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81|回复: 13
收起左侧

[转贴]武汉话 -----清脆的“汉碟子”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15 21:32:44 | |阅读模式
<p align=\"left\">武汉话 -----清脆的汉碟子</p><p align=\"left\">作者晴天林海
转自北大中文论坛
</p><p align=\"left\"> </p><p align=\"left\">
武汉话的音调,阴、阳、上、去,与普通话很对应,其中阳平、上声(第二声与第三声)音调低,而阴平、去声(批一声与第四声)音调高,音阶落差大,构成了武汉话抑扬顿挫、激昂清脆的特点,体现了武汉人豁达爽朗的性格。得天独厚的悦耳语音,产生了优美的汉剧,成为国粹京剧丰厚的源泉之一。
</p><p align=\"left\">
武汉三镇之说,早已闻名遐迩,即武昌、汉口、汉阳。武昌的历史我们最晚且从元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年)武昌成为湖广行省的省治算起,到今也有700余年了;而汉口就晚得多,明成化年间(1468--1487)汉水改道,汉口才开始形成市集。而每到夏天涨水之际,江水漫溢,人们仍无法安居。1635年(明崇侦八年)通判袁倡创筑长堤(上起硚口,下迄堤口)以障水患,此堤名曰"袁公堤",即今日之长堤街。此后,居民日增,到清仁宗嘉庆(1796年)时才成规模,至今还只200余年,且相当长一段时间还隶属汉阳县。这样算来,汉口至少要比武昌晚500年。在这500年中,武昌作为一个省会,足已形成比较稳定比较规整的官方语言。所以说,武昌话是武汉话的基础。</p><p align=\"left\">
但人们在习惯上,常将武汉说成汉口,有的研究方言的书籍和专业论著也将汉口代表武汉,如同水文通报,都是以汉口代表武汉,实际上涵盖武昌,不排除武昌话能代表武汉话,且是武汉话的基础。
</p><p align=\"left\">
武昌话的形成,不排除汉阳话的影响,那时汉口还未形成。武昌是省城,汉阳到武昌尽管有江水阻隔,还是很近的。语言的变迁受强势的左右。有政治的强势,那就是强制你这样说话,或说什么样的话;有经济文化的强势。从这两个方面来讲,武昌都是强势,直到现在,武昌一直是省会,也是大专院落校最集中的地区。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汉阳话(还是指城区,不包括汉阳县,即现在的蔡甸区)与武昌话、汉口话有明显的差异,是取笑的对象,孩子之间,把说汉阳话的当
乡的伢</p><p align=\"left\">
武昌话与汉口话也有差异。比较明显的差别是儿化音不一样,比如说老头(儿-----儿化),汉口话说
老驼(此处发阳平),而武昌话说老特(此处发阳平);</p><p align=\"left\">
有些轻音不一样,比如说小孩搭
了,汉口话常说成小孩搭了,而武昌话仍说小孩搭了。再比如说划不来,武昌话不变调,而汉口话常将中间的字,变调成第一声,即阴平。</p><p align=\"left\">
武昌话比较雅,汉口话比较俗。
</p><p align=\"left\">
武昌话比较规整,好似经过人工雕琢,官味较重,土话较少,咬字比较重,比较清晰,变调相对较少。范围主要在老武昌城墙内,不出三层楼,不出大东门,不出武泰闸。三层楼外的徐家棚就不是正宗的武昌话了。徐家棚的话说
,口型不圆,口型比武昌话张得开些。青山话(这里不是指的武钢东北话)也不是武昌话,有儿歌六月天气热,吃月饼,喝热茶,越吃越热就是武昌儿童笑青山话不分。出了大东门就是洪山话,现在只有少数老菜农还在说洪山话。其他的都在讲武昌话和东北味的夹生普通话。</p><p align=\"left\">
汉口话比较杂。汉口是个码头城市,语言中夹杂着许多残留的江湖语言,特别是近代汉口对外开放,发展较快,语言受蜂拥而至的邻近移民的影响较大,汉口话四个音调,又没有卷舌音,许多融入汉口话的词字信息消失到简捷的语音中了,很难找到本来面目。而孝感话包括入声,有六个音调,外加比较规整的卷舌音,保留着相对丰富的语音信息,许多俚语土话都可以在邻近的孝感话中找到源头。研究武汉方言的人,如果只会武汉话,不懂得一种武汉以外的周边方言,缺乏横向的比较和印证,缺乏深入的调查研究,有时妄下定论,难免有失偏颇。
</p><p align=\"left\">
比如武汉《都市茶座》节目中有个
岔巴子栏目,那个字,当是字的一种多音。(见《现代汉语词典》1995年版第98面:拆-----(ca 1)普通话为阴平(方)排泄(大小便))宜昌话保留了的普通音ce 1,早在七十年代就有ce巴子的说法。ca巴子在孝感话中,多指蜘蛛,有的地方指一种长脚蜘蛛,结的网为白膜。carca的儿化音,在孝感话里是指扫帚用到不能再用的时候,用来刷马桶,这时不叫扫帚,就叫car。孝感话里,是卷舌音,拆(ca)是平舌音,泾渭分明,将拆(ca)巴子说成岔(cha)巴子,显然不对,在孝感话里是很别扭的,就像是夹舌头似的。拆巴子刷围桶(马桶)相关联,有很臭,多嘴、多事,讨人嫌的意思。而岔嘴的,在孝感话里,是卷舌音,也不能说成ca嘴。</p><p align=\"left\">
再比如
服租,也不能说成服周,因为服租这个词在孝感话里使用的频率很高,是平舌音,而是卷舌音,孝感话决不会将常说的服租,说成服周,那就成了夹舌头了,会被人笑话的。服租的意思是服气,服贴、信服。与现在武汉流行的一句话我信你的邪,如果换成我算服你的租,有相通之处。服租一词的来源不妨可以设想,比如我强行用你的东西,要你服从,意思就是我要你服租。这个字,在孝感话里是要儿化的。有趣的是,在汉口话里,通常也儿化,发音是服啄(武汉话平舌音,阴平)。在武昌话里通常说服气,而且也没有的儿化音。</p><p align=\"left\">
七十年代,有几个武昌的同学在一起谈笑,说到武汉葛店化工厂招了一批汉口姑娘,讲起汉口话来很是泼辣好笑,其中有个女孩儿讲汉口话说:
俄地哥哥要我待厂的,拘一个灵醒杆(用汉口话儿化)!意思是说我(的)哥哥要我在厂里找一个漂亮(清爽)的男孩。在武汉话里,灵醒的本意是干净。清爽一词源于上海的意思是漂亮。而武汉的本意,原是轻松的意思,被上海话取而代之。</p><p align=\"left\">
</p>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1:33:44 |
说“男孩儿”、“女孩儿”,武昌话说“男伢” “女伢”(“伢”发音“ŋa”);汉口话说“儿子伢”、“姑娘伢”。
    表示个人所有,比如说“我的衣服”,汉口、武昌都一样;而表示家庭所有的,汉口表达方式比较特殊。
    汉口话说“我家的”、“我们家的”、“你家的”、“你们家的”往往说成“俄地”、“倪地”,武昌常常取笑觉得这种说法很土,而是说“我们屋的”、“我屋的”“我们家的”、“我家的”或“你们屋的”、“你屋的”、“你们家的”、“你家的”。比如说“我的哥哥”、“你的哥哥”,汉口话常说“俄地哥哥”、“倪地哥哥”,这种表达方式显然同邻近黄陂、孝感、汉阳的习惯一样。武昌话就说“我哥哥”、“你哥哥”或“我屋的哥哥”、“你屋的哥哥”。
    蔡甸区(原汉阳县)奓山话音调特别高,为了发出那样高的音调,以至于那里的男子,声音都比较尖细,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喳声喳气”,不习惯的觉得有点刺耳。而奓山人反倒说武汉话“闷”、“低沉”。请注意:奓山的“奓”字,武汉话发音“喳”,普通话发音“炸”,可不能念成“爹山”!
    有人抱怨武汉话不文明,武汉人好骂人,相对来说,武昌话由于历史的原因,是官僚和学府集中的地方,语言习惯比较文雅一些。武汉人不护短,更多抱怨的还是武汉人自己。武汉人好骂人的印象,除了不可回避的因素,还有个原因便是,不管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对于武汉话来说都比较好懂,你说话中稍有不慎的地方,很容易发现,而南方人听不大懂北方话,北方人又听不大懂南方话,所以他们之间骂人,互相都不容易觉察。这样说来,武汉人是不是有点冤?
    武汉人不喜欢说普通话。武汉人说普通话好走调,就像过去的留声机滑条(唱针在唱片音道上滑条),声音变得滑乱可笑,变成了武汉人常笑话的沔阳腔,影响了学习普通话的信心和勇气。武汉人又觉得武汉话和普通话差别不太大,没多大必要说普通话。又因为广州人、上海人排外,以说别人听不懂的本地话为荣,激发了武汉人的“自尊心”,也影响了武汉人说普通话的热情。  
    武汉人说普通话很尬尴,很莫名其妙之处就是在,恰巧是在同普通话完全一样的阴平调上出问题。武汉话与普通话一样都是四个音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武汉话与普通话阴平本来一样,调值都是55,可是武汉人说普通话时,偏偏就把这个一样的音摒弃了,变成了东北话或沔阳腔,搞得不伦不类,武汉人自己都觉得别扭。武汉人说普通话时发阴平时往往把声调拖长,反而发走了音,不如干脆按武汉话发这个音,不是很好吗?请武汉朋友不妨试一试?
    武汉人说普通话时,阴平声调常常发低了,变成了东北话。武汉人说普通话时,又常常将去声发成类似于武汉话的阴平,而且将声调拖长,其实这不是北京音,这是东北味儿。希望武汉朋友说普通话时也注意这一点。不过总体说来,武汉话与普通话比较接近,而往往比较接近的语言,反倒不容易学好。
    武汉话表示“没有”,有很多种发音并存,大致有十种,如:没有、没得、其中“没”的发音有(mei  1、2、4三种音调)、(men 1、2两种音调)、(me  1、2、4三种音调)、(mong 2 仅一个音调)、(mao  4仅一个音调),其中发音“mong 2”,是以前的“文读”音,是读书念课本时发的音,过去口语中也用,现在口语中几乎消失。其中发音“men 1、2”、“me  1、2、”是武昌话。而说“mei  4 妹”、“ mao  4冒”,武汉三镇都通行。前者(妹)比后者(冒),口气显得软和,礼貌,庄重,而后者显生硬。至于什么时候用哪种音,除了作报告或发言时,一般用前者(妹),其它情况一般都不经意,随语境脱口而出,这是武汉话很奇特的现象。
    武汉话铿锵有力,语速不急不亢,刚柔适中。得天独厚的悦耳语音,产生了优美的汉剧,成为国粹京剧丰厚的源泉之一。歌剧《洪湖赤卫队》中有个卖唱的小姑娘唱:“手拿碟儿敲起来...... ”原来碟子如此清脆悦耳,竟可以当美妙的乐器,难怪黄孝一带把武汉人称作“汉碟子”!

        注释:
            1.拘:在武汉话里是阳平.本意是捉拿.这里是“找”的意思。-----武汉话中残留的江湖语言
            2. 杆:汉口话发这个音要儿化。“杆”的本意是男子,汉子,杆子,这里是指青年男孩儿。------汉口话中残存的江湖语言
            3. 沔阳腔:沔阳即现在的仙桃市,沔阳话的声调乍一听有些像普通话,武汉人说普通话稍不到位就变得像沔阳腔,显得滑稽可笑,影响武汉人学习普通话的信心和勇气。
            4. 汉碟子:“汉碟子”过去好像是指音调特别高尖的汉阳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某种语境中,多指武汉话和说武汉话的人。
            5. 武汉话常用的偏僻字:
              ?(nia 1):意思同上海话“嗲”。
              ?(?、?):音“san 2”:轻狂、不稳重,不实在,骄傲的样子。常说他泡?。
              ?:音“zei 2音同普通话‘贼’”,机灵,小聪明,小猾头的意思。常说:?得像兔子。
              哽(?):音“geng 3”,意思是整个,囫囵,完完整整,不缺不破的意思。如:哽朋友,这个碗是个?的。还常说因为“哽”东西(如囫囵吞枣)把喉咙哽住了。            
              ?:小孩和牲畜及家禽的粪便。
              ?:音“球”,男性生殖器。
              奤夿(哈巴):哈巴,傻瓜的意思。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1:38:01 |
武汉方言词汇辨析
    1.恶瑟:意思是“铆倒”,尽力地,死命地,不要命地。
    其中“瑟”,这时发阴平,是第一声,本意是颤栗,转意为要死。
    武汉话、孝感话有时讲一个事情搞糟了,一个人出大事了,或要命了,就说:“瑟了!”相当于“完了!”,孝感有时说“瑟?”(粗话)。(有时说“捨了”,相当于“丢了”、“完了”,“舍”在孝感话中是卷舌音,决不能说“恶捨”,那舌头又夹了。)
    孝感话有时也说“恶死”,意思也是不要命,死命地。
    孝感话说“恶死”,也说“恶瑟”,还说“恶些”,但决不说“恶奢”。“奢”是卷舌音,“死”、“瑟”是平舌音,不可混淆的。将“恶瑟”说成“恶奢”,又成夹舌头了。我认为“恶奢”是不合适的。
    武汉人通常不说“恶死”,而是说“恶瑟”,这里“瑟”的音调为阴平。有人特地用劲地将“瑟”发重音。
    2. 铆:猛地一下用力,或快节奏地使劲。常说“铆倒”、“铆起”、“铆些”等 。
    有时和“打”联用。
    如 “铆倒打”、“铆起打”、“铆些打”,有 “死劲打”、“快速打”的意思。
    “铆”还有不松气的意思,“铆倒打”有“连打直打”、“直打直打”的意思。
    有时在当中加个“一”,比如“铆起一打”,表示快速掣动用力地打一下。
    “恶瑟恶死”与“铆”的意思几乎一样,只是表示死劲地,不一定强调速度快,有时可用于静力,而“铆”强调“掣”动,有“猛”的意思。
    3. “刮毒”:当是 “刮蔸”(ɡuɑ?2  dou?2)。有说法应是“刮毒”(ɡuɑ?2  dou?2),并引用《西游记》中有妖精骂“孙行者那主子刮毒”,还引用《汉语大词典》的条目“刮毒”,释为“犹狠毒”,说正是这个词。
    我不苟同。我认为,这是湖北的地方话,还是湖北人最清楚。
    蔸:指某些植物的根和靠近根的茎。此时发音是阴平。如罐子里面剩一点东西,可以说罐子蔸里的东西。碗蔸里有点汤,这里“蔸”是指容器内的底部,发音是武汉话为阳平,孝感话为入声。
    “刮蔸”的字面意思是将锅或其它容器内底部的一点食物都刮去,不留一点给别人。形容把事做得太绝,太狠,太过份,不留一点情面,不留一点余地,不给别人一点方便和好处。“毒”在孝感话里是阳平,“蔸”在孝感话里是入声,很分明,
    “刮毒”在孝感话里是一种医疗手段,是将附着在肌体上的毒刮除。“刮蔸”不可能是“刮毒”。
    4. 窦里——武汉称里边为“dou?4里”,有人据音写作“逗里”,不好理解。不妨写作“窦里”。窦,有孔(段玉裁)、窖(郑玄)、阴沟(孙诒让)等义,都有里边的意思。人体某些器官、组织凹入部分叫“窦”(如鼻窦、额窦、胃窦。“窦的(里)”的意思是里面。“窦”,是洞的意思。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引用“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这“狗窦”就是狗洞。孝感话说里面有两种说法,一是说“窦的(里)”,一是说“洞的(里)”,说明“窦的(里)”比较合理。而写“逗里”就不必了吧!
    5. 揪辫子:“揪辫子”是内弟的意思。可能来自汉阳话,因为只有汉阳话“揪”与“舅”音调相近。武昌以前很少听到这样说。
    6.怀:字面意思是收藏起来,揣在怀里见不得人,拿不出手。意思是差劲,不怎么好,不怎么行。好像大家在一起亮自己的本事或好东西,看到别人的比自己的强,揣在怀里,实在拿不出手。所以这个字应是“怀”,由动词转借成形容词。写“槐”,说不出道理。“怀货”,就是那个意思,差劲的东西,或者人。“怀得了”就是怀得不得了,太差了。
    7. 清铺:我不否认“清谱”是询问由来的用语,本是查族谱家谱以了解某人的身世,源于社团语。如旧日汉口丐帮发现外来乞丐,则由帮头出面查询,若自称是同祖,就互相清谱,各自说出从师的文武先生姓名、地址以及上三代(师祖、师父、师叔)和上下襟(同门师兄弟)。查问无误,款待三天。否则,即遭毒打和驱赶。对以上我无异议。
    但又说:据《汉口租界志》民间借用,讹成“清铺”。这我不苟同。
    “清铺”不是“清谱”,两码事。“铺”是床铺,铺位,普通话是去声,第四声;武汉话是阴平,第一声。清铺是查号,过去号子里,或拉夫抓丁,清查有没有逃跑的或溜号的叫“清铺”,这个词似乎与“清谱”一词不沾边,不必引用那么复杂的考证,这个词在学校、工厂里就是查迟到早退溜号。
    8.“难为”(劳慰):有说法“武汉的礼貌语言中有一句“lɑo?2(nɑo?2) •wei你家”,意为“感谢您”。有人把“lɑo2(nɑo2)•wei”写作“劳慰”,音虽合而意难解。原来,这是“难为”(nɑn?2•wei)的变音——ɑn尾被wei的w(u)头同化而成ɑu(即ɑo)。《现代汉语词典》“难为””。
    我认为“劳慰”、“难为”是两个用于不同语境的词。
    “劳慰”,“劳慰”等同“慰劳” 旧时代有些词与现在词序有所颠倒,而保留下来。“劳慰”是表达慰劳的心情,比较平常、普通,纯礼貌性的,用“难为”一词取代,显得勉强。经常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哪怕是借一个很平常,不值一提的东西,在借的时候和还的时候都说这句表示感激的话,如果说“难为”就不合情理,那样邻里亲友之间,就会显得生分,有些勉强,甚至莫名其妙。
     “难为”这个词是表示带有歉意成分的感谢时才用,内心似乎有“强人所难”的歉意,用得不如“劳慰”多。这是两个词,不存在应该不应该。
    9. “贼”?这个字很让武汉人尴尬和困惑,武汉话中这个字用的频度很高。“贼”,武汉人念“责”,显然不是这个字,很别扭。武汉人常爱说:“这人(zei 2 )得像兔子”,不妨用兔比喻,以“?”代“贼”。
    10. 者——形容撒娇的声音和神态,许多地方叫“嗲”(diɑ?3),是个方言字,好像是上海话。武汉人一般不这样说,武汉人说“?”(niɑ 1),武汉又叫“者”。但“者”在孝感话里还表示骄傲,傲慢。(使人联想起“之乎也者”的“者”,好像是什么学之大“者”-----学者。)
    11. 竹叶菜:以前武昌叫空心菜,不知何时都叫竹叶菜了。
    12.“ 三不之”(“三不知”):不经常,偶尔,有时。有人写作“三不知”表示不确定,也有道理。孝感话不这样说,孝感话是“三百时”,“时”有时儿化,不知是不是“三不时”说走了音,也是表示不确定。
    13. “几咱”:意思是“什么时候?”普通话说“几时”,武汉话也说“几时”、“几咱”。“咱”,音zɑn轻声。又,“这时候”说“这咱”、“zen  4”咱、 “嫩”咱; “那时候”说“那咱””、“那闷咱” 。孝感话不这样说,孝感话是“几早”,“早”字在这里要儿化,可作参照。      
    14. “马”:汉口话中与“马”相关的词有几个,集中起来说一说。“马”在汉口话中当形容词时,有“马倒搞”、“马老板”、、“搞马了”、“装马虎”。这个“马”字都有糊涂的意思。当动词有“马人家东西”。
    “马倒搞”的意思是不怎么考虑,不管三七十十一,有点莽撞、瞎搞。
    “马老板”的意思是这个人不分你我,混人家东西。
    “搞马了”:搞糊涂了。
    “装马虎”:装作不计较、装作没看见、装傻,装糊涂。此处武汉话发音将“马虎”说成“妈呼”、“妈糊”。
    “马人家东西”:意思是“没(mo 4音磨)”人家东西,混人家东西。比“偷”好听一点,“理直气壮”一点。
    15. 苕头二脑:形容傻的样子。“头脑”中加个“二”字,是因为前面有个“头”字,武汉人说话常有这个习惯。将数字串在成语和俗语中用,如将“神气武扬”说成“神气五六扬”、“神气五六八(跋)”,“六”,武汉话在这里是“蛮横”,“八(跋)”,正好又是跋扈的意思。再有时将“酒(九)”说成“六七八”,这些用法,有强调和调侃的色彩。有人将“二”写成“日”,不恰当。
    16. 是那个事:意思是还靠谱,还行,像那么个样子,像那么回事。
    17. 冇(没):没有。
   “冇”这个字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一个广州籍的同事,她是个大学生,她告诉了我好多广东方言字,其中就有“冇”字。
    我认为,武汉用这个字不怎么适合。因为在武汉口语中说“没”,有很多音和变调,过去武昌就说“mong(2 阳平)”、“me(4 去声)、(1 阴平)”、“men(1 阴平)、(2 阳平)、(4 去声)”、“mei(2 阳平)、(4 去声)”,这样说来,就有8种,其实都是“没”的几种读音和变调,怎么能用一个“冇”字表示呢?
    在武汉话中,说“冇”或“冇得”语气显得比较随便,或者比较生硬,其实许多时候是说“mei(4 去声)妹”和“妹”有,往往显得比较委婉,比较柔和,比较客气,更讲究。特别是用于庄重和正式的场合。至于什么时候发什么音,往往是随感觉,脱口而出,似乎不经过考虑,不用选择。
    18. 灵醒(灵形):主要是指外表穿戴、打扮很干净,整洁,或外表显得很精神。有时也指长相还比较漂亮,看起来比较舒服。孝感话说灵形。
    19. 扎实:这里与通常所说的“这人的基本功很扎实”意思不同,在这里“扎实”是稳固、牢固的意思,而在湖北话里,在武汉话里,还有另两种意思,一是指身体“结实”,一是指做事“下力”、“可靠”。
    20. 喜得了:与“得(de 3 上声)乐(lo轻声)”意思有点相通,“得”像是得意忘形,忘乎所以,喜得“嘚儿嘚儿...”地哼起调子来的样子。这里“得”是阳平,第二声,发音如“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1:39:39 |
21. 气殆了:意思是气得不得了,以至于“气死了”。“殆”是死的意思,“殆”武汉话平常发去声,第四声,而在这里是阳平,第二声。同义词有“气窘了”,这个“窘”,湖北话在这里是死的意思,“窘”在普通话里是第三声,上声,而用在这里时,武汉话是阳平,孝感话是入声。
    22. 一会:武汉口语中表示时间比较短暂,口语中有时说“一下”,有时常说成“一ha  4或3 第四声或第三声”,。比如,这张画,你“看一ha”,意思是随便看一眼。
    23. 一下:通常说成“一下”,如果说成“一ha”,意思往往变了。
    如:找医生“看一下”,相当于“看一看”。此时口语不能说成“看一ha”。否则成了“找医生看一会”,随便看一眼,就不通了。
    又如:这个案子“你调查一下”,相当于“你调查调查”,这个 “一下”有强调的意思。如果说成“一ha”,在时间上就很短促,就有很随便的感觉。
    只有用于“一下一下”的时候,可说成“一ha一ha (4 第四声)”。其余的时候,都是说“一下”
    又如:这张画,你“看一下”,意思是看一看,比较强调;
    这张画,你“看一ha”,表示时间短,看一眼的意思。
   《湖北经视》等方言剧中,故意把“一下”“一会”统统说成“一ha”,以为越土越好,其实不准确。武汉口语并不是这样的,听起来不大自然。
    24. 拿(纳)帐:形容词,就是有本事,不错。
    25. 体面(苕):武汉人追求完美,常说:“聪明的不好看;好看的不聪明!”对长得好看的人不太在乎他的外表,而特别注意他的智力。如果表现得稍有点不机灵,常贬之为“体面苕”,而对长相一般的,反而很宽容。“体面”是漂亮的意思。“苕”就是傻瓜。
    26. 姨娘::女性之间称朋友;对说话、姿态,女里女气的男性,带嘲笑、厌恶等不尊重的称呼。
    27. 屁鸡::供男性玩弄的男性;缺乏男子气的男性;小气的男性。
    28. 印色(印色油):指人,是“屁鸡”的“雅”称。
    29. “先生”:指人,主要指说话、姿态过于慢条斯理的男性。由此略见武汉人的性格偏向。但有时又是“印色(印色油)”的“雅”称,看在什么场合,什么语境。
    30. 杀皮子:偷口袋的东西。字面意思是割皮包。杀皮子的,就是指小偷。
    31. 倒谝:“谝”是夸耀,“谝”(pian 3),“倒谝”、“捣谝”是背地在上司或尊长面前说坏话,坏名声。
    32. 杀签子 “杀签子”与“倒谝”有同样意思,也是说坏话,但更突出使坏、中伤,更狠毒,更阴险,有时含有挑唆的成份。
    33. 油抹布:完整的话是“打不湿,揪(音“久”)不干的油麻布”,指固执、油滑、死脸,难对付,不好办的人和事。往往用在纠缠不休,十分难缠或屡教不改,屡说不听的人和事上。
    34. 不够窍:不够开窍。有时指不聪明,有时指不够意思,伤和气,伤感情。
    35. 不懂板:不懂规矩。有时指不够窍,不够意思。
    36. 不同款:另类。
    37. 范子:样子。面孔.“范”,模范。
    38. 砸屁(庇):“庇”,武汉话发音同“屁”,“砸屁”是出庇漏,事情搞砸了。
    39. 差火:好比烧饭,“差火”,就是差火候,做出来的饭就是夹生的。比喻缺德、夹生。这是比较轻的一层意思。
    又好比烧窑(暗指窑子,妓院),“差火”,就是差火候,做出来的就是坯子。“坯”,武汉话说“pei 1”,相当于骂“鸨(姆)妈养的”、“婊子养的”。“鸨”,音同“保”,武汉话说“鸨(姆)妈养的”,说快了,就变成“把(姆)妈养的”、“扳(姆)妈养的”。“鸨妈”是妓院老板,实际就是泛指“婊子”。所以“差火”是个很厉害的骂人话,武汉人也不轻易用,多是在恼火的情况下有。
    40. 坯子:虽然有一点和上述相通的意思,但用法不一样。多用于埋怨不受商量,不好相处,不通人情、不明事理。铫!玍:“玍”字很形象,是“生”字还没“长”成功,是“夹生”的意思。但偏重于“不够窍”,“傻”。意思与“坯”相近,但语气较缓和。说“坯”略带情绪。而“玍巴子”,就是傻子。“玍”音同“嘎”,小兵张嘎的“嘎”。
    41. 调子(半调子):“调(diao 4)”,腔调的“调”。 “调子”是“半调子”的略称,“半调子”不是调调,不伦不类。是指不通情理的人,武汉也叫玍巴子,“玍”读音“嘎”。
    也作“铫子”、“半铫子”。过去孝感用“铫子”吊在灶口前,靠飘出的火苗和余热烧水。“铫子”吊着不上不下,比不好相处,不通情理的人。有人常写成“吊子”,似不妥当。因为“调”、“铫”在孝感话里是阳去,而“吊”是阴去,是不同音的。
    “铫子”在孝感是类似于武汉的“炊子(壶)”。“炊”, 武汉话发音“cei 1”。
    武汉的“铫子”在孝感叫“罐子”、“汤罐”,并不是吊着用,而是搁在灶火里焖,是真正的用火“煨”。这种方法焖出的饭和煨的汤特别的香。
    42. 滴多----意思是话多,说个没完,有啰唆的意思。有人这样解释,说是“屙尿屙个不净,滴多不完”。我认为不会是这样,因为过去比较传统的时代,大姑娘、小女孩常用这个词,她们不可能说那么放肆的话,家长也决不允许,所以那样解释说不通。我认为是形容嘴巴关不住闸,话多,唾沫(涎水)滴得多。用丑态表态贬义。
    43. 毽子:武汉话说毽子、毽蔸。汉口话儿化音是“毽多”;武昌话是毽蔸或“毽得”,“得”在此是轻声,阴平。孝感话说“毽”,儿化音,同普通话。
    有关体育部门曾一度将毽子美名为毽球。我以为不恰当。可能是套用羽毛球说法,但羽毛球至少有个半球,而毽子底端是平的;球一般有弹性,毽子一点弹性也没有,所以从各方面来讲,与球联不上去。
    改个名对推广踢毽子,起不了什么作用。毽子就是毽子,不用叫什么球吧!如果要推广,还是做点踏踏实实的工作,比如在中小学校开展踢毽子,或开展群众性踢毽有奖比赛。
    44. 绿头绿脑:①很凶的样子;②发懵,突然糊涂,昏了头。可能来源于绿林一说。有时“吃红了眼睛”可以说成“吃绿了眼睛”也许是“红”的一种诙谐的说法。
    45. “屁”:这个词,八十年代以前在武汉,通常指缺乏男子汉气度,或指假姑娘。八十年代,主要意思转变为“小气”、“少”。
    说起这个词,还有个来由,鲜为人知,或被许多人遗忘。
    五六十年代,有个在汉口走街串巷,卖印泥的人,印泥,武汉俗称印色油,这个老人解放前是个被侮辱的人,还是个“先生”,相当于现在的鸭子,不是供女人玩弄,而是被男人玩弄的,俗称屁鸡。
    解放后,这人以卖印色油为生,叫卖声是“印-----色油!”,声音尖而萎靡。
    由他过去的身份,和他那个叫卖声的谐音(“印色”与“吝啬”谐音),形成了这个俗语。
    卖印色油的人------印色油-------屁鸡-------假姑娘、女里女气-----鬼做-------屁鸡油-------印色油-------印色-------吝啬-------小气--------印色-------屁鸡-------屁-------小气-------少-------屁
    据说这个先生姓金,所以,七十年代以前,在汉口,“先生”“金先生”都是“屁鸡”的代名词。
    改革开放以后,“先生”一词正本清源,“先生”一词被曲用的这一段历史,也鲜为人知,和被人遗忘了
   (“屁”还含有讨厌、差火、缺德的感情色彩。)
   46. 墨子:长相。“墨子”是线条,轮廓,指相貌的意思。
      眸子:长相。“眸子”是眼神,神态。老武汉话“眸”发音为(me 2),转义为相貌。
      模子:模样。武汉话“模”发音为(mo 2),说快了,变音为(me 2)。447幌子大:是指特别会骗人。
    47.“幌”或“谎”,武汉话此处发音同“黄”)
   《沙家浜》里面有一唱段:“…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腔…”这么一段,文革时,武汉人时常调侃地改唱为:竟敢在鬼子面前-----“来幌子”。“耍花腔”是撒谎,只是“来幌子”的一种。
    48. 醒(及与“醒”相关的词):是痞脸。是 “不醒(省)事”、不知道操心着急,是闹不醒的意思,表现痞里痞气,没正经(不是指男女作风,是指不正经办事),爱开玩笑,好闹着玩。
    闹醒黄:故意把正事当玩笑开,不负责任,瞎搞,胡闹。与“醒在床上屙尿”有关联。“黄”与“尿”是黄的有关联。“醒在床上屙尿”意思是明知故犯,不负责任。也有说法,是双簧(黄)节目配合不好,演砸了,还在“做神做鬼”(还在演下去)叫闹醒黄,也有道理。至少都合乎“闹醒黄”的例子。
    醒黄:是靠不住的意思。(是不是鸡蛋“醒了黄”,靠不住?)比如说,这件事,怕是个醒黄事。
    醒头:玩世,作戏,痞脸的人。
    醒倒媚:厚着脸皮纠缠。
    49. 媚,是作态,纠缠。“媚”,武汉话此处发音同“媒”,所以有人也写作“媒”,像媒人那样会纠缠,也说得过去。
     丢媚眼:送秋波,用眼神挑逗。
    50. 嘻皮:爱闹笑的痞脸人。“嘻”,嘻笑。“皮”,脸皮,脸皮厚,痞相,有调皮的意思。
    51. 西皮了:戏曲中有腔调“西皮”和“流水”,武汉人常将事情搞糟了,没指望了,谑说成“西皮了!”,实际是说“流水了”。好多东西,比如蔬菜、水果等等,“流水了”,往往是“坏了”。意思是比喻“糟糕!”、“坏了!”、“完了!”
    52. 瘫腔:不敢答话,不敢做声。形容害怕得不敢动,连话都说不出来。也有写摊枪,说明临阵惧怕,失去斗志,缴械投降,形容有危难的时候胆小怕事。
    53. 得乐(得):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有点滑稽、可笑、可鄙。“得”,在此处,武汉话发音(de 3),音调上声(第三声)。“得乐”像高兴地在哼歌或哼京剧的调门。
    54. 姊妹:武汉话中的“姊妹”,除姐妹外,通常还包括哥哥弟弟,比如姊妹几个,姊妹和(伙)的,是兄弟姐妹的总称。如果不包括兄弟,通常说“姐妹”。
    55. 兄弟:比如“我们兄弟”,这个“兄弟”与通常的意思一样;如果说“他是我兄弟”,这个“兄弟”,就是弟弟的意思。这种说法汉口比武昌多见。
    56.  哽(?):音“geng 3”,意思是整个,囫囵,完完整整,不缺不破的意思。如:哽朋友,这个碗是个?的。还常说因为“哽”东西(如囫囵吞枣)把喉咙哽住了。
    57. ?:音“zei 2 音同普通话‘贼’”,机灵,小聪明,小猾头的意思。常说:?得像兔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1:42:59 |
武汉方言词汇
    武汉方言词汇形象生动、恢谐有趣,体现了武汉人爽直、开朗,机敏的性格特征。
一般词汇
    1. 红帽坨:打扮不伦不类的妇女。捉弄的对象。
    2. 荒器:游民。
    3. 姑娘婆婆:妇女。
    4. 诈金标:大喊大叫,装腔作势,抹诈糊的人。
    5. 戗爷:说话生硬,好抵火的人。
    6. 犟官(瓜):脾气犟的人。
    7. 烧腊馆:卤制品店。
    8. 杂货铺:副食店。
    9. 荒货:废品。
    10. 金柜:马桶。金柜具体是放马桶的木柜。  
    11. 线车:脚踏车。
    12. 油绞:油条。
    13. 大红袍:带皮的油炸花生米。
    14. 搭毛:剪短发式女子。
    15. 资皮:擦字迹的橡皮。
    16. 掉底子:丢脸,出丑。
    17. 犯嫌:讨嫌。
    18. 拿补差:退休后回原单位返聘。
    19. 打连班:下班后又接下班。
    20. 大蒜坨:不是大蒜“头”。
    21. 笤帚:条具(帚)、。汉口也叫扫(4)把、扫具(帚)。
    22. 灰面:/面粉。
    23. 熨(yun“כ运”):舒服。/
       24. 见判:同“见鬼”,判官也是鬼。慌唐,不值一提。有时同“ 见洋判”。
    25. 见洋判:嘲笑外行。
    26. 洋判:外行;不谙世事,有点取笑呆傻的意思。
    27. 洋判打鼓:嘲笑外行行为。
俗语
    1.有钱人大三十岁,无钱人小三十岁
    2. 人大分家,树大分桠
    3. 男做女工,到老不中
    4. 有钱的诊好,无钱的等好
    5. 饿狗子记得千年屎
    6. 矮子里头拨长子
    7. 提起来千斤,放下来四两:是对事情,过份的重视,和过份的轻视;有时指责一个人,对某事情,不主动,要人督促,过问。你跟他提起时,他显得十分重视,你不提,他就放下,丢到脑后了。
    8. 有时指责言行不一,嘴巴上提得很重要,行动上却放下来,不当一回事。
    9. 还有时形容一个人,做某种事情,不连贯,做起来时,火一阵,一旦停下来,就放下了,不当一回事,再也不大管了。
    10. 一抹带十杂:意思是什么都干,比喻要做的事很多;或者是什么都能做,比喻很能干。(一般不是什么大事)。
    汉剧共分为10种行当:一末、二净、三生、四旦、五丑、六外、七小、八贴、九夫、十杂。末的角色,是有须的男子。
    有时也说一末十杂,演变到后来,“末”字,发音在这里能常被变成“抹”。“抹”比“末”发音方便。
    有时还加一句,说成“一末(抹)带十杂,烧火带引伢。”三迭韵,说起来爽口,听起来悦耳。
    11. 黄瓜打落,去了半头:
     “黄瓜打落,去了半头”这句俗语,是汉口话,不适合武昌。用汉口话说,儿化后发音变成“脱”,和“落”就押上了韵。武昌话就不押韵了。常用于半老徐娘自谦时,说自己老了。
    12. 闷鸡子啄白米:闷鸡子是比喻不爱讲话的人。啄白米是比喻得好处或打小算盘。
    比如:一个平时不大说话的年轻人,突然听说他谈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就可以说开玩笑地说:好个闷鸡子啄白米!
    13. 睡倒(着)不烧爬起来烧:隐喻发疯了。烧—糊涂,犯傻。爬起来烧----傻疯了。字面意思是,睡着烧,是一般的犯傻,是常情;爬起来烧,是傻得厉害,发疯了。说这话时带调侃的语气,常用于对自己,如:我才是睡着不烧爬起来烧。口语中常成对句使用,如:睡倒(着)不烧爬起来烧;坐着不烧站起来烧。
    14. 喜得屁流了:喜形于“色”。喜的样子令人讨厌。(喜得情绪控制不住了。)
    喜得屁毸了:武汉人习惯说成“喜得屁毸了”。毸,武汉话音调为阳平,发抖的意思。
    15. 歪嘴和尚念经 :传错了经,歪曲了政策和旨意。
    16. 肉烂在锅里:家丑不可外扬。
    17. 疯得扳:疯得厉害。
    18. 睡倒(着)不烧爬起来烧:
    隐喻发疯了。烧—糊涂,犯傻。爬起来烧----傻疯了。字面意思是,睡着烧,是一般的犯傻,是常情;爬起来烧,是傻得厉害,发疯了。
    说这话时带调侃的语气,常用于对自己,如:我才是睡着不烧爬起来烧。口语中常成对句使用,如:睡倒(着)不烧爬起来烧;坐着不烧站起来烧。
    19. 讨米的搁不得讨饭的:自己人搁不得自己人(混得不容易的人)。
    20. 醒在床上屙尿:(武汉话发音为sei 1,阴平):装糊涂。
    21 疯得扳:“疯”得厉害。意思是莫名其妙、荒唐。类似的说法“我苕了去死!”“发疯了!”(比如这件事情如果你或我,这样做,哪不是疯得扳?)
    22.姨娘:女性之间的朋友,互称姨娘;形容一个男性,女里女气,也被谑称“姨娘”。
俚语
    1. 糟儿:粪。(汉口这样说)如糟痞人时说:糟儿(zuo 1)相、尿(sei  1)相。
    2. 就味:就意思,讲味口、讲哥们义气。
    3. 翻门坎:闯到别人家里行凶。
    4. 揞(ŋan3)倒:小心,不要过火,不要过份,收敛一点。
    5. 熄火:/熄了,完了,死了。
    6. 绿堂:不要命的,不怕死的。
    7. 闹醒黄:胡闹,鬼混。
    8. 驰鹤:闪电。
    9. 袱子:毛巾、手巾。
    10. 杌子:没有靠背的凳子(不是小凳子)。
    11. 1线车:自行车。
    12. 饥倒/:牵挂,挂念。
    13. 晏(ŋan?):音“暗?”,意思是迟、晚。
    14. 一莝(音“错”):一节。
    15. “揪”(音为久、救):拧(将水拧干)。
    16. ?(-掰):整治、修理。
    17. 呆:音“埃”,死板,刻板,不灵活。
    18. 拆:音“擦 1武汉话4”,爱插嘴,爱多事。注意,不是“岔”字。“岔”是卷舌音,而“拆,擦(ca)”
    19. 是平舌音。因为在湖北其它地方,也用这个字,发音的异同很分明的。
    20. 打人:呼、刷、掴、会、克(4)。
    21. 诈得裹:诈到搞、冒充。
    22. 斗盒子:串通骗人。
    23. 做笼子:做“托”,合伙欺骗。
    24. 拾:音“哈”,相当于“扒”。
    25. 糯米砣:后面还有没说出来的:“欢喜砣”、“阿弥佗佛”,意思是老实砣子,好好先生。
    26. 四官殿:房子破,又是风又是雨。
    27. 晕:慢。(动作或性子)
    28. ?:音“哽”同“哽塞”的“哽”,完整。
    29. 打赤膀:光着上身。
    30. 打条胯:下身不穿裤子,或一丝不挂。(条,此处是第三声)
    31. 鬼打架:荒唐可笑的意思。
    32. 闹冤------扯皮,打架。汉口话。“冤”在此处孝感话发音要儿化。
    33. 妈唬子:拐骗小孩子的人。武汉话说“骂胡子”。孝感话说“妈唬佬”,“佬”,音调阴去。
    34. 遣:走开!滚开!,去!
    35. 范子:样子。(贬义)
       36. 范嫌:讨厌。
    37. 生范子:生面孔。
    38. 烫:烫手,不敢出手,引伸为怕,胆小。
    39. 烫饭:胆小鬼。有时也说“烫饭队伍”。
    40. 吃拼:受欺负。汉口话。来自孝感。
    41. 丢圈子:散步,溜达、。
    42. 逗圈子:绕弯子,逗圈子。
    43. 皮绊:关系暧昧的男女。
    44. 数电线杆子:轧马路。“轧”音(ya 4)。
暗语、隐语(江湖语言残留和影响)
       1. 隐语:
    2. 八叉?父
    3. 来子?老二
    4. 亮伙里  秃子
    5. 川伙里?四川人
    6. 摆伙里?姓余(谐鱼)的
    7. 沙伙里?姓周(谐洲)的
    8. 咩伙里?姓杨(谐羊)的
    9. 呛伙里?姓罗(谐锣)的
    10. 一颗(子):一百元(一方)。
    11. 一撇钱:一千元(一吊)。
    12. 一方钱:一万元。
    13. 一步楼:厕所。
    14. 一号:女厕所。
    15. 唱鼻涕歌/ :哭 。“涕”,武汉念“舔”。
    16. 一甩手:5个。
    17. 两甩手:10个。
    18. 赚头:舌(谐折)头 。
    19. 神福头:特指猪头。
    20. 来(得)富:狗。
    21. 财喜:猫。
    22. 高大人、高客:老鼠 。
    23. 爬爬、/四脚爬、八卦:乌龟。
    24. 安安送:米。有“安安送米”的戏剧典故。
    25. 带把子:说话带脏字。“把”音“霸”。
    26, 烫饭:怕事,懦弱。
    27. 杀皮子:扒窃。
    28. “钳”工:扒手。
    29. 11路车:步行(步踱)。
    30. 土克西(克西):土包子。原称乡里人为“稀客”,谑称为“西客”、“客西”、“克西”。
    31. 西皮:糟糕。
    32. 打梭子:撒香烟。
    33. 潮:“潮”了,霉了,臭,次等,潮手艺,潮水平。有人写作“糙”,粗糙,也有道理。
    34. 丢橘子:说行话、暗语。
    35. 点水:告密。
    36. 掉线:跟踪。
    37. 水(了):告密(了)。
    38. 抬庄:捧场。
    39. 老:太过了。如车加工的吃刀太深了;缝衣时留边过宽。常说挖得太“老”,意思是太过了。
    40. 嫩:太不够了。如车加工吃刀太少;缝纫时卷边过窄。
歇后语:
    1. 道士掉了令牌——没得法。
    2. 婆婆的棺材——只管漆(吃)。
    3. 茅厕里荡桨——敲屎(死)。
    4. 狗子进茅厕——闻(文)进闻(文)出,转文。
    5. 两个哑巴在一头睡——没得话说。
    6. 穿两条棉裤放屁------过絮又过絮(细)。
    7. 刷子掉了毛——板眼多。名堂多。
    8. 洞庭湖里吹喇叭------哪地哪?
    9. 豆腐掉到灰里头------打也打不得,拍也拍不得。
    10. 破庙的菩萨------东倒西歪。
    11. 老鼠爬秤杆——自秤(称)自。
    12. 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13. 吓子过河------谦虚(牵须)。
    14. 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15. 老鼠爬秤杆------自秤(称)自。(自夸)
    16. 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17. 我急得尿(武汉话这里发音为cei 1)流-------你快活(喝)!(“喝”武汉话发音同“活”)
    18. 巧巧的妈生巧巧(你说巧不巧?)------实在是巧(巧得很)。有完全不同的两种意思。一种是太凑巧了;一种是太娇(巧)了。
    19. 黄花菜的隔壁------莫耳(木耳)(莫耳他,不要理他)。
    20. 黄泥巴掉到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有理说不清)。
比喻
    1. 钉子回脚:牢靠,可靠。
    2. 打破鸦鹊蛋:人声嘈杂。
    3. 麻子裹豆子:胡乱混杂
典故
    1. 怪倒秀梅(怪秀梅):意思相当于:怪倒鬼!不晓得怪哪个!
    1974年,在电影和文艺节目比较少的年代,新出一个电影,里面的台词常于不知不觉中背熟,以至无意被用在口语交流中。电影《青松岭》中有个女主角名叫秀梅,一次枣红马因坏份子的捣鬼,把马搞病了,在追查原因时,其中有句台词:“怪秀梅!”于是,“怪秀梅(怪倒秀梅)”这个说法,就流行开了。
    2.. x婆,x婆子,x子婆:
    武汉的男孩儿,小时候,大约在会走路之前,大人们常在他的小名(取一字)后,掇一个“婆”或“婆子”,或在小名后加一个子,再掇一个“婆”字。
    一个男孩儿叫亮亮,又叫他“亮婆”或“亮婆子”。
    一个小男孩儿叫垒子,他家里人又叫他“垒子婆”。
    一个小男孩,居然被称作“婆”和“婆子”,这真是个有趣的现象!
    过去,一些人(往往是平民百姓,特别是穷人)生下男孩儿,讲究“贱名贵养”,叫个“狗”什么的,就好养;或取个女孩子的名字,就好养。被称作“婆”和“婆子”,也许是这个道理吧!
    我有时看到刚学走路的小男孩儿,那种蹒跚婆娑,快慢不定,走不稳的样子,就像个老婆婆,是不是与这也有关系呢?
    为什么女孩子不这样叫呢?因为女孩儿是闺女,闺女是不能叫“婆”的,这是武汉的民俗习惯。
以前淑女和女孩儿避讳的词语:
       1. 尖扳眼
    2. 板眼
    3. 过瘾
    4. 搞
    5. 吊儿朗当
外来语
    1. 啪司:通行。(外)
    2. 颇克:扑克。(外)
    3. 赖子水:来苏。(外)
    4. 筛了:出界(外)
    5. 宰了:?用王牌“杀”(外)
来自满语的词
    1. 马马虎虎--------北方方言,来自满语lalahuhu,意思是办事不认真,毛糙
    2. 巴不得------想得很,来自满语
    3. 罗嗦---------来自满语
    4. 白(bái)------来源于满语baibi,意为“徒然”、“空”
    5. 邋遢:lātā 北京话发音为lēte ,来源于满语lekdelakda,原意为“胖人随行”、“衣摆下垂”,形容人穿戴不整齐,不利索,现在的意思是脏。变音的同类词有邋撒、癞呆、癞瓜、邋瓜
残存的古汉语词汇
    1, 杌子:方凳。(wu 4 音同“务”)
    2. 盏子:杯子(无把手)。
    3. 瓮子:罈子。
武汉话常用的偏僻字
    1. ?(nia 1):意思同上海话“嗲”。
    2. ?(?、?):音“san 2”:轻狂、不稳重,不实在,骄傲的样子。常说他泡?。
    3. ?:音“zei 2音同普通话‘贼’”,机灵,小聪明明,小猾头的意思。常说:?得像兔子。
    4. 哽(?):音“geng 3”,意思是整个,完完全全的意思。如:哽朋友,这个碗是个?的。还常说因为“哽”东西把喉咙哽着了。
    5. ?:小孩和牲畜及家禽的粪便。
    6. ?:音“球”,男性生殖器。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1:45:21 |
武汉方言续谈(1)
武汉人说普通话常说错的几个音
    1.允:普通话发音为(yun 3),武汉话说“永”和“泳”,都说(yun 3),误以为变成普通话,“允”也同“”永一样说“yong 3”,所以是不对的。稍留意一下,五十岁以下的人,常将“允许”,说成“永”许。这是学普通话时出现的错误,已经带到武汉话中了。
    2.茄子:“茄”,普通话说“qie 2”,武汉话说“que 2”,武汉人也这样带进普通话里来。类似的还有“鲜”(普通话xian 1),武汉话说(xuan 1)也带进普通话里来。
    3.倾(顷):普通话发音(qing),武汉话说(qun),说普通话时也这样。
    4.尹:普通话发音(yn),武汉话说(yun),说普通话时也这样。
    5.乌:普通话(北京话)发这个音,及凡韵母中有“u”的音,口型都比较圆,而武汉话发这个音及相关的音时,口型比较扁,口型有点龇(普通话“zi”,武汉话说“se 1”)开。有点像日语、韩语的口型,而普通话类似意大利美声唱法,口型比较圆,较收拢,声音也圆润,口型也美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扁的口型,有点像小孩忍不住要哭时的瘪嘴。
武汉话向普通话靠拢的趋势
    1.比我要早大约十到二十年的人,过去说“说(shuo 1)”,汉口常说“穴(xue  2)”、“sue 2”;武昌常说“sue 2”,我们那时都已说“索”了,比较接近普通话了。
    2.我们这一辈的人,说“国家”、“中国”的“国”字,常保留老武汉音,说“gue 2”,到比我小五到十岁的人,好多都已经不这样说了,而是同现在的年轻人和小孩类似,说成“go”或“guo”,已同普通话比较接近或完全一样了。
    3.我们小时候,说朝鲜的“鲜”,都说成“先”,现在不少人都改口说成“选”了。
    4.过去说“蜀”(普通话shu  3),武汉话说“zou 2”,同“嘱咐”的“嘱”,可能是电视剧《三国演义》的原因吧,现在都说“sou  2”,而原来的发音,被遗忘了。
    5.继续、手续的“续”,以前武汉话都说“sou  2”,现在不少人已说“xu  4序”了。
    6.还在六十年代,“记叙”、“记叙文”的“叙”,武汉话音调为阳平(2),现在多说成去声(4),同普通话一样了。例子很多,不胜枚举。
特殊的变音
    1.武汉话说“撒、洒”,有两种音,说“撒野”时,说成“sa 3”;说“脱洒”、“洒拉”、“撒烟(撒条)”时,说成“sua 3”。
    2. 武汉话说“仍然”的“仍”字,音调有如“1阳平、2阴平、3上声、4去声”四种。
    3.武汉话表示“没有”,有很多种发音并存,大致有十种,如:没有、没得、其中“没”的发音有(mei  1、2、4三种音调)、(men 1、2两种音调)、(me  1、2、4三种音调)、(mong 2 仅一个音调)、(mao  4仅一个音调),其中发音“mong 2”,是以前的“文读”音,是读书念课本时发的音,过去口语中也用,现在口语中几乎消失。其中发音“men 1、2”、“me  1、2、”是武昌话。而说“mei  4 妹”、“ mao  4冒”,武汉三镇都通行。前者(妹)比后者(冒),口气显得软和,礼貌,庄重,而后者显生硬。至于什么时候用哪种音,除了作报告或发言时,一般用前者(妹),其它情况一般都不经意,随语境脱口而出,这是武汉话很奇特的现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15 22:03:28 |
看了很亲切呵。原来有许多名堂。没细想,但看过后还真有道理。在外面说普通话40年仍然听得出武汉声气。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22:11:41 |
这个作者不简单,写得非常深入,不过,还是有个别地方解说得不准确,不严谨,如果能把其中个别解释不正确的词指出来,就算是真正了解武汉话的人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16 11:13:50 |
汉口话说“我家的”、“我们家的”、“你家的”、“你们家的”往往说成“俄地”、“倪地”,武昌常常取笑觉得这种说法很土,而是说“我们屋的”、“我屋的”“我们家的”、“我家的”或“你们屋的”、“你屋的”、“你们家的”、“你家的”。比如说“我的哥哥”、“你的哥哥”,汉口话常说“俄地哥哥”、“倪地哥哥”,这种表达方式显然同邻近黄陂、孝感、汉阳的习惯一样。
详情请看:
http://bbs.cnhan.com/thread-16449817-1-1.html


汉口铁路外的话是这样的,铁路内肯定就不是这样说了。八十年代以后,铁路外的话也渐渐与铁路内的话融合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7 10:10:15 |
回兵哥哥:这些资料是从北大中文论坛上转载的,作者叫晴天林海。
从资料上看,这是一位研究武汉方言的高手,收集整理的资料比较全面,其中也引用了朱老师的观点,但看得出,很大一部分是他自己研究的成果。
这份资料对于希望学习了解武汉方言的同志们有很大帮助作用。其中我们在汉网论坛上争议不休的一些词语,以及来历,在这个资料里面早就解说得很详细了。这是个真正做学问的人,搞得很深、很透。可能是位孝感人。
我希望喜爱武汉方言的同志们认真看一看,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争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5-21 16:49 , Processed in 0.109297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