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花楼百子
收起左侧

渐行渐远的武汉老行当(系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2 09:50:34 |

                                                                   六十三、纤夫
        过去在汉口硚口的杨家河码头附近,有一群专以纤绳帮人拉船为生的人在等待有活干,一般木船去上游,船老大都得请一些纤夫帮助拉纤。在古代船运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运输方式,煤、木材、粮食、棉花、茶叶等产品全靠船只运进运出汉口,当船遇到险滩恶水或搁浅时,就必须靠很多人合力拉船,纤夫这个职业由此而生。
       当年,汉水来往的木船特别多船只若是顺风顺水,船老大可以划桨撑船或扯起风帆,若是逆流而上,风向又不对,纤夫在那时就起着关键性的作用。他们屈着身子,背着僵绳,步态一瘸一拐的往前迈。纤夫多是家境贫寒之士,有点环境那个干这一行,干的是力气活,吃的辛苦饭。干别的一行,起码穿衣做事,但在暮春、夏季、初秋等温暖的时节多是光着身子,即使面对大姑娘也是泰然自若。拉纤如穿着衣服,汗浸盐汲加上纤索的磨损,衣服能穿几天?拉纤时要频繁下水,在时间上容不得宽衣解带,即使有时间穿上衣服,也会因为浸泡在水中的衣服会给纤夫在水中前行时产生阻力,甚至浸泡在水中会与皮肤产生摩擦,导致皮肤磨损,容易受病菌感染发炎。最重要的是防病,如果穿着衣服,一会儿岸上,一会儿水里,衣服在身上干了湿,湿了干,不仅不方便,而且容易得风湿、关节炎之类的病,诸多不利原因,所以倒不如不穿衣服。
        纤夫除了拉纤之外,就是会喊一口沙哑的船工号子。号子有声无字,"嗨,嗨哟哟,嗬嗨,拖呀,拖、拖拖拖……"每当逆水行船或遇上险滩恶水时,全靠纤夫合力拉纤,号子声声,空谷回荡,是底层对生活的无奈与斗争。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季节,船只一旦搁了浅,岸边一个个纤夫排列整齐地背着僵绳,发出惊天动地的吆喝……那河风裹着冰雪阵阵狂舞,其境况是常人难以相象的,而纤夫则处之泰然,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苦水只得自己往肚里咽。
        一年四季中,盛夏河水猛涨危险的事就成倍增加。一条船停在险滩急流之上,一队纤夫在岸上拖不动,力量平衡到纤夫即使累得吐血,船只还是会翻。船只一旦翻掉,纤夫往往非死即伤。在这危难之际,附近另一伙纤夫往往过来帮忙,都是同行吃这碗饭的,他们扣上胳膊一帮衬,船动了。这时船上和岸上就免不了互相呼吼、埋怨、狠骂,撑船的大呼"稳住",纤夫则叫"避开"。避开是说避开水筋,减少冲力。要知道,这种吵骂是连亲友、兄弟、父子都不避的。一直到把船拉出险滩急流,所有的纤夫才松口气,躺到地上喘粗气,刚才的吵骂已经忘到脑后。像这样的事情,纤夫们之间是不说谢的,他们经常这样你帮我,我帮你,已经成了共识。
       纤夫在船上还有很多忌讳,"青龙背上的人",吉凶祸福观念极强。在船上,碗不能叫"",叫"莲花"。莲花是吉祥物,碗则有"装满()"的意思,船上人忌讳这个。筷子叫"豪竿",豪竿就是篙,是撑船用的竹竿。姓陈的人得叫"老茵儿",因为"""",那还了得!所以要避开。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6 17:11:11 |

                                                                                       六十四、吹鼓手

      这是旧时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都需要用的一班人,他们用的乐器一般有笙、管、笛、唢呐、云锣(又称九音锣)、镲、堂鼓、梆子等吹打乐器。
       娶亲、寿诞、满月、迎宾时吹奏的是欢乐曲子,如《百鸟朝凤》、《花好月圆》等,在白喜事上吹奏的就要低婉一些。20世纪60年代还曾听到有吹奏《学习雷锋好榜样》的。娶亲时所用的吹鼓手由婆家请或由轿子铺推介,在娶亲当天只用一次。
      而白喜事则不同,从死者入殓的当天起,丧家院门外就开始设座有吹鼓手吹吹打打的了,一直到出殡那天。旧时,汉民族百姓办白喜事讲究“三天接三五天埋”。“接三”就是人死后的第三天晚上进行第一次大型祭奠。大户人家要请僧、尼、道诵经奏梵乐“放焰口”(佛教用语,意为向饿鬼施舍),焚烧一部分“烧活”,以超度亡灵,接引亡灵上西天(旧时所送幛子上常写“西方有位”、“驾鹤西游”、“驾返瑶池”等挽词)。第五天就该出殡入土埋葬了。在这几天里,都要有吹鼓手在院门外吹奏乐曲。有亲友邻居来吊唁时,鼓手还要打鼓报信,以便主人家出迎。
      出殡那天,僧众吹奏梵乐,尼姑敲打法器,吹鼓手穿戴上与杠夫相同的衣帽,也在行进中吹打着。那时真是“各吹各的号,各有各的调”了。
      解放后,丧仪都一切从新了,以前的那一套都不时兴了,吹鼓手也就另谋职业了。不过,现在办丧事,也请人吹吹,只需要一个鼓手,一个吹萨克斯,一个管乐的即可,就在出殡时吹吹,简单多了。有的人觉得清晨容易扰民,干脆不请吹“喇叭”的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22:08:48 |

                                                                      六十五、炭圆铺
       炭圆铺只要有“窝子”就是有30平方米左右的场所,有折板,就是晒炭的架子和阳光就可以出做的煤从煤炭品种看,早期居民烧用排子炭,就是手工捏成的长圆形煤条,有大排小排之分,1934年后慢慢被淘汰。随后曾有人手捏炭圆,但费工效率低。给武汉市场带来新变化属北京人袁光谱,在华景街经营一家"畅记"煤炭店,照北京式样把原煤做成筛摇煤球。
       工具有象铲子一样的大平锹、小簸箕似的大铁锹、荆条编的大圆筛子和小花盆。摇煤球是一种既需要体力又需要技术的活。首先是把煤末子和黄泥巴按大概的比例混合好,用水和好,要软硬适度。要把摊放煤坨坨的地方扫干净,薄薄地撒一层筛好的细煤末,用大铁锹把和好的煤坨坨铲过来,摊薄约1寸厚抹平,边沿成约45度的小坡面,上面再撒上一层筛好的细煤末,用大平锹在上面切出横平竖直长、宽均约1寸的小块,成为小煤坨。用大铁锹分批把小煤坨铲到底部支着小花盆的筛子里,摇煤球的人蹲下身双臂用力摇动筛子,使筛子以小花盆当轴在地上上下左右旋动,小煤坨在筛子里来回翻滚成球形,倒在扫干净的地方摊开即可。小煤球经过日晒风吹干至能烧就可以收起来备用了。
    筛摇比手捏劳动效率高,但摇煤球这活又脏又累。说其脏,是在整个制作中浑身都是煤灰,要是擦鼻涕,鼻窝处一定会留下黑手印子。因而,做煤球的人穿的衣裤鞋袜都是深色的,还系着鞋罩。不然,煤末子能跑到鞋里了。说其累,是摇动时要得蹲着。而且,全身得重量和筛子的自重、筛子里煤球的重量全由踮起来两只前脚掌承担。摇时只有用前脚掌着地才能使得出劲来。摇煤球的人只有摇好一筛子煤球才能借着起身倒煤球之际喘息片刻。
      1936年武汉又出现机制煤球,汉口有安徽人创设的和合店广东人郑品开设的大冶煤球公司、武昌有普益煤球厂,几家之间杀价竞争,业务不够理想,到武汉沦陷前夕,相继宣告歇业20世纪30年代还由日本住汉侨民传入蜂窝煤制作技术,武汉人叫藕煤,少量煤炭店曾手工制作,产量极小,仅供应居民取暖用.至于改为机器生产蜂窝煤,那是解放后的事了。
      解放前后一段时间,武汉中、炭圆铺遍布街头巷尾,一般为夫妻店,前面住家带营业,后面生产煤球。我住过的百子巷100号,斜对面双陆里旁边就有胡桂桂家的开的炭圆铺他们做炭时也要看成色加黄泥巴,一般掺和5%到10%不等,必须恰到好处.掺多了,炭不好烧,顾客骂人,影响生意.掺少了,缺粘性,煤不成型,也亏本.往往丈夫做煤球送煤,妻子守店卖炭,毛利赚50%.居民买煤,只需到炭圆铺叫一声,即可按时送到家里,蛮方便快捷.那送炭的人挑副担子,上别人家楼上时,前面绳子系短,动作十分溜刷,往你家炭篓子一倒就完事.如果卖给需要量大的大户,一般都给烧煤师傅送小费,一般按销售价10%给,叫烧煤钱,以此笼络用户。
      还是如今好,烧坛子气的、烧天然气的人占大多数,不过,在抱怨和叹息声中烧煤的人也有不少,煤炭店还是继续有人在开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 20:34:28 来源:汉网社区 |
    多么亲切的老记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6-8 11:09:23 |

                                                                       六十六、老式茶馆
       小时候,我常随外公到汉口黄陂街一间茶馆去喝茶,外公在长航客班轮上当厨师,黄陂街茶馆经常可以遇到他的一些老同事。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茶馆堂倌手里提着有着长长嘴的大铜壶往茶壶中冲茶,人离茶壶有好几尺远,可是一滴也不会冲在外面,就像耍杂技的一般。对小伢来说,吃花生,嗑瓜子,是茶馆中最吸引人的东西。老一辈则高谈阔论,议论纵横,还不时争执得面红耳赤。
       我还喜欢在茶馆里听书,那座茶馆每天下午有一小时的说书,四时半,说书先生登场亮相,记得有一次讲“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中的一段,那位伶牙俐齿的说书先生用抑扬顿挫的声调把那个“千古武圣”的忠义之气描绘得淋漓尽致。说书人常卖关子,什么下回分解,搞得人的心里痒痒的,每天都想去茶馆。上小学那时,放了学都去茶馆听不要钱的说书。
       茶馆是民间说书艺术的传播之地。旧社会的民间艺人由于没有专门的书场,通常就把茶楼当作他们的活动空间。一把扇子和一副惊堂木是他们唯一的道具。对于许多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劳动人民来说,茶馆是他们获取知识的重要场所,大大丰富了他们的生活内容。
      在旧时的汉口,茶馆内也有唱戏的,京汉楚,样样有。有些票友也借茶馆这个平台彼此探讨欣赏戏曲艺术,过过戏瘾。
       在茶馆中,最普遍的消遣休闲活动恐怕要算下棋了。在那里切磋棋艺,可称得上是得其所哉,很多围棋和象棋大师是在此成才的。譬如江汉路上的江汉乐茶馆(后为群众菜场)就是以棋会友,湖北象棋大师罗天扬就常去那里,以棋会友。
      茶馆一般都设在交通便利之处,四面八方的人汇集到此,不论同桌的茶客是亲朋还是陌生的,年长的还是年少的,话匣子打开以后,天南地北、古今中外、邻里琐事、本地趣闻、荒诞的传说、市场的信息、世事的变迁、人世界的悲欢离合等,这一切尽可在品茗中无拘无束得到交流。茶馆也是各种民间知识和市场行情的交流站。汉口曾是商业繁盛之地,各行各业兴旺,茶馆就起到这方面的作用。一个外地人想在汉口做生意,要去的地方不能不去茶馆。尽管茶馆声音嘈杂不堪,但生意人在谈价码时,用的是行内“局子话”或在袖笼里比划。
    旧时的茶馆还是一座无形中的法院,它担负着解决民事纠纷的“评判”任务。老百姓有理无钱打不起官司,遇到民事纠纷,双方就约好到茶馆去“喝茶”,这种喝茶就是请人评理的一种习惯做法。双方请出地方上德高望重的长者或乡绅名流到茶馆,双方摆出各自的理由,经过一番舌战和评判,最后“审判员”会心平气和作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裁决。而茶钱就得由理亏的一方来买单了。在评理时,围观者常以看热闹的方式听听双方的理由,间或插入一两句,这样可以获取大量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茶馆也讲究点环境布置和各种精致的茶具,这就形成一种独特的文化氛围,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文化享受。上档次的茶馆中一般都有古色古香的摆设,墙上挂有名人书画作品。有的茶楼在窗户上挂满各式各样的鸟笼。太阳一出,百鸟鸣叫,给人以一片生气盎然的感觉。很多老茶客认为上茶馆能使人长寿,看来此言不假。当几位老者围坐在一起,畅叙旧情,细缀香茗,啧啧品尝,不觉口舌芬芳,精神倍增,龙钟全消,回忆过去的赏心乐事,则青春焕发,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若退休后一人孤独在家守着电视,人只会越来越老态。
    晚清以来,随着汉口开埠,茶馆犹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几乎所有的较为热闹的街道都设有茶馆。茶客们清晨走进茶馆,要一盆水洗漱,来一壶香茗,再向拎着篮子穿梭于茶客中的孩子小贩买些大饼油条包子或花生瓜子之类零食,聊上半天,再吃碗汤面和豆腐脑,花费不大,但十分乐惠。茶馆之所以能久盛不衰,主要原因之一是其能面向大众。
    当然,茶馆也是藏污纳秽的地方,在被流氓恶霸势力操纵着的旧汉口,有时也成了地痞流氓进行敲诈勒索,进行罪恶勾当的场所。俗话说:“不是光棍不开店”,说的是开茶馆差不多有黑社会某些背景的。某些人在此拉皮条。在《水浒传》中,就生动地描述了王婆利用她的茶馆来为西门庆和潘金莲拉皮条,结果导致了武松杀嫂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某些人在此赌博、吸食鸦片,甚至贩卖妇女儿童等。
    解放后,随着打击恶霸势力,整顿市场经济环境,倡导新的生活方式,汉口的茶馆逐步减了不少。改革开放以来,茶馆又有了长足的发展,音乐茶座、京剧茶座和养鸟人茶室等出现,说明了茶馆已经在向多层次的文化发展。新型茶馆文化可以为日益增长的人际交流起到搭桥铺路的作用,也可为众多的经商和办实业者提供一个花费不多,进行交流都很方便的场所,而土生土长的群众艺术也可通过新型的茶馆文化的滋养得到发展。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09:35:16 |

                                                                         六十七、杠房、杠口、杠夫
      
        武汉人对喜欢炫耀自己的人称为“卖杠”,那些蛮爱争执的人称为“抬杠”。还有什么“杠得搞”,“杠sai了”等话。
       这是不是与一个行当有关呢?就是杠房及杠夫。这杠房是专接丧葬活的行业,过去家里有人亡故,起灵、抬灵(棺材)、下葬,几乎全得找杠房。杠房由设在较大茶馆附近的“杠口”。
    这杠夫就是替丧家抬棺材的人。别小看抬杠这种行,也凭技术有分工,凭分工获取相应的报酬。最高级的杠夫是“杠头”。棺材抬得平不平,走起来稳不稳,杠夫们的脚步乱不乱,全凭“杠头”用击打一种硬木做的“响尺”的指挥。。平时只有“杠头”在杠房等活,杠夫就在“杠口”等。
    “杠头”以外还有专门负责从院子或屋子里往外抬的杠夫,有负责下葬的杠夫,有负责埋土的杠夫。他们各有各的专门技术。
       最普通就是抬棺材的杠夫,他们起码也得听得懂“响尺”的指挥。 杠夫们都是城市贫民充当的,不是穷的叮当响,那个还干这伺候死人的事哪个杠房用哪个“杠口”的杠夫,都有约定,不能乱找人。如果某个“杠口”人手不够,可以通过杠房的关系进行协商,才能找到别的“杠口”的人,这是行规的一项。
        杠有大小之分,“八杠”(即八个人抬的棺材)以下为“小杠”,以上为“大杠”,有“八杠”、“十六杠”、“二十四杠”、“四十八杠”、“六十四杠”多种。过去官绅富贾之家最大的“杠”就是“六十四杠”。再加上灵柩上的如亭子盖般大的棺罩,显得特别气派。
        这么多人抬棺材,起抬时,得保证棺材绝不能产生半点倾斜,以确保棺里的死者,不会有受到震荡。那么为了达到这种标准,这些杠夫们平时就要训练,当接到活后,就更要提前去客户那边踩线路、搞演练,也顺便给客户展示一下自己的服务水平。训练很辛苦,在抬棺的杠子板前后左右放上十几个碗,在碗里倒满水。由六十四个杠夫完成起抬、疾走、换班,落地,这一整套动作要做到一气呵成,从头到尾,都得确保这些碗里的水,不会溢半点出来。演练时如果杠子上有水渍的话,杠房得向主家交罚款,是对业务不到位的惩罚。可以说杠夫是最牛逼的一个职业,他们是唯一的敢敲诈贵族富家底层的劳动者。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1 09:37:15 来源:汉网社区 |
    本帖最后由 白云阁 于 2019-6-11 09:38 编辑

    路边的八杯茶算不算?小杯1分钱,大杯2分钱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5
  • 签到天数: 1245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08:20:05 |
    白云阁网友,那叫玻璃杯茶,或者叫玻璃盏子茶,杯子上面盖一个玻璃,喝完后就把杯子往脸盆冷水一过,又到下一杯,是吗?这也是老行当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4 15:31:03 来源:汉网社区 |
    就是这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4 23:03:33 |
    好贴,建议百子君下决心,升级出专著,给后代留下精神文明,我可以提供出版方便!致仕多年了,黄金时刻还剩多久?满街斯文花楼的小百子,只争朝夕呀!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7-19 14:23 , Processed in 0.181536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