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13 03:28:03

由越践剑,吴王夫差茅说古代制兵器技术灌钢法

越王勾践剑
1965年12月,剑出土时,装在黑色漆木剑鞘内,剑与鞘吻合较紧。剑身寒光闪闪,毫无锈蚀,试之以纸,20余层一划而破。可见史书记载的“夫昊越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断盘盏”不是虚妄之语。剑全长55.6厘米,剑格宽5厘米,剑身满饰黑色菱形几何暗花纹,剑格正面和反面还分别用蓝色琉璃和绿松石镶嵌成美丽的纹饰,剑柄以丝线缠缚,剑首向外翻卷为圆箍形,内铸有极其精细的11道同心圆圈。剑身一面近格处有铭文两行8字,为鸟篆,释读为“越王鸠浅(勾践)乍(作)用镫(剑)”8字。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13 11:41:41

1983年11月在湖北省江陵县的楚墓又出土了吴王夫差矛。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13 11:48:08

干将和莫邪以魂铸剑传说

莫干剑
      春秋时,吴楚边境的平川上,住着一对铁匠夫妇,男的叫干将,女的叫莫邪。他俩是铸剑的名工,剑铸得寒光闪闪,十分锋利。

      有一天,吴王把干将叫去,给了他一块生铁,说这是王妃夏天晚上纳凉,抱了铁柱,心有所感,怀孕生出来的怪东西;看起来这铁不同寻常,可否用它来打造两口宝剑。
      干将恭恭敬敬地接过王妃生产的铁,仔细端祥了一番,说:“大王,铁是块好铁,只是用来铸造两口宝剑,就怕不够呢。”

      吴王说:“这儿还有点宝贝呢。”说着,他从袍袖掏出几粒乌黑晶亮、比蚕豆稍大的东西,递给干将。又说,“这是铁胆肾,是从吾国的兵器库中得来的,千金难买的宝贝呀!那产铜的昆吾山同时又生产一种兽,有兔子那般大小,雄的毛色金黄,雌的毛色银白,它们既吃红沙石,又吃铜铁。它们不知怎地钻进了兵器库中了,没过多久,兵刃器械就差不多被吃光了,外面的封署却依然如故。后来,孤王检查兵器库的时候,才把这两只怪兽捉住。剖开它们的肚子一看,才发现了几粒罕见的铁胆肾,这才知道兵器都被这两只动物吃掉了。这铁胆肾可是铁的精华所在呀!你将这些拿去,定要给孤王铸造出一对削铁如泥、吹风断发、能飞起杀人的宝剑!”

      干将便将王妃生产的铁以及铁胆肾带回家中。他不敢怠慢,忙与妻子莫邪一同架起洪炉,装好风箱。干将另外还采集了五方名山铁的精华,和王妃生产的铁和铁胆肾混合在一起。然后,他候天时,察地利,等到阴阳交会、百神都来参观的时候,便开始鼓炉铸剑。夫妻俩在炉旁紧张地劳作了三个月,不料天候突然发生变化,气温骤然下降,铁汁凝结在炉膛里不消融了。干将诧异地问道:“这是何故呀?”莫邪想了想,说:“记得师父说过,神物的变化,需要人作牺牲;金铁不消,需人体的东西投入炉中。”说罢,她马上剪下自己的头发和指甲,投入熊熊的炉火中;干将也割破手指,滴血入炉,这一来,果然不久铁水就沸涌了。

      干将、莫邪辛勤地铸剑,真可说是千锤百练,百炼千锤,三年过去了。

      这天凌晨,东方突然飘来两朵五彩祥云,缓缓坠入炉中。干将知此刻剑已铸成,于是开了炉。一打开炉门,只见“哗啦啦”喷出一道白气来,震得山川都动摇起来,那白气直冲上天,久久不散。再看炉子,已冷如冰窟,只见青光闪烁,一对宝剑卧在炉底。干将、莫邪将剑取出,但见此剑寒如秋水,锋利无比,古今少有。这是他们夫妇俩几年心血的结晶,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13 11:52:50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2-13 11:56 编辑

古人将兵器制作奉为金属冶练奎皋。如能打造一把上等兵器,削铁如泥,吹气断发。将上好兵器视为奇珍,神一般的存在。

而越王勾践剑经过数干年的风华。依然能保持剑锋鲜芒,能斩百层纸。宁人惊叹。被奉为中华第一剑。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13 11:58:47

越王勾践剑经检测得出其主要成分为铜、锡、铅、铁、硫、砷等元素,各部位元素的含量不同。剑脊含铜量较多,韧性好,不易折断;刃部含锡高,硬度大,非常锋利。脊部与刃部成分不同,采用了复合金属工艺,即先浇铸含铜量高的剑脊,再浇铸含锡量高的剑刃,使剑既坚韧又锋利,收到刚柔结合的良好效果。剑格含铅量较高,这种材料的流动性较好,容易制作剑格表面的装饰。另外,在剑格、剑茎和剑身上所饰的菱形几何形黑色暗纹含硫化铜,有利于防锈,是当时一种先进的独特工艺,这也许就是该剑保存至今2000余年而毫无锈蚀的原因之一。该剑上的8字铭文,刻槽刀痕清晰可辨,是铸后镂刻而成,而非铸就。铭文为鸟篆,笔画圆润,宽度只有0.3~0.4毫米。越王勾践剑集当时各种先进的青铜冶铸技术于一体,代表了当时吴铸剑技术的最高水准,制作之精湛,可谓鬼斧神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由越践剑,吴王夫差茅说古代制兵器技术灌钢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