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 发表于 2018-12-9 16:54:04

关垭的雪

关垭的雪


大雪节时,雪准时地来了,纷纷扬扬的赶场,来到小山城。百味群(84134126)友,退休老师张吉厚相约,几天落雪山白头,且去关垭赏雪吧。
八时出门。关垭位于秦楚相交之地,近年来正修整路面,听说,稀糊烂泥的,很不好走,不能如往常样,乘车到敖家坝,步行上关垭子了。只好径直到达目的地,然后游山观雪的。县茶叶名家刘贤荣,宣传能人吴东立,齐聚车站。路上果然够烂的,即使技术再好的公交师傅,也无法摆脱坑坑洼洼的限制,公交车在左右摇摆中前行,路上谈起校园杂事,教育话题,国内外前沿科研成果,总是绕不开自己的职业。张吉厚是退休前负责学校总务工作,吴东立现为学校党办主任,刘贤荣数十年前负责综合农场学校事务多年,深厚的谈兴,冲淡了严寒的冬天气息,使得车内似乎热烈开来。
不知不觉中,关垭到了。
路面很滑,石阶很光,雪薄薄地一层摊在上面,几乎没有一样,沿山路盘旋而上,数千年前的楚长城筑土依旧,几乎没有改变当年的模样。这就是楚楚长城,比秦始皇修长的秦长城更早的楚长城。公元前611年,秦楚巴三国联合军队灭掉庸国,三分其地,此地遂为秦楚边界,后世有秦早夺而楚暮收,留下朝秦暮楚的内典故。如今依旧为鄂陕边界,正中一条大道却是1937年为抗战而修建的汉白公路,数座旧石桥上,抗战桥字样几不可识。
一步一移,脚踏实地,轻轻地提起,重重地落下,踩稳当,再次提起。这是山路雪地行走的秘诀,腰直,胸挺,双手摆开,双眼直视正前,余光扫射四周,防止突发情况避免事故。即使 如此,数里的水泥阶梯依旧有摔跤的时候,滑倒在地,雪泥沾身,头上,衣服上,特别是裤脚边,鞋子上,糊了丝丝缕缕地泥土。
前面没有人走过,只有数行梅花印纵横交错,那是什么动物留下的呢?一行,二行,三行,水泥阶上时出时没,那是它们寻找食物时,偶尔停憩的脚步么。欣赏这些美妙地印迹时,又有几次摇晃滑动时,最终站稳了身子,拍摄下这些脚印。
山顶一寨,青石垒壁,数圈密围,寨下阶梯盘绕,形成曲折死角,这儿是解放战争时关隘,符树篷师当年死守于此,依旧难挡解放的脚步。数十年前此地枪壳随处可捡到,如今只余雪迹掩映的杂草。登高远眺,县城似乎可见,那可是五十余里外的东方,汉白公路所去的地方。岳王庙清晰可见,蒋家堰镇街时隐时现一角半星,雪花中寒气阵阵,不可久居,遂起步回程 了。
南坡上而北坡下,直奔蔓荆沟而去,听说,沟内一路直达旬阳的。山间无路,只是留下一条几冬不成样子的通道而已。雪压在树枝上,时时敕敕落下,晃动的身子在扭曲着钻进孔洞样的路面,又冒出来。又有几次滑倒在路面,泥黄雪白,双鞋几乎成一团泥了。终究钻出山路,这是一条从来没有游人走过的路,那些游人是只会从寨边水泥路面打转身,走那条清洁整齐的路,不会让自己沾染泥土气息的,当然他们也不会呼吸到山间杂草腥气,地面浓郁地山野气息更不会充斥他们的脏腑了。这儿是我们的,在今天。山多刺而草蔓延,入山者少有不破手出血者,时人称蔓荆沟。
出沟即岳王庙,相传岳飞后人居此地,沟南一河,河途三洞,多岳姓人居此,家谱试记载为逃难来此,与岳氏宗谱辈字相连无误的。当地另有一说,此庙为药王庙,供奉为药王爷。过河而东,敖家坝之东,敖氏宗祠正修整,外观一新,不再是旧时残存模样了。
大道边,数十学生等候公交车,今天周日,晚有自习,数十里外的学生赶路到校了,竟然多数是本校学生。补充一句,这儿是蒋堰镇境内,与我校分属不同的乡镇的。多年来,周围数乡镇的孩子就读于本校众多,与数十年前的情况如出一辙啊。那还是1975年,创办五七高中时事,花桥中学为县内二所重点中学之一,另一所为阎坝中学,处于水坪境肉啊,补充一句,阎坝中学前年撤销,从此没有这所学校。
公交车上,尹文玉等几位女生,看到后上的车的老人,主动站起,为他们让座。
三时回到家中。
   

anpqp 发表于 2019-3-17 22:37:19

你说的是土关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垭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