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迷 发表于 2019-4-27 10:43:05

至亲骨肉

                                         至亲骨肉   耄耋之年的赵老爹,步履蹒跚地独自在街上穿行。   风驰电掣的汽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老爹颤巍巍的脚步毫不退缩。于是,刺耳的急刹声和路人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距离赵老爹家一公里外,有一豪华的酒楼,字号“如意”,他是要上那里找吃的。最近,饥一餐饱一餐,他已经顾不上路途的远与险了。肚子“咕嘟咕嘟”喊饿,催他尽早赶到那里,美美地饱餐顿再说。赵老爹不是落荒要饭的叫花子,挨饿是因为老伴最近吵着、闹着要分开另过,而且跟他来了一个不辞而别。本来与子女分居的老俩口,这一下,家里就只剩老爹孤单的身影了。赵老爹一辈不做家务事,突然没了做饭的,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上豪华酒店不是赵老爹的本意。他生性节俭,一辈子精打细算,尤其对自己更是抠门。勿须多言,只观其外表,便知是个吝啬鬼:他身穿的这件外衣,是退休之前的旧货。面料是化纤哔叽,款式为紧身的“囯防装”。这是当年风靡的时尚,无奈二十多年的时光打磨,蓝色泛了白,领边、袖口也毛花了。如今不仅样式过时,而且衣料的品质也落后,再加上用旧的品相。换了别人,老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只因能穿,赵老爹也就不肯再破费,仍拿它当出头露面的礼服。下面一条晴纶混纺的长裤,是亲闺女送给他花甲的寿礼,使用的时间已经长成了一代人,那膝盖和臀部处磨出了斑斑点点的异色,且有豆腐块般的大小补丁。他照样当心爱之物,出门总忘不了。脚上是一双解放球鞋,那是邻居的劳保用品,因产品过时,款式淘汰,新的就赠与赵老爹。免费赠品让他很是欢心,上了脚就不依不饶。当然,便宜来得不容易,用过了头他也舍不得丢,心满意足的感觉弃之太可惜。   他现在要去奢侈的场所吃饭,不是因为情急看淡了钱财,而是那里可以免费为他提供用餐,所以他走得急,走得慌。通常,象赵老爹这把年纪的人外出,一般有家人陪伴,独行者多为生计拖累,出门是找活路,寻创收。老爹独行且慌不择路,加上他衣衫褴褛,免不了叫人产生误会。   赵老爹平常就爱出门,不过有这身行头作伴,他自然要被当成拾荒要饭的叫花子。而老爹又是个很顾自尊的人,若谁当其面,言语稍有瞧不起的意思,他会死嗑到底讨说法。说实在话,都这把年纪的人了,若不出门,可以少麻烦,省是非。他却耐不住孤独和寂寞,越是人多热闹处,他越是爱往里凑。于是,在外面常遭超市和正牌消费场所的保安阻拦和盘问。   遭保安刁难,开始他发脾气,放狠话,后来明白是破衣烂衫惹的祸。心里除了气恼外,却抖不出狠来。因为,保安有职责和责任的护身符。尽管明目张胆地驳他的面子,他碰到了也只有低三下四地说好话。今天他去“如意酒楼”,遭遇也会相同。不过,到那里他不用担心遭白眼和被驱赶,酒楼是他亲生儿子挣下的产业,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进去吃个饱,喝个足,外人奈何不了他。尽管如此,赵老爹心里仍然不踏实。捋不清的家庭是非,一直是他的隐忧。他忌惮一向尖酸刻薄的儿媳,会对他嘲讽和奚落。他紧赶慢赶也是为了错开碰面。   与儿媳的矛盾由来己久,提起来老爹心里都感到憋屈和内疚。   退休前,赵老爹是自来水公司的员工。自来水是垄断企业,利润丰厚,来钱容易,是一般人眼中的香饽饽。供职这样单位的人,留给别人的印象是生活富足。不过,早年间,该处的工资收入跟社会工薪族大致相当。老爹尽管有公司的中层干部的头衔,但那时的收入水平也强不了多少。好在他家庭负担不重,只有两女一男三子女,生活基本过得平安幸福。可是,他四十五岁那年,妻子不幸病逝。不久,他续弦再婚。后妻同样有一男两女三个娃,两个家庭合并,人数一下急增,凭空多出了三张口,老爹的工资就明显吃紧。经济拮据他咬紧牙关可以克服,家庭矛盾却叫他心力憔悴。   之后,赵老爹在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迫下,苦撑苦熬了七八年,所有子女都参加了工作,本来他可以喘囗气了。没想到生活走进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社会变化一下击碎了他的安逸梦。   原来,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社会上很多企业不景气,甚至破产倒闭。中央为了社会稳定,号召全社会伸出援手,解决下岗再就业的困难。自来水公司是效益好的单位,响应号召出台了一项解决员工困难的政策。公司规定,可以接收一名员工的直系子女或配偶是下岗失业的进单位。   政策虽好,赵老爹却犯了难。   老爹的亲儿子是商业系统的职工,改革开放不久就下了岗。不到半年亲儿媳也接着下岗。夫妻俩靠着手推车,沿街叫卖小吃为生。继儿子是纺织系统的职工,当时也面临停工和拖欠工资的局面。多个失业者,名额只一个。让谁进?赵老爹很为难。思前想后考虑了很久,最后一狠心,让继子进了自来水。这一下,赵老爹就把亲儿媳得罪了。从此儿媳就没有给过赵老爹一个好脸色,一句好言语。   儿媳的刻薄是赵老爹意料之中的事,他并不太在意,令他气愤的却是他的继子不争气。自来水是产销不愁,效益丰厚的肥水单位,尤其进入市场经济后,工资奖金令其它行业的人眼红。再加上工作轻松自在,这里的员工完全没有生存或竞争的压力。兜里有钱,心中无事,快乐享受不请自来,于是喝酒嗑歌、打牌赌博、泡妞吸药成了同事们工作之外的业余爱好。继子也沾上了“业余爱好”,进公司不到三年,竟在与同事旳聚餐时饮酒过量,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这个意外的结果,让赵老爹格外尴尬。他费了力,受了气,换来竟是儿媳的一个笑柄。想起来他心里就特别难受。眼下吃歺饭还怕儿媳甩脸子,真是窝囊到了家。   赵老爹活了这把年纪,什么事都遇到过。可是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家的至亲骨肉,心思总也想不到一块。谁都想把好处留给最亲的,这是人之常情,可是儿媳却不换位思考,在当时的条件下,赵老爹只能那样做。虽然委屈了亲生骨肉,可是后来的结果…嗨!这人和人看似近在咫尺,心怎么相隔那么远呢?   赵老爹被亲人误解恼恨这不是第一次,早在老爹还是小伙子的年代,他就被自己的亲爹恨得咬牙切齿。后来事证明,他是对的,父亲错了,这件事让他足足地念叨了一辈子。   赵老爹农家出身,家里薄田有四、五亩。这个规模在当年要算富裕的殷实户。不过,23岁那年,他要放弃富足安稳的日子,进城务工。事情说来也算巧遇。他妻子是城里出嫁的姑娘,内弟在一个公办单位当差。当时是解放建国的第二年,社会公有组织凤角毛鳞,他既不知内弟单位做何营生,也不懂民营、国有这档事,但知道内弟替里面的头目做杂役,对应现在的话,叫勤务员。这年春季,他进城粜粮,顺便给妻子娘家送些土特产,于是姑舅两人见了面。亲戚礼道又加上年龄相仿,自然家长里短地拉起家常。正说话间,一年岁略长者,衣着新式装,剃着瓦片头。手捧几个桃子,叫他们尝鲜,说是爱人刚从老家拿来的。   内弟立马介绍,称来者是自己的领导。青年时的老爹先闻“爱人”之谓,脸上一阵热;乡下人土气,见城里人衣着暴露,便觉其中放荡和不正经。“爱人”一词很时髦,听上去好似专指衣着暴露的女人,这就不免有点难为情。接着又听 “领导”之称,心中又一层迷惑。内弟见姐夫疑惑,便解释,领导,就是大掌柜。姐夫闻言,心里“咯噔”一震。如今解放,世道真变了!不仅说话的腔调焕然一新,而且礼数规矩也令人刮目相看。从盘古到现在,有头脸的人都是端着架子受人伺侯,磕头作揖的尽是社会底层。如今掌柜主动结交伙计,这新社会还真是不一样。看来内弟是好时候遇上好人了!本来,他只打算送东西跟内弟递个话,就打道回家。没想到与“领导”邂逅,就临时改变了主意。他上前鞠躬九十度,问 “领导”,贵宝号里缺不缺人手,他认为跟 “领导”这样的人闯天下,绝对错不了,打算要跟“领导”走。   “领导”问明情况,觉得他的基本条件和觉悟都不错。要他找铺保到劳动部门办手续。所谓“铺保”也就是现在的担保人,只是当时要求担保者的资质必须具有产业、店铺之类的财赀,财冨能到这个层面,一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赵老爹听了,知道事情有眉目,心里非常高兴。能进城端公家的饭碗是喜事,理应道喜,但当时的观念却不认这个账。内弟虽然吃着公家的饭,却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埋怨姐夫做事唐突、草率,说这大的事先应与家人商量才是。内弟的理由很简单,一、他姐夫进城,除了力气值钱外,别无依靠。能出力气的人很多,竞争激烈,单凭力气吃饭是不靠谱的事。乡下有土地依靠,情况就大不一样。二、眼下虽然全国刚解放,但社会还在动荡。凭力气一时是能吃口饭,这囗饭能吃多久却是个问题。人没长后眼睛,看不到身后面的事。尤其对政局的稳固,心里更没底。姐夫这样做,好比放着土地这样牢靠的铁饭碗不要,却捧个泥巴饭碗当宝贝。事情让其父——赵老伯知道,肯定要骂他个狗血喷头。果然,儿子要进城的事,惹得赵老伯大发雷霆。早年间,他们这里闹过一阵土匪,土匪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后来,听说共产党也参入了土匪的队伍,但不久就领着土匪逃走了。现在共产党坐了天下,赵老伯对此事耿耿入怀,他觉得共产党能与土匪沆瀣一气,就不是好惹的主。儿子要与他们为伍,失了饭碗事小,不小心脑袋就搬家事大。赵老伯坚决不许儿子进城,并把他锁到屋里,那知儿子连夜翻窗爬墙逃进了城。气得父亲大骂儿子忤逆不孝,恨自已养个不争气的败家子。三年过后,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突然回家,扬言卖房卖地。说要举家进城,留下这些东西是累赘。父亲听了,气了个半死。当年的诅咒竟成了现实,父亲寻死觅活,不许儿子变卖家当。儿子拗不父亲,只好将他独自留下守田产。然而,时隔不满三年,农业合作社、人民公社运动,一下将赵老爹家的田产化为公有。家产没了,他父亲气得一命呜呼。临死前才后悔没听儿子的话。赵老爹后来提起这事,总埋怨父亲死脑筋。搬进城的那会,形势道理讲了一大堆。父亲一句也听不进,磨破了嘴皮,也只认一理:儿子败家不争气!假如当时能相信他一点,家里的田产也不会白白充公,自已的性命也不会白搭。这人呀,替自己想的多,替别人想的少;只顾眼前的多,考虑长远的少。人和人之间有这两条,沟通理解就太难了。赵老爹活了这把年纪,深谙其中的道理。现在他只有睁只眼、闭只眼,管别人爱也好,恨也罢;活一天算一天。赵老爹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地走进“如意酒楼”,立马有人通报。儿子得知爹是为吃饭而来,专门拣了个僻静处,吩咐厨子做老爹爱吃的。赵老爹进门,儿子就觉出了蹊跷。老爷子从不踏这个门坎来饭吃,今天例外,其中必有缘故。正盘问时,忽然传出一阵高声亢音:“老爷子贵客呀!老伴不给吃的,就记起了亲儿子了。”媳妇闯了进来。“想当年,你老伴求你办事,把你当神仙供着,让你迷糊得不知还有亲儿子。现在你不中用了,成了她的渣滓,你倒记得有亲儿子。”儿媳妇阴阳怪气地说。原来,赵老爹的老伴两天前找过儿媳,意思想要儿子儿媳照顾老爹。其理由,一是赵老爹近来特念旧,动不动冲她发火。二是嘴越来越刁,嫌她的菜饭难吃。三是自己也到了要人伺侯的年纪,做事力不从心。儿媳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要“金蝉蜕壳”连门都没有。于是恶狠狠地顶了回去。现在老爷亲自登门,她自料老爷子没人照顾了。儿媳又接着说:“当年我们沿街叫卖,多想有个稳定的好单位,您硬是不答应。若当时帮我们一把,现在不用登门我们就会去接。”“放屁!”儿子见媳妇越说越不象话,不禁愤怒。“老爷子当年答应我们,那死的可能就是我了。老宿舍你去访一下,单位效益好,结果又是怎么样呢?要么是高血压,要么是肥胖症,健康正常的数不出几个来。吃喝玩乐闹得家庭破碎的,随便一拈,就能弄出三四家。当年没有老爷子的狠心,我们能有今天这个样?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说完将老婆轰走了。第二天,赵老爹被儿子送进了一个中等档次的敬老院。儿媳问丈夫,为何不安排档次高的。丈夫说:“档次高入住低,老爷子怕冷清。”儿媳说,“冷清就冷清,多花点免得让人说嫌话。”丈夫道:“老爷子住得好,住得惯是关键。名誉受损无所谓。老爷子当年狠心,不也冒了失去亲人亲情的风险,图实在,不玩虚的。只要结果好,就不会被良心谴责。”赵老爹住在敬老院里,虽然生活变了不习惯,但是想到当年他的用心能被儿子解理,心里也就安定了许多。

anpqp 发表于 2019-4-30 00:24:52

能住的起养老院挺好的。

anpqp 发表于 2019-8-5 01:22:24

瞧不起穿旧衣服的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至亲骨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