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壳儿 发表于 2016-8-21 16:04:44





硚口区汉正工业园内。一辆早期的手扶拖拉机。(图片虚了,当时在试镜,自己改装后无限远不合焦)

麦壳儿 发表于 2016-8-21 16:05:46



洋厂长格里希先生。汉正工业园内。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17:52



武汉14中校内的郭沫若塑像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22:00



武昌田汉大剧院前的田汉塑像,下面是《义勇军
进行曲》的曲谱雕塑。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37:07


武昌华师一附中大门前的群雕像,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
洪长青指引吴琼花参加红军的场面。

哥特有财 发表于 2016-8-21 16:39:18

本帖最后由 哥特有财 于 2016-8-21 17:17 编辑

东湖行呤阁屈原雕塑,能代表东湖,也能代表武汉。
该雕塑创作到位,准确表现出屈子悲天悯人忧国忧民上下求索的孤寂气质和文人锴模形象。该作品肯定出自大家之手。
不同与街头一些热干面、卖水、乘凉、儿童嬉戏类的小品文式作品,充满市井生活气息,聊表一乐而不耐看,缺乏内涵。
据说,现在立于此的屈子像是文革后复建的,文革前原作更有神韵。

一座东湖畔的屈子像竟有这么复杂的前世今生,作品主创者命运令人唏嘘。


东湖听涛景区行吟阁前的“屈原像”
2013-01-06

记者蒋太旭
昨日,本报推出东湖“大白象”报道引起读者的兴趣和疑问——与“大白象”相距不远的行吟阁前“屈原像”,也是江城最具代表性的城市雕塑之一,更是无数武汉人记忆中一道必不可少的风景。记者昨日踏访现场并采访了相关知情者,发现“屈原像”的命运比“大白象”更为坎坷。
屈原像位于听涛景区的行吟阁前,远远望去,超过3米高的雕塑基座和高达3.6米的屈原全身雕像,颇显凝重。屈大夫行吟湖畔,翘首问天,衣裾飘逸。虽然历经数十年的风风雨雨,“屈大夫”仍巍然屹立,仿佛在向苍天倾诉他的满腔报国之志。
踏访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年近八旬的雕塑家杨林先生。他介绍,自己退休前是武汉市工艺美术所高级工艺师,早在半个多世纪前,他与这尊雕塑的原创者之一周桐先生是同行,亦是师友,对这尊雕塑的诞生过程非常了解。

一度被毁,烂泥中挖出胸像
史料记载,屈原被流放时,曾到过武汉,东湖即为其行吟之地。杨先生介绍,为了纪念屈原,1956年,东湖建成了行吟阁,并在行吟阁前竖起了这尊栩栩如生的雕像。当年,这尊“屈原”全身像和“屈原”胸像一起参加了湖北省首届美术展览会并获奖。从此,屈原便成为东湖之“魂”,引来无数中外游客参观。然而,“屈原”却没有“大白象”幸运。1966年,屈原像被红卫兵炸毁,换上“工农兵”群体塑像,“行吟阁”也一度改名“红旗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屈原像才得以复原。“大白象”的创作者谢从诗先生当年曾参与复原工作。他回忆道,复原“屈原像”颇费周折,所幸他们在东湖梨园一处泥地里挖出了被埋掉的“屈原”胸像,虽然胸像头部已破烂不堪,但他们努力参照《长江丛刊》封面上的“屈原”全身像,按比例复制成3.6米高的泥稿,再制模翻制成白水泥像。这尊白水泥像,正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屈原像”。
复原参考《屈子行吟图》
2000多年前的屈原究竟长得怎么样,今人无人知晓。明代有一位叫陈洪绶的画家,依据屈原《离骚》、《怀沙》幽思、悲愤情绪,参照《史记》、《屈原传》对屈原长相“隆额、高鼻、瘦身”的记述创作出《屈子行吟图》。这幅传世之作成为后世人们有关屈原的戏剧、绘画、雕塑中,描绘、塑造屈原形象的依据。

杨林先生介绍,东湖“屈原”塑像也不例外,但它不是陈洪绶《屈子行吟图》的再现或简单复制。东湖“屈原”塑像动态、构图、衣纹走向都与《屈子行吟图》极其相似,但它在塑造手法、风格、韵味、语境、样式上都有其独特的一面。
杨林先生感慨:谢从诗与当时的另一位青年雕塑家陈国萍基本上恢复了“屈原”雕像的原貌,功不可没。但仔细比较一下还是有些细微的差距,如“屈原”像原作左臂广袖衣纹疏密变化、虚实相间、错落有致,但复制品同一部位的衣纹则近乎均等排列,稍显机械呆板。

立于东湖听涛景区行吟阁前的“屈原像” (资料图片)

创作者周桐一生多舛

一句话被打成右派 中年丧子肝癌夺命
记者蒋太旭
“屈原像”遭遇坎坷,它的创作者、雕塑家周桐的命运更令人扼腕长叹。昨日,在杨林先生的带领下,记者在汉口某医院的病房里,采访了周桐先生遗孀李薇女士。这位年届八旬、听力很差、罹患癌症的老太太,回忆起多年前丈夫创作屈原雕像时的情景,仍激情难抑。
老人回忆,屈原雕像体量较大,因为要立于湖边,那里风大,周桐向上级建议,基座一定要厚实,西方的雕像也都是这样的。没想到这句话,却成了他崇洋媚外的罪状和证据,他因此被打成右派。老人说到这里几近哽咽。
杨林介绍,1958年5月,周桐因得500元稿费未上交,被定为“贪污罪”,判刑一年缓刑一年后平反。周桐愤而辞职,离开东湖管理处。更让他备受打击的是,1967年,其长子死于武斗,年仅17岁。经过十年“文革”,受尽磨难的周桐精神压抑,常年酗酒,最终患上肝癌。
杨林回忆道,1978年的一天,周桐来到他汉口民意路的陋室,要求老友资助他一批油画颜料,他说自己要用这批油彩描绘他的故乡——湘西凤凰边城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他要把自己的灵魂、情愫倾注在描绘故乡的画幅上。“这是患难之交的生离死别,我理所当然解囊相助,并略备薄酒,洒泪而别。1978年11月,周桐孤零零地死于湘西边城凤凰老家”。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39:37



顺便发武汉鼎鼎有名的华师一附中大门照片

哥特有财 发表于 2016-8-21 16:43:53

还有武钢、华工大门前的雕像,时代特征明显。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51:48




武汉四中校内的袁隆平塑像,他是中国的“水稻之父”,他曾经是四中的校友。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6-8-21 16:55:12



顺便发 武汉四中行政楼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查看完整版本: 武汉城市雕塑掠影,求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