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15:22

王家巷码头要拆了 ,建议在此办"中国轮渡博物馆"


5033550 发表于 2019-3-27 13:31:49

日报上的这个标题含义不准确。那个码头栈桥设施原本就没有,至多也就是20多年的历史。这样的东东不值得留着,这是一。第二。只要码头得礓踏子不拆,就不算拆除码头。拆除码头囤船以及拆除码头闸口上的办公、机房结构是有必要的。这些东东的历史都很短,特别是办公用房,都不超过40年。它门所含的文化意义不是没有,而是可以忽略不计。
楼主所说的故事不会因为那个栈桥的拆除而消失,因为王家巷还在,王家巷码头的礓踏子还在。尽管没有客船来泊,但码头的故事不会长眠。
30多年前,我去到镇江。走在“西津古渡”的街道上,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宋代的京口码头。而实际上我所见到的都是陆地,长江边还在很远地地方。
完全不必在意武汉两江四岸上那些码头囤船、码头办公用房、码头栈桥的拆除,它们是码头设施,但并不完全代表码头,也不代表武汉的码头文化。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15:50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16:15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28:12

本帖最后由 柏榴村 于 2019-3-27 07:31 编辑

汉口王家巷轮渡码头的故事        正对汉口民权路路口的轮渡码头——王家巷码,始称仓汉码头。何以有如此称呼?须从湖北名人徐源泉说起。学生队长担大义       徐源泉,字克诚,派名继绩,生于1886年,湖北黄冈仓埠镇(今武汉市新洲)人。徐乃耕读世家出身,父早亡,家里全靠母亲赖氏操持,生活艰难。得族叔关照,20岁时在清武卫左军所办随营学堂学习。因徐源泉学习刻苦,表现优异,被保送到两江总督端方所办的将备学堂深造。毕业时,升至该学堂区队长职。不久被调到南京陆军第四中学充任实习教官,同时兼任学生排长。      徐源泉到陆军第四中学不及两月,辛亥武昌首义爆发,全国响应者风起云涌。徐源泉与学生多人,由南京乘岳阳丸号于10月27号抵武汉声援。徐源泉一行下船后即到武昌都督府报到。时阳夏战争正处于胶着状态,汉口形势吃紧,战争十分不利于起义军。当日夜晚10时,徐源泉作为学生代表列席都督府的军政会议。      当黎元洪报告汉口战事不利,要求军校各位代表出战应援时,徐源泉慷慨陈词:“以前吾人无寸土,无兵器,尚不断作推倒满清运动。今有土地,有器械,有将,有兵,自当义无反顾,大家同心努力,消灭此腐败无能之政府,以拯救同胞,完成吾人革命大业。”他很快组成一支三百人的学生军,并被推为队长。10月28日,徐源泉率队渡江,会同胡瑛的第一敢死队、汉口商团改组的义勇队进入后湖,沿大智门铁路两侧作战。途中与敌遭遇,仓促应战。虽为首次实战,但徐源泉指挥沉着,学生军更是无惧无畏,奋勇作战。一场激战后,义军阵地终未失于数十倍于己的敌人之手。嗣后,学生军隶属黄兴组成的战时总司令部指挥,参加琴断口、蔡甸以及反攻硚口等战斗。徐源泉遂入军界,北伐战争中,阵前倒戈,投入北伐军。徐部被调回湖北驻防。1935年4月,被授予二级陆军上将,并在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29:19

本帖最后由 柏榴村 于 2019-3-27 07:32 编辑

创办私立正源学校
      徐部调回湖北驻防后,徐源泉即在其故里仓埠镇创办学校。1931年5月,徐源泉聘任林镜清等12人为建校筹备委员会兼董事,并成立校舍建筑委员会。征用仓子埠旧巡衙署为校址,校舍落成,定名为仓溪小学。1932年2月,学校正式招生授课。一学期后,在县教育局立案,由教育局呈报省教育厅备案,学校定名为培源小学。1934年3月培源初中呈请国民政府教育部门立案时,经校董事会研究,改名为正源学校。徐源泉在培源学校成立典礼上说:“我中华四千年来,以文教立国,即以道德设教。综观史册记载,凡学校之所讲师儒之所受授,罔非以仁义礼智孝弟忠信为淑身善世,成己成人。今古同遵之大经大法,政治虽有变更,教思初无二致。”
      正源学校校歌歌词如下:
      长空之风浪浪,武湖之水沧沧;吾校巍巍,屹立仓溪之旁。农村教育徐公倡,生产教育吾校彰,鸡豚饲养稼穑忙。
      勤苦读,融一堂;重道德,话麻桑,复兴中华,贵在吾辈身上,苍吾同学人济济,来自四方,还至故乡,谨期建设家乡,发扬正源之光。
      正源学校校风正、学风盛,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灯红酒绿的世界,办得颇有名气,远近富户子弟,甚至连武汉的富商大贾名门望族的子弟也慕名前来求学。徐源泉非常高兴,每次回乡,总是把许多时间花在到正源学校听汇报,解决学校各方面的困难,还要宴请教师,向学生训话。但他看不惯有些学生穿戴得太讲究。有一次他到学校向学生讲话,强调俭朴刻苦求学,他说:“我这个学校只要穿草鞋的学生,不要穿皮鞋的学生,你们可要当心!”
       “布衣参事”陈勇提供的民国二十四年编纂的《私立正源学校三周年纪念特刊》中,除载有学校董事会简章外,还载有校董事会组设轮业管理委员会、工作概要及轮业管理委员会规则。将仓汉轮船局的“仓汉”、“仓兴”号客轮营业所获纯利为培源学校事业费、补充费;两轮租金为轮船码头补修费。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30:03

本帖最后由 柏榴村 于 2019-3-27 07:34 编辑


仓汉轮船局创办及发展
       埠地处武湖之滨,早年没有现代交通工具。要去汉口须得绕湖步行,往返城乡一趟很不容易。武湖南通长江,乘船可以直接到达汉口,于是商人、旅客逐渐倾向于水上交通,武湖民船运输日趋兴旺,以至出现“沙口帮”与“黄陂帮”互相竞争的局面。
      1915年,由仓埠商人王家崇租赁了一艘轮船,往返于汉口与仓埠之间,几乎垄断这段水上客运。1921年仓埠商人卢福田、林子俊各从外地租赁一艘客轮开进武湖。苦心经营几年,挤垮了王家崇,夺得武湖这块水运天地。为避免两家互相倾轧,卢、林双方经两次协商后成立“仓汉轮船聚义公司”,两轮船营运越来越兴旺。
1931年,徐源泉任国民政府十军军长后,荣归故里,服务桑梓,特将卢福田、林子俊及地方名流如晚清秀才熊祖谟等请到徐公馆,谈出自己的打算。准备创办一所学校,但因多年投身军旅,没有积蓄,经费只能设法筹集。计划办一个轮船局,用这种方式解决资金困难,请在座的卢福田、林之俊帮忙。不久卢、林的船租赁给徐源泉,“仓汉轮船聚义公司”改为“仓汉轮船局”。随后,徐从武汉叶开泰处买下“汉武”号轮,改“汉武”的双车为单车,一分为二,制成两艘客轮,取名“仓兴”、“仓汉”号。随即将卢、林二船退还。卢、林二人权衡利弊,决定入伙“仓汉轮船局”。
      1932年至1936年,是仓汉轮船局最兴旺时期。1936年,仓汉轮船局拥有轮船11艘。可是好景不长。1936年6月,“正源”号轮停泊在汉口码头时,火星点燃汽油桶,霎时间,烈火熊熊,“正源”号被烧沉江中。过几个月,“兴运”号轮被卖掉。日寇入侵的脚步逼近武汉时,徐带兵西撤。凡属能开到重庆的一律开去,不能开去的就近卖掉。是年,“仓兴”、“仓汉”号轮连同船员一并在宜昌卖掉;“武湖”、“永安”号轮开到重庆不久,徐考虑时局动荡,战事频繁,忍痛割爱将其卖掉;代管的中南银行船只,一时无人问津,直到同年10月武汉失陷时,才慌忙西退,忙乱中或被击沉、或撞沉、或丢弃。仓汉轮船局自1931年开办,历时7年,至此,宣告倒闭。抗战胜利后,仓汉轮船局才死灰复燃。

柏榴村 发表于 2019-3-27 07:30:34

本帖最后由 柏榴村 于 2019-3-27 07:36 编辑

仓汉航线及仓汉码头
      正源学校创办后,每逢开学典礼,“仓兴”、“仓汉”二轮务必忙碌一阵。前一天,船员必须将船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悬旗挂彩,置办茶点。一切准备就绪,再去接徐源泉和政要如万耀煌、方本仁、陶希圣、林熏南等上船。到学校视察或演讲,专程接送。
      营业所获纯利为培源学校事业费、补充费的仓汉轮船局的“仓汉”、“仓兴”号客轮,“仓兴”号走汉口至六指店航线,“仓汉”号走汉口至仓埠航线。行驶汉口、武通口、窑头、阳逻、界埠,过牛埠、黄陂、六指店、许家桥、石头嘴、松林嘴、仓埠等处。两船一来一往,每天各一趟,运客约两千,收乘客船费7角。冬季江水低落,武湖部分干涸,仓埠码头改设窑头,收乘客船费三角五分。两船每年约收款20余万,其中三至四万给正源中学。
      再该扯到正题。“仓汉”、“仓兴”号客轮在汉口停泊的码头,《私立正源学校三周年纪念特刊》书中刊载有两份文件。《呈租汉口民权路宿列字中间驳岸码头案》写道:“汉口沿江码头以前归湖北建设厅管辖。为行驶汉口至仓埠航线起见,于民国二十一年特由仓汉轮船局经理徐树勋在方前厅长子颖任内呈租民权路宿列字中间驳岸码头。奉批准援照蒲圻同乡会承租秋字码头成例,以半价领租,计每年缴纳租洋一千一百五十元。复于是年经李前厅长书城任内核准注册给照,码头由是确定”。另一份《呈请建筑权路驳岸码头案》写道:“本会为谋旅客便利及航业发展起见,因汉口江岸各码头移归汉口市政府管辖,于二十一年特向市府呈请垫款壹仟伍百元,改建新式石级码头。高与岸齐,宽六公尺。至二十二年二月竣工。行人均称便利,营业益臻巩固”。
      从以上两文件可知,1932年12月,仓汉轮船局呈拟在“宿”、“列”两码头中间,即民权路口添建码头1座。汉口市政府派员勘测,认为可行,批令预缴租金,于1933年修筑完成宽6米码头1座,
      市“布衣参事”陈勇另提供的一本《汉口市政概要》“工务”章节中以《仓汉码头》为题述叙此事:“本府自修筑沿江马路后,同时将江汉关以上至打扣巷一带,修筑大小码头二十一座,编列字号,分为公开与租、赁二种,拟定管理规则公布施行在案。二十一年十二月,据仓汉轮船公司经理徐树勋呈拟在宿列两码头中间(即民权路口)添建码头一座,经本府派员勘测,认为可行,批令预缴租金,计划修筑。计码头宽六公尺,伸出堤岸线外二十一公尺,高九、七五公尺,麻石踏步共六十五级。于二月开工,五月完成”,即今天的王家巷轮渡码头。
      自1933年5月至今,汉口王家巷轮渡码头历80多个春秋,运送旅客无以数计。前几年,市政府出资对王家巷码头进行现代化改造。参照武汉关和中华路轮渡码头,建有现代化栈桥,使得坡道平缓方便行人和电动车、自行车上下船。今天的王家巷码头旧貌换新颜,更具有时代气息。      (作者 刘宝森)

三阳里 发表于 2019-3-27 10:35:13

刘老师,我举手提问:

6楼:【1936年6月,“正源”号轮停泊在汉口码头时,火星点燃汽油桶,霎时间,烈火熊熊,“正源”号被烧沉江中。过几个月,“兴运”号轮被卖掉。日寇入侵的脚步逼近武汉时,徐带兵西撤。】是1936年吗?误导吧?

7楼:【在宿列两码头中间(即民权路口)添建码头一座,经本府派员勘测,认为可行,批令预缴租金,计划修筑。计码头宽六公尺,伸出堤岸线外二十一公尺,高九、七五公尺,麻石踏步共六十五级。于二月开工,五月完成”,即今天的王家巷轮渡码头。】你怎么断定是王家巷码头?依据?误导吧?

三阳里 发表于 2019-3-27 10:40:47

武汉轮渡(机动船)起于光绪二十二年,到今天是123周年,怎么是119年?

这个时间,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弄晚4年呢?观看各行各业、各地各府,都是想办法吹早一点,称大。为什么要把武汉轮渡的实际年龄压缩小4岁呢?

请刘老师在万忙之中回答一下。

楚老汉 发表于 2019-3-27 12:09:03

附议。支持!不过或许称为“武汉轮渡博物馆”更好。武汉蒸汽机轮渡开创者冯启钧。如图。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王家巷码头要拆了 ,建议在此办"中国轮渡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