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叔孫仲通
收起左侧

木兰湖1959——饥荒时期修水库亲历者口述记录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2 18: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S 女 65岁


那时候我还在娘家做小伢,父亲在武湖放牛,没有吃的,饿死了。煮了一钵子野菜,吃了白沫一吐,就死了。那时武湖尚未开垦,当时队里集中放牛,队里派人去,去了就长期住在那里,我父亲就是那时候去的。一成一阵(一大群)的牛去放。我们村到武湖,来回大几十里路呢。

T 男 65岁


要说灾害,没有自然灾害。58年收得很好。大办钢铁,我到纸坊(今武汉市江夏区驻地)挖煤,在土地堂火车站,办钢铁的人要吃的米,要搬上火车。一袋子米有两百斤,六大袋子,要我搬,一袋子给一角钱。那么重我怎么搬得动呢?我就不搬。那米就没要了,留在火车站。
后来我调到长航,饿饭(开始)时我在外面。59年3月回来,当年过年以后每个人就只半斤粮,以后吃四两。平均四两。


我们村当时大概六七十人,饿死的有xxx,xx没做水库,还有xxx、xxx,死了他们四个人,当时都是五十多岁。一天四两米,十六两一斤的秤,吃不饱。
xx是怎么回事呢?他早先到四川去谋生,给人剃头,后来回到黄陂,他的剃头铺子被日本人的飞机炸了,他就回村了。还是给人剃头,也给人帮长工。后来东家的孩子也长大了,东家就不要他做了。土改分过一点田。以后家里的屋子淹水淹倒了,住人家的屋。再后来就饿死了。


有没有要饭的?我们这边有一个。是那边村里的,我们村的女婿,当时他不到四十岁。他的媳妇,我们村的姑娘,到四转(四周)的村子去要过饭。没有走好远去要。当时觉得丑。我们这里要饭的少,风俗是这样的,觉得要饭丑。


我在水库上做了几年,当时好多乡镇的人在那里做。六指的,鲁台的,塔耳(今木兰乡),长堰,王家河。六指的人在夏家寺,一下子埋进去三个人,有一个口还在眨眨的(一张一翕),都拖去埋了。
夏家寺在长堰河高头,这边一个山,那边一个山,中间做个大坝,一开始做核心墙,做起来后开渠道。

U 女 76岁


当时我的伢(孩子)一岁,丢在屋里,我有点奶,到营部请假,把小伢接到工地上,因为要起早床,又吐又屙,又请假送回来。
当时小孩推粪车,叫狗陀车(音),大人推洪车。洪车现在村里都没有了,有也垮了。是个大车子,一边搞个摇窝。小车大车都是大集体的,是公家的。

V 男 87岁


那以前没有饿死人的。要说日子苦,跑日本人的时候,国民党拉壮丁的时候,都苦。甲子、乙丑年(1924、1925)有过旱灾。
做夏家寺,有些人跑回来,大队里通知,跑回来的人不给饭吃。有的落雪回来,只半个小时,又回去了。当时是军事化的控制。没有军事化控制不了人。

W 男 69岁


吃鱼?鱼都被吃光了。牛还在。牛是集体的,不会杀了吃。还要用牛耕地(旁边人应声说,少数也有杀牛吃的)。
旁边的某村,有个xx,正名字叫什么想不起来。做夏家寺饿不过,眼睛也不好,食堂停他的饭,回来(回村)没有吃的,又回工地上去。走到半路冻死了。当时一二十岁,59年的冬天。
xx回来,队里的人拿出绳子吓唬他,说你不去就把你捆去。他住在我家,躲在帐子里头。饿了几天,没有办法,还是去了。
打扼的时候,系的红绸子、绿绸子,12个人一起打。那么大的工程,只有一个东方红的挖土机,除此全部靠人工。做核心墙的时候,x家村里的某某在一边捡草,草要捡起来,怕掺进去了土不粘。

X 女 49岁
我的堂姑父,我爸爸的堂妹夫,脚摔坏了,在水库上死了。
以前夏家寺放水,还要收我们的钱,农业税没取消时放在粮食里面扣。这些年放水不收钱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2 18: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Y 女 64岁


夏家寺修干渠的时候,做东干渠,我的丈夫打炮眼。一起的有个xxx(音),眼睛炸瞎了,手炸断了一个。他在营部,是营长,还在农村。国家照顾生活。
当时我还小,11岁。送过板子去工地。很大的树被砍了,锯成米把多长的枕木。(老人U:那是做渠道的顶衬,做模版。做牛车的轨道。)我人小,扛一块板子。去了就有饭吃。
我们村在夏家寺的杪子高头(顶部)。我们算是移民,但搬下去又搬回来了。当时我们大队里其他几个村子都搬了,我们在一个大队,就让我们也搬走。实际上我们村子是淹不到的,随落几多的雨都淹不到。


我的父母亲和哥哥姐姐都被安置到武湖。我在老家照门。我要照两家的门,因为我堂哥参军去了,家里没人,房子也要人照看。我家在武湖的房子还不错,是鼓皮的房子,别的有的住草棚子。大概和我堂哥参军有关系吧。
说要搬家,山上的松树等大树都砍了,牛,要搬家就卖了。柜子那些也卖了或者烧了。做了草丸子,放在小甑里,带在路上吃。我妹妹三岁,抱着走一会,自己走一会。我五岁的妹妹,自己走,还挑着筛子、簸箕。剩下的东西都没拿。等半年后回来,牛也没有了,别的也没有了。


我一个人在家里半年的时间。隔一段时间,我爸爸回来看看我。我到队里去称米,自己做饭吃。队里的牛死了,分了一点牛肉给我,被人偷跑了。分的一斤左右的米,也被人偷跑了。我就哭。我还晓得到大队去再要。春上大麦出来了,还没有成熟,我到队里去偷大麦。队上有驻队的,捉住了要罚钱。他们背着枪的,吓唬我。我去弄一点大麦,某某干部还要给我倒起走(倒走)。
我拿个把缸(带把的搪瓷水杯),去红安要饭(这里是红安、黄陂两县交界处)。没走几里路,要完就回来。我是小孩,我不怕丑。看他们吃稀饭,筷子能把米挑起来,蛮欢喜。比我们黄陂这边强多了。


我爸爸他们搬到了武湖不习惯,又慢慢地走回来。在这边店上,就是张家桥,住了一个礼拜。这边村里人好,说你们干脆住在这里吧。我爸爸说,这里上不沾天下不沾地,人生地不熟的。我们那里有山,能捡柴火烧。我们还是回去。
我们村的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回来开荒,种苕(红薯)度命。


我爸爸1962年食道癌去世,我的幺妹才半岁。当时我家六个小孩,我母亲在家种菜,我哥哥16岁,我14岁,他在队里工分拿八分,我拿四分,靠这样养活一家人。现在看,要是不从武湖回来还好了,那边是产棉区,富足些,有劳保(退休费),拿到五六百块。我们这边才有一百块。

(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6-22 19: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色国斗地主应该是从黄陂开始的。

黄陂算是革命的最老基地。

那是上天的眷顾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2 21: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049.jpg 前年秋天曾骑车到木兰湖,拍了很少的几张照片。不知道到这里旅游的人,多少人想的起来当年建设者和移民付出的艰辛。
这张是大坝附近。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2 21: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047.jpg
这个还是大坝附近。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2 21: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区附近。网络图片。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6-7 16:36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2-6-23 09: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忘记吃苦耐劳的老一辈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22: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下个人的感受。中国的老百姓真的很淳朴,很善良,很勤劳。这些老前辈们受了那么多苦,但总体而言没有特别多的怨言。现在生活比以前好,有些老人对生活已经感恩了。
    不知道每年到木兰湖的几十万游客,有多少知道移民和建设者奉献。后人不应该忘记他们。应该在湖畔建一个纪念馆,起码有一堵纪念墙,一块纪念碑。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6-26 01: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叔孫仲通 的帖子

    叔孫仲通:说下个人的感受。中国的老百姓真的很淳朴,很善良,很勤劳。这些老前辈们受了那么多苦,但总体而言没有特别多的怨言。现在生活比以前好,有些老人对生活已经感恩了。
    不知道每年到木兰湖的几十万游客,有多少知道移民和建设者奉献。后人不应该忘记他们。应该在湖畔建一个纪念馆, .. (2012-06-25 22:07)
    麻城的三河水库也是这样修起来的,如今也是旅游景点,确实应该有一个纪念碑,让后人知道历史。凡水库都是人工修的不是天然形成的,农民付出了汗水乃至生命,饿着肚子干活,今天的人们是无法想象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6-27 20: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价值的历史采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5 03:00 , Processed in 0.073795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