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花楼百子
收起左侧

渐行渐远的武汉老行当(系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4: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棕床1.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4: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棕床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3 11: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弹匠

      
      弹匠说的是弹棉花的人,元代王桢《农书·农器·纩絮门》载:“当时弹棉用木棉弹弓,用竹制成,四尺左右长;两头拿绳弦绷紧,用县弓来弹皮棉。”温州地区始于何时待考。旧时,农村有不少贫苦农民和工匠因生活所逼,整年在外地为人弹棉絮,俗称“弹棉郎”。
      
      我小时候住花楼街百子巷时,巷子口就是一家弹棉花的铺子。1956年不慎引起火灾,吓得我们百子巷的人脸都白了。如今在武汉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的弹棉花的小屋了,前不久我看见在花楼街靠广益桥那头,还有一家弹棉花的,觉得有些稀奇。
      
      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生意应接不暇。
      
      弹棉花,实际上指的是弹棉胎,也有弹棉褥(垫被)。棉花去籽以后,再用弦弓来弹,絮棉被、棉衣的棉,就加工到这一步。如过去女儿嫁妆的棉絮都是新棉所弹。一般人家也有用旧棉重新弹加工的。弹棉工具有大木弓,用牛筋为弦;还有木棰、铲头,磨盘等。弹时,用木棰频频击弦,使板上棉花渐趋疏松,以后由两人将棉絮的两面用纱纵横布成网状,以固定棉絮。纱布好后,用木制圆盘压磨,使之平贴,坚实、牢固。按民俗,所用的纱,一般都用白色。但用作嫁妆的棉絮必须以红绿两色纱,以示吉利。如旧棉重弹,须先除掉表面的旧纱,然后卷成捆,用双手捧住在满布钉头的铲头上撕松,再用弓弹。
      
      弹棉花的工具挺有特色,最基本工具是一把专门的弓,根据个人的习惯可长可短,通过用榔头敲击弓上的弦,来沾取棉花,把棉花拼成方形,我们所听到的弹棉花的标志性声响就是由它们发出来的。
      
      “檀木榔头,杉木梢;金鸡叫,雪花飘”这是弹棉花工匠们对自己的手艺的一种诠释,也是人们对他们的劳动最为形象的比喻。弹棉花不仅是费力也是个精细活,敲弓的时候要花大力气,而“上线”则是细致的工作,要两个人一起才能完成,摆上一个小小的花样,一条棉被就初具雏形了。最后再经过多次的压、磨,一整套工序下来,一条暖暖的棉被就在手艺人的手中完成了。从弹、拼到拉线、磨平,看着简单,做起来却也挺费时间,再熟练的手艺,这一天也就不过能弹上一、两条。
      
      弹棉花虽是老工艺了,即使是现代生活我们也离不开它。因为,即便是年头久远的又硬又黑的棉絮,一经重新弹制,又洁白柔软如新,很是神奇。可弹匠工作很是辛苦,灰尘很重,很多人在露天作业,随便找个墙角或打个棚子就可开张。几乎没有人想从事这个职业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1.JPG

    点评

    弹棉花,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发表于 2018-8-10 00:35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3.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4.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9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0: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5.jpg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8 03:36:31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7-2-6 17:11
    三、白铁匠    我小时候住在花 ...

    相反,在香港还可见白铁匠。上星期去香港摩羅街逛古玩摊档时,就见到一个小门面是敲白铁的,有个老师付用原始的木方等工具敲打冰铁板做个方盘子,里面还有不少的工件,看来生意还不错。
    汉网用户  发表于 2017-3-8 04:21:48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7-2-7 16:27
    四、吹糖  吹糖的都是武汉周边的农村人,农闲 ...

    描述得好详细,往事历历在目。我喜欢的是一根竹签子上粘个小糖锅,锅里倒点糖稀子,用个糖做的小挖耳瓢沾糖稀子吃,最后吃硬了的糖锅糖瓢,嘎崩嘎崩的响。每每看别的小伢吃都馋得流涎。终于有一次在家里"弄"了一二分钱(黄色那种分子钱)去摸彩,最后当然是空门,就要了糖锅,刚吃二口被姐姐哄去吃光了。姐弟大闹,闹得东窗事发,被老娘亲罚跪搓板一下午。此后抽屉再不会有钱了。断了我的'经济来源'。为此,廿年后结婚时,姐姐送块上海表作补偿,此事才消案。呵呵。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7-22 17:40 , Processed in 0.19000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