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20|回复: 14
收起左侧

【2005-6-29】看不见的城市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29 01: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5-6/20056290592822482.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P>
<>(昙华林的房子,空中飘荡的衣衫)</P>
<>巨大的,灰色的,冰冷的,升腾着浓重的雾气,远处隐隐响起机械的轰鸣声,圆柱型的钢筋水泥管密密麻麻地矗立在这片弥漫着灰色粉尘的城市里,浑浊的水大量地排入到滔滔长江水中,……在我的想象中,武汉就是这样一个灰色的城市,太阳周围永远都是一小圈白晕,天从来不十分晴,树木也都恹恹的象生着病。所有关于这个城市的想象,仅仅来源于四个字:工业城市。 </P><br>
<><br></P>
<>
<P>
<P><br>对于地理知识匮乏而想象力执着的我来说,在没有到达一个城市之前改变内心对它的印象,简直比记住一个无任何特征的人还要难。 </P>
<P>
<P><br></P>
<P>
<P>
<P><br>夜里,有细细的风自玻璃渗到车厢里,背脊上一片冰凉。Bavarian  Fruit  Bread是暖身的糖,臃懒感伤的女声在在我狭小的耳道里缓缓回旋着,我裹紧被子望着窗外黑色的急速闪过的树木、房屋,不知道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什么是我能够找到的。 </P>
<P>
<P>
<P><br></P>
<P>
<P>
<P><br>1 海底 </P>
<P>
<P><br></P>
<P>
<P>
<P><br>我从来没有问过海底他为什么叫海底,也许几年前关于他刻骨铭心的爱情的所有秘密就是埋藏在了深深的海底,只有偶尔路过的游鱼或者摇曳在海底闪闪发光的海藻听说过这个故事。海底有时候会讲给我听,比如那个画起画来不吃不喝就象疯了一样的女子,比如那个有着妖娆长发单纯心灵的女子,比如那个天天在BBS上喃喃呓语的女子,……这个故事就象所有精心设计的小说里写的那样,他们迅速而疯狂地相爱,后来,女孩子得了绝症,瞒着他一个人到国外看病,直至客死他乡。 </P>
<P>
<P><br></P>
<P>
<P>
<P><br>之后,海底就成了海底,一个得了魔怔的人,他常常一个人到海边去画画,画面里总是充斥着许许多多的海底的生物,还有沉落在海底飞不起来的飞机,它们闪动着奇异的颜色,告诉我海底的故事。 </P>
<P>
<P><br></P>
<P>
<P>
<P><br>海底曾经在那个冬天从遥远的北方寄给我一盘磁带,是夜晚大海的声音,海浪一层一层地侵袭,蔓延到沙滩上裸露的脚背,他发出了悲哀的叹息,在孤寂的夜里,一种潮湿无望的感觉弥漫心头。 </P>
<P>
<P><br></P>
<P>
<P>
<P><br>后来他去了西藏,一个人去寺庙叩等身长头,一个人去转山,他什么都不说。可我知道,那是他为死去的她所做的,只希望她能够在天堂安好平和一如往昔。 </P>
<P>
<P><br></P>
<P>
<P>
<P><br>所以神佛就是那么灵验,他在西藏遇到她的倒影,如今,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P>
<P>
<P><br></P>
<P>
<P>
<P><br>你也许以为这完全是我的杜撰,或者是我在撒臆症,我不愿意去澄清什么,我想要说明的是,海底这样一个生活得似乎不真实的人,是我的希望所在。因为他,我相信世界上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均在我身边的空气中安静存在,并包含无穷可能。 </P>
<P>
<P><br></P>
<P>
<P>
<P><br>一下火车,武汉潮湿温暖的空气就包围了我,远远的,看见海底向我挥手,象个兴奋的孩子。他头发长了,人也瘦了,还是一激动就说话含混不清。他背起我的绿色背包,走起路来依旧一窜一窜的。我看他走路姿势有点怪,问起来,他才说早晨出门的时候,宿舍的大门还锁着,只好从二楼跳窗跑出来坐公交车,结果把脚扭了。 </P>
<P>
<P><br></P>
<P>
<P>
<P><br>和海底并排坐在武汉的公交车上,刚刚从车站出来没有几站,车里就挤满了赶着去上班的人,用湖北话大声地聊着天,端着方便碗,呼呼地吃着刚出锅的热干面,挤挤挨挨热闹非凡。到了吉庆街,每个小馆子门前都有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白色的蒸汽弥散在窄窄的街面,熙来攘往的人群带出来整条街的活分。 </P>
<P>
<P><br></P>
<P>
<P>
<P><br>在汉正街边的小店里喝着甜甜糯糯的糊米酒,丝丝桂花香气沁入心脾,回想起昨日还在北京忙碌,一夜之后,竟在武汉和海底一起悠闲地喝着米酒,真恍若梦境。 </P>
<P>
<P><br></P>
<P>
<P>
<P><br>这样的热闹或许是许多大城市都不能想象的。我想起自己前一天在北京,早晨拿着面包片急急忙忙地赶地铁,地铁里拥挤得象沙丁鱼罐头,人们一律面无表情,站着的昏昏欲睡,坐着的低头打盹,每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象沙漠里的木头一般枯燥无趣。 </P>
<P>
<P><br></P>
<P>
<P>
<P><br>我如今明白池莉为什么那么执着地描画着武汉人的生活,尽管是带有一点小市民气息的,家长里短的作品,却让人觉得生活就是如此,可以离我们这样近,身边的人,也可以有无数故事的。 </P>
<P>
<P><br></P>
<P>
<P>
<P><br>从汉口到武昌,可以走长江大桥,也可以坐渡轮。坐渡轮的港口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花鸟市场,一只雪白的庞大的藏獒,在这个小市场里面,象一个惊叹号一般突然出现。他安然地趴在一个标有“神犬藏獒”的牌子的玻璃柜里,又倨傲,又温柔,看起来非常神秘,因此可推想西藏的种种</P>
<P><br></P>
<P><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5-6/2005629182039401.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P>
<P>(小戏院里,陈旧的桌子)</P>
<P>过了江,便是武昌。在去往黄鹤楼的路上,遇到一个小戏院,大概是附近的老年人爱去的地方,戏台前方挂着一块小黑板,上书《苏三起解》等等,屋顶有绿色的三叶风扇缓缓旋转,窗子更象是个门廊,没有窗户,窗外的桃红色花艳得一塌糊涂,一个戴着黑框圆眼镜白胡子阿公正坐在条凳上直着身子在桌前写字,长桌上有隶书的排号,一切象是时光倒流。 </P>
<P>
<P><br></P>
<P>
<P>
<P><br>原本,我想要送给海底25岁的生日一本书,是那本《看不见的城市》,可我找遍了北京所有的书店,都没有找到。吃饭的时候,我把给他买的CD和给他的她买的绣花钱包拿给他,他手忙脚乱地拆开看了,又不知道该怎样包好,低着头,眼泪好象都要流出来。 </P>
<P>
<P><br></P>
<P>
<P>
<P><br>海底给我讲述着他在西藏遭遇的种种,他如今已经成为一个笃信神佛的人。年初的时候他到北京来看我时,我曾感觉他已离开城市太久,嘴里说些我不懂的话,虔诚得近乎迂腐。我曾梦见自己去西藏跪拜神佛,梦见前生来世轮回流转,梦见佛塔精怪,海底说一切都有因果,他为此代我去问修行的喇嘛和居士,告诉我许多不可理解的解释。 </P>
<P>
<P><br></P>
<P>
<P>
<P><br>2 小新 </P>
<P>
<P><br></P>
<P>
<P>
<P><br>小新不是那个说话瓮声瓮气的流氓小孩,小新是个有着明亮眼睛的女孩子,声音脆脆的,打扮得象个小男生,脸上不时浮现臭拽的神情。她对我莫名其妙的好,从2002年她认识我的时候,就耍赖至今,一再强调我不可以忘记她。她总是说自己现在是个猴子,但我很怕她总这样说,会被猴子偷走去认亲戚,我是真的这样担心,因为她现在已经隐隐有些猴气,这可不大好。 </P>
<P>
<P><br></P>
<P>
<P>
<P><br>见到小新的时候她刚刚从凤凰回来,海底象个特务一般和她接头完成了对我的交接工作,便回家休养了。小新见了我还是先来了个新式拥抱,嘴里兴奋地乱喊一通。她笑起来总是心无芥蒂的样子,见者有份,看起来好象天天都很开心,其实她内心很柔弱,最容易在乎,也最容易受伤。她不停地做各种事情,几乎把生活的时间全部填满,我不知道她是为了忘记什么,还是躲避什么。我知道她是有心的人,所以不会简单到什么都忘记。 </P>
<P>
<P><br></P>
<P>
<P>
<P><br>正如她总是在问我:微微,你说,我们能不能忘记一些事情? </P>
<P>
<P><br></P>
<P>
<P>
<P><br>我不知道。我是几乎什么都不会忘记的。我有太好的记性,好到我连儿时做过的梦都记得,值得记住的事情,我没有一样会忘。它们那么牢的,刻在我心里,唯一的区别就是快乐的记忆比较经常会在阳光晴好的日子拿出来晾晒,使我面带微笑而不自知;而忧伤的记忆,只在偶然出现几个字,或一张图片的时候猛然间跳出来,急急的眼泪就这么流下来。 </P>
<P>
<P><br></P>
<P>
<P>
<P><br>我知道小新是有一些话想对我说,可是到我走的时候,她都没有来得及对我说。也许是她不想说了,但我更愿意理解为是她寻找到了新的快乐,所以忘记了忧愁。 </P>
<P>
<P><br></P>
<P>
<P>
<P><br>她还象个小孩子一样,拥有无数梦想,并且用非凡的耐心和毅力去实现,在我看来,简直就象热血漫画中的人物一般百折不挠精力无穷并且神经大条。她的悲伤在外人看来永远不超过3秒钟。我不想翻开她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如果她觉得这样简单的生活非常快乐,我愿意这样陪她快乐。 </P>
<P>
<P><br></P>
<P>
<P>
<P><br>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一起做梦,希望可以写很多很多字,然后卖很多很多钱,然后就是吃啊玩啊,真的是白日梦。令人开心的是,尽管两个人都知道这是白日梦,还是很执着地做到了现在,并且正在进行时,如果我们不用长大,大概可以做到老死为止。<br></P>
<P><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5-6/20056291105681432.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P>
<P>(微微和新新的脚)</P>
<P>和小新在一起的第一晚,她就带我去路边摊吃烤串。我们路过许多弥漫着桃红色灯光的发廊,一些女孩子在里面歪在椅子上吹着电扇,或者有一搭没一搭地磕着瓜子,高跟鞋随便趿在脚上,走起路来嗒嗒嗒的。我心里想着真是暧昧到了极点,反而有种坦率的可爱。 </P>
<P>
<P><br></P>
<P>
<P>
<P><br>武汉的烤串是用细细的铁丝穿起来的,拿在手里好大一把,香香辣辣的,吃起来自然是惬意无比。听说很多武汉妹妹都能吃几百串之巨,我没有亲见无从考证。附近还有一家店做水煎包、烧卖及豆花、糊米酒等等,据说是武汉有名的老字号,但我以为还是白天在江汉路边的一条无名小巷中吃到的水煎包和糊米酒最好,白白嫩嫩的小龙眼包子在圆形的平底煎锅里咕嘟咕嘟地沸腾着,一会儿就带着金黄色的焦边儿面市了,而这厢久等的人们,早就顾不得包子是不是烫口,急急地把钱交给老板,用小碗装上包子,再来点店家自制的甜辣酱,赶快享受这番美味,看见大肆饕餮的人们脸上的幸福表情,让人不由得觉得生活就是这般美好。 </P>
<P>
<P><br></P>
<P>
<P>
<P><br>回去的时候,和小新一起走过冷清的街道,她小声的咳嗽着,因为不知道是前几天的伤心还是伤风造成的感冒。这样的时候什么话都不想说了,静静地走着,过一个湖,再上了平平仄仄的楼梯,之后,对着身后栏杆外依旧闪烁动人的甜甜湖水说晚安。 </P>
<P>
<P><br></P>
<P>
<P>
<P><br></P>
<P>
<P>
<P><br>3碎碎念 </P>
<P>
<P><br></P>
<P>
<P><br>象是爱上一个人一样,有时候,十年也许只是泛泛,有时候,一秒钟也可以发生奇迹。在三天内爱上一个城市或许听起来并不容易,可我就是这样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武汉。 </P>
<P>
<P><br></P>
<P>
<P>
<P><br>我和小新一起沿着老街巷探索着这个城市,象两只小小的蚂蚁寻找着隐秘的罅隙。总有一些特殊的标记为我们指引着方向,使我至今回想起武汉,依然觉得它在我的记忆中,象一只有魔力的黑猫,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P>
<P>
<P><br></P>
<P>
<P>
<P><br>我爱那条唤做胭脂路的老街,只因爱这名字,三天里去看了它两次。听小新说,在很早的时候,胭脂路便是一条花街,我可想象当时,整条街都是脂粉的香气,又粉艳,又迷离。如今街上已经全没了往日模样,挤挤挨挨的都是门市,做伞的,做旗袍的,一样样花布摆在门口,一二三四五翻弄过去,好看。 </P>
<P>
<P><br></P>
<P>
<P>
<P><br>沿着胭脂路一直走,就是昙华林,武汉有名的老街巷。当我和小新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走进着条老街的时候,尽管已经放轻了脚步,还是惊扰了这里的老人。他们显然对我们举着相机拍摄他们日常生活的地方的举动非常好奇,纷纷凑过来看上一眼,又装做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矜持的笑笑。有的巷口摆着书摊,卖的竟然是10年之前的旧杂志,似乎卖书的也不为赚钱,和邻居们开心地聊天,只为享受这一片和缓。阳光在这里大肆铺张,明亮的耀眼。在门口晒太阳的老爷爷和善地向我们微笑,并且同意我们去他的院子拍照。他身后的桌子上摆放的蓝色铁皮有洋娃娃头像的饼干桶,是我很小时侯的样式,时光在这里流转的速度太慢,慢到让人不想离开,甘心在这里把生命延长三分之二。</P>
<P>在另外的一个岔路口,我们遇到一栋红色的砖房,旁边有一条窄巷,窄巷的尽头,是又高又陡的台阶,台阶的尽头我们看不到,到底有什么?“不可以上去。”一个老婆婆拦住我们,态度非常坚决,没有为什么,总之就是“不可以上去。” 难道,在路的尽头,真的有羊男存在的那层楼?单调的鼓风机不停地转动着,巨大而直立的墙给我无限压力。</P>
<P>这样的境遇在昙华林不止一次遇到,我们见到的是微笑,遭遇的却多是拒绝。似乎有许多陈年的秘密在这里的某个角落不停地发酵,香味早已经满溢,却不允许被人窥视。小新说,昙华林的某一号是武汉非常有名的秘密,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怎样的人居住,但是他们从来都不打开大门,也不和邻居交往。我们路过传说中的这套美丽的庭院的时候,我只看见从里面紧锁的大门,和外面一棵孤独的夹竹桃。一种无言的冷漠就这样拒绝了所有的热情访客。</P>
<P>后来我们遇到一只飞天的猪。这样来称呼它还不足以表达我们当初遇见它的时候的惊诧。就在昙华林的一个路口上山后的一栋房子的外墙,有一只粉红色的塑料猪被一根细细的绳子挂在上面,非常骄傲。我想这便是无心的美好了,一只粉红色的,摇摇摆摆的猪,又幼小,又执着,怀着梦想,在青苔遍布的外墙上跃跃欲飞,突如其来的奇异感觉让人兴奋。</P>
<P>离昙华林不是很远的地方,便是道教胜地长春观,连同黄鹤楼及武汉长江大桥,此处省去两千五百字。 </P>
<P>
<P><br></P>
<P>
<P>
<P><br>我很爱坐武汉的公交车,淡墨似的树阴悄悄滑过玻璃车窗,真是惬意。武汉的公交车实在是清洁美丽又舒适,只是票价非常的让人苦恼,竟然带着很零的零头并且要自动投币,美中不足。 </P>
<P>
<P><br></P>
<P>
<P>
<P><br>在去往东湖的路上,过长江二桥的时候,看见芦花茫茫的江边,便和小新约定从东湖回来,一定要去江边。 </P>
<P>
<P><br></P>
<P>
<P>
<P><br>那天刮了很大的风,东湖的水浪都漫过了湖堤。路过一个小水塘的时候,小新说那叫水果湖。啊,水果湖,我是知道的。池莉不就住在湖边么?但是在我的记忆里,水果湖里一定是有许多水果的。但是没想到亲眼见了,却是这样小的一片水。 </P>
<P>
<P><br></P>
<P>
<P>
<P><br>我们的目的地是东湖植物园,途经武汉大学,其细状不再一一描述,只说一句,在这个学校混不谈恋爱都对不起老天。听说武大的樱花是非常美丽而有名的,但我想我能见到的机会也没有太多。毕竟樱花是只有七日便夭折的。 </P>
<P>
<P><br></P>
<P>
<P>
<P><br>东湖植物园比较一般,没什么特色,值得记住的有两件事:一是见到了曼佗罗,我总是想象的无比妖娆的花,也不过就是几根无趣的绿色藤条;二是见到了新鲜的猕猴桃,可惜据说是有药不可以偷来吃的,只能明着咽口水。遇见几个拍婚纱照外景的新郎新娘,我恶作剧的心理再现,终于又偷偷跑到人家的背景里面举恶俗的V状手势了,他们的婚纱照快要拍成昏杀照,因为我分明看见一个新娘大举着裙裾象个男人一样走来走去,妆也花的厉害。</P>
<P>回来的时候,我和小新在过了江桥的第一个站口下了车,吃了一碗牛肉粉之后,我们便踏上了去江边的路途。走错的岔路口,遇见一片即将拆掉的楼房。其中有一栋红砖砌就的楼房分外惹眼。我们近前看时,只见是一栋两层的对称风格别墅,当然,如果说是城堡,更加贴切些,因为两侧的房间都是八角形的。正中对着大门,里面有两棵老树,苍翠依旧。门廊有高而粗的廊柱,中有楼梯可到楼上。但院落已经颓败了,一片荒芜,某个房间的墙壁上还有黑色的涂鸦。外墙上覆着厚厚的一层爬山虎,盘旋直到楼顶。一切都是空空空,我站在这个院子里,感觉到莫名的恐惧。一种巨大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隐秘的感觉控制住我的神经。我拉着小新逃出了这个城堡。外面的地被夕阳映照的金灿灿的。我后悔着自己是这样的缺乏勇气。回头看时,它还是带着一种氤氲的神秘矗立在那里,等待着不久之后的一场拆迁。 </P>
<P>
<P><br></P>
<P>
<P>
<P><br>我想这样的房子当初一定有许多的故事,但是我不想再想下去了,在这样的夜晚回忆这样的一栋房子,让我的神经有点抓狂。 </P>
<P>
<P><br></P>
<P>
<P>
<P><br>在这片拆迁地的对面,便是一处灰色的楼房,是八路军的旧址。标牌也不是很显眼,并且显然是没有什么人来拜访,灰色的孤独楼房,在这个小街上显得很寂寥。 </P>
<P>
<P><br></P>
<P>
<P>
<P><br>江边是我和小新一起发现的宝藏。那里有密密的芦苇丛,还有满地粉红色不知名的野花。一个空气自由气氛自由言论自由行动自由的地方。一个可以隐藏也可以释放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得到了许多好片子。 </P>
<P>
<P><br></P>
<P>
<P>
<P><br>再说说武汉的店,非常IN,特别是球鞋,仿版的都做的很精致,大概是A货。好多漂亮的街头服装,非常好看。我使劲惋惜自己银子太少时间太少,不然肯定疯狂SHOPPING到钱包当掉。 </P>
<P>
<P><br></P>
<P>
<P>
<P><br>三日太短,匆匆一瞥,便要离开,所幸记忆中美好之事太多,随便挑一样出来,比如说为了水煎包子,我也要再来武汉。 </P>
<P>
<P><br></P>
<P>
<P>
<P><br>我终究没有为海底买到那本书,但我终于明白了他爱说的那句话: </P>
<P>
<P><br></P>
<P>
<P>
<P><br>看得见的城市在我的眼里, </P>
<P>
<P><br>看不见的城市在我的心里。</P>
<P>PS:回到北京,三月后,匆匆写下这一点记忆。听小新说,江边已经被夷为平地,旧楼房,芦苇丛,都已经消失不见。不禁感慨时光匆匆,竟然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的<br></P>
[此贴子已经被玲珑四犯于2005-7-5 10:07:28编辑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29 09: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楼主能喜欢武汉,能喜欢武汉人!</P>
<>也希望楼主能常来武汉,常来汉网!</P>[em01][em01][em01]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29 11: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录生活的点滴,留下旅途上的足迹,</P>
<>看不见的城市,忘不了的曾经。回忆的片段,但是却是真实的面对自己的感受,真实的自我。</P>
<>如果说,看了这篇文章还能那么平静,那么我一定是个冷血动物。</P>
[em35][em37][em39][em28][em2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29 16: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看不见的城市,很清晰的思维。</FONT></P>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文章整体很大气,文字本身很细腻,图片很温馨。</FONT></P>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29 21: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和图,就像一个安静的路人,静静讲述……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9-6 18: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5-6-30 11: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美,情绪也美。。。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风景,只在有心人的眼中。。。</P>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6-30 22: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竟比我写的还要长,厉害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7-1 14: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双脚的照片,我曾经也跟前任男友一起拍过,呵呵,看着还有感觉</P>
    <>以为他会出国,最终读完研究生都在武汉 </P>

    <>当初放弃的爱情啊,呵呵,回头看来有些泪眼朦胧,还好,还好 ``我们依旧是朋友,只是不再是男女朋友</P>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7-1 14: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ljzm</I>在2005-6-29 16:20:19的发言:</B><BR>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看不见的城市,很清晰的思维。</FONT></P>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文章整体很大气,文字本身很细腻,图片很温馨。</FONT></P></DIV>
    <><FONT color=#ff0066>同感,应该发到文学里去</FONT></P>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7-2 09: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P>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19 23:40 , Processed in 0.13935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