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6 22:59:35

爱情,有没有来过

一       离洛终于要和苏文结婚了。       一辆红色宝马后面跟着十几辆黑色奥迪,引来整条街居民的围观,把个巷子堵得水泄不通。       白色婚纱衬托的离洛更加漂亮,她坐在镜子前,伸手握住青子的手,欲言又止,脸上没有丝毫喜悦。青子慢慢抽出手,帮离洛扯着身后的婚纱,眼神闪过一丝忧郁。       “姐……”青子轻轻喊了一声,离洛回头欲问,一群人族拥着苏文涌进来。苏文捧着一束玫瑰,单膝跪下,离洛忙挤出一丝微笑,接过玫瑰。众人欢呼起来,苏文弯腰一把抱起离洛,朝楼下走去。      楼下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人们的欢笑声、汽车喇叭声,沸腾起来。青子伫立窗前,凝视着车队载着离洛和苏文渐渐远去。恍惚中,好象望见离洛最后那遥遥的一瞥。       喧嚣远去,一切都安静了。这套一居室的屋子里,从此就剩下青子一个人了。      一个人的时候,青子总想起以前,想起父亲。      父亲临终拉着青子和离洛的手,说:“离洛,照顾好青子。”      那时,青子十五岁,离洛已经在父亲的单位上班。姐妹俩哭得昏天黑地,也没有留住父亲。父亲去找母亲了,母亲一年前因胃癌去世。      人走茶凉,父亲去世不到半年,他们的三居室房子就被换成了一居室。再然后,离洛也从办公室被调到门市部上班。青子在父亲走后的第二年,中学毕业,考入一个三流大学,好在父亲单位有抚恤金,供她上完大学。离洛和苏文正沉浸在爱河里,根本没时间过问青子。       三年后,青子毕业了,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每天晚上耗在舞厅跳舞,半夜回来。只有没钱的时候,才会说:“姐,给我点钱。”离洛一边化妆一边说:“上次给你的钱这么快就没了?都做什么了?”      苏文在楼下按喇叭,离洛匆匆掏出几张纸币塞到青子手里,一边叮嘱她:“好歹也大学毕业,出去找个事情做,不能老这样。”       青子站在窗帘后面,看着离洛像蝴蝶一样飞到苏文身边。身穿白色西服的苏文,站在黑色奥迪车旁,伸出双臂拥抱离洛,然后替离洛拉开车门,两人甜蜜地离开。      如果父亲还在,父亲会像安排离洛那样安排好自己的。青子望着载着苏文和离洛绝尘而去的车发呆。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6 23:01:07



离洛终于跨进了苏文的家。
尽管婚礼上没有看见苏文的父母,但一切并不妨碍离洛和苏文的幸福感。苏文的父亲苏子康是一家公司总经理,母亲金惠是一家事业单位会计,来祝贺的人从中午到晚上,仍然如流水般涌进来。离洛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有些头昏,却不能回房间。
凌晨时分,客人才渐渐散去。离洛望着床上烂醉如泥的苏文,却没有睡意。她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慢慢卸妆。镜子里忽然出现父亲的脸,父亲愤怒地看着她。离洛泪流满面,她叫:“爸爸,爸爸……”可是父亲不见了,离洛伸出去的手触摸到的只是冰冷的镜子。
离洛起床来到餐厅,金惠坐在餐桌前等他们。离洛忙上前叫了一声:“妈”,双手递上一杯茶。金惠接过杯子,看也没看就放在桌上,掏出一个红包递给离洛:“离洛,你既然进了这个家,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前的事情……”
离洛忙说:“妈,以前的事情不要提了。”金惠说:“那最好,谁叫我儿子喜欢你呢?”说完,站起身走出餐厅。
离洛一个人无心吃饭,喝了碗豆浆就叫阿姨收拾桌子。她从餐厅出来准备回房间,听见客厅有人说话。
苏文妈妈的声音:“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穿什么都好看。阿姨老了,穿什么都一样。”
“哎呀,阿姨,你一点都不老。上次我们同事看见你,还以为你是我姐姐呢。”另一个声音说。
“真的?又瞎说!你这孩子就会哄阿姨开心。”
“当然真的啊!不信我们两个今天出去逛街,问问别人怎么说。”
“算了,阿姨就不去了。唉,都是我家阿文没眼力,这么好的媳妇不珍惜。”
“不,阿姨,是我没福气来伺候您。”
听声音,离洛知道是杨文丽来了。杨文丽是苏文的前女友,也可以说是前妻,虽然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但两个人是领了结婚证的。离洛站在楼梯口,心想现在自己是苏家正式娶进门的儿媳妇,理应过去打个招呼。这样想着就要走过去。
   忽然,苏文下楼来了。他一边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边叫着:“离洛,离洛,你在哪儿?”离洛忙对他摆摆手,他一把抱住离洛:“干嘛呢?亲爱的。”
   金惠听见声音,从客厅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女人。苏文一看,惊讶道:“杨文丽,你来干什么?”
   杨文丽愣了下,神情有些尴尬。这时,金惠说话了:“丽丽是来看我的。怎么?还要你允许?告诉你们,以后她是我干女儿。这个家她想来就来。”说完,拉着杨文丽出去了。

高雪萍 发表于 2013-5-8 14:24:22

序幕已经拉开,好戏刚刚开演!

成峰 发表于 2013-5-8 18:47:48

真的高手,故事才刚刚开始,某些暗示已经开始了铺垫,为以后故事的发展打下了伏笔。欣赏!

朱紫悦 发表于 2013-5-10 13:44:24

欣赏美版的爱情小说!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11 14:51:54

问好高斑竹,还请多指点,写的不好

内容来自[短消息]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11 14:54:10

回 成峰 的帖子

成峰:真的高手,故事才刚刚开始,某些暗示已经开始了铺垫,为以后故事的发展打下了伏笔。欣赏! (2013-05-08 18:47) images/back.gif

成斑竹太夸奖了,这个小说写的不好,请多指点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11 14:54:49

回 朱紫悦 的帖子

朱紫悦:欣赏美版的爱情小说! (2013-05-10 13:44) images/back.gif

欢迎紫悦斑斑多提意见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11 14:56:39

                        三

   苏文嘀咕道:这老太太,神经有毛病!
   离洛一言不发,转身朝楼上跑。苏文忙跟上来:“亲爱的,怎么了?”
   离洛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哭,苏文上前抱住她。离洛说:“既然你妈那么喜欢她,你干吗要跟我结婚?我走,让她来住好了。”
    苏文说:“你放心,等老太太回来我就跟她说,不许那女人再进这个家。”
    离洛说:“不是我容不得她,你难道忘记我眉毛上这个疤了吗?如果不是我爸爸拦着,我早被那女人打死了。”提到父亲,离洛愈发痛哭起来。
    苏文说:“宝贝,别哭。我已经替你报仇了,那天回来我就狠狠揍了她一顿。以后不叫她上门就是。”
    离洛仍在哭,苏文一下一下吻着离洛的眼泪,忽然就吻到了唇上,离洛的哭声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晚饭的时候,金惠说:“老头子,你看能不能把丽丽安排到你们公司去?她那个单位都好几个月发不下工资,这孩子命不好啊,都是我们害了人家。也该补偿补偿。”
   苏子康说:“是啊,这孩子也挺可怜的。我考虑一下。”
   苏文把筷子猛地拍在桌子上:“爸、妈,以后你们如果再叫杨文丽到这个家里来,那我就和离洛搬出去住。你们一句一个丽丽,到底她是你们的儿媳妇,还是离洛是你们的儿媳妇?”
   金惠正要说话,苏子康赶紧摆了摆手……

            四

    杨文丽再也没有在这个家出现过。
    金惠对离洛的态度也渐渐好起来,离洛知道,这都是苏文威胁他们要搬出去住的结果。就如同最初,苏文父母不同意苏文和离洛结婚,苏文搬出去住了半年,他们知道这个儿子说得出做得到。
   离洛虽然知道金惠心底对自己始终是有成见的,但依然一口一个“妈”叫得亲热。时间久了,金惠倒有些愧疚,有一次,离洛在门外听见她跟苏文说:“离洛真的不恨我吗?说起来,她父亲是被我给气死的。那次,我拦在他们单位门口,当着那么多人骂他……唉,离洛也是个可怜的孩子,没爹没妈……以后我会慢慢补偿她的。”
    离洛在门外擦干了眼泪,推门进去:“妈,我给你买了条裙子,你看看喜不喜欢?”
    金惠说:“离洛……你真的不怪我?”
   “妈,以前是我不懂事,怎么能怪你呢?”
   “真是个好孩子。以后妈会对你好的。”
   “以后您就是我的亲妈。”
    金惠将离洛拥在怀里:“你就是我的亲闺女。”两个人哭做一团。
    苏文走过来:“好了好了,本来高高兴兴的,哭什么啊?我肚子饿了,吃不吃饭啊?”金惠赶紧擦擦眼睛,“离洛,不哭了,喊阿姨开饭。”
    苏子康很晚才回来。他应酬多,常常这样。没有人注意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但离洛夜里上洗手间时,好象听见他在楼下打电话,说了些什么,却听不清楚。

雨在风中飘 发表于 2013-5-11 15:00:33

                        五
    离洛和青子去逛街,给青子采购一周所需物品,青子总嫌她麻烦,直接给钱就可以了。青子从小受离洛照顾,根本不会做家务。
    离洛刚和金惠处好关系,天天晚上在家陪着看电视剧,不能过去陪青子。所以就只好抽上班时间过来看青子需要什么。
   青子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一件黑色T恤,胸前绣一个夸张的骷髅,牛仔裤大窟眼小洞。青子望着离洛清瘦的脸:姐,那个老妖婆对你怎么样?你可要小心点。
   离洛奇怪地问:什么老妖婆?
   “还有哪个?苏文的老妈。”青子翻了个白眼。
   “又叫苏文,你该叫他姐夫。没大没小的!”离洛瞪了青子一眼,又扯了扯她的衣服。每每看见青子这样的装束,离洛就来气。她说:青子你怎么老是打扮成小太妹样,女孩子要穿得淑女点,才有男孩子喜欢,将来才能嫁得出去。离洛说半天忽然发现身后没有动静,回头看时,青子一脸惊诧,还指了指离洛身后。
    离洛回头去,恰好看见杨文丽正在试一条裙子,满脸笑容地对着一个男人。离洛以为是她男朋友,才懒得看。刚扭头过来,又见青子竖起食指。她正奇怪,青子一把拉她藏到衣服后面。她挣扎时竟看见杨文丽挽着苏子康走过去。
   离洛要青子不准对任何人讲这件事,然后说自己有事要先走,塞给青子一些钱就匆匆离开了。她悄悄跟在苏子康和杨文丽后面,发现他们在一家西餐厅吃饭,又一起坐电梯到十楼,进了一个房间。
    离洛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苏子康出来,杨文丽却没有一起出来。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爱情,有没有来过