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盖个楼,老武汉照片新看,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30 23: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爱漆艺 于 2018-9-30 23:14 编辑
了不起的胖马畅 发表于 2018-9-30 18:19
多谢老师作图,条理一下就明晰了许多

长春观所在的,原来好像是双峰山,正好在宾阳门外

解决这个问题,还要依靠好的资料才行。

可惜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一张1919年的东湖地图,西南角有洪山广场,但实在是太模糊。

结合1930年地图,可以看出洪山广场至周家大湾一带除了小龟山、沙子山意外,都是澡泽低地。

经仔细辨认,隐约正洪山广场那里似乎是“郭家?”的一个地名,难道是郭家墩?或者郭家湾?或者……

洪山广场.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10-1 09: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了不起的胖马畅 发表于 2018-9-28 09:38
    既然都过了江,就贴一张武展的照片,也算是老武汉的心头恨了

    老武展原称中苏友谊宫,场馆于1956年正式竣 ...

    我记得是叫中苏友好宫。旁边的武汉商场原来叫友好商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0: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8-10-1 09:19
    我记得是叫中苏友好宫。旁边的武汉商场原来叫友好商场。

    对的,最准确的名称应该是“友好宫”。多谢老师指正,也在这里自我批评一下

    我年岁小,武展被拆毁感情上几无波澜,但灭失了一座有时代特色的建筑,还是非常惋惜的

    来两张有时代特色的武商的照片,图二“友好商场”的标牌清晰可见

    武商4.JPG

    武商1.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0: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漆艺 发表于 2018-9-30 23:08
    解决这个问题,还要依靠好的资料才行。

    可惜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一张1919年的东湖地图,西南角有洪山广 ...

    看上去洪山广场这片区域连等高线都没有标,即使命名成XX山XX岭,也仅可能是民间的说法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 14: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洪山广场位置,地势.jpg
    的确,洪山广场处是一高地,面积还不小,地势也高达25米以上,涨大水也不会淹没的一块好地方。

    点评

    美军地图  发表于 2018-10-1 23: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 17: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漆艺 发表于 2018-9-30 23:08
    解决这个问题,还要依靠好的资料才行。

    可惜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一张1919年的东湖地图,西南角有洪山广 ...

    感覺像是  姚家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 22: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sun650319 发表于 2018-10-1 14:01
    的确,洪山广场处是一高地,面积还不小,地势也高达25米以上,涨大水也不会淹没的一块好地方。

    这个图好清楚!赞!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590 天

    连续签到: 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8-10-2 11: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漆艺 发表于 2018-9-30 23:08
    解决这个问题,还要依靠好的资料才行。

    可惜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一张1919年的东湖地图,西南角有洪山广 ...

    现在省政府附近的“茶港”就是图上的茶叶港吗?如果是,一字之差,味道尽失。
    我到省政府茶港某食堂蹭过几次饭,感觉到了共产主义在一部分人中提前到来或者说某些人提前享受到了共产主义。我只是对“茶港”表示不解,什么意思?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14: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8-10-2 14:39 编辑
    麦壳儿 发表于 2018-10-2 11:47
    现在省政府附近的“茶港”就是图上的茶叶港吗?如果是,一字之差,味道尽失。
    我到省政府茶港某食堂蹭过 ...

    没错,就是茶叶港

    洪山广场一带也有正式的名称:姚家湾。不知道这个姚家湾跟姚家岭有没有什么联系?有些失望,如此面积跟落差的高地台地,取为XX岭不是更好?

    关于机关部门实现共产主义,只听过东西湖的农场跟烟厂酒厂的专门生产线,也有下辖的不署名的海外采购组。来源是周遭朋友同事的“切身”经历,真假与否,只能是见仁见智了

    精英管理阶层对社会发展有着提携引领作用,占用更多的社会资源,享受更好的物质条件无可厚非。然而,界定管理层能力,衡量其贡献的标准是怎样,能不能统一严格执行,做到杜绝德不配位才不配位,这些就很耐人寻味了

    p11515268.jpg

    点评

    世界上所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算不上“精英”,如真有精英误入觳中,不出两年便锋芒尽失,江郎才尽。  发表于 2018-10-2 22:04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16: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8-10-17 11:37 编辑

    电车一路水果湖调度站

    老照片仍为出目里利吕井所摄,这位旅行摄影师似乎对公交车情有独钟,全国各地的公交车在他的作品里出镜率极高

    1958年9月,电一通车,是武汉市第一条电车线路,也是市内最早的公交线路之一。各位看官不嫌嘀哆的话,借楼say咵下电一带给我的一些回忆

    在十岁以前,我经常去的地方,无外乎是大东门、小东门(母亲娘家)以及汉正街

    没有网购的年代,汉正街就是武汉人的淘宝。母亲带我去汉正街的次数最多——买些杂七杂八的日用品和服装。而从司门口解放路去到江对岸的汉正街,自然是坐电一

    上了两座桥过了两条江,也就到了利济路,穿进宝善街,道路两旁是卖卤品跟熟食的店铺;从长堤街拐到广货巷,过了星火小学,街两边的门面多起来了,渐渐开始有了汉正街的氛围。我已经很难记起母亲当年常买的东西有哪些,只清楚地记得,逛到最后,我们就弯到来祥里的玩具礼品一条街

    母亲到底是惯我的。基本上每次去,任性的我都能得到一版玩具。随后我们走出三曙街,头上面是“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的老牌坊;沿着利济路一直走,到了中山大道上利济路十字路口,有时走个天桥,有时横越马路。红旗小学跟前的车站牌,等电车过江的人老是很多

    跟大人逛汉正街其实是蛮累,不过,能坐车过大桥看江,还能得个玩具,又蛮开心

    父亲带我去汉正街次数就不多了。记忆尤新的,是某年冬天他领我去多福路口吃李记热干面的经历。在这之前,我是十分讨厌吃热干面的——原因也在他

    母亲送我上小学,过早都是在大成路口吃豆皮,一块五一碟。有次换父亲送我,他带我去了校门外的苍蝇摊子吃热干面。父亲向来过细,可不知为何,这回他没对师傅打招呼说不放辣。我毕竟是小伢,吃不得辣,一碗面下来,鼻涕眼泪直流

    过后,父亲却说:辣都吃不得,冒得用。那之后,我一度对热干面相当反感

    去李记时,父亲要了两碗面,他一碗我一碗,爷俩就端着面在店门外站着吃。我隐约想起那时李记的招牌底色是深蓝色,比风靡一时的陈记炸酱面的招牌颜色还要深。李记的面条粗,透明塑料碗自然比别家都要大,碗底tai上一块方形的瓦楞纸垫着,防止热汤烫着顾客。拌起粗肥的面条,香噗了的热气往上直冒。也不晓得他家究竟用了怎样的调料酱料佐料,鲜香甜咸辣俱全,味道刚刚好

    吃见底我们发现,鲜甜的味道是洋葱末起了大用处,当然秘诀肯定不止这一个。我有个伯伯在一医院工作,过年见他时,我傻里傻气地讲道,伯伯工作真好,上班过早能吃到李记热干面。把大家都弄笑了

    尽管那时,司门口解放路的热闹程度不输汉口,可是去汉正街,始终像过年打年货一样激动兴奋,有种近乎朝圣的心态在里面

    我虽小,但终究还是能够从汉口的街市氛围中感受到与武昌不同的气息,哪怕现在,和父母亲乘坐电车一路过江的画面依然清晰

    在《老人与海》里,海明威之所以能将老渔夫桑提亚哥的捕鱼动作跟孤独心态刻画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究其原因,是他本人曾在古巴海岸亲自参与过海捕的冒险活动。如今,我常去六渡桥、汉正街,去体验植根在汉口城市中最原始的气质跟风貌:

    星火小学、红旗小学整修一新,长提街依然活色生香,汉正街道人来人往,一点儿也没有凋败的景象;三曙街的老牌坊旁,是一尊略显突兀的新牌坊;李记热干面被挤到了小角落里,面条还是那样粗,分量仍然很足,但再也不是原来的味道;中山大道附近的小门面都拆了,道路又拓宽了不少;武胜路天桥没了,市内仅存的老十字路天桥只剩下司门口天桥、中南天桥跟红钢城天桥了;再次从六渡桥起点站上车,回武昌的心情,依旧是兴奋不已

    此时的电一,乘客稀稀拉拉,开着开着,司机师傅停车下来理“辫子”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同父亲一道最后一次坐电车一路,是初中毕业后的暑假。父亲在前进五路电脑城的夏源电玩给我买了一台索尼游戏机,作为升学奖励。我们没有像来时那样坐轮渡过江,爷俩个从前进五路顶着太阳一路走到了六渡桥三民路。在这里,梧桐树多了起来,树上的知了悉索地叫个不停,夏日的阳光透过树荫斑驳在地上,一如流逝的光阴斑驳在日渐苍凉的心间



    电车站1.jpg

    点评

    珍贵的回忆!  发表于 2018-10-4 20:25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0-15 05:25 , Processed in 0.13730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