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 发表于 2018-10-23 09:34:30

女贞大堰(民间故事)

      
往事存档民间故事女贞大堰    乘班车顺207国道南下至沙洋县五里铺镇,再从五里铺镇到草场往西北走约7公里,便到了陶场村的刘家湾一一女贞大堰(俗称女占大堰)。只见堰堤像一条青龙横卧在东西两山冈间,库水波光粼粼,鱼跃鹭戏,岸边山间阵阵松涛声,还有那映入水中的天穹,树木,花草倒影,浑然成趣,景色宜人。    再行至堰堤西头,也就是西冈岭的山脚与堰堤结合处,便见草丛中赫然立有一块四尺见方的石碑,上书"女贞大堰。由久经风雕雨琢和时光的磨砺,除"女贞大堰″4个字可辩认外,其它碑文和落款已看不清了,但女贞大堰的动人故事却在此地十里八乡传说至今。    相传清同治壬戎(公元1862)年夏,正值水稻秧苗需水灌溉之季,可是偏在此时久旱无雨。当其时,先年在刘家湾娘家嫁与车家草坪廖家畈(仅一冈之隔,现属掇刀区团林铺镇管辖)廖家为媳的刘田姑,眼看着自己田里青嫩的秧苗要遭"旱虐″,煞是心急,于是急切赶回娘家,与其生父商量,遂借原刘家大堰水引灌自家田里秧苗,以解燃眉之急。其父亲见是自己姑娘借水,二话没说,欣然同意,并在她临走时交代一句:来年不能再借了,因为刘家大堰的水是刘家湾村民共有的,刘田姑应声而去。    第二天,刘田姑从廖家带来人,七手八脚地从刘家大堰堤边开了沟,把水引到了廖家的秧田里,待灌溉足了,来回填引水沟时,刘田姑却长了心眼。他先叫帮工们抱来稻草垫滿引水沟槽,然后在稻草上面填盖上泥土,看上去沟槽回填还原地完好无缺,她爹查看后即为了却一桩心事而满意。可孰料,第二年夏季,刘田姑又来找他父亲要水,其父不应,她却说,水我要定了。她爹看她口气硬,就是不信邪。可是刘田姑却拉着她爹到刘家大堰堤边,当着刘家和廖家的乡亲们说,刘家大堰的水原本我们廖家就"起份",你们看吧,这堰堤老沟的水早已流向我们廖家的稻秧田。到场的村民一看,果然先年刘田姑借水时挖沟回填的泥土表层早已生长繁茂的厮茅草,马辫草,盘根草,怎么也看不出开沟偷水的痕迹,但是沿堰堤岸却隐约听见潺潺流水声涌向廖家秧田(其实就是当年刘田姑回填借水沟用稻草铺垫层做的手脚所致,因为时间一长,加之温度上升,铺夹在引水沟中的稻草便腐烂成渣,这时,原通向廖家秧田沟口封口处,只要一打开,堰水和沟槽中腐烂的稻草渣便一起冲涌出来),刘老爹现场一一仔细观察,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但眼看着刘家大堰的水白哗哗地流向廖家秧田,即怀疑自己姑娘刘田姑在借水事情上做了手脚,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一纸诉状,将刘田姑告上了县衙。    是日,县衙升堂,知县惊堂木一拍:″大胆忤女,竟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于生父而不顾,不忠不孝窃水做手脚,欺瞒先人,贻害乡亲,该当何罪?!"刘田姑跪于堂前,此时只见她从容不迫,振振有词地说:″大人明察,民女非忤女,也并非对生父不忠不孝,更未做贻害乡亲之事,不用置疑,刘家大堰的水流入廖家秧田,这是水神赐予的,这是天意,我们不能违抗。再说,我一个民女村妇,小时娘奶亲,嫁人丈夫亲,穿衣见父母,脱衣见丈夫。古人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是天意,又是水神赐给的水源,我们廖家为何不享用?请问大人,我有何罪,罪在哪里?!″一番话驳得县令无言再审。在场旁听的乡亲们也为刘田姑据理力争,义正词严的辨说而啧啧称道。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无可奈何的县令此时竟然站起来宣布结案:″一.刘家大堰水流向廖家秧田,‘窃水`一说不能成立。二.遵照天意结合民意,刘家大堰水产权判归廖家畈所有。三.其它事宜庭外由民间自行处理"。宣判当下,廖家畈的乡亲们顿时兴高采烈,欢声雀跃,而刘家湾的村民却为糊涂县令不公正,不公平的断案而怨声载道,痛恨不巳。    廖家畈廖姓媳妇刘田姑为廖家畈胜诉了官司,并争得了刘家大堰的所有权,廖家畈人为纪念她的功劳,特在此地立下"女贞大堰"的石碑。    据当地老人讲,当年刘田姑将刘家大堰所有权争归廖家畈之后,刘氏家族气愤之极,责骂刘田姑是六亲不认的"叛逆″,并在本族定规一一大凡生女,不能养成,早期自行处置。时至1956年农业合作化时,囿于刘,廖两姓于女贞大堰用水不公之事再起风波,但终因亘古已定的难改之故,陶场村刘家湾的村民们只得善罢甘休。    ——侯新华根据当地80岁老村民讲述,再进行精心编写,整理而成。2017.10.

anpqp 发表于 2018-11-11 16:19:13

凡生女,不能养成,早期自行处置。怎么处置?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女贞大堰(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