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962|回复: 200
收起左侧

我的《武汉民间童谣辑注》撰写完成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6-28 08: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武汉民间童谣辑注》撰写完成
fficeffice" />
一、本书基本情况
我的《武汉民间童谣辑注》于近日撰写完成,全书共选注武汉民间童谣449首,目前打印书页为245页,每页700计算,合计印刷文字数近17万字。
民谣的分类比较复杂,朱自清先生曾将其分为十五大类,也未见得周全,科学。童谣的分类方式也比较多,可以按语言、按地区、按时代、按表达等分类,各有所据,各有所用。
就是这个分类,也折磨了我不少时日。曾经尝试过多种方法分类,但自己都不是很满意,比来比去,最后才决定童谣的内容和功能来分。统共分为七大类,即“游戏谣成长谣教诲谣寄托谣滑稽谣社会谣练语谣 ”等,一类为一编其中:第一编. 游戏谣(73首)第二编. 成长谣(62首)第三编. 教诲谣(61首)第四编. 寄托谣(55首)第五编. 滑稽谣(87首)第六编. 社会谣(67首)第七编. 练语谣(44首),合计449
每编按名称的笔画多少为序,每首童谣都有我的编注文字,内容有三:一为考证,一为解说,一为评价,当然,不是每首童谣都三者俱全的,主要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或繁或简,或详或略。或有或无。大致说来,编注的文字量为原文的八至十倍。
这是初稿,征求大家的意见,日后会有变动和修正的。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88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35 我看到了。赶紧祝贺一个。
柯伦 + 30 祝贺!民间文化是活着的历史!
恋恋封尘 + 10 浩大的工程!
**问津** + 13 古版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 357.jpg


照片 359.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本书的撰写是我年来的一个心愿
fficeffice\" />
我在武汉出生,在武汉长大,是老武汉初中69届知识青年。1971蕲春农村抽调到当时的330工程局”当工人,从此在宜昌一呆就是四十余年,至今仍工作生活在宜昌。
人虽然在外地,然而,眷念故土的拳拳之心,武汉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民俗文化,都让我从思想意识上到情感理智上从未与武汉脱节。多年来,凡与武汉城市有关的书籍、资料,包括《武汉文史资料》、《武汉春秋》等在内,我都尽可能地去收集,去阅读,去学习,去研究。同时,也很想为武汉写点什么。
有幸的是,通过“汉网”,通过“人文武汉”这个平台,我结识了一帮热爱武汉,热爱武汉文化的朋友,师长。在他们的帮助和鼓励下,2009年,我撰写的反映老武汉民俗生活的散文集《大城小巷》得以出版发行,这本书得到了张良皋、何祚欢、徐明庭、袁继成、张笃勤、邓正兵、刘谦定等专家、学者以及广大网友的好评,董玉梅老师还专门为此写下了热情洋溢的序言。
201259日,《武汉晚报》以“谁,最武汉?”为题,介绍了方方的《武昌城》、董宏猷与钱五一的《汉口码头》和我的《大城小巷》,自己的东东能和这些名家们的作品放在一起说,忝列其上,我很惭愧,但也感到荣幸,欣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城小巷》中有一篇《装订我的小巷童谣》,开首部分是这样写的: fficeffice\" />
“我是唱着童谣长大的。
合乐曰歌,徒歌曰谣,传唱于孩子们口中的没有乐谱的歌谣就是童谣,有儿童的地方就有童谣。
我试着把儿时在三皇街唱过的、听过的歌谣变成文字,在键盘上一一敲出,一遍遍的回忆,带来的是一次次的震撼,没有想到,在我记忆的仓库里,竟然还有如此众多、如此生动的童谣存在。
上学时,老师教过的名家名篇少说也有成百上千,那些“诗文子曰”如今都模糊了,而这些未能登上大雅之堂的,略显粗俗幼稚的歌谣,却一个赛一个地鲜活。
我从这些童谣中,选取了一百首,每首添加了题目,简单编辑了一下,合为《汉味童谣百首精选》,以资感谢它们不愿从我脑海里奔出逃脱。
我小声地吟唱着,温习着,回味着,它们是那么悠远,又是那么亲切,童年的梦幻又一次强烈地颤抖着,湿润的眼睛寻找着斑驳的年轮。........
从那时开始,我就有个心愿,编撰一本“武汉童谣集成”,并开始了艰难、繁杂、琐碎的学习、收集、准备工作。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当全力以赴的时候,一个电话,让我不得不暂且将此事搁置。fficeffice\" />
2010729日的下午,我在宜昌接到了董玉梅老师从武汉来的电话,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邀请我参加由武汉方志办主持编写的《中国红·辛亥首义百年祭》之《红楼卷》的部分章节的撰写工作。她热情地说,这将会是一次难以言表的巨大付出,是挑战,但这也是极好的机会,这种机会对于一个人来说,或许一生只有一次,希望我不要放弃。她说考虑了很久,相信我有能力做,而且能够做好。
最后几句话打动了我,机会是难得的,信任是珍贵的,这个信任不光是董老师的个人信任,也是武汉方志办的组织信任,我们这代人,还有什么比“组织信任”更让人动心倾情的呢?我答应了。
我负责《红楼卷》前四章共26节的编写工作,每节八千到一万字,涉及内容几乎涵盖了晚清71年的全部历史,包括当时的各个革命组织等。
大半年来,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上网查资料,跑图书馆,逛书店,购买了一些相关书籍,收集、下载、整理、打印了近两百万字的原始素材,并尽可能地吸收和消化最新最近、最合理、最具价值的研究成果。仅《张之洞新政》一节,万余字的文章,我就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
20114月份,二十余万字的稿件终于完成,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我书写的部分得到了那些审稿专家、史学权威的肯定,一次通过,没有返工,没有“挨板子”。
《中国红·辛亥首义百年祭》最后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并列入了“国家十二五重点社科类出版书目”,成为武汉纪念辛亥首义百年的一个亮点。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11,我应邀在武汉图书馆作了一个题为《话说民众乐园》的讲座,讲座只有两个小时,我却准备了几个月。我和民众乐园颇有渊源,基本上是在民众乐园里面长大的,对于这座名扬海内的历史名园,我始终有敬畏之情感,有报答之夙愿,因此,我一定要奉献自己的最好。我收集了大量图片,做了80多张pp片,撰写了两万余字的讲稿,而这讲稿,在我看来,浓缩又浓缩,基本上就是一本书的框架。fficeffice\" />
讲座完后,我便倾力投入到《武汉民间童谣辑注》的撰写工作中。
大半年来,包括元旦春节在内,我几乎完全沉浸在整理、构思、撰写、修改的流程中。我工作单位是宜昌市一所名牌学校,我虽然没有带课,但在学校负点小责,琐事繁多,俗务压身,即便偶有闲暇,也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其他问题,只有利用晚上时间,休息时间。我喜欢户外运动,宜昌山奇水秀,是驴友活动的天堂,然自“受命”以来,我就告别了双休日,告别了家务事,告别了娱乐和应酬,基本上告别了游山玩水。
这期间,我的业余时间,多数是在埋头“做功课”,我像一个虔诚的宗教徒,只知道晨钟与暮鼓。
615日,我撰写《武汉民间童谣辑注》终于打印成册了。
和《大城小巷》一样,这是我的泪水,这是我的心血,这是我的歌!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撰写过程中的苦和乐、激动与兴奋
fficeffice\" />
回忆撰写过程,其间,有彻夜难眠的煎熬,也有大任在肩的激奋;有无从下笔的困顿,也有信马由缰的自在;有山重水复的纠结,也有柳暗花明的喜悦……
真正的创作,都是枯燥的,艰难的,寂寞的。有时为了一个词语,一段注释,一个考证,会耗去大半天的时间;有时写了几天的东西,会在一瞬间被自己无情地删除;有时长久的视频观看,瞅得人眼睛生疼,泪眼婆娑;有时思维扭曲,出情入境,几乎快要“走火入魔”。
好了,这些无油盐的话,就不说了。
我感受最多的还是激动与兴奋,我激动的是我的新发现,我兴奋的是武汉本土文化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举几个例子。fficeffice\" />
例子一:一个伢的妈
稍有点年纪的武汉人,大概都唱过这首童谣:“一个伢的妈,真垃坬,洗脚的水炟粑粑,身上的圪渍搓麻花,围桶里面搋糍粑”,最后一句有的也唱成“围桶盖子敬菩萨”。
这是再俗不过的了。然而,我却惊异地发现,它早就被人编入大雅的书中了。
1923年,朱天民先生编拟了一本《各省童谣集(第一集)》,共收录16省童谣203首,其中,湖北省有18首,注明的流传地大多为武昌。在这本书的81页,我看见“一个伢的妈”就在里面,原文如下:“一个伢的妈,好拉瓜,洗脚的水,调粑粑,身上的虼蚤搓麻花”。呵呵,跟现如今传唱的基本一样。
感谢朱天民先生,早在90年前,他就将这首被人视作粗俗的武汉童谣整理成文,变成铅字,告知世人,此举应该说是有见识的。
俗和雅,其实并无严格的界限。
现在看来很简单的东西,或许都能找到历史的影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伢的妈.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08: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例子二:大头 fficeffice\" />
我小时候个子不高,头蛮大,他们都喊我大脑壳。碰到下雨,一些伢们就冲着我唱:“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大头”,我对这首童谣印象特深。我的《大城小巷》中就有记载。
然而,这次,我在别的地方瞧见了它。
上世纪20年代,由黎锦晖、吴启瑞、李实等人搜编的一部童谣集《中国廿省儿歌集》出版发行,在其“第五集”第20页上,我看见了一首北京童谣:“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有雨伞,我有大头”,这与武汉流传的版本几乎完全一样。
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北京,武汉,这是一种文化上的连接和交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17 08:47 , Processed in 0.143034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