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二雄 发表于 2017-12-30 21:21:47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探访江岸区绿缘路郝梦龄将军长女有感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只有你独自面对
每一个繁星喧嚣的夜晚
你心中的豆蔻花已然黯淡
思念之花却永不开败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只有你静默以待
城市的每一个白昼都在奔流
你的心中缺了一个就缺了一生
梦里的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只有你默默祈愿
从此没有争斗和硝烟
时光,请你慢些走啊
父亲的容貌已然模糊
墙上遗落的英姿渐渐清晰
凝结于十六岁澄澈的眸中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或许你曾在心中念叨
父亲未投笔从戎该多好
多想依偎在父亲怀中啊
夜夜睡在芳草碧天的梦里
停留在父亲远行的那一天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你把一份长长的思念
谱写成一首跨世纪的父爱之歌

朴二雄 发表于 2017-12-31 03:23:51

12月28日我与武汉晚报叶军老师及一些朋友,到江岸区绿缘路去探望郝将军长女。我们送给奶奶红围巾,口红,一幅温馨小画作为礼物,其侄女热情接待我们。郝奶奶约有九十多岁,我们给她涂上浅色口红,她开心地笑了,大家都说好美,她自己也说变美了,并幽默的称自己是臭美。友人说,因为教师工作,不能擦口红,这是她第一次擦口红。郝奶奶精神好,视力好,能看小说,看电视,与我们进行简短的交谈,就是年迈,不大走动,坐在沙发上与我们说话,合影。郝奶奶当过教师,性格开朗豁达,幽默,喜欢看体育运动节目。         老人沉浸在十五六岁时对父亲的回忆中,这种思念很深沉,久远,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约十五六岁)至本世纪上十年,令我震惊!我不敢想象假如我十五岁时失去父亲后会变成怎样。十五六岁的少女放在现在,还在父亲怀里撒娇。我又在想将军如未在抗战中为国捐躯,是否会成中共在解放战争中的劲敌,战败后是否去台,或被俘,之后经历文革和历次运动,人生又会多遭变故,几经沉浮,将军之死是幸还是不幸?          据友人说因为她父亲的身份,她们家在建国后尤其文革时还是受过委屈的。但郝奶奶非常豁达,很少听她抱怨。政府民政部八三年追认为革命烈士,武汉江岸区政府追认为光荣烈属,我记得墙上黄铜色光荣烈属铭牌所记也是八三年。          这说明祖国没有忘记将军,武汉本地政府没有忘记将军。特别是后者,本地政府和人民没有忘记他,所有才有郝梦龄路。这与武汉有浓厚的民国文化底蕴分不开。武汉是辛亥首义之都,曾是北伐时期中国的首府,其建市史与民国史分不开。武汉城市文化的底蕴有浓厚的民国文化作基垫,这是武汉不同于其它城市的地方。         武汉本地人应该写一本关于将军的书,人物传记等类型的书。梳理本土文化和历史人物,让更多人了解将军的事迹。         叶军老师在微信文章中记录:“郝梦龄,抗战名将,第一位抗战殉国将军。生卒年:1898年2月18日-1937年10月16日(享年仅39岁)郝梦龄当年挥别家人,从武汉大智门车站出发进入抗日战场,在忻口之战身先士卒,带领战士与日军奋战,因中弹壮烈牺牲。尸骨运回武汉后,进行了国葬。郝梦龄是主动请缨去抗战的,他在战前写给夫人的遗书中写"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同时,郝梦龄治军很严,两袖清风。他短短的一生给武汉这座城市留下太多精神财富。目前武汉的郝梦龄路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老人是寂寞的,她想与人交谈,也许只是想与人说说话而已。她的精神看上去蛮好,我想多问几句,又怕她受累。          在沙发上郝奶奶跟我说,楼上邻居退休的老师经常来,跟她说说话。其实她内心深处说不出的是对父亲深深的怀念吧!她还跟我说,走到哪都把父亲的照片带着,挂在墙上,这样每天清晨起来,第一眼就能见到父亲。老人这么大年龄还能看小说,说明她视力还好。我想起我的爷爷八十多还能看通俗小说,不戴眼镜。

鄢达惠 发表于 2018-1-1 13:56:17

拜读!学习好诗!分享精彩!问好!祝创作愉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这是你一个人的战争~探访江岸区绿缘路郝梦龄将军长女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