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2 发表于 2017-8-15 00:50:24

比蔡林记更早的热干面们

本帖最后由 青山2 于 2017-8-15 01:04 编辑

有种说法:蔡林记老板在1950年10月的工商登记时,将“麻酱面”改为“热干面”,从而创造出“热干面”这个崭新的词汇。
我很怀疑,于是在武汉图书馆的网上检索系统里寻觅发现了一些在1950年10月前就吃上或者卖上热干面的人们。列举如下,在慢慢说明:
1、某报人在1950年7月武汉吃上热干面。
2、某军人在1949年5月孝感看到卖热干面。
2、某报人1949年来武汉工作,第一次吃热干面十分新奇。
3、解放前,新沟镇,已有热干面摊点。
4、某地下党在1946年夏天武汉安排另一个地下党卖热干面为生。
5、1945年9月或10月,抗战胜利后,武汉日租界日本人集体挑担卖热干面为生。
6、1938年7月7日,周恩来组织献金运动,捐出工资,改吃热干面过早,白崇禧来访看到后大为诧异。
7、文人蒋锡金1938年5月在武汉和梁白波吃晚饭,点了炒鳝糊,后要热干面一份,别出心裁,将鳝糊拌热干面,两人分着吃。
8、万生鼎,生于1925年,读五年级时每天5分钱在英租界学校旁吃热干面。
9、万盏灯女士,汉剧名伶,陈伯华之好姐妹,生于1914年,童年时每次过生日都吃热干面。

楚老汉 发表于 2019-4-26 09:12:42

1938年武汉沦陷前滞留在埠的德国军事顾问团成员Karl Theofor Martin拍摄了一组武汉市井照片。其中如图这张街头面摊照,虽无当时文字说明但后来归于hot dry noodles(热干面)的图像类别。仅供参考。

青山2 发表于 2017-8-15 01:00:31

先来个蒋锡金的回忆录,写的很详实。不过文章太长,可能有一万字,就只贴热干面这段,其它的看链接吧。乱离杂记——序《萧军萧红外传》……蒋锡金
这年的月,第三厅成立了,乃超进入第三厅第七处工作,搬去住了。我有事要商量,就常去三厅找他。这时,整个漫画宣传队也进入了第三厅的第六处,我每次去三厅, Bon得知,就到乃超的办公室找我。办公室人多,谈话不便,乃超便吩咐他的勤务员,每到我去就把他的卧室开了,并到第七处去找Bon来和我谈话。这时和我谈的,主要是她想离开Y君,并与我一同去延安。我说我可以给她办去延安的手续(那时吴奚如是周恩来同志的秘书,他在八路军办事处正管着这一类事),但我自己不能去,因为要办刊物(那时正办着《战斗》和《时调》两个刊物,4月以后,把这两个刊物都停了,筹备办《抗战文艺》。 她说,到处都可以做工作,为什么非在武汉不可?她和Y君在一起生活过腻了,想离开武汉走掉;他们本来不是夫妇关系,所以她是自由的,要离开就可以离开。我不能告诉她,我的工作是组织交的任务,不应该丢下工作与她同走;所以只答应她给她办手续,并且说,如果她怕一人走不便,我也可以设法在有人去延安时与她作伴。这样大约到了5月,有一天我傍晚从第三厅出来,叫了一辆人力车打算过江;Bon从后面追出来问我到哪里去,并且要请我吃饭。我就下车,与她缓缓地步行到在第一次我请她吃饭的那个饭馆里吃饭,要了一大碟炒鳝糊,我们一同喝酒。她追问我究竟和她一同去不去延安?她说,她在延安的熟人不少,有谁有谁,决不会纠缠我不放的。我说,那你正好在有人去延安时结伴同去,没有必要一定和我同走了。她叹息了一声,说,你啊,不和我同走你会后悔的。我说,我没有什么需要后悔。我们叫了一份热干面,分成两份,把吃剩下来的鳝糊分浇在面条上,拌着吃完。我们在路边握了手,我就独自过江。

青山2 发表于 2019-4-25 12:40:53

热干面早在1920年代初就出现在武汉了。远早于蔡林记老板的所谓1950年才有热干面这名字。
无商不奸,此话形容蔡老板一家很贴切。

青山2 发表于 2019-4-25 12:47:03

1935年,万生鼎11岁读小学四年级时,拥有了第一辆自行车:回环牌,花了大约30块银元。当时,一个普通教员的工资是每月35块银元,一等店员每月可以拿到20块银元,因此一般家庭攒上半年钱还能承受这笔开支。家庭经济不宽裕的,可以买二手三手自行车,或者干脆去租。万老说,那时候自行车的风行催生了两个行当:自行车出租和自行车修理。交上十元八元钱就可以租到一辆自行车,每小时租金大约1毛钱,相当于买一碗热干面。实在没有钱,将户口表押上也行,一天24小时随租随还。自行车被偷盗的现象极少,去剧场、电影院看演出,会有专门的保管员看守,进去时给你一个牌牌,散场时凭牌取车。商场、学校都有专门停自行车的地方,修车点也随处可见,打个气,补个胎,上个链子,顺便还能拉个家常,这个情景至今还留在许多市民的记忆里。

青山2 发表于 2019-4-25 12:47:25

1935年就有“热干面”。此时蔡明纬在干什么?

电真空 发表于 2019-4-25 15:45:53

说个题外话,现在蔡明伟家的热干面纸碗上,好像想附庸风雅,用繁体汉字,结果写成热幹麺。不信大家可以去买一碗。前几天吃完面仔细端详纸碗,差点没笑喷。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9-4-25 20:49:17

热干面不是蔡林记发明的。

汉皋书生cnwh 发表于 2019-4-25 23:30:43

青山2 发表于 2019-4-25 12:40
热干面早在1920年代初就出现在武汉了。远早于蔡林记老板的所谓1950年才有热干面这名字。
无商不奸,此话形 ...


   热干面以蔡林记为最有名,不等于说热干面是蔡明纬发明的。

   蔡明纬30年代在清芬路卖热干面,40年代在水塔对面创办了蔡林记,50年代公私合营,现在改制了,没有蔡家的事了,流传有序。

    蔡明纬30年代卖热干面,不等于20年代没有人卖热干面。

   现在写的、提到20年代吃了热干面的回忆录,我要打问号,除非是20年代已经公诸于世的文字记录,才是铁证。

麦壳儿 发表于 2019-4-26 00:17:02

本帖最后由 麦壳儿 于 2019-4-26 00:23 编辑

8楼王老师说得对,当今的文字回忆若干年前的事,有些词是“今词”当成“古语”来说,青山2找了不少“例子”,但这些例子是什么年代写的?较大规模的写回忆录大概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他们在80年代写20年代的事,好多词都是“今词”,如热干面,却用在描述20年代甚至更久远的时间段上,那没有说服力。如果能拿出在20年代出版发行的书报刊,其中有热干面,那就妥了。

麦壳儿 发表于 2019-4-26 00:22:13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比蔡林记更早的热干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