奶奶就是因为心肌梗塞去世的’。每当爸爸讲起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与世长辞,我这个连祖母是个啥样都不知的孙女,心情就无比的沉重!父亲说,奶奶临终时还不满38岁,而从发病到心脏停止跳动仅仅8分钟!

    那么,妈妈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又是怎么患得的呢?
        妈妈出生在1931年的苏州,尽管她是家中的第一个孩子,但由于“重男轻女”思想的根深蒂固,加之她弟弟妹妹们的相继降临,不过五、六岁,妈妈就被狠心的外公外婆买给了富人做了“童养媳”。使小小年纪的妈妈饱偿了人间的辛酸。
        依稀记得妈妈给我讲过,那时,她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要像大人们一样地起来干活,深更半夜还不能休息。刚到人家家里时,干的是洗碗、拖地、外带东家孩子等小杂活,稍大一些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去河边洗衣服、伺候东家太太的起居。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还要经常挨骂挨打!一次妈妈在拎着水桶清洗地板时,因水放多了拎不动而从楼梯上摔下来,碰巧水桶上的钩子把妈妈的左手手指化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可是东家不仅没有半句安慰的话、给妈妈包扎,相反劈头盖脸地用扫帚把上的柳条凶狠地抽打她的头和脸!幼小、单薄而无力反抗的妈妈就这样经受着东家的凌辱欺负,且只能趁人不在时躲到一边偷偷地哭泣!
        白天的活终于干完了,晚上也不能马上休息,妈妈要给打牌的东家准备夜宵。如炖木耳莲子汤、红枣桂圆糯米粥等。这些东西往往要在炉灶上用小火熬上一两个小时,特别是那莲子米要剥去外壳。尽管事前妈妈用水将莲子米浸泡过,可依然很难轻易地剥丢,为此妈妈常常用牙齿去咬。也正因为用了牙齿,妈妈不知被东家打过多少次。由于经常接触水,妈妈的手也经常是皲裂地渗着鲜血。而对于这种非正常人的遭遇,尚未成年的妈妈也只能忍气吞声,将伤心的泪水咽到肚里。
        夜已经很深了,第二天清晨五点钟妈妈又得起床,开始那漫漫不知何时是尽头的“童养媳”生涯?可怜的妈妈终于可以躺下了,躺在了东家随意为她在地上用破棉絮铺的“床上”!寒冷刺骨的季节,妈妈就是这样像卖火柴的小女孩虚幻地进入了她那“温暖”的梦乡!
        我仿佛看到在东家厨房的一角,妈妈用她那小手摆弄着带着硬壳的莲子米,并不时地用牙齿去咬;
    我仿佛看到在东家厨房某一角落的地上,妈妈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我仿佛看到妈妈捂着头、在那破烂不堪棉被中无比悲伤却又不敢发出声响地哭泣!
    恶劣的环境里,妈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在长年累月中潜移默化地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
        资料显示:风湿性心脏病其病因乃外为风湿之邪侵袭,内为脏腑虚损;显然,妈妈是风湿外侵心体受损,屡受风寒湿邪侵袭,风湿入络迁延不愈,最终导致心脏负担过重,心体受累而得。显而易见,妈妈的风湿性心脏病完全是受她所处的环境而导致!
        许多年后,妈妈相继生养了我们儿女四个孩子,这些都是加重她病情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其实,我19668月见到妈妈的时候,她已经病入膏肓了:全身浮肿、惊悸眩晕、心脏衰竭、心跳严重过速以及“上则凌心射肺、下则腹满肢肿”。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妈妈还在为爸爸、为我们日以继夜地操持着家务。
        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很会做家的,而且真真是勤俭持家,常常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那年月家里穷,为了节省开支,妈妈买来理发工具,因为爸爸加上我们弟兄3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理发,如果是出去理发每次就得花1、2角钱,4个人都理,那就是一笔花销啊。而有了理发工具,妈妈自己就可以给我们理了。记得每次理发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总要争个先后,都想妈妈第一个给自己剃。可以这样说,妈妈的理发手艺绝不比正儿八经的剃头匠逊色到哪里,当然,这也是她不断总结经验的结果。
        记得有一次妈妈给我理发,那是个夏天的日子。我坐在凳子上,旁边则堆放着理发用具;妈妈像其他理发师一样,用一块布将我从头以下的部位位给遮住,然后小心翼翼地平推。只见她时而梳子、时而剪刀、时而弓着腿比划着、时而又侧着头仔细打量---她的神情是那样的专注---并且,妈妈在理发的过程中还会给我讲一些趣闻轶事。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她给我剃完了头,而这时也是妈妈最得意最开心的时候,就像一部作品,她会尽情地欣赏。
    像剃头一样,妈妈还能做得一手好菜。自然这也是在为数不多的节日里我们才能品尝得到的。从1966年8月4日回到妈妈身边,到她去世的1969年5月13日,历经三年,我和妈妈在一起过春节,也就是1969年这惟一的一次。前面说过1967年1968年的春节,都因爸爸重病住院,暂住在二伯母等亲戚家中,我没能和爸爸妈妈过年。
        印象中,妈妈的糖醋鱼、红烧肉、排骨汤是最为地道的,尤其是她做的“雪里蕻烧小黄鱼”更绝了:金黄而不焦、透味而鲜嫩,那正是美味可口、让人垂涎三尺。自然,丰盛的菜肴几乎是不可多得的,更多的是粗茶淡饭。即便如此,妈妈也总能粗粮细作,让我们几个吃的津津有味。记得有一次,桌子上多了一盘韭菜炒“瘦肉”,把我们给馋的,还没有吃,闻着都觉得香。当我们狼吞虎咽的时候,爸爸妈妈则在一边开心地笑了,妈妈问我们:这肉好吃吗?好吃好吃,我们不住地连连点头,而我还顺势看了一眼那早已底朝天的菜碗。这时妈妈不无得意地告诉我们,这是用晒干的茄子片经过开水泡胀后炒的,当然,里头加了些猪油。
        妈妈做的菜好吃,无形中就出现了不够吃的情况,都想多吃点,谁也没有“礼让”意思,毕竟都是孩子。当然,还是妈妈有办法,那天她说,从今天起,我们每个人实行分餐制,就是每个人一盘菜,吃多吃少都归你,当然饭管饱。别说,这“举措”还真管用,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们兄弟3人每顿饭居然还能省出好多菜,留着下顿吃!
        1969年,注定是我们家历史上的不幸之年、悲剧之年、转折之年!
    年初,爸爸在医院经过了近两年病魔的折腾后,终于从鬼门关那里回来了;妈妈显得异常的高兴,大难不死的爸爸也似乎有一种重整旗鼓重返工作岗位的欲望。举家人也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了。另外,各中小学也由“停课闹革命”,改成“复课闹革命”了。
        春节,不经意间跨进了我们家的门槛,妈妈更是精神十足,她一个人忙前忙后独自张罗团年饭。她把平时省下的肉票、鱼票、鸡蛋票等全用上了,实实在在给爸爸和我们做了一次丰盛的年夜饭,这次妈妈几乎把所有的拿手好菜都展示了出来。炒的、烧的、煨的、蒸的、干的、稀的、热的、冷的一应俱全,虽然很累,可她真的非常非常高兴,毕竟爸爸出院了,毕竟这是我自1966年8月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以来的第一次团年!
        不久,同屋邻居的二女儿要结婚了,他家找到妈妈希望给筹办一桌酒席。热心快肠的妈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整个婚宴都是妈妈一手操持,她的付出自然也得到了邻居由衷的感谢。

        在我的记忆里,夏天是妈妈最难熬的季节。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别说空调,即便电扇也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酷暑难奈时,为了能让自己尽量舒适一些,妈妈几乎不顾一个女人的起码修饰,每每赤裸着上身做家务。那时,尽管我什么事都不懂,可我常常看到妈妈象男的一样打着赤膊,整个人俨然从水中刚刚出来的那样,自上而下全是汗水。妈妈气喘吁吁地忙里忙外,我和大哥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有时,妈妈会突然拉着我的头去听她的心跳。自然,我也能清楚地看到妈妈胸脯内那扑通扑通的心脏极其厉害地抖动着和毫无规则地跳荡着,那镜头真的好恐怖好可怕,那模样真的好难受好可怜。我想,当时的妈妈肯定是难受极了!可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极其难受、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痛苦经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难以想象的煎熬、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无可奈何啊!
        而当有人投来不解的、诧异的目光时,她总会不厌其烦地尽情地表白;若是左邻右舍的婆婆妈妈,她则会像拉着我的头一样将对方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让她们体会“心动过速”的感觉。妈妈的意思分明在向他人倾诉:看看我有多痛苦啊,真羡慕你们有个好的身体!
        多少次,由于酷暑难奈,妈妈当场休克昏厥、直挺挺摔在地上不省人事;多少次,由于病情加剧妈妈会猝不及防地双目失明!肉体的痛苦、精神的折磨就这样残酷地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妈妈的生命!
        我永远也忘不了1969512日这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很是奇怪,从不与我们看电影的妈妈,这天晚上居然破天荒、同样也是惟一的一次地领着我和大哥去汉阳区委礼堂看了一场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海岸风雷》。散场回家的路上,妈妈左手拉着我、右手牵着大哥反反复复地告诫:“你们两个一定要学好,要做好人,千万莫学电影里面的那个‘老大萨里姆’,他好吃懒做,尽干坏事……”说真的,很不懂事的我当时实在难以理解母亲的这一谆谆教诲;更没想到,妈妈这些朴实无华的言语竟然是她临终前留给两个儿子的遗言!
        九点多钟回家后,妈妈让我和大哥早点睡觉,她自己则还在张罗着家务。可能是看到家里的炉子有点破损,她糊了些水泥之类的黏土将每天要用的炉灶补了一补。不知她忙到了什么时候,爸爸、大哥和我也都不知道妈妈是几点钟上床休息的……
           时钟不知不觉走到次日凌晨两点零二分,突然,爸爸急促地呼喊着妈妈的名字,我和大哥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恐万状的呼叫从梦中惊醒,我们两人睡眼惺忪不知所措地呆呆地坐在床上。只见妈妈躺在爸爸的怀里,任凭爸爸怎样呼唤,妈妈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倒仿佛象熟睡了似的,妈妈的喉管里有如什么东西堵塞般地一阵一阵地发出可怕的鼾声。爸爸手忙脚乱,大哥仿佛像明白了似的,非常懂事地帮爸爸倒水。只见爸爸又是往妈妈的嘴里灌水,又是使劲地掐“人中”!同时还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据说,妈妈以前也曾经出现过类似的险情,均被爸爸化险为夷。然而,这一次任凭父亲怎样竭尽全力已无“回天”乏力了!
        “完…了…完…了…”
        “完……”爸爸用颤抖的哭腔绝望地叫着、叫着……八分钟后,妈妈的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还不满38岁的妈妈就这样在睡梦中,诀别了自己的丈夫、诀别了自己的四个儿女!
           1969513日,妈妈还没有满38岁啊!38岁,正是一个女人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可是妈妈的生命却戛然而止!她把无穷无尽的悲伤与怀念留给了我。
        妈妈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妈妈就这样离开了她的丈夫,妈妈就这样离开了她的3个儿子和1个女儿!而妹妹此时竟在远隔千里的江苏无锡!小弟弟也不过6岁!爸爸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我则呆头呆脑、木讷地不知发生了什么。随后,爸爸让我和大哥赶紧去舅舅家报信、赶到在汉阳为数不多的亲戚家报信。
        当我和大哥回来后,妈妈已在爸爸和同屋邻居的安排下,凄凉而可怜地躺在家中那张破旧的竹床上。爸爸依旧呼天喊地地哭着,大哥也极其伤心痛哭;惟有我木然而不知所措,一声不吭地蹲在堂屋的一角。
           513日的黎明终于在充满悲哀的气氛中拉开了昏暗而阴层层的序幕。得到妈妈去世消息的爸爸单位的相关人员,在上午来到家里,算是安慰。亲戚们也陆续前来看妈妈最后一眼。下午约1点钟左右,爸爸单位的陈司机开来一辆解放牌汽车接妈妈“上路”。爸爸、大哥、我和弟弟等,一起把妈妈送上了汽车,一起把妈妈送上了那个将一个人瞬间化成一缕青烟的地方-----汉口姑嫂树殡仪馆。
        殡仪馆内阴森森的有些恐怖。我们来到后,爸爸很快办完了手续;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将妈妈从车上小心翼翼地转移到殡仪馆专门用来运送死者的平板车上;然后推进冷藏库储藏等待火化。没有花圈、没有哀乐、没有告别仪式;没有撕心裂肺的捶胸顿足;没有肝肠寸断的生离死别;没有呼天喊地的悲痛欲绝!有的是妈妈脚上穿的那双极其陈旧的普通布鞋。原本妈妈是可以穿着她平时最舍不得穿的那双皮鞋的;然而,姨妈说穿着皮鞋去阎王爷那里,会很不安全;倒不如就穿平平常常的布鞋走着踏实!于是,姨妈便将自己穿得几乎破损的旧布鞋取而代之地穿在了妈妈的脚上,而她则顺理成章地换上了妈妈几乎全新的皮鞋!可怜的妈妈啊,平时不见您有象样的衣服,平时不见您有象样的鞋袜;谁曾想到,您去了竟然就没有一双象样的鞋子!做儿子的,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要据理力争,要回那双妈妈钟爱的皮鞋,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如此寒酸而凄凉地离去!
        就这样,妈妈走了;就这样,妈妈去了;而且是一去不复返!
    48小时后,不满38岁的妈妈变成了一捧骨灰被置入一个廉价的盒子里------上面覆盖着一块红布-------又回到了她贫困的家中。“妈妈”在被爸爸供奉了数月后,随即被珍藏在我们睡觉的床头。24年后妈妈最终和爸爸融合到了一起……

        妈妈去世后约过了半年的时间,我开始想妈妈了,我似乎懂得了妈妈的实际意义,也似乎懂得了妈妈在家里重要性。
        曾经,我无数次地梦见妈妈;梦见她那慈祥的面容;曾经,我无数次在对妈妈的思念中进入梦乡;曾经,我无数次尽情地流着无尽思念的泪水,去追寻妈妈的音容笑貌;曾无数次地我会久久回味那粒水果糖、那碗肉丝面的香甜!尤其是当我受了委屈之后,总会躲进我的房间,想着妈妈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很多年后,我组成了家庭,虽然没有过去那样“直白”了,但这种对妈妈魂牵梦萦的情感却随着我年龄增长而与日俱增、刻骨铭心且越来越强烈!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15: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4:尝尝鞋带啥滋味?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4:尝尝鞋带啥滋味?
                              (图片由上至下分别为四三二一)
        清明时节,踏青春游,领略旖旎景致、陶冶山清水秀之际,还“枝外生枝”地看到纯真的童趣,着实是件有意思的事。
        这不,“国旺天下”就捕捉到了这样一个充满童趣的镜头:武昌某公园一侧,蹒跚学步的幼童,冷不丁被爸爸的一双鞋子给绊倒(图一),跌倒在草地上的孩子索性好奇地拿起一只鞋琢磨起来(图二),看着看着,小家伙抽出一根鞋带(图三),干啥?尝尝!糟糕,这滋味真不咋的(图四),瞧他小眉头皱的!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16: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5:春风扫落叶 莫非秋风也会嫉妒起和煦的春风来?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5:春风扫落叶 莫非秋风也会嫉妒起和煦的春风来?
        都说秋风扫落叶,可眼前的景象分明在告诉大家:春风也会扮演秋天的角色去替秋风扫落叶,看来民族谚语中的“秋风扫落叶”又多了条姊妹句:春风扫落叶——
        昨天,阳春三月的华农校园里春意盎然,而片片树叶的翩翩起舞(校园里到处飘落着凋零的树叶,这“秋天”的景色也实在忙坏了我们的清洁工。)又不失在这明媚的日子里,平添了秋日的景致。
        赏心悦目之际感叹,都认为蔬菜有反季节的,不曾想风儿有时也会替代季节,莫非为时尚早的秋风在嫉妒温暖的春风而迫不及待,或者是这春风早早地客串起秋风的角色,超前进入岁月的舞台?
        自然界的演绎实在是不着边际,实在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啊!
    春风扫落叶1.jpg
    春风扫落叶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17: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6:老天突发“神经病”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6老天突发“神经病”
        昨天(44日)的天气颇有些初夏的感觉,气温飚升,燥热得人们纷纷脱出外套,有些时髦的美女甚至穿上了靓丽的裙子。然而,喜欢捉弄人的天气,在不到12个小时就像是神经病般地说变脸就变脸,(今天)害得为数不少的人又穿上了毛衣和外套。
    天壤之别1.jpg
    天壤之别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6 16: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7:“水库决堤”竟无处“泄洪”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7:“水库决堤”竟无处“泄洪”
        商厦、大楼比比皆是,闹事繁华地段随便挑一个进去,里头可谓金碧辉煌、每一个角落足以让你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可每每流连其间,总会遇到体内“突发事件”——“袖珍水库”——说得文绉绉点叫膀胱,说得直白些是“尿泡”——常常会在这节骨眼上出现漫溢或“决堤”之告急险情——“泄洪”就无疑是当务之急。
        然而,在满目皆是高档商品的厅堂内,各种各样的商铺俯拾即是,唯独这卫生间犹如身居闺阁让人像走进了八卦阵般地难以寻觅,即便有一个男女卫生间的牌子,那也不啻笼子的耳朵。
        今天一大早,老衲就遇到了这种让人难为情的尴尬经历。武汉某百货大楼里,“水库”即将决堤的老衲,赶紧将目光聚集在挂有公共卫生间的牌子上,经过九牛二虎之力总算看到了那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牌子——男女洗手间——不怕“淹水”了——可按图索骥地找过去——顿时傻眼了——洗手间“正在维修 请勿使用”!天哪——眼前瞬间想到了网络上流传的某女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下撒尿的图片——可老衲岂能步那种荒唐女子至后尘,只好憋着——只要不“崩盘”就行。
          20分钟后,憋了半天的超负荷的老衲最终在远离这商厦的另一处找到了公共厕所,慌不择路地进去,“飞流直下三千尺”后感慨也油然而生:这方便之处还真是不方便啊!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6 16: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7:慈母手中线

            公交车上,这位白发老人正聚精会神地一针一针地织着毛衣——她是给老伴织的,是给儿子或者是女儿织的,还是给孙子抑或外孙织的?喔,不需搞清老人家究竟是在给谁织毛衣,可眼前的这一幕分明让我想到了遥远的当年:夜深人静之际,母亲挑灯夜战织毛衣的温馨画面。
            慈母手中线,儿子身上衣,千针万线中融入多少母子情深啊?
    慈母手中线..jpg
    20130406--慈母手中线2.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7 16: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8:快来围观啊 武汉电视台聚焦汉网网友“花楼小董”今晚播

                      快来围观啊 武汉电视台聚焦汉网网友“花楼小董”今晚播出

        一张半个世纪前的人民日报,在汉网网友“花楼小董”犹如传家宝般地细心呵护下,经过多次搬迁愣是完整无缺,而这张在全国乃至世界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报纸,上面刊登的究竟是什么内容?
        今天(47日)晚上的武汉电视台科教生活频道(武汉电视台三频道)将在9点钟(明天下午重播)播出太湖水采拍的人物专访,敬请围观,同时也借此欢迎网友和市民记者积极提供线索,有酬谢的喔!
           电话:13080606284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3-4-7 17: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9:偶然?必然?

                        国旺天下(持续更新中)009:偶然?必然?
        不需文字说明,跳进您眼帘的这个画面相信小学生也会猜出个子丑寅卯,那么两个骑电动车的如此狼狈地坐在马路上,究竟是偶然或者还是必然?
        何必要去探个水落石出,然而,但愿这样的前因后果能给其他人起到哪怕是一丁点作用也好,顺便交代一下拍摄的时间、地点。拍摄时间:今天;位置:武昌街头。
    20130407--谁之过.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 鄂ICP备05014927号

    GMT+8, 2017-3-25 08:07 , Processed in 0.159017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