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壳儿 发表于 2019-4-25 10:57:01

叶蓬杀妻及其它

叶蓬杀妻

曾任伪组织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而经中央处死之叶蓬,湖北黄陵人,阴险精悍,富有野心,其发迹完全为夏斗寅所提携。民国十九年夏任汉口警备司令时,保举叶为参谋长,夏因公务繁冗,每星期一总理纪念周,辄由叶主持,叶则倩人先拟就演说词,于纪念周报告后,交各报发表,于是社会对叶印象甚佳。后夏升湖北省府主席,中枢遂以叶升汉口警备司令。故人谓叶系以纪念周起家,盖嘲之也。叶妻名蓝秀成,颜美,惟太肥硕,为人傲岸骄矜,戚党多不喜之。叶未显达时,原有一元配,周姓,为一乡间女子,叶遇之薄。及与蓝相恋,益恶周。一日周患小疾,叶以重量安眼药毒毙之。未几,即与蓝结婚,故人疑周死,蓝亦参与其谋也。蓝一生未育,又不许叶置妾。后叶在汉眷一妓,诞一子,叶迎之归,蓝大怒。留其子,而逐其母,叶不敢与争。及叶死,财产没收,蓝挈此子居沪上,已无复当时气焰矣。(喻血轮文)

史料记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开始在武汉的北方门户张公堤一带修建碉堡群,作为北拒日寇的军事要塞。1933年,汉口警备区在张公堤北端的岱家山制高点建成了主碉堡“警备汉口区蓬字守望台”。主堡共4层,可供数十人作战使用,与堤上碉堡暗道相连。

叶蓬(1896-1947),湖北黄陂人,曾任汪伪武汉绥靖公署主任、湖北省长等职。1947年以汉奸罪被枪决。



这个照片是日军摄于1938年10月25日下午5时许。武汉市官方和主媒及部分文史界人士据此认为武汉的沦陷日是这一天。人文武汉“老调重弹”(田老师)经综合研究认为,以这一天为武汉沦陷日不妥,应该为1938年10月26号(皇军进驻汉口闹市区或主城区)或者是10月27号(皇军占领蒋先生的行营总部)。
这张照片是武汉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日本鬼子的汉奸和潜伏的皇军在几十年后将其拆除,拆得干干净净!










被拆除的是岱家山碉堡,也即是碉堡群中最牛B的蓬字碉堡。我拍的是西头这边(靠常青路)两座最不起眼的低矮碉堡。

当汉奸的决没有好下场!
你知道?那就好。

anpqp 发表于 2019-4-25 11:07:11

这些碉堡,没有起到抗日的作用,反而成了日军的堡垒,可耻,国耻。

anpqp 发表于 2019-4-25 11:09:23

这个大汉奸给黄陂人丢脸,不准进祖坟。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9-4-25 11:47:32

日军26日进汉口市区,占领武昌(占领行营照26日摄),27日占领汉阳,武汉完全沦陷。
鬼子在岱家山碉堡前的照片,估计不是当天所拍,因为这张照片在随后的几天报纸中均没有出现,到11月才在日本的画报中出现。

广济老古董 发表于 2019-4-25 23:31:18

胡兄大帖不在乎历史在乎今天,对那些破坏文物的人痛批之。痛快。不过,要批评政治家或政客或大官,可能得细致点。尽量少点错。不是怕他们抓住你的错整你,是说要批评别人,自己尽可能少出错。人非圣贤,焉能不错?少点错是可以的,毕竟有一个人文武汉学会,那里面的领导层和顾问层,专家学者还是有的。就看胡兄是否愿意不耻下问了。

我自陶陶 发表于 2019-4-26 09:27:05

文中多处还称皇军,有点让人不爽啊。:)

我自陶陶 发表于 2019-4-26 09:48:22

叶蓬,作为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下场有点可悲。:(

铭新街 发表于 2019-4-27 22:17:33

20世纪70年代我曾到岱山上的篷字大碉堡内去看过,由于原驻军撤离后,无人管理,堡内一片狼藉,在岱山山坡上还有地道相连的小地堡,不过连接地堡的地道已快被泥土淹没,人已不能进去。这些遗迹如果能保留下来多好!总比空口宣传爱国要实在得多!:(:(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叶蓬杀妻及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