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25 00:57:03

元顺帝为什么不愿意逃往外蒙古?

元顺帝为什么不愿意逃往外蒙古?


上一篇谈到,元军想收复大都,即使通州城内没有明军的精锐部队,元军也攻不下来。

顺帝没有趁明军主力西出而夺回大都,朱元璋却不会漏过任何一次能够打击敌人的机会。洪武二年(1369)四月五日,明军先在滦州(今河北省唐山市以东)击败了也速丞相的部队,解除了大都东南方向的威胁。至六月,常遇春、李文忠两人率步兵8万,骑兵万余,出三河(今河北省三河市),过鹿儿岭,出击元军重点防守的全宁一大宁一线。也速丞相提兵迎击,被常遇春击败。


滦州

按照明朝史官的说法,此时太子爱猷识理达腊驻军红罗山,顺帝及上都群臣都指望他能够防卫上都的外围,爱猷识理达腊却认为上都才是明军重点进攻对象,就算明军进攻红罗山,出于唇亡齿寒的考虑,上都也定会发兵救援。

由于双方认识上的略微错位导致明军对红罗山发起进攻之后,爱猷识理达腊并未做积极防御,都也无兵来救,明军的进攻竟然意外顺利,没用几天就夺下红罗山。红罗山一丢,上都东线的门户大开,尽管也速丞相率元军败兵退往全宁一大宁一线,将明军主力引开,但是顺帝此时手中无兵无将,在上都哪还坐得稳当!


六月十三日,顺帝离开上都,逃奔应昌(今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西北),留下河南王普化、中书平章政事鼎住留守上都。四天之后的六月十七日,上都陷落,顺帝在六月二十日才抵达应昌,这才收到上都陷落的消息。顺帝本来就病得不轻,车马劳顿之余,心情上再受打击,病情一下子加重起来。

顺帝本来的目标是收复大都,结果眼见得连上都都失掉了,在应昌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大臣们一再上奏,请顺帝西赴和林。然而顺帝却有两个顾虑。一则是自已身体状况不佳,再撤向和林,路途遥远,鞍马劳顿,恐怕撑不住。再则是和林是大蒙古国时期的旧都,蒙古人在那边的势力固然强盛,自己一旦撤到和林,就必须向西道诸王借兵。西道诸王与元朝皇帝全部出身于忽必烈系不同,他们之中还有不少出身于窝阔台系、蒙哥系以及阿里不哥系,与元朝之间关系颇为复杂。元朝势力强盛之时,尚能压服这些诸王,使他们尊奉元朝为宗主,但现在落魄至此,难保不会墙倒众人推。基于这两点原因,顺帝待在应昌并不肯走,仍然就地集结兵力试图夺回上都。


群臣也理解顺帝的心思,但是应昌虽然没有经过红巾战乱,城池完好,可是毕竟不是一个发达地区,顺帝带着宿卫部队和官员逃到这里,发现粮食储备严重不足,想要在这里集结重兵,根本不可能。可是顺帝死活不愿意去和林,又一病不起,大家也就只好僵在这里。

无奈之下,知枢密院事观音奴出了个主意,请顺帝立刻派专使去联系驻留在甘肃的扩廓帖木儿,并召集退出山西的扩廓帖木儿余部,命他们从西线对长城以内的明军占领区展开作战,牵制常遇春、李文忠的北伐军,如此可以暂时缓解眼前的压力。


元顺帝

于是在进入七月之后,扩廓帖木儿部将韩札儿率军攻破原州(今甘肃省镇原县)、泾州(今甘肃省泾川县),试图夺取庆阳,将徐达部队压制在驿马关(今甘肃省庆阳市西南)一线。八月,元将贺宗哲攻打凤翔,脱列伯、孔兴等人袭击大同,在西线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反攻。然而韩札儿至驿马关后无法再进一步,贺宗哲久攻凤翔徒劳无功,脱列伯等人在马邑(今山西省朔县)被驰援大同的明军李文忠部击溃,脱列伯被擒,除了缓解顺帝君臣的压力以外,西线攻势只是损兵折将,并未取得实质性的战果。

Nile 发表于 2019-4-2 08:48:43

后金国占领中国的过程中,江苏人和上海人的抵抗是最顽强的。

Nile 发表于 2019-4-5 23:46:15

明朝是国土面积也不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元顺帝为什么不愿意逃往外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