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9 01:34:36

朱耷书苏轼《大别方丈铭》中的汉阳太平兴国寺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2-9 08:46 编辑

朱耷书苏轼《大别方丈铭》
此立轴是上海收藏家钱镜塘从海外购得。1978年,得悉一位海外归来的朋友将朱耷的《大别方丈铭》带回国重新揭裱,为求先睹为快,钱直奔他府,在品鉴过后大呼过瘾: “真乃八大精品之极!”钱氏买画,不管有多破、多烂,只要有价值,统统买下,然后花重金托付严桂荣用上等材料精心修复和装裱。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9 01:35:31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2-9 08:30 编辑

朱耷书苏轼《大别方丈铭》

闭目而视,目之所见,冥冥蒙蒙。掩耳而听,耳之所闻,隐隐隆隆。耳目虽废,见闻不断,以摇其中。”苏孰能开目,而未尝视,如鉴尊容?孰能倾耳,而未尝听,如穴受风?不视而见,不听而闻,根在尘空。湛然虚明,遍照十方,地狱天空。蹈冒水火,出入金石,无往不通。

“我观大别,山门之外,大江方东。东西万里,千溪百谷,为江所同。我观大别,方丈之内,一灯常红。门闭不开,光出于隙,晔如长虹。问何为然,笑而不答,寄之盲聋。但见庞然,秀眉月面,纯漆点瞳。我作铭诗,相其木鱼,与其鼓钟。”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9 03:18:34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2-9 08:52 编辑

苏轼自号东坡居士。与佛教关系密切。苏轼之接触佛教,至少可以上溯至他十来岁之时,据《苏轼诗集》载:“君(苏辙)少与我师皇坟,旁资老聃释迦文,”《栾城后集》卷二一《书白乐天集后二首》也说他“少年知读佛书,习禅定。”而苏东坡于禅宗则是情有独钟,北宋元丰三年(1080年)初,43岁的苏轼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黄州有个安国寺,苏轼到安国寺接触佛教,逐渐对佛教产生了兴趣。安国寺方丈对苏轼说:“汉阳太平兴国寺是皇家寺院,方丈拜为国师,你若想深参佛禅,不如前去拜谒。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2-9 03:32:03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2-9 08:34 编辑

闭目而视,目之所见,冥冥蒙蒙。掩耳而听,耳之所闻,隐隐隆隆。耳目虽废,见闻不断,以摇其中。”

外人大多不理解苏轼《大别方丈铭》开卷之语。难道东坡居士乘兴而来。太平兴国寺方丈如此冷淡,视苏轼目之所见,冥冥蒙蒙吗。其实不然。这反应太平兴国寺院是禅宗寺院。而苏轼一生痴迷禅宗。正是开始于太平兴国寺。


现代中国禅宗代表人物之一虚云大师
闭目而视,目之所见,冥冥蒙蒙。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朱耷书苏轼《大别方丈铭》中的汉阳太平兴国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